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虽远必诛/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日,忙碌了一整天,秦星吃过晚饭在后院躺着看星星,漫天的繁星,似无数的钻石闪亮!

玉芊端着一碗秋日的瓜果,懒懒的凑到秦星一旁,“星儿,好累啊…”

秦星撇了玉芊一眼,“这点事儿就累着了?!”

玉芊翻了个白眼,“你把红鸢她们都调回来吧,这清水就咱们几个,人手不够啊!”

秦星摆摆手,“红鸢她们比我们更忙!”从竹屋回来,红鸢便内疚加悔恨,觉得自己学艺不精,自请去沿溪村锻炼些日子,秦星便准了!结果红衣红丝红钗也都跟着一起去了!明轩走的那日,将红鸢她们送了回来,只是第二日便被秦星又派出去为征兵做准备,特别委任她们为审查小组!

玉芊嘟囔着,“你这些点子都是哪儿来的啊!”吃了一块瓜到嘴里,想起什么,“什么一人当兵,全家光荣!还有什么保家卫国,那个什么犯我南璃,虽远必诛,这些话,都是哪儿想来的?!”

秦星微微笑了笑,并不说话!玉芊在一遍喋喋不休,秦星在一边儿闭目养神!

“二姐,二姐”一阵急吼吼的叫声伴随着快速的奔跑,秦星都不用睁开眼,就知道是秦钰那小子!笑着睁开眼,就见他一头汗跑进了,后面还跟着古力,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激动神色!

“你们两个小子,这么急着干嘛呢!?”玉芊站起来,好奇的问秦钰两个!

秦钰不答话,稳了稳身子,一本正经的挺着小胸脯,对秦星道,“二姐,我要当兵去!”

“什么?”玉芊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一口瓜噎在喉咙,咳嗽几声,才咽下去!

秦钰直勾勾的盯着秦星,稚嫩的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

古力也紧跟着道,“我也要当兵!”

秦星慢条斯理的坐直身子,“你们都不念书了?!不考秀才状元了?!”

秦钰两个愣了下,居然异口同声的道,“我们要当兵!”

玉芊惊讶,“你们都没到年龄啊!”

往年征兵,虽然政府表明是十五以上的男子,但有些穷人家养不起孩子,没到年龄也送去。也有些不到年龄的顶替富户人家的孩子去军营,导致军营经常会出现年纪幼小的孩子!今年三申五令,必须十五以上,而且只需服役三年,三年之后,若还想要继续当兵保家卫国,那此人的家人都可享受官府的特殊待遇!

而且当兵之人,严格审核,绝不允许品行不端之人入军营!今年是第一年,所以征兵还是凡是达到年龄者未婚配未考功名的男子都必须服役,等两年后,可以自愿当兵,凡是自愿当兵的人,不管是本人还是家人都会受到官府的优待!按照秦星的设想,这两年军营人数充足之后,两年后便采取自愿,但条件将更加优渥!

“所以才来找二姐啊!”秦钰不满的道!若不是今年征兵的条件非常严格,他们就干脆自己报名了!

秦星看了眼面前两个人,淡声道,“说说,你们为什么想当兵?!”

秦钰抢先道,“我要向他们一样英勇杀敌,凡是欺负我南璃的辽人沧澜,还有上雄人,统统杀出去!”

玉芊听到上雄人,还没来得及反驳,秦钰又开了口,“我要保护我们的家人,保护我们的南璃!”

古力也不甘示弱,“我是男子汉,只有当兵才能体现一个男子汉的价值!”

秦星看他们两个加起来也不到二十的孩子这么雄心壮志的要当兵,忍不住轻笑出声,又慢悠悠的躺回去,“你们去看演出了?”

秦钰两个加上玉芊都一愣,继而,玉芊明白了,“你们去看石磊大哥他们的表演去了?!”

提前石磊,秦钰又激动起来,“我就要像石大哥一样,那么英勇!”

古力的脸上也是一样的神情!

玉芊明白了,笑弯了腰,对着秦星道,“你瞧你,连半大的孩子都给诱惑来了!”转身笑了半晌,才又对一脸莫名的秦钰两个道,“他们演的啊,都是你二姐编的,都是假的…就是为了做宣传,让更多的人来当兵!不想将你们两个也给吸引来了!”

哈哈哈哈…玉芊的一阵笑让秦钰有些不高兴,“我知道是演的啊,可我现在就是想当兵!”想起石磊大哥演的大将军将进攻南璃的西辽人给杀了个片甲不留,他就兴奋不已!

古力也不甚满意的看着玉芊!

玉芊见三个都似生气了,收住笑,强忍着,转身给秦星丢了个你自己来的眼神,快速溜了!

秦星对秦钰两个道,“你们坐!”

秦钰不依,“二姐,你给个痛快话!我们当兵去,可不可以?!你给明辉哥哥说一下嘛!”

