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惊险脱身/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皇宫被侍卫的火把照的通亮!因为秦星往后宫方向去了,引得大批侍卫不得不追到了后宫!

赫连明德刚进宫,华生带着一队御林军拦住了赫连明德的去路,赫连明德一拉缰绳,沉着脸,不语,盯着华生!

华生不卑不亢,下马向他禀报,“王爷,宫里虽有异动,但臣已经查清,宫里没有主子有恙,亦没有丢失任何物品!”顿了顿,犹豫了半瞬道,“现在有侍卫在后宫发现刺客身影,臣等,不敢擅入搜寻!”

赫连明德淡漠的看了华生一眼,“只要发现刺客身影,无论何人宫殿,一律彻查!”话落,挥鞭飞奔而起!

华生身子一凛,闪身,抱拳,“臣,遵旨!”看着赫连明德远去的背影,眼眸微暗。

“大人,继续搜吗?”华生身后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轻声道!

华生抿唇,冷声道,“搜!”

男子皱眉,“大人,皇后娘娘虽然在禁足,但不管怎么说,还是皇后!还有庆妃娘娘,属下们怕是…。”

华生眼里带着些讥讽,“王爷有命,但搜…。无妨!”

男子看着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的华生,一时没了言语!

秦星和林一从暗道出来,意外的发现御花园处几乎没什么侍卫,比其他地方要安静许多!林一快速道,“姑娘,咱们快走!”

秦星停住,“我自己回去便好,两个人目标更大!”盯着林一,秦星一字一句的问,“你摸进宫里来,是不是要找赫连明德!?”

林一一愣,盯着秦星,半晌憋出一句,“属下要捉了他,去救四爷!”

“愚蠢!”秦星知道自己大约是猜的八九不离十!

林一脱口,“如果活捉不了,属下就一剑毙了他!”

“你进宫几日了?!”秦星语气一转。

林一答的也快,“今日是第五日整!”

秦星依旧紧盯着他,“结果呢!?”

林一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了一个头不止的秦星,冷冷的看着自己,没来由的一阵压力,一时没弄懂秦星的意思!

秦星看林一懵逼的样子,直接道,“五日了,凭你的身手,为何五日都没有得手?我可是听说你可是号称京城第一高手!如今还是鹰部首领,他在暗,你在明,要想得手,也不一定有多难!”

林一一时羞愧难当!“属下…。属下惭愧!那赫连明德虽然表面依旧还是只有玄铁护在身边,但暗里多了不止一倍的隐卫!那德王府更是里三层外三层,护了个结实!属下又不敢妄动,若是不能一举得手,又怕会打草惊蛇,连累殿下!只要潜伏在这宫里,想伺机而动!

六叔本也是不同意我进宫的!可现在我们实在是无法!这京城上下,能信的过的,几乎都还蒙在鼓里!我和六叔说的话他们不一定会信,或许反而会引起赫连明德的注意!

殿下在朝上一向没有支持者,也找不到帮手!京里白鹰白掌使也无人可用,之前也一直只是留在京城收集消息面对如今的状况,也是百般无奈!孝王殿下又远在清州!鹰使送不出去信,白鹰掌使安排了红鹰掌使门下的一个弟子在月初送信去了沿溪村,如今是什么情况属下也不不得知!”

秦星打断林一的话,“六叔如今在哪儿?!”赫连明德既然控制了京城,又如何不断了京城往外的通信来往!送不出去信,那是自然的,怪不得那么长时间没有收到明轩的任何信笺!靠脚程,一般的人和马匹,去一趟清州,怕是十日不在少!

“属下和六叔死里逃生,在崖底找了五日,都没有找到林五他们,便想先回到白云寺救出殿下,哪知在白云寺周围徘徊了四五日都没有任何头绪!”林一满脸的愤恨,“那白云寺,易守,难攻!守住了大门,几乎就是不能进也不能出!”

秦星皱眉,“不能进也不能出?!”按道理,一般能进不能出还能说的过去,这不能进也不能出是个什么情况?!

林一忙解释道,“姑娘有所不知!这白云寺地势奇特,一边是高高的峭壁,光滑平整,高百丈!另一边是断崖,同样几乎没有人能上!所以那白云寺只要守住了入口,几乎里面就是孤城!”

秦星惊叹,想到了入城的时候那老伯说的话,白云寺果然是个好地方!看了林一一眼,“从现在开始,不要擅自行动,明日酉时,若是赫连明德没有让我出去,那戌时我们碎玉轩碰头!”说罢深深的看了林一一眼,“你参与受训那么久,我曾经说过,头脑才是最有力的武器,自寻死路是莽夫的行为!不论形势多么不利,都不可自己先乱了分寸!”说罢,转身离开,刚走出两步,又转回头,“大飞也入了宫,还有石磊石阡他们!”

看着秦星快速离去的背影,林一的心里安稳了不少,至少不像前两日那样没着没落的!仿似秦星那纤瘦的身影却就是蕴含了无穷的力量!坚定的看了下四周,快速返回暗道!这个暗道千万不可以暴露!

秦星匆匆离开御花园后门,飞快朝星月宫而去!绕了一个圈,重新经过御书房,秦星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玉牌和信笺,沉着的快速移动脚步!由于之前把人都引到了后宫,此刻这边沿途居然都没有什么人,一路没有阻挡的到了星月宫墙外!隐约听到有声音在前门宫门处传来,丝毫没有犹豫,退后几步,纵身一跃,翻上了墙头,站直身子,发现前面宫门处好多火把。刚想跳下墙头,发现墙下一双眼睛看着她!

