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大飞归队/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头的不安隐隐有放大的趋势,秦星干脆起身,走到床头,将看了无数次之前明轩的来信拿出来仔细看了看,最后一次来信是说第二日会去白云寺看望皇帝!

秦星缓缓坐到床边,又认真的看了一遍,字里行间看不出异样,现在细细一读,秦星的心沉了沉!又翻了更前面几封,秦星心里的不对劲逐渐扩大,放下信,走出房间,到院子里,轻轻打了个口哨,林七应身而现!

林七一脸严肃,一身黑衣,如同和黑夜融为了一体!抱拳,恭敬的道,“姑娘!”

秦星沉着脸,“你可有和林一他们联系!?”当时明轩临走时只带了林一他们,林二留在贤王府保护明瑶,林十留在沿溪村研究秦星的那个兵器图,林七在清水保护秦星一家子!

林七脸色有些沉,摇摇头,“目前没任何消息!”

“最后一次联络是什么时候?!”秦星追问!

林七的眉头能夹死蚊子,说了个日子,秦星细想,是在明轩最后一次来信的前两日!

秦星皱眉,“你也觉得不对劲吧?”

林七看了眼秦星欲言又止,秦星有些不快,“你有什么话直说!”

林七便抱拳道,“属下私下与林二林十联系过,他们都没有接到他们任何消息!”

秦星心里一惊,她这几日忙着征兵的事,就算心里惦记着明轩也没有往坏的方面想,毕竟京城,天子脚下,哪怕皇帝病重,但还并没死!更何况还有林一他们跟着!林一的身手那是京城数一的好手,又受训了那么些时日,更是不必说,一般的角色,完全不用放在眼里!可现在,他们居然都丝毫没有联络?这不合常理!“你们从前有过这种情况吗?不联系的先例!”

林七摇头,“不管任何时候,我们都会彼此通信,至少知道在什么方位!但这次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从来没有过!”

秦星缓缓坐到石凳上,思索了一会儿,“有没有可能是通信的鹰在路上出了问题?!”

林七快速道,“这个不可能!咱们的鹰都是特殊训练的,不似从前的信鸽!而且…就算一只鹰出了问题,不可能所有鹰都…”

秦星心里明白林七说的都是事实,她和明轩传私信的青啸有多厉害她心里是清楚的,除非是联络人没有信笺…。心里一时七上八下不得其所,只得狠狠的道,“我明日入京!”

林七大惊,“姑娘!不可!”

秦星微偏头,“有何不可!”

林七有些讳莫如深,但看秦星势在必行的样子,只得道,“现在京城德王掌管,属下担心…”

后面的话林七没说完,秦星扬起手,“你担心我进京撞进他手里?!那正好,往日恩仇,一并来算!”

林七继续要劝,秦星索性站起身,“此事不可声张,我自有安排!”

没等秦星费脑筋着手安排,大飞的出现给了她一个惊喜!十个人,除了一个队员不幸遇难,其他九人完好,虽然受了伤,但有命在,就万幸!更惊喜的是,他们还带回了信儿!

信儿失而复得,玉芊抱着她一时哭一时笑,弄的一屋子的人都跟着又喜又悲!

大飞走到玉芊身边,轻声道,“公主,信儿身上有伤,您轻着点!”

玉芊闻言,松开信儿,红着眼睛上下打量她,着急忙慌的道,“哪儿呢,哪儿伤了!?”

信儿吸吸鼻子,眼里含着泪,却还是笑着道,“没事儿了,小姐,信儿没事儿了,能还见到你,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玉芊去检查信儿的伤,袖口往上一掀,大惊失色,“信儿,你这是…”一手紧紧的捂住嘴,眼里满是震惊和悲痛!那遍布胳膊的伤口,大的小的,有剑伤,更多的是像是什么动物的咬伤!伤口在慢慢愈合,留下一道道狰狞的疤痕!

信儿笑着摇摇头,“小姐不用担心,信儿不疼了!”

玉芊终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怎么会不疼,怎么会!怎么会!”

信儿轻轻擦掉玉芊的眼泪,“小姐,真的不疼了,大飞很厉害,他给我弄了不疼的药,然后缝了伤口!”

大飞眼里满是心疼,在一边道,“我们遇到信儿的时候,正有几匹狼在追咬他,若是我们稍迟一步,…”

玉芊再次将玉芊抱紧,心里的害怕都表现在那隐隐泛白的手指上!

秦星心里也极不平静,能在狼群嘴下活下来,不得不说,信儿命大!也幸好关键时候被大飞们撞上!瞧见大飞胳膊上那明显的牙印,深深的看了眼信儿,触目惊心的伤痕,几乎能想象是多么惨烈的状况,好在如今都完好的回来了,瞄到大飞眼里的心疼,心里叹道,说不定又成全了一对儿…

玉芊和信儿诉完衷肠,秦柳氏摸着眼泪,和玉芊一起带着着信儿去屋里歇息!

大飞一直看着信儿走远的背影,回不了神!

秦星无心打趣,正伤脑筋怎么入京,石磊他们和明辉一起为征兵忙碌,她肯定不想带走他们,和红鸢两人进京也不太现实,现如今大飞们归队真是时机刚好!

“大飞,我打算即日进京一趟,你们回沿溪村修整一番,等我通知!”秦星也不转弯抹角,直接道!

