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皇宫内应/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躺回床上,眼前浮现出刚才赫连明德看她的眼神,充满的侵略和占有的意味!秦星眼眸微暗,她觉得她必须要赶快出宫才好!不管那白云寺如何易守难攻,她都必须去见到明轩!上善如今身受重伤,皇上也身子不好,若是明轩再受伤,她不能想!脑子里一片乱,忽然想到木姑姑!

“姑娘,适才真是吓死我了…”红鸢一屁股坐到床边,心有余悸的对秦星道!想了想,又犹豫着道,“姑娘,咱们还是快点出宫去吧,这个德王刚才看你的眼神挺吓人的!”虽然她不懂,但那种眼光,红鸢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秦星从床上坐起来,“红鸢,你认识木姑姑吗?”

红鸢一愣,“认识啊,下午不是就跟我们在一起了吗?”

秦星摇头,“我是说的以前,你认识吗?”

红鸢脱口道,“不认识啊…”

秦星思索了片刻,“她说她是红鹰掌使的弟子!”

红鸢愣住,“师傅的弟子?我的师姐?可我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啊!”

“你去把木姑姑找来!”秦星觉得还是要弄清楚才好!看今天木姑姑对她的帮助,就算不是红鹰掌使的弟子,对她们也是没有恶意的!

红鸢略有些激动,连忙站起来,就匆匆朝门口走去!刚一拉开门,便见木姑姑端着一碗燕窝进了寝殿!

红鸢仔细打量着木姑姑,眉头深锁!木姑姑笑着打趣,“红鸢姑娘这是不认得奴婢了?!”朝里走了两步,才俯了俯身子,对秦星道,“德王殿下吩咐奴婢给姑娘端了夜宵来,姑娘趁热吃吧!”

秦星站起身,批上外衣,走到桌旁坐下,而后才轻声道,“木姑姑当真是红鹰掌使的弟子?!”

红鸢一听,一脸期待的看着木姑姑!

木姑姑稍稍迟疑了一下,轻步走到窗边,朝外看了看,又示意红鸢关好门,这才走到桌边,轻声且快速的道,“奴婢本命红木!”

红木二字一出,红鸢失声,“你就是红木师姐!?”

红木压低声音,“隔墙有耳!”

红鸢快速几步走到红木身边,惊喜又意外,“你当真是红木师姐?!”

红木从怀里掏出一块小小的铜锁,“这是我临走时,师傅给我的!”

红鸢一看,双眼一红,“这是师傅的,师傅手里还有一块大的!当年我们进京途中病了好几个,师傅卖掉了,买药了…”

红木声音微微颤抖,“师傅,她老人家还好吗?”

红鸢点点头,又摇摇头,“师傅身子不好,一点儿也不好…。当年刚进京,就得到了林嫔娘娘去世的消息,千辛万苦到了进城,看着长大的小姐又去了,身子就垮了…”

秦星看着红木,又看看红鸢,“你们之前没有见过吗?”

红木擦擦眼,“奴婢十九年前随着林嫔娘娘进宫的时候,红鸢还小,对我自然是没有印象的!当年娘娘进宫,林大人安排了保护的师兄,师傅不放心娘娘只有林嬷嬷在身边,便也安排了奴婢一起,我跟在师傅身边最久,师傅对我放心!”

秦星点点头,“那林嬷嬷带着明瑶去清州时,你为何不跟着一起?!”

红木叹道,“当初娘娘意外去了以后,整个醉玉轩的不管近身的还是外面伺候的,都罚去各个浣衣坊,或者辛者库,总之,都被罚了个遍!林嬷嬷因为要照顾年幼的小公主,才免了惩罚!奴婢在浣衣坊一年后,宫里实行节约开支,送了不少宫女出去,浣衣坊也减了很多人,奴婢因为会些拳脚功夫,从浣衣坊出来,分到了皇子所,去照看小皇子们…。”

红鸢拉着红木坐下,“那你现在怎么会在萧妃娘娘那里?!”

红木眼神一暗,“我家小姐去了以后,我一直怀疑是宫里哪位娘娘所为,却一直没有找到线索和证据,为了找明原因,我必须要进娘娘们的宫里才有机会,于是我找各种机会,最终因为一次无意中救了萧妃娘娘一次,被她带进了昭阳宫里!林嬷嬷离开时曾问过我,我也想回去,可却没有脸见师父,我辜负了她,没有照顾好小姐!所以我便继续留在这里,想找到线索,为娘娘报仇!”

