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父慈子孝/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夜过去,一大清早,就淅淅沥沥下起了下雨,山中的温度更是降了几分!

悟心端着托盘,上面放着清粥,馒头,简单的如同农家,轻轻推开康顺帝的厢房门,小心恭敬的道,“陛下,您用些早饭吧!”

康顺帝似乎精神很好,正在窗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听到声音,从窗户边回过身子,看了眼和往日一样的早膳,笑眯眯的看着悟心,“你师父呢?可有吃过!”

悟心摇摇头,“还没有送去,师父说要先给陛下送过来!”

康顺帝想了下,抬步朝门口走去,“随朕去看看你师父吧,这早膳你也端过来!朕和你师父一起用!”

进了旁边上善的厢房,康顺帝皱了皱眉,两扇窗户紧紧关闭,房里的充斥着一股浑浊的气息,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康顺帝在门口站定,“悟心,快去把窗户都打开,这样不透气,你师父更难受!”

悟心放下托盘,想了半晌没动,康顺帝催促第二遍时,悟心才忙道,“陛下,这山中寒气重,师父风寒未愈,若是窗户打开…”

康顺帝摆摆手,“这房里不透气才会难受…”说罢,上前就要去亲自开窗!悟心这才慌忙上前,去推开窗户!

上善看悟心去开窗,缓慢的从床上坐起来,笑着道,“陛下今日精神仿似好了不少!”

康顺帝转回身看着上善苍白的面容,心里一阵酸楚,从前不管什么时候,上善都是一脸的红光面容,精气神十足,如今真的像个老头儿了…朝床边走去,摆摆手,“起来走动下,确实好了不少!”

悟心将两扇窗推开,顿时一阵凉风飘进,也灌注进不少的新鲜空气!

上善狠狠的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惊喜的道,“这窗户一开,还真的舒服多了…”

康顺帝像个孩子似得仰了仰下巴,“朕几时说的会有错!?”

上善忍不住笑道,“陛下心情也好了很多!”

康顺帝叹口气,看着同病相怜的上善,沉声道,“若不是那逆子,朕…。”

上善打断康顺帝的话,向外示意了一下!

康顺帝停下,朝门外看去,樊心正一脸为难纠结的站在门口,迟疑着不敢进去!

上善看了眼两手空空的樊心,眼神微闪,开口道,“进来吧!”

樊心踌躇了一瞬,抬步进去,还没来得及向康顺帝行礼,悟心冲上去,“师叔,药拿来了吗?!”

樊心对上悟心期待的眼神,满脸的难过,摇摇头,“师叔没用!一点药材都没有拿到!”

悟心一听,哇的就哭起来,“没有药,师父怎么办啊…。”

樊心对着康顺帝行了一礼,“陛下,。”唤了声陛下,嗫嚅了半晌,语言又止的样子看的康顺帝难受,便直接开口道,“可是他们有话让你带?”

樊心慌忙跪下,小声的道,“陛下,他们让贫僧转告您和贤王殿下,若是没有大印和兵符,就没有药材…。”

上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闭口不语,康顺帝则盯着樊心,也一字不说!

樊心心里打鼓,跪在地上,心头慌乱,头也不敢抬起!

“你回去告诉他们,若要这两样,让赫连明德自己来取!”门口突然传来明轩的声音,一脸的淡漠,手上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株像草一样的东西!就那么随便站在门口,淡蓝色的长袍,额前几缕头发沾了些雨水,服帖的在脸庞,淡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樊心,眼神犀利冷漠!

樊心听见明轩的声音,慌忙转过身子,对明轩行了礼才道,“是,是,贫僧这就是转告…”而后转过身向康顺帝告退,说罢,慌乱的站起来,看都不敢看明轩一眼,经过明轩身边,快速朝门外走去!

“悟心,你将这些草药拿去煎了!”樊心刚一出门,明轩将手里的篮子递给悟心。

悟心惊喜的接过篮子,“殿下,这是药吗?”拿过去细细看了看,又闻了闻,一蹦三尺高,大声道,“师父,师父,这真的是药…弟子这就去煎!”说完也不等上善回话,风似的跑出了厢房!

已经走出几丈远的樊心听到身后悟心的话,顿了顿脚步,又快速离去!

上善带着笑意看着悟心乐颠颠的跑出去,对明轩道,“你从哪儿弄来的草药?!”

明轩弹了弹身上的点点雨水,轻描淡写的道,“就在外面的崖壁上…”

上善和康顺彼此看了眼,浅浅叹了口气,不再多问!那崖壁是有多危险,他们如何不知…

康顺帝上下仔细打量了下明轩身上,除了一点雨水外,上下一点泥巴都没有,想来是怕他们担心,已经回房换过衣服了!心里微微酸楚,却又故作开心邀功道,“这窗户是父皇吩咐打开的,怎样,父皇做的不错吧?!”

