136 即刻入京/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呜呜呜…。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们了…。”玉芊在秦柳氏惊喜的还没反应过来时,抱住了她,呜咽着…。

秦柳氏忙拍着玉芊的后面,轻声哄着,“不怕,不怕…娘在这儿了…”

秦星一脸的疑惑,到底又经历了什么,让玉芊如此情绪外露,虽然玉芊也是个感性的人,但她和自己一样,不是个轻易情绪外露的姑娘!秦星皱眉看向明辉,一个多月未见,消瘦了不少,往日的青涩褪去了不少,多了一份沉着,脸上添了两分凌厉!

明辉看着玉芊扑在秦柳氏怀里像个小女儿般的嚎啕大哭,眼里又是心疼,又是欣慰,对上秦星的眼,微微红了红眼眶,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朝秦星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秦星有些不忍心,从前那样开朗的一个少年,才这么短的时日未见,就这般模样了…压了压情绪,看向最后的明轩,见他一脸的凝重和慎重,快走两步,到他跟前,轻声问,“怎么了?!”

明轩看着秦星,勉强扯出一个笑,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这两日可好?!”

秦星叹口气,“可是京城出事了?”回身看了眼明辉和玉芊两人脏兮兮的衣衫,直直看着明轩,“被我们猜到了?!”

明轩点点头,“昨日,在离清州五十里的狼山救下他们!”

短短一句话,让秦星心跳不已,“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轩摇头,“只知道那些人全是死士,若不是林一带来鹰部的人,昨日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秦星一惊,“死士?!”她没见过,但听过,那都是有人养着用来专门杀人的,一旦派出去,就是不死不罢休的状态!

明辉冷哼了一声,“铁了心要除掉本王…”

秦星回身看了明辉一眼,这个少年,也开始自称本王了,那从前不管什么时候都明亮的眼睛此刻只剩下嘲弄和黯然!

“芊儿,让娘好好看看,你咋这么瘦了?!”秦柳氏一直轻声哄着玉芊,并未留意秦星几个在谈论什么!她本想着毕竟明轩明辉是王爷,得行了个礼,但玉芊一直紧紧抱着她,索性也便作罢了!若是星儿和明轩已经…。秦柳氏这心里便是一阵纠结!

玉芊从秦柳氏怀里退出来,抽抽搭搭的摸着眼泪,接二连三的死里逃生,纵然是她习惯了自己扛,自己隐忍,但这会儿也实在是忍不住了!再想到信儿还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她更是难过不已!

秦柳氏看着哭的双眼红肿的玉芊,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别哭,别哭,回来就好了,就好了…。”

玉芊再次扑到秦柳氏怀里,“娘…。”

秦柳氏抱着单薄的玉芊,心疼不已,轻声哄着…

秦星轻叹口气,“咱们出去聊!”

明轩点点头,随秦星出了后院,明辉回头看了看玉芊,秦柳氏温柔的哄着她,他放下心,转身大步跟在明轩身后出去!

秦星三个到前面已经的展示厅里,古力雕刻的模特都搬到几个成衣店去了,秦星进去拉开窗帘,那一整面的玻璃,阳光瞬间铺满了整个房间!这里的宅子秦星不想再折腾了,就用来自己住。秦星从竹屋回来才知道,秦氏商行在张恒的运作下,短短半月,已经遍布南璃,连同她的十三钗也带出去巡回演出了。

收回思绪,三人在桌边坐下,一会儿,白婶儿托了三杯茶进来,放下茶杯,看了眼明轩,欲言又止,恭敬的退出去!秦星知道白婶儿想问明轩白桃的事儿,看了看明轩,抿了下唇,问明辉,“如今到底什么情况?!”

明辉神情严肃,“父皇病重,去了白云寺。德王监国,把持朝政!”

“这是天下都知道的事,我是说实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没有告诉皇上你和玉芊的事吗?还有你们上京以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秦星皱眉,看着明辉!

明辉把他们如何在京城边徘徊多日,又如何遇上了玉芊,而后惊险万分的入了宫,“我面见父皇后,父皇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让我先出宫…过了两日,父皇便提了陈仁善和庄严,亲自审问,又下旨将那两个辽人交给刑部,但就是没有下旨召见我…”

秦星又问,“那你最后一次见到皇上是什么时候?!”