秦星暗叹,好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忽然又想到了红袖,也不知道她如今如何了。

“师姐,那你是如何认的姑娘的?!”红鸢好奇,之前红木一直在宫里,不曾见过姑娘,也不认得自己…

红木微微一笑,“姑娘应该知道奴婢是谁派来伺候的吧?”

秦星点头!

红木接着道,“晌午过后,娘娘回宫的时候很是生气,奴婢伺候的时候,看到延庆宫的人去了昭阳宫。奴婢觉得奇怪,这延庆宫和昭阳宫向来不往来,而且现在这种时候,昭阳宫独大,延庆宫更是不会去才是,所以奴婢留意听了听!便听见延庆宫的人说到了贤王殿下,说到了秦姑娘…延庆宫的人走了后,德妃娘娘便进了宫,而后,奴婢便被萧妃娘娘安排来伺候姑娘!”

停了一下,又道,“林嬷嬷出宫后,曾经暗里给奴婢来过一封信,提到贤王殿下找到心爱的女子,别的没有多说,但说了姑娘姓秦!”

红鸢一拍手,“原来是这样!师姐,师父很挂念你!当初我们进京后,四下无门,有师姐提出联络你,但被师父拦住了,说林嫔一走,你在宫里更是艰难,不想让你还挂念她…有好几次师父病的昏昏沉沉的,都念你的名字!”

红木眼睛又是一红,“我对不起师父…”

秦星知道了来龙去脉,没有继续追问,由着红木和红鸢两人说着话!自己掏出怀里从御书房捡来的信,慢慢打开,上面只有两句话,“一无所获,是否按计划?”

秦星没看明白,掏出怀里的玉牌,仔细看了看,没见过,也没有任何印象,有些无奈!将玉牌放下,又仔细去看那信笺,很普通的绢纸,拿起来放到鼻子边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香味,秦星觉得有点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有闻过…有些懊恼,若是明辉在的话,一下子就能闻出来了!

红鸢注意到秦星的动作,“姑娘,怎么了?!”

秦星将玉牌递给红木,“你在宫里见过这个吗?”

红木摇头,“没有见过!”

秦星没有说话,红木轻声道,“这个很重要吗?要不要奴婢在宫里去打听一下?”

秦星摆摆手,“不用,这是我今天在御书房里顺出来的,拿出去反而露馅儿了!”

红木一惊,“姑娘去了御书房?!”她忽然觉得这个秦姑娘真是不简单,胆子也太大了!居然夜闯御书房!

秦星好笑的道,“那不然呢?你给我那卷地图是何用意?!”

红木不好意思的道,“奴婢以为姑娘是要趁夜里逃出去…。”

红鸢哈哈一笑,“师姐,你太不了解我们家姑娘了!她若要出去,一定会带上我的!她才不会自己一个人跑掉!”

红木微微愣了愣,感慨的道,“跟个好主子是你的福气…”

红鸢也跟着笑了笑,“嗯!是福气!”

秦星摆摆手,严肃的道,“我决定明天一定要出宫去!然后上白云寺!”

红鸢和红木同时道,“如何出去?”

秦星不明意味的笑了笑,“明的暗的,硬闯的,总是能出去!”然后对红木道,“姑姑,我要请你帮忙做点儿事!”

红木连忙道,“秦姑娘可千万别这么说,您有什么吩咐,奴婢一定做到!”

秦星小声道,“和我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人,他在闲云殿,麻烦你转告他…”

红鸢接口道,“他叫大飞,是黑鹰师父的徒弟!”

红木大喜,“怎么黑鹰师父们也都找到了?!”

红鸢立即兴奋的拉着红木,“师姐,你不知道…”

秦星摇摇头,“你们慢慢聊…”说罢,起身,朝床走去!留下时间让她们师姐妹去聊!

红木看秦星自己走了,连忙站起来要去伺候,红鸢拉住红木,“姑娘不习惯别人伺候,你放心!走,我们外面聊!”

一夜很快过去,宫里因为出现了一个刺客,上下都忙了一夜,秦星一早起来,一直在琢磨要去找赫连明德说离宫的事!没曾想,还没去找赫连明德,他也没来陪她用早膳,倒是萧妃和德王妃到了星月宫!

