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帝国初成/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轩离开清州上京后的第四天,张恒回了清水,来不及进家门,让马夫把马车径直赶去了镇东秦星家!到了门口,张恒跳下马车,神色带着些激动,脸上冒出的青色胡茬很是惹眼,跳下车后转身抱出一个紫红色的檀木箱子,抱着箱子,张恒吸了口气,迈步进了秦家!

白婶儿见着张恒,笑着转身去后院叫秦星。

秦星和玉芊一出来,便见着张恒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院门口不上前!再次见到秦星,张恒心里是又激动又感恩,本以为被埋在了暗道下的人,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出了激动和感恩,他没有其他的念头!当从红鸢嘴里得知他们都无碍之后,他一个大男人,一屁股坐在山岗上,嚎啕大哭,那种心情,旁人不知道,但石磊是明白的!没法子劝,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叫一声兄弟…。

张恒是个智慧之人,他懂得揣摩人心,也懂得审时度势,会谋算,更会进退有度!这种种才能,被他充分的用在了做生意上!一介书生模样,硬是把铜臭遮掩的不漏丝毫!

见张恒呆愣的看着自己,秦星微微一笑,“张老板,好久不见!”

玉芊更是俏皮的从秦星背后闪出来,“张老板,好见不见啊!”

眼里一直看着秦星的张恒乍一看见玉芊,又惊又喜,“玉姑娘!你…。你…”

玉芊眨眨眼,“我可不是鬼哦…”

张恒涨红了脸,连连点头,“好好好…。”说不出别的话,当初虽然心里有过揣测,但现在看到本来已“死”的人站在自己面前,还是很震撼的!现在想来,怪不得当时秦星的表现那般的淡定!虽然也伤心难过,却太过镇静,当时以为是她的性子使然,如今看来,只是她心里有数而已!

玉芊见张恒抱着一个大箱子,笑着上前,“哟,张老板这是带着什么礼物来的呀!哪儿的特产?”玉芊这几日也才知道张恒居然把生意做遍了南璃,调侃着,以为张恒是给她们带了外地的好玩意儿!

张恒慎重的抱着箱子往前几步,递给秦星,严肃认真的道,“幸不辱命!”

秦星有些疑惑的接过箱子,转身放到石桌上,还没来得及打开,正想问问是什么,玉芊已经一把掀开。

箱子一开,秦星和玉芊都愣住。玉芊更是惊呼,“天啊,这是…。发财了?!”

秦星不解的回头看了眼张恒,张恒带着几分自豪,也带着几分欣慰,掩饰不住的喜色,点点头!秦星嘴角一勾,“我没看错你!”

那满满一箱子的银票,还有箱底的房契,地契,被玉芊铺满了整个石桌也没摆满,张恒在一边汇报,“如今咱们秦氏商行,除了京城还未有店铺,整个南璃,不管大城还是小县,均有我们秦氏的产业!最多的,便是超市和快递…这是所有的房契与地契…”

玉芊瞪着双眼,瞧向张恒,“啧啧啧啧…你这也太厉害了,这才多少日子啊…”

秦星心里更是感慨不已,想必,这些日子张恒也是十分辛苦,不说别的,南璃地大物广,光赶路也得不少时日,更不说还要劳心劳力的亲力亲为!由衷的道,“张老板辛苦了!”

张恒摆摆手,“我只是按照姑娘的吩咐去做,要说辛苦,谈不上,我只是跑个腿而已!”

玉芊不赞同,“跑腿才是最辛苦了,路上每日颠簸,况且这么多店铺,得费多少脑子啊…”

张恒笑着道,“我按照姑娘的计划,全部按步照班,有了清州的例子,其他地方只要照着来就可以了…”

见张恒还要谦虚,秦星笑盈盈的开口道,“张老板就不要再谦虚了,若不是你这样奔波,我有再多的计划也没法实现!你也不要客气了,和我说说现在商行的情况!”

张恒舒了口气,将白婶儿送进来的茶水一饮而尽,桌到石桌边!

白婶儿刚准备转身出去,抬眼一瞧,那满桌子的银票吓了一跳,嘴里连忙念叨着,“我的好姑娘哎,大白天的这么银票摆着,也太惹眼了…”嘴里不停,转身朝外跑去,“不行,我得去把大门关上!”

玉芊笑着看白婶儿出去,笑嘻嘻的问张恒,“张老板,这到底多少银子啊,数完得费不少事儿呢!”

张恒一笑,看向秦星,“姑娘,咱们最初的家具厂,成衣厂,还有超市酒楼快递,包括沿溪村,还有各地买宅子置地等,您投了多少银子还记得吗?!”

秦星默了一会儿,抬头,“大约在两万两左右…”其实她也没完全计算,就是估摸了一下,明轩给她的那些银票大部分还收着在。

张恒便带了几分傲气,慢悠悠的道,“这里是五万两,仅半个月的盈利!”

“五万两?半个月?!发财啦,星儿,你成小富婆啦!我不管,我一定要跟着你!”玉芊双眼发亮的看着秦星,此刻的秦星在玉芊的眼里就是个财神的模样!

