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初进皇宫/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正午时分,秦星坐着马车到了宫门口,高大的宫门,威武而庄严,秦星偏出头看着眼前朱红色的高大宫门,庄严而肃穆,这代表着最高权贵的地方,是一代一代君王累积沉淀下来的,然而,历史更迭,是必然!

和城门口一样,宫门口的士兵见着玄铁,连象征性的询问都没有,恭敬的让开了路,马车缓缓而过,走在后面的红鸢和大飞却被要求下马。

秦星转头朝后面看去,红鸢紧张的看着马车,下马紧紧的跟在后面,大飞也迅速上前!士兵似乎要拦,红鸢不知道呵斥了一句什么,士兵赶紧让开,秦星轻笑了一下,红鸢这妮子,在皇宫也敢摆谱了,狐假虎威用的不错!

红鸢进了宫门,快步上前,到秦星的身边,轻声道,“姑娘,若是不让我们跟着怎么办?!”

秦星轻笑,“你刚才不是镇住了他们了吗?!”

红鸢脸色一红,下意识的朝前面看了一眼,“您是德王请进来的人,自然要借借他的名头!”说罢,又道,“姑娘,我担心的是一会儿,若是不让我们跟了,你一个人,我可不放心!”

秦星垂下眼眸,“若是让跟着就跟,若是不让跟着…”朝外去了去,压低了几分声音,“和大飞说,该干啥干啥…”

红鸢一愣,这该干啥干啥是啥意思?偏头去看秦星,秦星却是眨眨眼,红鸢没有会过意,却还是点点头,想来,大飞应该是明白的!

秦星将身子收回到马车里,红鸢落后几步,和大飞并排,轻声把秦星说的话又对大飞说了一遍!

大飞听完,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红鸢纳闷,“大飞,你听明白了没有!”

大飞低声道,“明白了!”

红鸢便不做声了,心里还是想着自己还是跟着姑娘比较好!大飞这个闷葫芦,一点也不靠谱!

又过了两道宫门,秦星一直坐在马车上没有下来!第三道门时,玄铁过来让红鸢和大飞不要跟着了,到闲云殿等着就好!

红鸢恭敬又坚决,“大人,我家姑娘第一次进京,又第一次进宫,她不喜欢生人,有个贴身丫鬟伺候着会比较好!”

大飞却没有做声,他听了红鸢转达的秦星的话后,知道秦星的意思,心里另有盘算!

红鸢倔强的看着玄铁,玄铁转身去看马车,马车里的秦星丝毫没有动静,玄铁皱了下眉头,点点头,“跟着吧!”说完,又对大飞道,“你去闲云殿等候!”立即有个小太监上前,领了大飞朝另一边走去!

大飞离开后,玄铁朝马车走过去,“姑娘,前面便是御书房了,您下马车吧!”

秦星慢悠悠的从马车里下来,坐了大半个时辰的马车,实在也是坐累了,跳下马车,动了动手脚,才放眼去打量四周!

宫墙,除了高高的宫墙,似乎也只有那开的繁花似锦却叫不上名的各种花朵了!有往来匆忙的宫女低着头,快步走过,似一个大花园的模样,大的没了边际的花园!

秦星正眯着眼睛四处打量,忽然听到一声娇喝,“何人如此大胆,马车居然进了御花园?!”

秦星暗叹,原来是御花园啊…而后缓缓转过身去,远处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约莫三十多岁打扮的端庄高贵的妇人,穿着织锦云缎,高高的发髻上纯金的凤凰展翅高飞!妇人一脸探究的盯着秦星打量,眸光带着些许倨傲!她身边一个约莫二十左右的宫女打扮的女子也横眉看着秦星,很不客气的盯着她!

秦星不知道来人是谁,但刚才那一声呵斥,她知道是妇人身边的宫女发出的!

秦星微微俯了俯身子,“民女不知规矩,见谅!”不卑不亢,但又恭敬有加,让人挑不出错!

“大胆,哪里来的野丫头,见到萧妃娘娘还不下跪!”宫女气势十足,端着一脸的傲慢,盯着秦星和红鸢,眼里充满了不屑!

红鸢刚要上前开口说话,玄铁已经上前了一步,弯了腰,恭敬的道,“卑职给娘娘请安!”

萧妃收回在秦星身上的目光,看向玄铁,淡淡的道,“玄侍卫有礼了!你不在王爷身边伺候着,在这御花园做什么?!”

萧妃看着玄铁说话,但目光却时不时的憋上一眼秦星,对于秦星的身份,萧妃心里自然是有数的,从前,她为了不和赫连明德失和,又为了给明德拉拢势力,表面是应了明德的要求,如今,那位置唾手可得,这样一个农家女,又如何配得上她的皇儿?!她在心里嗤了嗤,没见过这个女子之前,只听赫连明德来信各种说她如何厉害,如何本事,现在这一看,也不过如此…样貌不算上乘,这气质倒是…。单是这份进了皇宫还是这般淡然的气度,倒是让萧妃刮目了几分!

