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只手遮天/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宽大而舒适,平缓的行驶在大街上!

秦星素手掀起帘子,看着不断倒退的街道。青石板的街面,两旁玲琅满目的摊贩,井然有序,后面的宅子一水儿的青砖建筑,天子脚下,果然比秦星见过的其他地方要繁华的多!哪怕是她认为最为经济发达的郡城,也还是差上了许多!这么多年其他三国不敢妄动,也是有些道理的!

红鸢骑着马,一脸紧张的跟在秦星的马车旁边,压根不去看道路两边!

秦星瞄了红鸢一眼,一脸的严肃,又还能看出她略有些激动!微微笑了笑,轻声道,“你师傅如今还在京城吧!”

红鸢一愣,眼眶微红,点点头,一日为师,终生为母,更何况还是红鸢这种从小就跟着师傅的孤儿!

秦星安慰道,“别急,等空了,带你去看她!”

红鸢鼻子一酸,“谢谢姑娘!也不知道师傅她老人家如今可好!”

大飞跟在马车后面,警惕的看着四周!

玄铁骑马在最前面,不时的回头瞧上一眼,见着秦星一脸淡然的看着街道两边的景象,心里说不清什么感觉!

再次见到这个秦星,他是反对德王再次与她有任何牵扯的,能在那种必死无疑的地方逃出来,他觉得有些恐怖,贤王凭着那鬼神难测的身手能逃脱,他虽然觉得同样难以置信,但心里多少还是能释然的,至于秦星,…玄铁心里对这个女人很是警惕!他想到当德王得知秦星没死时的表情,也想到了当他得知秦星在进京的途中时的那种复杂的情绪,任凭他苦口婆心劝德王不要再对这个女人有任何心思,他都不为所动!

玄铁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总觉得这可能又是一个变数…。

秦星抬眼瞄了眼玄铁的背影,眼眸暗了暗,她心里几乎百分之百肯定,德王必定用了手段才得了监国的权利!想到适才在城门口那些守城官兵对玄铁的恭敬程度,又扫了一眼两旁护卫的官兵,秦星在心里暗嗤…

收回眸光,刚想退回马车内,忽然一阵骚动,秦星偏头看去,一大群人朝马车这边涌来,护卫的官兵第一时间朝马车靠拢,将马车围了水泄不通,秦星皱眉,那些人都平淡无奇,看不清来路,而且手里也没有武器,似乎杂乱无章,但又能看出他们是冲着马车而来!

秦星眼尖的发现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心里一惊,快速朝玄铁那边看去,恰逢玄铁看过来,秦星恢复自如,缩回马车内!

感觉就一瞬间的事,外面又恢复了平静,秦星侧耳听了听,将头探出去,刚才涌过来的人群已经没了影子,护卫的领头官兵正和玄铁说话,似乎是在分析适才到底是什么情况,玄铁不时的看一下四周,眉头紧皱!

秦星瞧了眼红鸢,见她正看着自己,紧紧拽着马绳,似有话要说的样子!秦星干脆大声道,“红鸢,刚才什么情况?”

红鸢下马,走到秦星窗边,声音不高不低,“姑娘,我不清楚,这个要问玄铁大人了!”说着话,状似去帮忙掀着布帘,快速的将手里的一个纸团扔进了马车!

秦星心领神会,不甚不高兴的喊了一声玄铁,“大人,进宫还需要多久?”

玄铁面无表情,转头看着秦星,“秦姑娘稍安勿躁,大约还需要半个时辰!”

秦星轻微扯了下嘴角,这已经进了京城,进宫还要半个时辰?!还坐着马车…若是走路岂不是要走一个多时辰?!神色略有不满的退回到马车内,放下车帘,弯腰捡起那团纸!散开,短短几行字,看的她心情一时变的极为沉重!

那个熟悉的背影她没看错,是红袖,虽然穿着男子的衣服,但逃不过她的眼睛,虽然和红袖接触不多,但她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主要是她本就纤细,在一群男子中显得还是很惹眼的!再加上秦星这一路上时不时的会想起她,所以第一时间便认出了她!紧握着手里的纸条,秦星眼神锐利起来!