秦星好笑的拍了玉芊一下,“你好歹是个公主啊,怎么这么一副财迷的模样?!~”

话一出口,意识到张恒还在旁边,愣了下,想着反正现在明辉和玉芊也算半成正果了,张恒也不是外人,无妨!刚想开口给张恒解释下,就见张恒站起来,不卑不亢的施了一礼,“见过公主!”

玉芊不在意的摆摆手,“在南璃,我就是秦玉芊,这里没有公主!”

张恒淡然的坐下,丝毫没有很多的意外,倒是秦星略有些意外,她以为张恒会多少有些惊讶!张恒稍微偏了身子,对秦星道,“张某早年走了不少地方,西辽,沧澜,还有上雄,都曾去过,夜明珠只出现在海岛国家,上雄,而这东西又是皇室之物,所以…”

秦星瞬间明白了,在郡城风城那段时间,夜里赶路有时候用过夜明珠,张恒当时惊讶的问过,秦星没有隐瞒,说过是玉芊所赠!想来,那个时候他心里便有数了!

张恒接着道,“早听说上雄有各种养生和解毒秘药,刚才一进来瞧见玉姑娘安然无恙,所以张某心里便又肯定了几分!”

秦星和玉芊同时点点头,玉芊更是崇拜的道,“张老板屈居在这个小地方做生意真是太屈才了…”

张恒摆摆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秦星却是直接道,“咱们秦氏商行的旗号以后要遍布南璃,沧澜,西辽,上雄,这可是古往今来的盛事,怎么会屈才!只有像张老板这样的人才才能肩负起这个重担!”

玉芊和张恒目瞪口呆,玉芊惊爪爪道,“你还打算开到沧澜和西辽去?!”上雄嘛,自然是没问题,只是另外两国?!

秦星挑眉,“怎么,禁止通商?”

玉芊摇头,“那到没有…”

张恒反应过来之后满腔的热血仿似在翻滚,四国往来通商,是一直都有的。他也做过,却只是因为路途遥远,又不够人手,都是小打小闹的,不成气候,一年甚至两三年去上一趟,带些当地的货物,赚差价。第一次秦星买的番椒,便是他在去往上雄的船上遇上的一个番外人手里带回来的!“姑娘能否详细和我说说!”

秦星笑着摇摇头,看着张恒明显的胡茬和黑眼圈,“张老板今日就早些回去休息,这些事情,咱们不急,等南璃的生意做起来,再来筹谋也不晚!”

张恒想了想,如今南璃的生意也刚起步,虽然都很顺利,但也不能冒进,“姑娘说的是,是我着急了!”

秦星笑着摇摇头,“咱们现在的铺子情况,你再和我好好说说,也好让我心里有个数!”

张恒从檀木箱子的最下面拿出一块纯金的类似令牌的东西递给秦星,“这是我命人打造的信物,仅此一块,你收好!”

秦星拿着看了看,正面是一个秦字,背面是一个鹰字,正是他们商号的招牌!略有些激动,“挺好,挺好!”

张恒一笑,“我还另外打造了几面银的,铜的,根据你所说的高层,管理层,发给了他们!”

玉芊十分好奇,看着秦星,“什么叫高层?管理层?!”

秦星笑了笑,示意玉芊问张恒,张恒道,“高层就是负责人,我算一个,我主要负责所有统筹事宜,另外辛掌柜是一个,他负责所有酒楼,腊梅有一面,她负责所有的成衣,包括各地的成衣铺子,成衣厂!李长青也有一面,他主要负责的是各地的家具厂和家具店!虎子也有一面,他的建筑队经过这次帮助被毁坏房屋的村民们重建房子之后,现在业务非常繁忙,建筑队的工人固定人数已超过百人!另外超市如今有我代管…”

听着张恒一连串的介绍,玉芊忍不住叹到,“你们到底现在有多少人啊…”

张恒自豪的道,“全南璃,再没有哪个商行能有咱们秦氏商行的工人多!仅快递一行,目前的人数是一千!还有郡城附近的码头运输队,人数超过八百!”

不仅玉芊,就连秦星也惊住,“这么快?!”她半个多月前才两百多人…

张恒颇为与有荣焉的道,“东子确实是个人物,和他一起的那些村民,个个都不错,自从庄严被抓入大牢,他们对姑娘感恩戴德,比从前更拼,一连拿下多个码头,除了郡城,附近的乌城,风城,码头都是咱们的人!”顿了顿又到,“这么说吧,现在往南边,只要说到码头运输,绝对就是咱们秦氏…”

玉芊闪着眼睛,抱紧秦星的胳膊,“半个月五万两,这么看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要知道,什么运输,快递,只要有人,那就是一本万利的活儿…更何况秦星的那么多生意,个个都是赚钱的行当!

秦星笑的无奈,张恒不嫌热闹,慢条斯理的道,“这里的是我拿了三万两出来买铺子置地之后剩下的利润…”

玉芊拿起那些银票,朝天上一抛,转了个圈,“噢,我们发财喽…”

秦星笑着没理会她,问张恒,“红英她们如何?”

