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针锋相对/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连明德眼神一闪,稍稍犹豫了半瞬,又恢复自如,“明轩在白云寺陪伴父皇!”

秦星盯着他的眼睛,“何时去的?何时回来?”

“去了有几日了,具体何时回,本王不清楚!”回答的流畅自如!

秦星却没有给他停歇的时间,盯着他的眼睛,继续问,“我的舅舅,张谦,如今在哪里?”

赫连明德停住往秦星面前走的脚步,笃眉盯着秦星的脸,秦星也回看着他!

一时,偌大的御书房内安静的可怕!明晃晃的阳光从大窗户里穿射进来,光打在秦星身上,使她周身镶了一圈的光边,看起来柔和又安详!但她的眼神却是那么的犀利,仿似一切都在她的洞悉之中!

“星儿,这些都是朝堂之事!”赫连明德深深的看了秦星一眼,“以后,本王再慢慢说给你听!我们有的是时间!”

秦星心里一咯噔,缓了下表情,一字一字的道,“德王大约弄错了,我没有打算在宫里久留!”

赫连明德温和一笑,上前一步,满脸的温柔,“星儿,你可知道当本王知道你无碍的时候,本王有多高兴?!”

秦星扬起脸,带着讥讽的意味,“难道不是震惊?而是高兴吗?!”

“难道我们非要这样说话吗?!”赫连明德紧皱眉头,看着秦星,安静了片刻,又接着道,“我很想你!”

秦星缓缓四下扫了一眼御书房,脸上浮起意味不明的笑,“德王坐在这里,还有工夫想我这农家女?!”扫了一眼略略僵硬的赫连明德的脸,“德王殿下最近夜里睡的可还安稳?!”

赫连明德盯着秦星看了半晌,手在背后紧握成拳,反复几次,缓缓松开,脸上又换成了那副温润,却又深不见底的表情,“星儿,你赶路这么久,一定辛苦了!不如先住下,回头本王再与你聊!”

“德王这么快就恼了?!”秦星轻慢的看着赫连明德,眼眸扫着书桌上堆着的奏折,“批阅奏折的感觉德王很享受吧!”

赫连明德看了眼书桌上的奏折,“父皇身体有恙,本王作为大皇子,有责任担起这个担子!”

秦星忍不住噗嗤笑出来,定定的看着赫连明德。

这明显是别有深意的笑声让赫连明德身子一僵,眼眸闪烁,阴沉着脸,紧抿双唇,盯着秦星,不开口!

秦星随意的在御书房内打量走动,缓缓开口,“德王如今又何必藏着掖着,直说了又何妨?!”

赫连明德眼神随着秦星的走动而移动着,听到秦星的话,握手成拳,放到桌上,低头沉思一瞬,再抬头,又是一脸的温润,“本王一直知道,星儿很聪明!”

“我不聪明,是你太明显!弑兄杀父,你做的出来吗?!”秦星站住脚步,深深的看着赫连明德,不再走动。

赫连明德整个人僵住,满脸的不可置信,隐忍让他双手暴起了青筋,盯着秦星坚定的脸,面上表情变换不停,半晌,“星儿,适才的话,若是换一个人说,他将会死上一百次!”

秦星知道自己戳到了他的痛处,淡漠而不屑的道,“如今还有人敢在德王面前说一个不字吗?!我舅舅为何被关入大牢,德王不是最清楚?!”

赫连明德终是忍不住一拳打在书桌上,看着秦星,深吸一口气,“确实没有一个人敢在本王面前说个不字!你,是第一个!”

“让我去见明轩!”秦星上前一步,紧紧盯着赫连明德!

提到赫连明轩,赫连明德像是再也隐忍不住,狠狠的道,“他有什么好?!你的心里眼里只有!就连父皇,也一心想把南璃传给他!他凭什么!?他凭什么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一切?!”

秦星看着赫连明德失控,不退反进,上前一步,盯着他终于不再故作温润的脸,“所以你将他们都关了起来?!想要杀了他们!?”

“本王可以不杀了他们!只要他们乖乖的听本王的安排,一切都会安然无恙!”赫连明德双目有些赤红,手不自觉得握紧再握紧!

秦星冷笑,“乖乖听你的安排?你问问你自己,你真的不会杀了他们!?”

赫连明德又是一记重拳砸在书桌上,砸翻了书桌上的砚台,掉在地上,四分五裂,朝秦星吼道,“你不要逼本王!”

屋里动静太大,玄铁和乐公公慌忙冲进去,一见德王的样子就要上前!

赫连明德手一挥,“滚出去!”

玄铁和乐公公深深的看了眼神态自如的秦星,退了出去!

安静了片刻,赫连明德再次恢复神态,有几分受伤的看着秦星,“如你所想,很快,这南璃便是本王的,本王愿意和你一起共享这南璃!一起坐拥天下!”