信上写道让她不要进宫,京城已经被赫连明德掌控,明轩和康顺帝一起被困在白云寺。赫连明辉的羽翼日前已被赫连明德逐渐清除,更重要,张谦昨日在朝堂上大胆要求面见皇帝,被指忤逆犯上,关入了大牢!右相受连累,被勒令在府中暂时不用上朝,朝中大小事被赫连明德一手掌控,左相辅助!

这意味着,如今,南璃已然在赫连明德手里,暂时还没有杀了皇上和明轩,应该是还有他没有得到的东西!秦星忽然想到了清州兵符,若是估计不错,康顺帝那里也还有赫连明德必须要留着他的筹码!

秦星靠到马车壁上,轻轻哼了一声,赫连明辉还真是不中用,就这么轻易被赫连明德给打倒了,还动弹不得!难不成这赫连明德如今还真的只手遮天了?!

白云寺…。秦星轻轻念叨了一句,紧笃着眉,凭着明轩的身手,能有什么人能拦得住他?更何况白云寺还是他师傅上善的地盘!秦星有些后悔,应该先直接去白云寺一探究竟的!

捏着手里的纸团,秦星的眼神渐渐清明起来,如今这京城对她来说,还是一团乱麻,她必须得理清个头绪来,现在她已经在这马车上了,入宫便入宫罢,见了赫连明德,说不准,很多事情,便有了答案!坐直了身子,闭眼养神!

清水,热热闹闹的征兵结束了,整个青州,各个军营士气空前的高涨,新兵训练,严格又热血!

明辉每日跟着在西山大营操练,将自己累到极致,才不会去胡思乱想!这一切,从白云山下和明轩一起遇刺那次开始,他便有了心理准备,但真的到了这一步,他的心里充满了酸痛和无奈!若是可能,他宁愿就在军营里呆上一辈子!明辉握了握拳头,南璃这一次面临的,是比外敌更为可怕的内乱,他比谁的清楚,若是这个时候,再来一个外患,南璃将会是怎样的命运…明轩和秦星不让他进京,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吧!

明辉坐在大营后山,望着那一大片的花海,已经凋谢,只剩下树干,成片的连在一起,春天时候,必定美的不像话!

乾彪寻到后山,瞧着一上午铁血训练的明辉此刻耷拉着脑袋,萧瑟的背影,有些不忍心,愣了一瞬,还是大踏步的走上前,“殿下!”

明辉收起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严肃的神色,快速站起来,“乾将领找本王何事?!”

乾彪抱拳,“适才林十大人送了一批奇怪的兵器上来,让属下分配,可…”乾彪憨厚的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可属下不知道怎么使用!所以来问问殿下!”

明辉眼前一亮,“林十来了?”

乾彪看明辉的神色,心里松了松,“他已经走了,说要赶着回去制下一批!”

明辉手一摆,“走走走,去看看…”说罢,大步往前走去!两人大踏步朝兵器库走去,一进去,已经有几个穿着士兵服的少年在那里一脸探究的研究着送来的兵器,一看见明辉和乾彪进去,连忙放下手中的兵器,昂首挺胸站好!

“泥洼,可研究出个啥了?”乾彪笑着走过去,故意问最边上的一个高个儿少年!

叫泥娃的少年摸摸头,摇头,“属下从未见过这个东西哩!”而后转过头,问一边儿的另一个少年,“锤娃,你可看出门道了?!”

叫锤娃的少年一脸垂涎的看着那一溜排的新式兵器,摇头,“我只见过我爹用来防狼防野猪的弓箭,可这和一般的又还不一样…”

泥娃噗嗤笑出来,“锤娃,你家茶棚上个月都被野猪给拱了,也没见着你爹的弓箭防住它们啊!”

锤娃脸一红,脖子一梗,就要反驳,见着一步上前两眼放光的看着那些兵器的明辉,闭上嘴,也不说话了,直愣愣的看着明辉!

其他几个少年也都直勾勾的看着明辉!

明辉拿起一柄小巧的弩,一手便可以操作,而且可以十连发,这和以前的箭弩是完全不一样的,以前的箭弩,笨重不说,只能一支箭一支箭的上,耗费时间,又耗费体力!这种小巧的兵器,就是普通的女子,只要练好的准头,也一样能操作!就更不提有内力的男子,绝对射程远,又杀伤力强!

第一柄箭弩出来的时候,明辉在林十那里见过,他本想“据为己有”的,可是被秦星一句话,给了大飞!他知道他们去办正事儿去了,只好“忍痛割爱”,这会儿这么几十柄在这里,他这心里就痒痒了,一心想试试这东西的威力!拿了一柄箭弩,转身出去,身后呼啦跟着几个好奇的少年,一起到了训练场!

