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父子心结/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外的白云寺,若不是那林间来回穿梭的身影暴露了它如今身陷囫囵,它依旧是一处静养的好地方!

秋天的夜里,凉气加重,处在山腰上的白云寺整个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白雾中!

安静的夜里,咳嗽声显得十分的突兀,一声接着一声,让人听着揪心无比!“明轩,你不用管朕了,白白的浪费了内力!朕今日已经好很多了…”康顺帝歪躺在厢房的床上,趁着没有咳嗽的间隙,转头对在背后护着他后背心脉的赫连明轩道!

明轩抿唇不语,脸上却是一脸的坚定,通过他的手掌,绵源不断的真气传输到康顺帝的背后,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让他总算是停下了咳嗽。只是那苍白的脸,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他已经病的很严重的事实。

不多时,另一个厢房里也传来低微的咳嗽声,随着起的是一声声忧心的呼声,“师父,师父…。”

明轩脸色一变,身子僵了一下,康顺帝轻声道,“你快去看看他!”

明轩眼神黯然,收回手掌,起身,“父皇先歇着,儿臣去看看师父!”说罢站起身,给康顺帝掖了掖被角,转身出去,朝另一边的厢房走去!

随着房门带上,康顺帝疲倦的闭了闭眼睛,他的身子是个什么情况,他早就知道,早就内里空虚,若不是宫里那里好药材养着,只怕撑不到现在!“雪儿…。朕就快要来了…”轻轻的叹口气,眼里满是悔恨!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个逆子居然会将他关在这里!他知道现在还留着自己,是因为大印还在自己手里!他们知道自己不会告诉他们,便将连安弄了去…。

康顺帝心口一阵气闷心痛,连安跟了他几十年,他不会担心连安会说出来,关键是连安其实也并不知道那大印在哪儿!他担心的是,连安受不住他们的折磨,那一把老骨头,禁不住的…

康顺帝缓缓呼吸着,对这世界,他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只是如今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明轩他…。胡乱想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吱呀一声,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康顺帝慢慢睁开眼睛,满是心疼的看着走进来的明轩,“这都大半夜了,你也歇会儿!”

明轩走到床边,摸了摸康顺的脉,摇摇头,“儿臣不累!”

康顺帝欣慰又心疼,“你师父他如何了?!”

明轩揉了揉眉心,“那一掌虽没要了师父的命,但因为没了内力,如今他也就和平常的老头一样了…一点小小的伤寒,就能折磨他许久!”

康顺帝眼神锐利,“明轩,你身上也有伤,不要只照顾我们两个老头子,你也要小心自己的身子!”

明轩心里升起一股酸涩的滋味,看着眼前就这么几个月没见就似乎老了一大截的康顺帝,明轩的心里流淌着隐隐的痛楚!他抬头看了看这间小小的厢房,如今被困在这里,和父皇朝夕相处,前十八年加起来都不曾有这么久!

轻轻叹口气,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这种动弹不得的滋味很是难受!他很想出去狠狠拼一把,可父皇和师父如今都是这番模样,他实在是不能冒险!

明轩算了算日子,因为没有药材,师父和父皇的风寒已经十日了都不见好,他第一次觉得很是无助!第一次,对赫连明德有了杀机!

明轩站起身,缓缓走到窗边,月上中天,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又是一日过去,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给秦星,她会不会又炸毛?!想到她炸毛的样子,一直沉着脸的明轩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康顺帝一直静静的看着明轩,忽然稀奇的见着明轩露出的这个表情,忍不住道,“你小子又在想那个姑娘?!”

明轩被抓了包,似乎有些难为情,将拳放到唇边掩饰的咳嗽了一声,才转身道,“父皇睡一会儿吧!”

康顺帝露了笑意,“朕今日精神不错,还不困,你和朕和说说她吧,能让你日夜牵挂的那个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明轩慢慢走回到床边,想了想,“父皇已经知道她了吧?!”

康顺帝笑着点点头,“是知道一些,可是朕想听你说说!这么些天来,你一直忙着照顾我们两个老头子,也没时间好好和朕说说话,不如就现在吧…。”

明轩坐到床边,缓缓开口道,“第一次见她…。”

安静的深夜里,明轩仔细切缓慢的细说着他和秦星的每一个点点滴滴,像一个普通人家的父子两个那般随意的聊着。

康顺帝一直带着微笑聆听着,在听明轩讲述的时候,他无数次的想起当年他与林雪莹相识相恋的点点滴滴,心头悲喜交加,往事历历在目!

