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挟持出宫/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凭寝殿外的门如擂鼓般咚咚作响,赫连明德充耳未闻,仿似那一声比一声高的喊声根本不存在!此刻他双眼微微泛着红血丝,将秦星一把扔到宽大的床上。

秦星忽然的一阵失重让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赫连明德重重的压了下去!

秦星在赫连明德面前力量悬殊太大,各项都不是他的对手!她更是从赫连明德的眼里看到了誓不罢休的坚决!她不是古人,对贞操这种事情看的没有古人那般宁死不为瓦全的决心,但若不是和喜欢的人,又是这般强来,她心里也是如吃了苍蝇般恶心!咬紧牙关,手脚并用,拿出从前学的贴身肉搏术的招术!她此刻后悔万分,不该只顾着让明轩练身手,应该学些点穴和内力,这样也还能搏上一搏!

若一开始赫连明德只是被秦星激怒了,才想要干脆先得到她的人再来征服她,那么现在,他已经是铁了心要她!秦星身上淡淡的不似任何香料胭脂的气味深深的吸引了他,让他欲罢不能,只想将她整个揉进自己的身体,让她永远的在自己身边!他如一个初尝男女之事的毛头小子那般冲动不已!可秦星左右挣扎,手脚不停,她又惦记着怕伤了她,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压住她,狠狠的一口咬住秦星的耳垂!

秦星吃痛,闷哼一声。

这一哼,更是让赫连明德意乱情迷,不能自已!迫不及待的压住秦星的身子,双手撕开秦星衣衫的领口,嘶的一声,随着领口的撕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晃的赫连明德的眼神一闪!头居然隐隐有些发晕!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他激动又兴奋。

就在赫连明德一晃神的一瞬,秦星被他压在头上方的手忽然摸到了一直放在枕头下的袖箭!

“王爷,王爷…王爷,属下要冲进来了!”门外的侍卫们还在拼命的砸门!虽然心急如焚,但亲眼看到之前屋里只有一个女子,并没有刺客,所以拿不定主意!只敢在外面拼命推门!

红鸢更是又急又慌,若是…若是…她简直不敢想,再一次恨死了自己,上次就在赫连明德那里吃了亏,这次更是…红鸢用脚踹向那比普通门厚实几倍的大门,只想砸出一个窟窿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萧妃和德王妃一进星月宫便听到了一声比一声高的喊声和砸门的声音,吓了一跳,萧妃威严的大声呵斥!

还没来得及回答萧妃,忽然一个身影朝大门飞身踢过去,那门瞬间裂开,玄铁落地,抬步就要闯进去!红鸢紧跟着也要进去!

“谁敢动!?”一声娇喝传出去!所有人顿住,一时都安静下来看着传出声音的寝殿!

红鸢更是睁大双眼,一瞬不错的看着寝殿!她有种预感,秦星又做了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果然,半瞬之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秦星挟持着赫连明德缓缓走出来!她手上拿着一柄小巧精致的小箭,那箭铮亮的箭头此刻正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紧盯着赫连明德脖颈上的动脉!

秦星虽然比赫连明德矮了一个头,但丝毫不影响她一手紧紧的勒着他的脖子,一手紧握袖箭!

秦星一脸的肃穆,赫连明德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和阴郁!他到此刻都没有弄清楚适才秦星是怎么就拿出了一柄小箭!那迅捷的动作,几乎是他也达不到的身手!他微暗了眼神,冷声道,“你逃不出去的!”

秦星狠狠的又将袖箭朝他的脖颈近了一分,肌肤上隐隐出了丝丝血迹!

“啊…大胆狂徒,快给我拿下她!拿下她!”萧妃初见此情景,被吓的愣在原地,忽然看到赫连明德颈上的血丝,顿时疯了般的尖叫起来!

德王妃更是惊吓不已,“快,你们快救王爷!”

侍卫闻声而动,有弓箭手拉满弓,对着秦星!

秦星沉稳的看着他们,冷静而淡漠,“你们可以试试,是我手上的箭快还是你们的箭快!”

弓箭手相互看了一眼,他们确实不能保证在射死秦星之前,她的箭还没有插进王爷的脖子!那隐隐凸起的动脉,还有丝丝血迹看的人胆颤心慌!

赫连明德皱眉,扫了一眼所有不敢妄动的侍卫和弓箭手!忽然有点哭笑的感觉,想他堂堂南璃王爷,从小到大,何尝会有这般窝囊过,更何况还是被一个女子挟持着!

秦星眼神锋利的看了一眼周围警惕看着他们,举着剑却不敢上前的侍卫,冷喝道,“都给我让开!”说罢,对红鸢道,“带上我们的东西,走!”

红鸢从适才刚见到这一幕的震撼中反应过来,迅速到寝殿收好她们来时带的包袱,紧紧跟在秦星身后,亦步亦趋!

玄铁冷冷的看着秦星,他丝毫不怀疑秦星手里的袖箭会要了赫连明德的命!他缓缓扬了下手,示意侍卫们让开路!

赫连明德冷声道,“谁也不准让开!”他不能放她走,他有感觉,这次若放走了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得到了她了!

秦星冷笑,“看来,你很想找死!我不介意与你同归于尽!”秦星能肯定,这满场的人都不会眼看着她杀了赫连明德,毕竟现在,在他们眼里,他就是南璃的正主儿!若他出了事,这些人的荣华富贵便成了泡影了!

果然,秦星话落,萧妃惊慌失措的失声道,“快让开,让开!”边喊,边先带头退开!