明辉想了想,“在我出京前三天,我,还有德王,明王,三人一同被召入宫!”明辉看了明轩一眼,继续道,“当时我们都不知道父皇要做什么,以为是要我们三人当面对质…也就是那天,我知道大皇兄炸了暗道,虽然他在父皇面前并未承认,但我知道,三皇兄说的一定是真的!在父皇面前,可以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但是绝不可以凭空捏造,而且,依德王的心思,我是信三皇兄的!我当时又急又气,想到四哥有可能遭遇不测,我便更是控制不住,当着父皇的面便要对大皇兄动手…而后,因为御前动剑,罚我回府思过,不得外出!”

秦星看了眼明轩,他一直面无表情,神色沉重,转头看向明辉,“当时皇上说了些什么?”

“看不出父皇的情绪,似不在意,又似愤怒,总之那日乱极了!我出宫的时候,就听说召了御医…”明辉声音小下去,带了些悔恨,“我不该那么冲动,气坏了父皇…”

秦星还没开口,明轩淡淡的道,“你走之后,德王和明王如何?”

明辉愣了下,“他们还在御书房,并未出来!”

秦星叹口气,“不一定就是你的原因,这么多事赶到了一起,也是没法子的事!”

明辉抿了下唇,神色郁郁,“我接到圣旨后本想进宫看看父皇再走的,但还没进宫便被德王挡了,当日便送父皇去了白云寺!”

“德王监国,明王不反对?!”秦星有些意外!皇后一党如何会眼睁睁看着大权旁落?!更何况有关太子之位!

明辉冷笑了下,“如何不反对,皇后娘娘甚至拦下去白云寺的御撵!结果落了个无德无贤的罪名,被父皇责罚交出掌管六宫的权利!”

“还有这事儿?如今后宫是萧妃管理?!”秦星接过话!

明辉摇摇头,“并没有,如今父皇不在宫中,六宫也形同虚设!”

秦星默了一默,还是问道,“那你母妃呢?她应该也不乐见这个接过吧?!”

明辉稍稍愣了下,随即还是一副悲凉的笑意,“她不乐见又如何?但她沉得住气,皇后娘娘的前车之鉴,她可是看在眼里的!”

秦星点点头,静观其变,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转过头,看向明轩,“你怎么看?!”

明轩轻轻敲了敲桌面,“昨日贤王府收到京城来的圣旨,命本王即刻入京,父皇召见!”

秦星和明辉同时一惊,明辉急道,“这个时候?宣你入京?!”

秦星却很意外,“我们刚回三日…”

秦星的意思明轩懂,在他们未回来之前,除了他们自己人,外人是都不曾知晓的,若是这么快知道,定是赫连明德在清州留了人…此人真是处处小心谨慎,那样必死无疑的状况下都还要留人盯着,心思实在是缜密!若不是他们命大,先前知道那一处机关,此刻他们估计也是一杯黄土而已!

明轩点点头,“就算不宣,我也是要去的!”

秦星明白明轩的心思,皇帝在他心里的分量不轻,如今知道他病重,他心里肯定是挂念的,她有种预感,觉得这些事都有蹊跷!她深深的看了眼明轩,“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明轩沉默了一瞬,“午后便走…”

明辉忙道,“我同你一道!”

明轩摇头,“如今你本该在护送玉芊的半路,此刻返京,不明智!”

明辉沉下脸,想了一下,“难不成我还要躲着,不回去?!”

明轩看着明辉,“你稍安勿躁,暂且留在清州看守,待我先入宫看个究竟。想必,德王看到本王也会很惊喜!”

明辉还要说什么,明轩又道,“我走之后,清州无人,马上便是征兵之际,你留在此着手此事!”

明辉想了想,“那你身边的侍卫你都要带着,还有那鹰部的人,全都带着!”这次大飞他们让明辉打开眼界,一路护着他至京城,若不是他们,他断然活不到今天!

提到鹰部,秦星突然道,“大飞他们呢?回沿溪村了吗?”

明辉满是愧疚,摇头,“他们一直扮作玉芊的护卫,送我入宫之后,和玉芊在上雄驿馆,这次出京,我们本是一起的,只是在几次的暗杀中,我们被冲散了…”顿了下,又道,“信儿,她…在狼山,为了绊住一个杀手,抓着他给我们争取了时间,也和我们走散了!”

秦星一惊,怪不得玉芊那般伤心,信儿与她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如今生死未卜…。秦星心里也一阵难过,信儿那姑娘,性子耿直单纯,又真心护主!若是从此香消玉殒,怎叫人不唏嘘伤心!至于大飞他们,训练了那么久,她始终相信,就算一时走散,凭着他们的本事,应该也不会有事的!

秦星抬头,“会不会是德王所为?!”