秦星直接道,“不行!”

秦钰两个急了,刚想争取,秦星又接着道,“你们两个,没有到年龄,这是硬性规定!是规定就必须遵守!这也是原则!另外,你们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念书,等你们满了十五之后,要当兵也好,要考状元也罢,随你们!”解释太多他们也未必听得进去,只能最简单最快捷的方式,那就是不行!

秦钰一听是原则,虽然不甘心,还是抿了唇,耷拉着脑袋,“知道了!”受秦星的影响,在秦钰的心里,只要涉及到原则的,就必须按照原则来!

古力眼瞧着秦钰都妥协了,只跟着偃旗息鼓,一副失落的样子!

秦星想了想,“你们现在可以多加练功,认真学习,以后,做一个能文能武的将军,岂不是更好!”

秦钰两个同时眼睛一亮,能文能武,一听都威风八面!忙不迭的点头,一致表示要更加努力!

好不容易将两个小家伙安抚下来,赫连明辉一阵风似得窜了进来!举着基本册子,喜不自禁,“四嫂,四嫂,你看看这个!”

秦星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前几日见他沉稳的模样还以为变了,不想这才几日,又恢复了几分原来的样子!

赫连明辉一屁股坐到石桌边,将册子都放上去,满脸喜色掩饰不住!见到秦钰两个,笑眯眯的道,“来来来,快来看看我今天的成果!”

秦钰和古力本来就很喜欢这个认识不久的哥哥,围上去,“什么成果啊!”

赫连明辉手一挥,“当然是这几日征兵的成果!”

秦钰来了兴致,去翻册子!古力则直接拿了最下面一本,翻到最后一页,惊叹道,“这才三日功夫,就征到了八千人!?”

赫连明辉瞧了古力一眼,得意的道,“如何?!这征兵工作开展的不错吧?!”

秦钰切了一声,“当是啥呢!有啥好炫耀的!”

赫连明辉孩子气的瞪着秦钰,“这还不值得炫耀?!”嘴角翘的老高,“等四哥回来,一定让他封我个西山大营的将领做做!”

秦钰一脸的羡慕,却又打击明辉,“姐夫才不会徇私…”

明辉一噎,刚想反驳,玉芊端着一杯茶走过来,放到明辉跟前,俏生生的白了明辉一眼,“这确实没啥好炫耀的,星儿都做到这一步了,你若还征不来人,那你才真真儿是无用的很!”

明辉瞧见玉芊,傻笑着,对她的话居然也不反驳!

秦钰两个都机灵的很,又早熟,一见明辉这样子,便知道啥情况,笑着起哄,“明辉哥哥要娶媳妇儿喽…”

古力接口道,“玉姐姐要做新娘子喽!”

秦笑又笑嘻嘻道,“那我们是不是有糖可以吃了?!”

古力笑,“还有酒可以喝!”

被两个毛孩子打趣了,玉芊羞红了脸,明辉舍不得玉芊难为情,嬉笑着假似生气,“你们三个臭小子,知道个啥!还喝酒,胆儿大的很了!”

几个人嬉笑了一阵,回到正题,秦星问明辉,“如今比预期的人数要多,军营里接收没问题吗?”

说到正事儿,明辉恢复的正经,“四嫂放心,四哥走之前清州各个军营都安排好了,只等新兵到了开始操练!”

秦星点点头,随即又邹起眉头,“如今林三他们都跟着去了京城,操练之事,就交给石磊他们!”

玉芊笑着道,“石磊他们也真是可怜,不仅要搞什么宣传演出,还要给新兵做操练!”

明辉兴致勃勃,“四嫂,你还真别说,你搞的这个什么宣传,我之前还从来没有见过!不得不说,这效果也真是太好了!”情不自禁的又举了举手里的册子!

秦星不在意的道,“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腔热血,只不过都埋藏住了,我如今只不过稍稍激励了一下而已。”

让石磊他们去演那么几场实在是秦星心血来潮,本来石磊他们那些糙汉子让他们去表演是一万个不愿意的,最后她只能说这是任务,必须完成,他们才不得不配合自己的排练!不过也真是让她意外,仅一日一夜,几场外强来袭,本摇摇欲坠的国家,在几个英勇的将军带领下又杀出了一条生路来的戏便跃然于舞台上!说起来,这种戏,还真只能他们这些纯汉子来演,若是让红英她们来演,肯定达不到现在的效果!

明辉认同的点点头,从前任谁都觉得他是一个好欺负的,但现在他自己知道,他绝对不是能随意让人欺负的对象!

秦钰两个更是认同,他们也确实是看了石磊他们的表演才激起他们想当兵的热血!

“星儿那些标语也起了不少作用啊!”玉芊又道!