萧妃心里是百转千回,脸上依旧是淡淡的表情。

玄铁继续恭敬道,“卑职奉王爷之命出宫迎秦姑娘入宫!”

萧妃悠悠的转过脸,带了几分敷衍的笑意,“哟,这位就是秦姑娘啊!皇儿经常在本宫面前提起!”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明德这才刚刚走到第一步便迫不及待的迎了这个女子入宫!若不是秦星一进宫门就有人禀报了她,她这会儿都还不知道!萧妃以为这秦星是明德专门派人从清州接来的!

玄铁回转身,对秦星道,“秦姑娘,这位是萧妃娘娘,德王殿下生母!”

秦星听着玄铁特意加重了生母二字,脸上依旧淡淡的,只是略略带了三分笑意,“民女拜见萧妃娘娘!”虽然恭敬,却只是俯了俯身子,并没有行什么大礼!红鸢自然也是在一边俯下了身子!

萧妃心里不快,脸上还是不显,就冲明德让玄铁亲自去迎这女子,她就知道,明德心里着实看中这女子了!不管如何,这节骨眼上,她不能和明德有任何嫌隙!和善的笑容浮起,往前走了几步,虚扶了一把,仔细去端详秦星,却被秦星那双清明灵动的眼眸吸引了几分!

那一开始呵斥的宫女一见这场景,也连忙上前了几步,扶着萧妃的胳膊,轻笑道,“原来是德王殿下提起的秦姑娘,姑姑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不知规矩的野丫头呢!”明知道是德王看中的女子,却依旧自称姑姑。在这深宫里呆的久了,察言观色最是在行,萧妃脸上状似亲热却又疏离的表情,哪里逃的过这位萧姑姑的眼睛!更何况她一直在萧妃身边伺候,如何不知道萧妃的心思!

秦星轻轻笑了笑,没有放在心上,和女人斗,她最是不屑!就如同清水老宅那一家子,她不是不出手,实在是犯不上!

萧妃见秦星轻笑的模样,心里更是添了几分不快。萧姑姑一见萧妃沉下的脸,冷冷的道,“秦姑娘,这里可不是你们乡下,许多规矩,还是要有的!就算德王殿下再喜欢,可在娘娘面前,那也是要让上三分的!”

玄铁神色复杂,开口道,“请娘娘恕罪,卑职现在带秦姑娘去见殿下!”

秦星淡淡的施了一礼,“民女告辞!”说罢,也不管萧妃顿时黑了的脸,转身便离开!

玄铁无法,也只好快步走上前去带路!

萧妃沉脸看着秦星走远的背影,眼眸微闪!萧姑姑轻声道,“娘娘,这个秦姑娘怕是不简单!”

“再不简单,也就是一个农家女!本宫先容她几日!”萧妃狠狠的道!

“娘娘,依奴婢看,您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子,不然还以为有了殿下的宠爱,便连娘娘都不放在眼里了!”萧姑姑扶着萧妃的胳膊,一脸的同仇敌忾!

萧妃收回眸光,“嬷嬷呢?!”

萧姑姑连忙道,“嬷嬷给殿下送汤水去还没回呢!”

萧妃脸色缓和了一些,也不打算在御花园多留,抬头看了看天色,抬步准备回宫,突然看到不远处一簇开的艳丽的月季,脸色又阴郁起来!

萧姑姑跟着萧妃的眼光看去,顿时也脸色一沉,回头朝后面的丫鬟宫女们呵斥道,“说了好几日,把所有的月季都给清理出去,为何此处还有?!”

立即有个小宫女战战兢兢的上前,“姑姑…姑姑饶命,奴婢这就搬走!”

萧姑姑瞥了眼阴郁的萧妃,沉声道,“快去搬走!自己去领罚!”

小宫女眼泪瞬间流出来,“姑姑,姑姑,奴婢前两日都已经都搬走了,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了!”

萧姑姑眉头一竖,“还敢顶嘴!去领二十棍!”

小宫女身子一抖,泪流满面,又不敢继续说话,只能手脚发抖的去搬那几盆艳丽的月季!

已经走到御花园另一门边的秦星回头看了看那瘦弱的小宫女,眉头皱了皱,抿了抿唇,转身跟着玄铁朝御书房走去!几盆月季而已,居然也能如此大动干戈!

红鸢快走两步,挨着秦星,轻声道,“姑娘,这萧妃娘娘好大的气势!”

秦星轻笑了下,回头看了眼满是鲜花的御花园,“整个后宫都是她的,如何会不威风!”

红鸢皱着眉,“姑娘,那我们适才得罪了她…”随即又懊恼的道,“怎么一入宫就遇到了她呢!”