秦星一愣,木姑姑!下意识的要转身而去,但眼见前门处已有侍卫在高声敲门!眼神一沉,身子一跃,就地一滚的同时,左手腕抬起,就要扣下袖箭!千钧一发之际,木姑姑见秦星滚落,快速上前,压低声音,“快跟奴婢来!”

秦星一时愣怔住,不明白这个木姑姑到底是可信还是不可信!

木姑姑见秦星居然呆住没动,转身一把拉起秦星,“姑娘不必怀疑,奴婢师傅是红鹰掌使!”

一听红鹰,秦星身子一松,快速站起,跟着木姑姑七绕八拐进了后院!“那卷地图是你给我的?!”

木姑姑点点头,“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姑娘先回房,奴婢先去拖着他们!”

秦星想想也是,快速蹿到寝殿外,回到出去的窗户边,轻轻叩了两下,房里的红鸢一喜,快速到窗边,刚想伸手推开窗,忽然听到外面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质问声,“什么人?星月宫也敢乱闯!”

“奉命捉拿刺客!姑姑见谅!”侍卫回答的声音。

木姑姑沉着脸,厉声道,“你们可知道这星月宫里住的是何人?”

侍卫犹豫了一瞬,又恭敬的道,“属下等奉命行事!”

木姑姑站在门口,不避不让,“姑娘今日劳累,早早便歇下了!而且这里我一直在这里,并没有见到什么刺客!”

“姑姑,就让侍卫们进去看看吧,要是秦姑娘有个什么闪失,王爷要怪罪了!”一道细细的声音轻声道!

红鸢顾不得外面的争论,快速将秦星迎进来,一把拿过之前换下的衣服,要帮秦星换上!

秦星摇摇头,脱下夜行衣,只着中衣,散了头发。

红鸢眼明手快,将夜行衣藏了起来!看见秦星躺上了床,总算是松了口气。

“请姑姑让开,否则属下们要硬闯了!”侍卫对木姑姑的百般阻扰很是怀疑,举着剑就要往寝殿闯!

红鸢一惊,看了眼已经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的秦星,快速走出去,拉开寝殿的门,“何人在外面喧哗!?”

木姑姑一看红鸢出去,心里暗暗也松了口气,笑着道,“惊动红鸢姑娘了!宫里出了刺客,正在搜寻!”

红鸢故作惊慌,“刺客?这皇宫里怎么会出现刺客呢?这也太不安全了,我要赶紧带着我家姑娘离开才是!”说罢,假装着急忙慌的转身进寝殿,似乎是真的要去带着秦星离开!

“本王在这里,什么刺客这么大胆!”刚进了星月宫的赫连明德便听到了红鸢惊吓的话语,眼神不明的看了眼红鸢,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着实是松了松,但他知道,红鸢绝对不是会被刺客吓到的女子,秦星更不是!

“王爷!”满宫的侍卫和宫女太监,慌忙跪了一地!

红鸢愣住,她没想到赫连明德居然亲自进了宫!木姑姑察觉到红鸢得失态,不易让人察觉的拉了她一把,红鸢反应过来,慌忙单腿蹲下。

赫连明德缓缓走到门口,“秦姑娘呢?!”

“回王爷,秦姑娘很早就歇下了,这会儿睡熟了!”木姑姑稳重的道。

“本王进去看看!”纵然见到红鸢在门口,赫连明德心里还是微微一点拿不准!抬步要进寝殿,“本王担心她吓到了!”

理由说的冠冕堂皇,红鸢连忙站起身,“王爷,姑娘已经睡熟了,您此时进去不合适!”

赫连明德不理会,径直要进去!红鸢伸出双手,拦在门口,“王爷,这不和规矩!姑娘还未嫁人,这样有损姑娘清誉!不如让奴婢进去叫醒姑娘!”

赫连明德一把将红鸢挥到一边,红鸢还要上前拦,木姑姑拉住红鸢,轻轻摇摇头!

寝殿内的秦星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她压下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暂时把从林一那里听来的消息压到心里,皱了皱眉头,从床上一个翻身,直接着中衣,准备套上外衣出去看看!刚站起来,外衣还未披上,寝殿门大开,赫连明德大步走了进去!

秦星一惊,朝赫连明德看去!

赫连明德却是心神一荡!此刻的秦星,穿着素白的中衣,因为秦星睡觉不喜欢宽松的衣服,她的中衣都是让秦月给她单独缝制的,贴合她的曲线!古时的女人都穿肚兜,她穿不习惯,都穿自己设计的胸衣,更是将女儿家的身形衬托的凹凸有致!披散着长发,瓷白的肌肤带着几分像似刚睡醒时的红润,看着更是诱人无比!因为微微惊讶,小嘴微张,饱满的唇线让赫连明德不自觉的咳嗽了一下!

眼神幽暗的看着秦星,赫连明德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秦星那一身中衣包裹的严严实实,却勾起了他无限的遐想…

红鸢紧跟着赫连明德身后冲进寝殿,一见这场景,暗道不好!匆忙往秦星走去,姑娘现在出落的真是越发的勾人…

赫连明德见着秦星,深深看了她一眼,“明日一早,本王来陪你用早膳,你早些歇息!”说罢,大步转身出去!

秦星眨眨眼,没有出声,又转身回到床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