“我对这天下没兴趣,对你更没有任何兴趣!”秦星缓缓走到一边窗户的高背椅子上坐下,丝毫不隐藏自己的态度!

赫连明德站直身子,负手而立,几乎是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秦星,“本王会让天下的女人都羡慕你…站在本王身边,你会知道,本王比赫连明轩更值得你有兴趣。”

秦星低头一笑,这一笑让赫连明德心里一瞬如烟花盛放,而她说出的话,却让他的心沉入冰冷的湖底,“德王大抵是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志向的农家女,任他赫连明轩是皇家王爷也好,还是路边乞丐也罢,我只认他是赫连明轩!至于你身边的位置,留给别的女子吧!”“秦星,本王是不是对你太好?!”赫连明德冷冷的看着秦星,眼眸也冷下来!

秦星站起来,靠在窗边,轻声道,“你真的要走这一步吗?”

秦星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让赫连明德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冷声道,“你不懂!”

秦星沉默,眼尖的看殿外有个打扮贵气端庄的女子朝御书房走过来,身边跟着晌午见过的萧姑姑!赫连明德也看见了远远走来的女子,眉头皱了皱,不快浮上脸!“本王让人领着星你先去歇着!”

秦星心知现在是问不出什么了,事情大致的已经清楚了,应该就是皇帝老儿透露了要立明轩为太子的心思,赫连明德洞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就单从适才他的表情来看,只怕是父子俩被软禁在一起了!暂且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低头沉默了一瞬,抬起头,“行!”

赫连明德见秦星松了口,微微笑了笑,上前一步,试图摸摸秦星的头,秦星轻轻一偏,身子灵活的让开,赫连明德收回伸出去的手,眼眸微闪,月余未见,秦星的身手又大有长进…“本王让宫里将星月宫收拾出来了,你便去那里住吧!”

秦星眉头微皱,“我不住什么星月宫,你安排我去住碎玉轩,左右我也住不了两日,没有必要单独收拾!”

“碎玉轩?”赫连明德没有理会秦星所说的住不了两日的话,看着秦星一本正经的脸,“你可知道碎玉轩是什么地方?”

秦星颔首,“自然是知道的,明轩母妃的住所!”

赫连明德沉下脸,“你是想让本王难堪?!”

秦星睁大眼睛,故作不明,“让你难堪?这有何难堪?不过一个住所罢了!”顿了下,又道,“再说,现在皇宫你说一不二,你让我住碎玉轩又有谁会说不行?!”

赫连明德对秦星话里的刺仿似已经习惯,手一挥,“不必再说,来人,带秦姑娘去星月宫!”说罢,不再理会秦星,转身回到书桌后坐下,不再看她,埋首于面前的奏折!

赫连明德话音落,乐公公便带着一个小太监进来,带秦星去星月宫!“秦姑娘,您请!”

秦星瞥了眼低眉顺眼的乐公公,又看了看不再看她一眼的赫连明德,也不坚持了,走了半日,早上又没吃什么,也是该先填饱肚子再说!便不再多说,转身跟着小太监出去!只听见乐公公在身后对赫连明德道,“殿下,王妃入宫来了,带了小世子…”

秦星脚步未停,出了御书房,红鸢迎上前,扶住秦星。

立刻有小太监恭敬的上前笑道,“两位姑娘请随奴才来!”

秦星没有理会小太监,径直朝前看去,台阶上正站着在屋里看到的那个女子,此刻也正上下打量看着她!

秦星上下扫了那女子一眼,端庄大气,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此刻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审视和几分仇恨。

萧姑姑斜着眼睛,对秦星道,“秦姑娘,这位是德王妃!”

秦星同样斜了眼萧姑姑,倨傲的哼了一声,转身朝小太监道,“带路吧!”

小太监尴尬的笑了笑,朝德王妃弯着腰道,“奴才告退”不敢看萧姑姑和德王妃的表情,快速的领路而去!

萧姑姑一脸震惊,“好大的胆子…。”话一出口,意识到德王妃还在身边,收住话语,小心的去看德王妃的表情,只见她满脸阴郁,强压着不快,抿唇不语!

秦星和红鸢快速离去,红鸢在一边轻声道,“姑娘,刚才您为何?!”在红鸢得眼里,秦星自是淡漠的,对生人更是冷淡!但适才那样没有礼貌,不是秦星的做派!

秦星轻笑了下,“红鸢,女人的嫉妒心,有时候也是武器!”

红鸢不甚明白,但她却是知道,她们这一进宫,不仅得罪了萧妃,这下怕是连德王妃也得罪的透透的了!转头看秦星虽然脸上带着心思,脚步却轻松,便不说话了,抬步紧紧跟上。

几人走出了御书房的范围,身后跟上来四个宫女打扮的女子,都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为首一个轻声且恭敬的道,“姑娘,奴婢奉命来伺候姑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