大飞回过神,愣了下,迅速道,“姑娘,属下正有事要禀报!”

“何事!”秦星以为是他有其他的事情,不想进京!

“属下前些日从山里出来之后,为了给信儿买药,下山去了趟清州边的凉州,属下发现,那里有大批的兵士乔装打扮出了城,属下跟了半日,发现他们往京城而去!”大飞神色严肃。

秦星脑子里忽然一轰,“有几日了?”

大飞仔细想了一会儿,在山里找寻兄弟们耽误了不少日子,“到今日,大约十日!”

秦星脸色一变,腾的站起来,“你们不用回沿溪村了,受伤严重的,回去休息,受了轻伤的,即刻去换石磊他们,没有受伤的,跟我马上进京!我一共要二十人!申时在张恒那里集合!”

大飞不知道秦星为何突然有如临大敌的表情,但她说的话在他们这些鹰部的人的心里那就是命令,没有不从的道理!“是,姑娘,属下这就去安排!”

秦星匆匆往后院去,冲进屋子,收拾随身物品,心里却是一片慌乱,凉州她知道,当初去郡城专门绕过了凉州,就是因为明轩有说过,凉州是赫连明德的地盘,那里的驻兵是萧家的老部下,凉州是与清州同样大的州府,但比清州更穷,地广,驻兵相对也多!重要的是,凉州的驻兵将领是萧家老将军的部下,一生衷心为萧家!现在各地都在征兵,这个凉州却偏偏将兵士调往京城,还乔装改扮,掩人耳目,这番作为,不能不让秦星心惊!她想到一个大胆的事情,“德王要谋反!”

匆匆收拾好必要的东西,轻便简装,她本想直接走,可是又怕秦柳氏担心,想来想去,还是找到了在厨房忙着又给信儿熬汤的秦柳氏!

秦柳氏瞧见秦星进来,叹口气,“信儿受了不少苦!”

秦星心里一阵柔软,经历再多的苦难,她始终保留着一颗善良的心!“娘,我要出去几日!”

在灶台上忙碌的秦柳氏一愣,停下手里的动作,“咋又要出去,这才回来几日!”

秦星有些愧疚,现在日子过的好了,反而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娘,这次出去回来后,我便再也不出去了!”

秦柳氏走到秦星身边,“星儿,娘不是要困着你,只是你一个姑娘家,这么辛苦的在外面奔波,娘心里…”

秦星依偎到秦柳氏怀里,淡淡的香气夹杂着烟火油烟味!“娘,我不辛苦,事情出来了,总得要去解决,不能总是指望别人去做,是吧…”秦星有意让秦柳氏以为她又是去为生意的事情出去!

秦柳氏叹口气,“早知道会这么辛苦,咱们就守着小店铺就好了。”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秦星轻笑。

秦柳氏摇摇头,“什么时候走?!娘在熬汤,喝一碗再走!这一出去,就要受累!”

秦星闪了下眼睛,笑着道,“汤我就不喝了,让玉芊和信儿喝吧,我想早去早回!”

秦柳氏点头,“那你也要注意些,让红鸢她们跟着你!”

秦星也不耽误时间,朝厨房外走去,“我会安排好的,娘你不用担心!”

申时未到,秦星在张恒的调味铺子见到了大飞石磊和另外十八个队员。

红鸢抱着一挪册子,紧跟在石磊他们后面,满脸坚定!“姑娘,我也一定要去!”

秦星想了一下,带着红鸢很多时候也方便一些,便点头同意了,红鸢一脸喜色,将册子交给张恒,“这些是最近的审查资料,麻烦转交给孝王!”

张恒抱着册子一沉,皱眉,“姑娘,你确定要进京?!”

秦星脸上带着不容置疑,坚定的点点头,走到大飞和石磊跟前,“大飞你抽五个人,随我们明路进京!其他人,跟着石磊,暗里进京,到了京城,按我们的联络讯号联系,若没有我的指示,不可现身!”

二十个人,整齐划一,“是!”

“姑娘,到底出什么事了?!”张恒在一边又急又担心!

秦星没有理会他,而是仔细的和石磊他们说起了进京的细节!交代完毕,才转身朝张恒一笑,“这次如你所愿,我要进京去做一番大买卖!”

张恒一愣,连忙将册子放到院子的桌上,“那我去准备准备!”

秦星叫住张恒,“这次你不用去!你且在清水等我的好消息!而且,你在清水,要劝住孝王,记住,京城无论有什么消息出来,都不要让他回京!我舅母他们,还有我娘她们,你要多照应!”

张恒快速道,“既然是去开商铺,我自然是比他们要有经验的多!”

大飞忍不住道,“师兄,话可不是这么说,我们从前是没有这个机会,现在有姑娘指点,又有团队,做生意,我们也是成的!”

张恒连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石磊笑了一下,“兄弟,你就放心吧!”

秦星不容张恒再多说,转身对大飞他们道,“都准备好了吗?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秦星对张恒再次交代:“切记,不要让孝王回京!”

秦星的慎重让张恒心里也沉重起来,收起也要跟着一起上京的心思,重重的点点头,“你们一切小心!”

清水镇亮起灯火时,秦星带着大飞红鸢,一行八人悄无声息的出了镇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