秦星看了眼红鸢,笑着摇头,“我们又不会在宫里久留,得罪了又如何!”

红鸢依旧忧心忡忡,“姑娘,您说这赫连明德请您入宫是为何?难不成,他对您还没有死心?”

秦星顿了顿脚步,轻笑,“他若不怕死,尽管不死心!”

红鸢瞧了眼前面的玄铁,更压低了几分声音,“姑娘,这一路从进城到进宫,您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秦星暗了眼眸,低声道,“只怕,整个京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红鸢急了,声音高了几分,“姑娘,那我们怎么出去?!”意识到前面还有玄铁,又低下来,小声道,“姑娘,您可有应对的办法?!”

秦星缓缓摇头,“走一步看一步!”

红鸢还要说什么,看到玄铁已经停住了脚步,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玄铁停了脚步,等秦星和红鸢上前后,似是不经意,又似有所指,“在这宫里,很多事情,看到了,要当没有看到,听到了也要当没有听到!”回身看了眼秦星,淡淡的道,“秦姑娘是聪明人,宫里的生存法则,希望你能明白!”

秦星愣了下,忽而轻笑,“玄大人这是在提醒我刚才冒犯萧妃娘娘了?!”

玄铁脊背僵了僵,没有出声,径直往前走!玄铁此时心里也是矛盾的,他希望德王心想事成,但又担心秦星会坏了大事!在清州的一切,若不是这个秦星,都不会有这么多波折!玄铁把刚才的提醒当做是秦星是救了殿下一命,他心怀感激,对她的报答!

秦星见玄铁不说话,缓缓的道,“玄大人应该知道,我不会在宫里久留!”

玄铁脚步一顿,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大步朝前!

走了大约两盏茶的功夫,才看到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御书房!秦星抬眼看去,这御书房离御花园近,四周没有任何遮挡,花的香气隐约可以飘散过来,几扇大窗户四开。

“秦姑娘,您稍后片刻,容属下进去通报一声!”玄铁站在门口停住,转身对秦星道!

秦星颔首,和红鸢站在台阶下不上前!

玄铁刚往前两步,从御书房出来一个太监模样的男子,面白无须,带着几分笑意,“玄侍卫回来了?殿下让秦姑娘进去!”

玄铁便站在门口,对秦星道,“秦姑娘随乐公公进去吧!”而后将红鸢留在了门口,红鸢皱眉,秦星朝她点了下头。红鸢没有过多坚持,毕竟这可是是皇宫,稍有不慎,治一个莫须有的罪,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秦星毫不扭捏,几步便上了台阶,对眼前正在打量自己的乐公公点点头,迈腿径直朝屋里走去!

乐公公被秦星弄了个措手不及,慌忙弯腰跟上,心里却是暗暗咂舌,这女子真是好没有规矩!

秦星迈腿进了御书房,在她眼里,这人人想进的御书房也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比寻常百姓家的书房更大些,气派些而已!

径直进去,一张大大的书桌后面,赫连明德正稳稳的坐在那里!一身暗红锦缎长袍,依旧是沉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就那么深深的盯着秦星,并不开口说话!

秦星也盯着眼赫连明德朝里走,那一脸深沉的模样,比月前倒是消瘦了几分!想来,这些日子,过的也不算轻松!秦星打量了一眼偌大的御书房,除了身后的乐公公,没有第四个人!随意又朝前走了几步,迎着赫连明德的眼神,轻扯了下嘴角,直直的道,“德王殿下别来无恙!”

赫连明德神色复杂,眼里半是柔情半是激动,还夹杂着几分酸楚!半晌,朝秦星身后的乐公公摆摆手,而后站起来!

乐公公愣了愣,看了眼就那么随意站着既不行礼,也不请安的秦星,掩下眼眸,轻轻的退了出去!

赫连明德看着秦星,一瞬不错,能再次见到秦星,他恍如隔世!她似乎更美了,如瓷的肌肤白皙里透着红润,那双时时出现在梦里的双眸更加灵动,身段出落的越发凹凸有致,只那么淡然的站在那里,便让人移不开眼!当初得到赫连明轩和秦星还活着的消息时,他是既震惊,又似不敢置信,却又稍稍松了一口气!她活着,总是好的!若不是,若不是父皇存了那份心思,他又何必这么心急走到这一步!这样也好,不管如何,他能再次见到她,将她留在身边!

“星儿!”声音里带着欢喜,从书桌后面走出来,“一路可好!?”

秦星淡淡的看了赫连明德一眼,“明轩呢?!”

------题外话------

反复发烧真是折磨人,最近天气变化大,妈妈们都要注意了!

幼儿园的监控不清晰又卡,家长们都在抗议,钱交的不少,配套设施却没有到位,着实也闹心!

今天开学了,很多妈妈们都解脱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