“父皇,等儿臣带您出去,便让她来见您!希望,您能恩准儿臣与她成亲!”说到最后,明轩看着康顺帝的眼睛,一瞬不错,诚恳又真挚!

“这辈子非她不娶?”康顺帝压下心里的震撼,他难以想象,秦星作为一个女子,居然闯进匪窝去救他,更难想象,她能奔袭千里到边境去迎他!此刻,对这个叫秦星的农家女,康顺帝好奇极了,他忽然想起曾经上善和他说的,明轩的命定之人会在清州…

明轩坚定的点点头,“是的,父皇,非她不娶!”

康顺帝带着几分伤感道,“可她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是没法做到的!”

明轩的眼睛一片清明,“儿臣做的到!”

康顺帝无奈的摇摇头,“你是皇子,王爷,以后,你还会是…别说你是皇室,就算是普通富裕人家,也不会只娶一人为妻…”

“娶几人为妻,不是因为身份,而是心!父皇,遇到她之前,儿臣也一直这样认为,男人就应该三妻四妾,儿女成群…可是,遇上她之后,儿臣心里便对其他的女子再也生不起情义…。眼里心里,便只有他…”明轩看着康顺帝,一字一句,坚定不移,他丝毫不介意把自己的心意说给康顺帝知晓!

康顺帝回看着明轩,一时愣住,明轩的话,让他感慨万千,又悲痛不已!身为帝王,有多少的无奈和身不由已,都是旁人所不能体会的!

当年遇到林雪莹,他何尝不是与明轩同样的心情,他不顾一起,不顾林老爷子的提醒,只想和她厮守终身!他执意将林雪莹带进了宫,没想到却让她饱受苦楚,第一年就失去了孩子…。作为一国之君,太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故意的疏离她,只敢在夜里偷偷去看看她,甚至在他心爱的女人给他生下了皇子,他的欢喜都不敢表露的太明显!

明轩遇到的各种阴谋,暗杀,他是胆战心惊,只能越发的忽视他,当他不存在!可却还是让他一次又一次的遭受到伤害,最后,还让雪莹连自己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便去了…。他恨自己,他痛,难受,他想随他而去,却又放不下肩上的责任!甚至还不能痛痛快快的哭一场!还必须要雨露均沾,还必须要强颜欢笑,只因为前朝后宫牵连甚深!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是帝王!

人人都想做那至高无上的帝王之位,殊不知,很多时候,帝王,连个普通人家都不如…

厢房里一时安静的只能听到康顺帝有些粗缓的呼吸声!

“明轩,你可曾恨过父皇…?”过了好久,康顺帝才缓缓开口,带着些许小心翼翼。

沉默,沉默了半晌,明轩轻轻扯了扯嘴角,“如何能不恨?”

“父皇我…。我…。我…。”连朕都不说了,却一连几个我都没有说出半句话来,康顺帝感觉到了颓败,深深叹口气,“罢了,再多的解释,都没有用了!”

明轩看着一脸郁结的康顺帝,很是不忍心,开口道,“曾经小的时候是恨过,可慢慢的,儿臣便不恨了!师父和儿臣说了许多,去了清州儿臣也想了许多,您有您的苦衷…儿臣明白!”

康顺帝满是激动的看着明轩,过了半瞬,嗫嚅着道,“那些年,我非常羡慕上善,你对他,比对我还上心!不过,他对你,也确实是很好!”

明轩看着康顺孩子气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好笑,“师父再好,也不是父皇!”

康顺帝一愣,随即哈哈一笑,心情颇好的样子,“是啊是啊,父皇终究还是父皇!”

隔壁厢房的上善听到康顺的笑声,先是一愣,随即又欣慰的露出了笑容!

“师父,您笑什么呢?”悟心小心的护在上善身边,见上善露出了笑容,很是好奇!

上善停了一会儿,轻声道,“师父没笑什么…”顿了一会儿,又道,“你樊心师叔可曾来过?”

悟心摇摇头,“不曾,弟子一直在等,却从晌午离开后一直没有来过!师父,会不会他们把师叔也关起来了?那可怎么办啊?这里一点药材都没有…。”

上善伸手摸了摸悟心的头,慈爱的道,“无妨,师父感觉好多了…”

悟心眼眶泛红,低声哽咽,“您不该救弟子的…。从前弟子都没见您受过风寒…”

上善不想多说,摸摸悟心的头,“傻孩子…。”

一夜很快过去,又是一日清晨,从早就开始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