提到红英她们,张恒更是忍不住喜色,“清水十三钗,走到哪儿火到哪儿!按姑娘的吩咐,现在都是不收费,免费看,咱们的铺子开到哪儿就演到哪儿,给咱们的铺子打广告…有很多当地的富商大户出高价请她们多演几场,咱们一场都不加!”

秦星点头,这种状况她是有预料的!

玉芊听到这里,停住转圈,兴奋的道,“她们如今在哪儿?我要去看,听怜儿说,那表演是从未见过的,个个都像仙女似得!信儿一定欢喜极了!”提到信儿,玉芊黯然下来…

秦星知道她又在担心信儿了,不知道如何相劝,只能岔开话题,问张恒,“你回来了,保护她们的人都安排好了吗?!”毕竟都是姑娘家,安全肯定是第一位!

张恒严肃的点点头,“那是一定的,按姑娘的吩咐,专门抽调的鹰部的人!”忽然又想起一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秦星,“这是你的堂妹给你的信!”

“堂妹?”秦星皱眉不解,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看到信封上歪歪扭扭的秦冬两个字才想起来!打开信纸,很简单几句话,明显不是秦冬所写,应该是别人代笔,“星姐,千言万语,只能说谢谢!现在的一切,都是我从来都不敢想的,现在我很满足,很开心,也很…幸福!姐姐们都对我很好,和她们在一起,我才感觉到有人疼爱的感觉,谢谢,星姐!请转告飞儿,我如今很好,不要恨娘,也不要恨大姐!我不恨,你也不要恨!我现在很好,很好!”

秦星微笑着将信收起来,放进怀里,翘了翘嘴角!

两日后,清水镇发生了件大事,一个村民在镇子南面山崖下的清水河下游一株杂草下发现了一具女尸,虽然没有泡在水里,但不知道是被什么动物啃过了还是如何,身体已经残缺,幸好被杂草掩盖了,也因为入秋气温不高,面目还依稀很看出来,衙门画了图像出来,很快,便有人认出来,那是秦家大房的大姑娘,陈府的姨娘,秦夏!

最先通知的是镇东的秦柳氏,秦柳氏一听,愣了好半晌,让白老爹驾了马车回去,接老宅的人去衙门!秦柳氏在家里心里一阵难过,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她一直都不知道那日晚上掳走秦钰和古力的是秦夏指使的,他们一致告诉她的是西辽人报仇干的!所以这会儿得知秦夏没了,她心里是伤心的,她没有告诉秦星,还是一个人带了些银子,去了镇衙门!

秦刘氏和秦发业痛哭不已的冲进镇衙门的时候,秦柳氏正好给秦夏穿好了她新买的一套衣服,她原本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了,经过秦柳氏一番整理,已经恢复原来的几分,但那苍白似雪的脸刺的秦发业和秦刘氏一阵晕眩,扑上去哭的死去活来!

秦柳氏站在一边,不好上前,却还是又红了眼睛!

几个衙役上前拉开秦刘氏夫妇,秦刘氏哭了一番,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才瞧见一边的秦柳氏,愣了愣,又看向秦夏,这才注意到秦夏身上的衣服,悲从中来,朝秦柳氏伸开手,满是诚恳的道,“谢谢…谢谢他三婶儿…”

秦发业愣愣的顺着秦刘氏的眼神看过去,才发现秦柳氏站在旁边,嘴唇动了几下,终究还是只吐了两个字,“谢谢…”

秦柳氏上前,摸了摸眼泪,扶起秦刘氏,“孩子已经去了,你们要保重身体,还有几个小的要顾着…”

话未落,秦飞冲了进来,红着眼眶,沉着脸,看了眼父母,又看了眼躺着的秦夏,强忍着泪意,对坐在上首,新上任的镇长道,“大人,我姐是何人所杀!”

新上任的镇长刚来一个月,前任丁大人因为害怕,早早辞官回了乡下,换了这个齐大人上任,此人倒是一个正直清明的官儿,而且对秦氏商行也是知道的,这里都是秦家的人,自然是不敢怠慢,道,“本官一定会彻查,只是如今陈府已经人去楼空,要查清,怕是需要些时日!”

秦刘氏如梦初醒,含着泪,看向齐大人,噗通一声跪下,将陈常氏关押秦夏,关押她的事情一说。

秦飞又赶紧将他在陈府后门见着陈常氏离开的事情说了出来!他本是不认识陈常氏的,但古力认识!

镇长细细一想,即刻下令,让捕快去捉拿陈常氏!他认定,是陈常氏对秦夏怀恨在心,偷偷杀了她!

此事在清水一时是沸沸扬扬,秦星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对此事,她闭口不谈,山上那些辽人尸体她一定都不担心,赫连明德是多精明谨慎的人,绝不会留下把柄!秦钰和古力也默契的半个字都不提!

此事秦星没有放在心上,她一门心思的在征兵的事情上!

九月二十五,清州开始征兵。

------题外话------

真是忍不住要爆粗口!流年不顺,摔了一跤,把手腕给伤了…

今天的更新应该赶上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