秦星推着赫连明德缓缓上前,在他耳边讽刺道,“你不在乎,他们可在乎着呢!未来的皇上陛下!”

赫连明德暗了暗眼神,“做本王的皇后不好吗?!”

秦星像似听到了什么笑话,“皇后?你看看站在前面正一脸担忧的德王妃,你让我做皇后,她呢?!就算她同意,她身后的家族呢?你当真觉得做了皇上就想怎样就怎样?!”

赫连明德看向一脸惊慌的德王妃,那满脸的紧张,不知道有几分是真的担心,有几分是虚情假意,或者是对她自己未来的担心!垂下眼眸,“本王君无戏言,说会让你做皇后!”

秦星带着赫连明德缓缓前行,冷冷的道,“别说你还不是君王,就算你是,我也不稀罕做你的皇后!到现在你还不懂,我要的只是那个人!”

赫连明德紧紧抿唇,眼神幽暗,脚步不得不的跟着秦星的推动缓缓前行!他想抗拒,想挣扎,但秦星那紧紧勒住他脖子的手臂居然那么有力量,似乎也不是力量,就是一种让人没法挣扎的技巧,还有那锋利尖锐的箭,她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那么小的箭?!

秦星带着赫连明德慢慢出了星月宫,缓缓向宫门移去!人群越来越多,侍卫也越来越多!

御林军整个出动,却都看着那戳在赫连明德脖颈上的袖箭不敢妄动!因着夜色的掩盖,更是不敢轻举,若是一个不查,伤了德王,那就真是罪无可赦了!

华生借着火把的亮光,若有所思的看着秦星,眼里露出一丝欣赏,和许多疑惑!同时也带了几分兴味!

红鸢眼尖的在人群中看到了大飞,暗暗向他点了点头,大飞快速也窜到红鸢身后,和红鸢一样,拿着剑,戒备的护着秦星的后面!

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看着秦星,都在猜测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刺客是何来头,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华生身后的侍卫小声道,“大人,我们该如何?”

华生扯了扯嘴角,扫了眼一直戒备着却不敢上前的玄铁,“静观其变!”而后压低声音,“必要时,帮她一把!”

侍卫点点头,随后有些不解,帮他一把?救王爷,如何能说是帮?!疑惑的看着华生!

华生回头意味不明的看了眼侍卫,又转头去看秦星!这一看,心里更是震惊疑惑,因为他看到了林一!明轩身边的第一侍卫!此刻他也正拿着剑,与红鸢和大飞三人呈一个三角,紧紧护在秦星身后!

华生眼里瞬时多了几分热切!随着众人往前走!

玄铁在看到林一的那一瞬间,心里一紧,心头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不祥之感!林一居然没死!居然还出现在皇宫!玄铁快速在四下的人群里搜寻,看还有没有其他同伙!

时间在众人的煎熬中慢慢过去,整整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从天色刚擦黑到现在完全黑下来亮起火把,秦星的胳膊都快要发酸,才看到了宫门!

赫连明德看到宫门,淡漠的道,“宫门到了,你们走吧!本王不拦你了!可以放了本王了!”他感觉到自己的

秦星冷声道,“麻烦王爷还送我们一程,等出了宫,我自然会放了你!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做你的南璃皇帝,我做我的农家女!”

“你要去找赫连明轩?!”赫连明德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是的!”秦星也不隐瞒,直言不讳!

忍住心里万千的情绪,“你救不出他的!”

秦星冷哼,“我们走着瞧!”

听着秦星坚决且充满了信心的话,赫连明德心里更是涌起无数的愤怒!眼神更是暗了几分,心里却在估量着白云寺的防卫是不是真的万无一失!

很快,到了宫门!秦星勒着赫连明德走到宫门口,玄铁高声道,“秦姑娘,你现在可以放了殿下了!”

秦星看了眼玄铁,“放心!我会放了他!”

林一在秦星身后快速道,“姑娘,杀了他!”

赫连明德听到林一的声音,身子一僵,缓缓试图转过头去,被秦星又狠狠刺了一下,血瞬间冒出来!他忍着痛,冷冷的道,“你怎么会出现在宫里?!”

林一冷笑着道,“德王殿下很意外吧?意外我还活着?!”

赫连明德的心沉了沉,不再说话!过了半瞬,“罢了,要走便走吧,本王放你们!”轻轻挥了挥手,霎时,举着剑,拿着弓的侍卫纷纷后退,宫墙后隐藏的高手也退去!

秦星眼神微闪,她看着退开的侍卫,心里轻轻涌上一阵后怕!这么多高手,若赫连明德不想放她,就算她挟持着赫连明德,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今日本王放你离去,下次再见,就不是这样容易了!”赫连明德沉声道!

秦星带着红鸢三人一出宫门,秦棕已经很有灵气的带着另外两匹在外候着了。

红鸢大飞林一三人迅速翻身上马,秦星一掌推开赫连明德,跃上红鸢驾着的秦棕背上!一行四人,快速离去!

掌力让赫连明德往前踉跄了几步站稳,冷冷的看着快马离去的秦星!捏紧拳头,眼神阴郁沉闷,“秦星,你只能是我的!”转身对已经上前的玄铁快速道,“将白云寺的兵力再多加一倍!”

玄铁抱拳,“是!”而后又道,“属下失责,请殿下责罚!”

赫连明德缓缓摆了摆手。

萧妃快速上前,月色和火把的亮光下,隐隐看到赫连明德脖颈上血迹模糊,尖叫道,“太医,快传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