明辉连连点头,“咱们每个征兵的点,都拉上了成衣厂给赶出来的那些标语,红布白字,醒目的很!又喜庆,又激励人心!红鸢她们的审查小组是恩威并济,将每一个前来当兵的人的背景都查的清清楚楚!以后啊,只要一番这个册子,一看名字,就能知道这个人的情况,比从前真是规范多了”

玉芊一本正经的道,“所以啊,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若还征不来兵,你说说看,是不是你无用?!”

明辉又傻笑着点头,“是的是的…”好似玉芊说的什么都是正确的!

几人在院子里热闹的谈论这次征兵的盛况,掌灯时分,秦柳氏回来了,白老爹和白婶儿跟着一起回来的!

秦柳氏瞧着院子热闹的样子,压下心里的情绪,带着几分笑,“谈什么呢,这热闹!”

秦星一眼便看出秦柳氏情绪有些沉重,没有多说,秦钰迎上去,“娘,我们在说清水征兵的事儿呢!今年好多人都报名当兵呢!”

秦柳氏愣了愣,一拍脑袋,恍然道,“我就说今儿村里也都热闹呢,后山上的好些少年也下山来,感情都是来报名当兵的!”

秦钰与有荣焉,“娘,等我长大了,我也上战场,斩倭寇!”

秦柳氏笑着道,“倭寇是什么?!”

大家都笑起来,看向秦星,“这个要问星儿!”

说说笑笑到夜深,秦柳氏留了明辉在前院歇息,古力惦记着王白凤在家担心张谦,让白老爹将他送了回去!

都各自回了房,秦星进了秦柳氏的屋子,见秦柳氏在床边发呆,忍不住上前圈住秦柳氏,“娘,想什么呢!”

秦柳氏爱怜的摸了摸秦星的脸,叹口气,“从前真是恨她们恨的戳心窝子,恨不得让她们天打雷劈,”又是一阵叹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娘,咱们和他们没有关系了,您…”秦星皱了皱眉,一早秦柳氏就回了清水村,因为今儿是秦夏弄回去下葬后的头七!当初秦家大伯秦兴业和大娘秦胡氏是如论如何也不让秦夏抬进屋的,说是不吉利,不详,嫁出去的姑娘,就不应该再弄去,秦发业一发狠,当场要求分家,老死不相往来,秦兴业权衡再三,只能同意秦夏葬进了秦家祖坟圈!

“娘知道,我也只是以乡邻的身份去烧了些纸钱,毕竟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秦柳氏略略有些心虚,毕竟从前的种种她都还没忘!

“我理解,娘!”秦星把头靠在秦柳氏的肩膀,她能理解秦柳氏,但并不意味着她会认同,秦夏怎么死的她最清楚,但她分的很清楚,所以她不拦着秦柳氏去给她烧纸钱!就像秦钰和古力,他们认为秦夏该死,但不会影响他们真心对秦飞好!

秦柳氏又叹息,“你二伯娘这次是真知道悔改了,性子变了不少,人也比以前踏实了!看得出来。只是你大伯娘他们…唉!”说着又是一声叹息,“村儿里都在说,若不是老宅现在都指着你二伯种的那些田地和番椒,你大伯和大伯娘是如何都不会同意秦夏埋进祖坟的!”

秦星不以为意,“就算这样,二伯又能怎样?难不成他们还真能分了家不成?!”

秦柳氏摇摇头,“现在这般,你大伯他们可不会让你二伯他们分出去,若你二伯分了,那地就没人种了!你大伯从来没下过地,还有个秦胡氏,整个就是个好吃懒做的主儿,更不提如今不成体统的秦连枝!听村里说,那日秦夏抬回去,秦连枝横在大门口硬是不让进…”

听着秦柳氏絮絮叨叨的说着老宅的事儿,秦星脸上始终没有太多的表情,对那一家子,她依旧保持着你不惹我,我便不犯你的原则!

停了一会儿,秦柳氏又道,“你们奶估摸着不中了,这个月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她要强好胜了一辈子,最后却瘫在了床上,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秦星哼了哼,“她会不会后悔不知道,但现在若是她能开口说话,一定头一个不让二伯娘进门,更别提秦夏!”

秦柳氏无奈的笑了下,摇摇头,没再说话!如今这般很好,互不来往,以往的恩怨就此了断,各过各的日…

十月初,全南璃都在忙着征兵。清州更是如火如荼进行的有条不紊!前来当兵的人,热情一直不减,就连其他州府地区的也都弃本地而奔赴到清州地区去当兵!逢人一问,便是一句,“去清州当兵,一人当兵,我全家都跟着沾光嘞!”

因着这些原因,清州原本计划一个月的征兵时间,临时决定到十月初十便结束!

这日,秦星在房里写写画画完一些计划和想法,停下笔,掰着手指,计算着明轩有几日没有来信了,一算,竟有七八日了,心头不由得隐隐有些不安!

------题外话------

昨日去看了战狼二,不错哎!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