训练场的布置是按秦星的要求来的,其中有一个活动打靶场,专门练准头的,绳子上挂满了各种东西,那时候玻璃金贵,肯定不可能用玻璃瓶,只能是一些山里的果子,还有布条,铁片,和各种大的小的木头啥的,远远的有人不停的拉动绳索,绳子上的东西便随着人的拉动或快或慢的移动,通过这样来练习准头!

明辉三步并两步飞奔过去,乾彪站上一旁的观察台,朝远处控制绳索的士兵打了个手势,绳子慢慢动起来,明辉摆弄了几下手里的箭弩,比着移动的绳子看了看,回身朝乾彪挥了下手,乾彪会意,又朝远处打个手势,瞬间,绳索动的快起来,铁片撞击的声音传出来。

明辉站直身子,用右手端起箭弩,抬高手臂,瞄准远处的绳子,随着绳子越来越快,绳子上挂的各种物品也飞快的移动,明辉眼睛微微犀利,抬手放箭,身体翻动,手腕也跟着翻飞,一时间只听见短箭破空的声音,还有木头,或者果子被刺穿的声音,还夹杂着铁片被箭撞击的火花,一时看的四周的士兵们目瞪口呆,箭弩射出又快又准,十箭放出去,明辉缓缓停下身子,心跳起伏,脸上一片激动喜色!

泥娃和锤娃第一时间跑过去查看被刺穿的那些物品,两人越看越是兴奋,越看越是惊叹!那穿过果子和木头的箭弩直直的射入了离着好几十丈远的树干里,箭头整个没入。而那些铁片,最轻的都有一道深深的划痕,两个少年捏着微微有些发热的铁片,拾起地上的短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难以置信!

明辉又取过十支短箭,换到左手,右手拿出自己的剑,对乾彪喊道,“乾将领,来,和本王过过招!”而后又朝远处控制绳索的士兵打了两个手势!

锤娃长大嘴巴,“还要加快啊…。”

泥娃目瞪口呆,“一手用剑,一手用弩…。天啊…”

围观的士兵纷纷张大的嘴巴,又是激动,又是兴奋,看着乾彪已经拿着长剑,按耐不住跳下了高台,走到了训练场中间!

明辉和乾彪也不来虚的,两人上手便开始实打实的过招!

明辉身手自不必说,想不到乾彪也是真人不露相,毕竟能在明轩手下过几十招,也是不简单的!

两人打的难分难舍,那头明辉眼睛扫着绳子上快速飞转的物品,专射铁片,一时剑声还有箭和铁的撞击声,还有周围士兵叫好的声音,好不热闹!

等明辉十支箭弩射完,明辉也以一招险胜乾彪!

乾彪拱起双手,“殿下果然厉害!”

明辉不在意乾彪的夸赞,他更加热切的看着左手手腕上的箭弩,眼里的光芒丝毫不加掩盖,对一旁的乾彪道,“乾将领,明日,从士兵中找出三十个身手好点的,将这三十柄箭弩发下去,我要练一支又能用弩,又能用剑的好手出来!”

乾彪自是连声道好,心里琢磨开了哪些人合适!

泥娃和锤娃隔得近,自然听的真切,几步跑过去,一脸的认真,“殿下,将领,属下虽然没有好的身手,但我们愿意努力,愿意刻苦训练,还望殿下和将领能让我们参加训练!”

乾彪看看明辉,明辉看了眼面前的两个少年,和自己差不多年纪,这个锤娃就是山下茶棚老爹的儿子,秦星提过,说是个好苗子。思索了一下,明辉点点头!

泥娃和锤娃一脸兴奋,却收敛着,异口同声,“属下一定刻苦训练!”

------题外话------

再多的抱歉也无法表达我的心情。本以为孩子开学了,就好起来了,没想到刚入园一天就发烧,反复发烧38。6!和上次托班一样!我虽然有心里准备,孩子入园多少会遇到状况,但这么快就病了,我还真的难以接受!

本来昨天就应该传这章的,下午两点老实打电话,说孩子发烧让我去接回来,当时就慌了,这大半年来,孩子跟着我也受苦了…

文是绝对不会弃的,在此申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