明轩沉思了一会儿,“照他现在这般势头,应该是不至于,而且,玉芊是上雄公主,若是在南璃境内出了事,怕是上雄不会善罢甘休!”

“那难道是明王?!”秦星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对,“他如今自顾不暇,应该没这么多功夫对付明辉啊!”

明轩摇头,“暂且不管是何人所为,我都得上京去一趟!”

秦星点点头,满心满眼的担心,“我同你一起去!”

明轩握住秦星的手,“这次,我一个人去,等弄清楚这些事情,我再回来接你去见父皇!”

秦星自是不愿,“我和你一起,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明轩坚定且坚决,“此番情况不明,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危险!更何况,如今德王监国…”

提到德王,秦星便不语了,她知道,若是赫连明德见着她,她担心他会用他手里的权利…。

明轩接着道,“你留在家里,看着全家老小!”

秦星一听这似丈夫临行前的叮嘱,微微红了脸,嗔道,“哪里来的全家老小!”

明辉咳嗽了一声,站起身,“你们聊着,我出去看看玉芊!”

待他出去,明轩握着秦星的手放在唇边,微流露出一丝无助,“星儿,你说父皇他…”

秦星心疼不已,“你不要担心,他能下旨宣你进京,想必也是想念你,你且去看看他,说不定看到你,他便好了!”

明轩低下头,抵着秦星的手,“从小,我与他,就没有很多交集,我一直以为他心里没有我。却在离开京城后才发现原来他对我也并不是无心无情的,现在,我反而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了…”

秦星轻轻叹口气,这应该就如同她最初到这里见到秦柳氏他们后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相处一个心情吧…“他虽然是皇帝,但那是也你的父亲,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对他…”

两人轻声说了很久,快午饭时,明轩将怀里的兵符摸出来,慎重的交到秦星手里,“这是清州的兵符,你收好!”

秦星一愣,看着手里的兵符,不解的看向明轩,“为什么要放在我这里?!”

明轩眼神闪过一丝锐利,转瞬又恢复,“马上征兵在即,我若赶不回,你一定帮助明辉将此事做好。这兵符,你拿着会有用!”

秦星想了想,想起石室里的竹简上关于征兵的计划,点点头,“你放心!我会办好!”

明轩又道,“现在的军营都已经肃清,林三和林八都在军营,你大可放心!”

提到林三他们,秦星想起林十,“我给林十的兵器图,可有进展!”

明轩嘴角忽然勾起,“星儿,你绝对想不到林十看到你画的那些图差点疯狂的样子!”

秦星傲娇的翘了翘嘴角,“也不看看我是谁…”

明轩握着秦星的手不愿放开,“星儿,你们那个世界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神奇吗?!”

秦星眨眨眼,“那些竹简上,都已经是上个世纪的记录了!现在的现代,完全是你不能够想象的!那些发达的高科技…”秦星忽然停住,她意识到,若是她真的把那些炸药炮弹造出来,那岂不是会天下大乱?任何一个有野心的人拥有了这些,那将永无宁日!她垂下眼眸,看向明轩清亮的看着自己的眼神,“明轩,一切历史的发展都会遵循该有的轨迹,我们就算拥有了那些竹简,拥有了那些领先现在千年的技术,也请不要急进…”

明轩莞尔,“星儿,你是担心我会野心勃勃?!”

瞧着明轩坦荡的神情,这样的明轩,这样淡然的明轩,才是让她深爱的明轩,“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这个世界的上位者,那些东西,你不知道,它们的价值根本无法衡量!”

明轩答的毫不犹豫,“那些竹简,我会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除了我们,任何人都不会知道!”

秦星点头,拉着明轩出了房间!

饭后,明轩很慎重的和秦柳氏道别,反而弄的秦柳氏紧张不已,一时嘴快,“你有事忙着,不用担心家里!”话落,秦柳氏意识到话不对,忙着要改口,“我。我。”

明轩笑着接过话,“伯母,等我回来,我想娶星儿!”

秦柳氏一愣,看了眼在一边气定神闲的秦星,又想到昨儿晚上秦月和自己说的话,连忙点头,“好好好,越快越好!”话一落,又是懊恼无比,对上秦星无奈的眼神,更是急了,“我。我。”依旧我了半晌!

玉芊已经在秦柳氏的温柔安慰下恢复了几分,捂着唇笑着,“星儿,你看你是有多不受娘待见啊,娘巴不得你明儿便嫁过去…”

秦星有心逗逗玉芊,接过话,装作幽怨的模样,“可不是,你一回来,娘就不待见我了…”

秦柳氏知道秦星故意的,索性道,“是是是,娘巴不得你快些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