对着秦星一番嘘寒问暖,德王妃更是诚意拳拳要接秦星住进德王府!

秦星心思一转,她知道德妃接她进德王府没安好心,但她觉得,一个德王府总比皇宫好出去!而且,就凭德王妃,还为难不了她!于是很是诚恳的道,“多谢王妃,只是我还是要和德王说一声才好!他若不允,我怕也是出不去!”

这本是一句很普通的话,但听在德王妃耳里,就是在炫耀德王对她的宠爱!心里恨的要死,而且秦星口口声声都是我,压根儿就是对她不敬!面上不显,带着笑,“那是应该的,那今日本妃就候在昭阳宫里,等你和王爷说明,咱们再一起回府!”

秦星自是巴不得,心里更是好笑,这个德王妃当真是波不及待要把自己弄回去了!

萧妃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笑道,“静儿与你一见如故,是你的福气!进了德王府,要守规矩才是!”

红鸢心生不满,秦星却一脸自如,“萧妃娘娘放心!毕竟德王妃才是德王府的真正主子!我不敢造次!”

这话听到德王妃耳里,那自然是受用的很,可听在萧妃耳里,那就变了味儿!她如今再如何独大,都只是妃子,真正的主子是东宫皇后!脸色一沉,不悦的站起来,“静儿,我们回宫!”

德王妃还没高兴完,不知道姑母为何突然就变了脸色,但也不能忤逆萧妃,笑盈盈的跟着站起来,“那本妃便先回母妃宫里,你何时说好了,便去知会一声!”

送走萧妃和德王妃,秦星便要去找赫连明德,但都被门口的小太监告知赫连明德正在忙,不让她出宫!

红鸢气极,就要出手,被红木拉住!

秦星眼神暗下来,看样子,自己真是被软禁了!这会儿大白天的,又不能像晚上悄无声息的出去…看样子,万一不行只能走暗道了!但若是那样,怕明轩的那条暗道就要暴露了!毕竟在宫里凭白的丢了她这个大活人,赫连明德不掘地三尺才怪!所以不到最后万不得已,秦星不想去走暗道!大不了先硬闯一番!只是带着红鸢和大飞,硬闯怕也是不简单!

回到寝殿,秦星坐到桌边,思索了片刻,对红木道,“姑姑,你可有找到大飞!?”

红木点点头,走到秦星身边,压低声音,“找到了!和他说了!”

秦星想了一会儿,“麻烦姑姑再去和他说一声,今日若一直等不到我们出宫,就让他在戌时到碎玉轩!”

红木诧异,“为何要到碎玉轩?!”

秦星摇摇头,“这个你不用问,你一时也不能和我们出宫,知道的越少越好!”

红木愣了一会儿,慎重的点点头,“奴婢明白了!”

红木快速出去,秦星坐在桌边沉默不语!

红鸢有些担忧,“姑娘,若是德王不让我们出去的话…”

秦星盯着桌上的茶杯,“他拦不住我们!”

红鸢看秦星说的肯定,心里稳了几分!她自从跟了秦星,虽然自己比她还大几岁,但就是没来由的相信她,且信服她,和身份无关!

这一等,直到天微微擦黑,秦星还是没能出的去,也没见到赫连明德,她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去走暗道了!正要和红鸢交代,红木匆匆进来,低声道,“德王来了!”

秦星放下手里的茶杯,朝门外走去,还没到门口,赫连明德一脸疲倦的进了星月宫,径直朝秦星走去!

烛火下,秦星一脸淡然的站在门口,就那么轻盈的站在那里,就让赫连明德安心不少,劳累了一天的心顿时轻松了不少,脑子里忽然的就想起了昨夜里看到的秦星的模样!心里涌起一股柔情,对身后前呼后拥的宫人们道,“你们都下去,将晚膳摆到星月宫来!”

秦星面无表情的看着赫连明德走近,忽然,赫连明德居然伸出手去像抚秦星的脸,秦星一个侧身,避过!

红鸢恼,红木惊!秦星依旧淡然无波,像是没事的道,“王爷怎么现在有空来了!”

赫连明德眼神闪了下,朝红鸢和红木道,“你们也下去…。”

红木拉着红鸢退下,秦星朝满脸担忧的红鸢丢了个安抚的眼神!

赫连明德走进寝殿,没有一般女子寝殿的胭脂水粉和香料的气味,坐到桌边,指指旁边的椅子,“过来坐!”

秦星缓步走过去坐下,不知道赫连明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宫里伺候的可还好?!”赫连明德坐着,轻柔的看着秦星。

秦星不甚在意,“你知道,我不习惯人伺候!”

赫连明德饮了一口茶,“以后要习惯!”

秦星看了赫连明德一眼,“我想出宫!今天,现在!”

赫连明德稍稍迟疑了一瞬,没有任何其他情绪,“既然来了,你也知道,本王不会让你走!”

秦星一噎,倒是没想到这个赫连明德居然明说不让走了,她以为他会采取拖延术,一直将她困在宫里!沉默了一会儿,“那让我住德王府吧,德王妃似乎很热情邀请我…这宫里我住着不自在!”

赫连明德想也没想,“不行!”他不用细想便知道不可取!不说那德王妃是何心思他明白,就单说秦星要离开的心思,就不能让她去德王府,他没有信心,那里能留住她!而且,他私心里,也想留着她在宫里,能时时看到她!他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何还会想个年轻的毛头小子,对一个姑娘这么上心!白日里一整天在眼前晃动的都是她的模样,她动人的曲线!

秦星也不再掩饰,“我说过,我不会对你有任何想法,你也趁早对我死心!”

赫连明德仿似没有听到秦星的话,声音平淡无波,“这星月宫以后就是你的家,需要什么,随时和本王说!”

秦星一下子火了,“你什么情况,我说了,我要出宫,我对你没兴趣!我已经是赫连明轩的人了!”

赫连明德握着茶杯的手僵了一下,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秦星,“本王不管你从前如何,以后,你是本王的女人!…”

秦星一拍桌子,站起来,“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心里只有赫连明轩,只有他!以前是,以后也是!”

赫连明德幽暗的眼神看着秦星,冷峻而淡漠的道,“若他死了呢?!”

秦星脑子一炸,“你说什么?!”她脑子里瞬间冒出千万个念头,难道他真的受伤了吗?还是赫连明德已经下了杀手!?各种想法蹿过,很快,秦星冷静下来,安慰自己,明轩没那么容易死,这个一定是他在吓唬自己!镇定下来,冷冷的道,“若他死了,我为他守寡!”

一直淡漠的坐着的赫连明德在听到这个话之后,总算是绷不住,脸阴沉的能滴出水来,阴郁的盯着秦星,一字一句的道,“你就这么不待见本王!这南璃很快就会是本王的,跟着本王有何不好?!”

秦星冷笑,“很快?你确定是很快?就算坐上那个位置,难道你就不会良心不安?半夜不会做噩梦?”

赫连明德站起身,一步上前,俯身看着秦星,“这南璃本该就是本王的,本王拿的理所应当,有何不安?若本王不拿,他们一样不会放过本王!”

秦星脸上流出一丝可悲,“那只是你的想法!若是明轩…。”

话未完,秦星被赫连明德猛的握住肩膀,“明轩明轩,赫连明轩!他处处不如本王,你们凭什么都向着他?!”说罢,狠狠朝秦星吻下去,“本王今日便要了你…。”

秦星心里狠狠一惊,整个人用力去避让,手拉住桌上的桌布,杯子茶壶掉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音!

一直在门外紧张的听着屋里动静的红鸢,抬步就往屋里闯,赫连明德狠狠的搂着秦星,一手挥出,被打开的门又关上,“滚!”

秦星奋力反抗,奈何赫连明轩力大,根本挣脱不开!

赫连明德一把打横抱起秦星,“本王今日便让你成为本王的女人!”

秦星又急又气,用尽了力气去挣扎。

红鸢被赫连明德关门的力道给弹了出去,红木连忙去扶起红鸢,轻声道,“我去昭阳宫找萧妃,你们想办法进去拖住德王!”

红鸢着急,连连点头,“你快去!”说罢又爬起来,就要往寝殿里闯!狠狠推门,却怎么也推不开!大急,连连拍门,“姑娘,姑娘…”

红鸢的动静惊动了星月宫的其他人,包括随赫连明德来星月宫的随从,纷纷上前,不明所以,看到红鸢拍门,上前询问。

红鸢脑子一转,大声道,“屋里有打斗的声音,怕是有刺客,快来帮忙!”

侍卫们一听刺客,大急,提着剑便上前,一起砸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