正在摆桌上的早点的明轩点点头,“这屋里要注意通风,不管是严冬还是酷暑,都要保持通风!特别是有病人的时候,更要有新鲜的空气!才能让病菌散去!”

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上善和康顺相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宽慰的笑起来。

三人坐到桌边用早点,一人一碗清粥,几个馒头,就着几碟子咸菜,虽然简单,因着有明轩在身边陪着的关系,康顺帝却觉得比宫里的山珍海味更美味!

明轩见康顺帝吃着这简陋的早点,心里微微发酸,他一声富贵,怕还是第一次连续吃了好几日的馒头清粥吧!缓缓的轻声道,“等出去,儿臣让星儿给你们做吃的!她做的包子,还有菜,天下第一!”

康顺帝眼睛一瞪,“嗬,口气不小,还天下第一!御膳房的老师傅们都不敢说这话!你小子也太夸张了!”

上善笑着摇摇头,“这饭食啊,千人有千重口味,说天下第一,你这小子也确实夸大其词了!”

明轩不置可否,也不争辩,“吃完您和师父下两盘棋,也别躺着了,人越躺越没精神!”

上善看着明轩,“你这去了清州一些时日,倒是多了许多新道理!”

明轩轻轻笑了笑,没有答话!

倒是康顺帝在一旁笑着道,“肯定是那个叫秦星的和你说的!…”

上善连忙好奇的道,“秦星?!快和师父说说,可是你说的那个星儿?”

康顺帝又得意起来,“怎么?你还不知道吧?哈哈,明轩可都原原本本和朕说了…”那一脸臭屁的样子让明轩好笑又无奈,他从来不知道康顺帝还有这样的一面,让他陌生,却又无比亲切!

上善有些不满,“明轩,师父几次问你,你可都没有说过!”

康顺帝瞪着眼睛,“他又不是你儿子,和你说什么!”

上善立即反驳,“明轩从五岁开始跟着我学武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没有听过?!”

康顺帝有些心虚,但想着自己可是名正言顺的老子,又强硬起来,“那又如何?师父是师父,父皇是父皇,他可是朕亲生的!”

听着面前两个老头儿拌嘴,明轩抚了抚眉心,无奈的笑道,“看来你们今日都好多了…”

两个人同时停下来,看着明轩,“你说,你对谁更好!”

明轩头疼的扶着额,看他们两人都一脸坚定的看着自己,不由苦笑道,“我出去看看悟心的药煎好了没有…”说罢立即站起来,转身出了门,身后两个老头儿还在不停的争论谁比较重要!

明轩摇头无奈的笑了笑,抬头看着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雨停了,地面上一片湿漉漉的!林间传来几声鸟叫,听着房里两个老头儿似孩子似的你一句我一句,明轩的心情忽然松快了不少!前些日子,自己身体有伤,内力不敢乱用,眼见着他们一日比一日严重!幸亏自己服了上雄良药,身子恢复极快!如今看他们好了许多,他也放心不少!忽然的,有个大胆的想法划过脑海,或许,等出去了,带着两个老头儿住到清州去是个不错的主意…。

转念,想到目前的状况,明轩脸上的笑容褪去,眼神暗了下去!多少次生死边缘,他都游刃有余,这次却是多少状况让他不得不放下一切,林一他们至今没有音讯,从进了这里的那一天开始,就似进了一座孤岛。当初这白云寺为了保护皇帝的安全,除了上山的路,其他任何暗道别路都没有留,为了就是怕有歹人攻上来,可现在却成人他们用来软禁最佳之地!外面的消息进不来,里面的消息也出不去!让人如一头困兽,想出力都没有办法!

明轩不得不佩服赫连明德,心思实在是缜密!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在白云寺出现过一次,除了送父皇上山那日!所有人都认为父皇在这里静养,而自己也是进了白云寺才知道,父皇根本就没有召见他!瞒着天下人,软禁了他们!师父的伤,他能肯定,也是赫连明德一手策划,为的就是让上善也动弹不得!否则,凭着师父的身手,再加上自己,无论如何,也还是能拼上一次!

虽然上山之前,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想着或许他不会真的走到这一步,却没想到,就是这一疏忽,他便输给了赫连明德!他输在还对赫连明德的良知抱有一点希望!输在心不够他狠!

明轩在想,若是那赫连明德能上山来,亲自问自己和父皇,那么他有没有可能拿住他!?明轩嘴角带着讽刺意味弯了弯,依他的性子,怕是不会上来…。

叹口气,明轩眯着眼,看着厢房上方那如幕布一般垂下来的石壁,那几百丈的光滑壁面,怕是除了鸟,没人能上的去。

“明轩,你在看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康顺帝和上善走了出来!

明轩回头,见两人都站在走廊下,“出来走动走动也好,整日闷在房里,也不妥!去后山坐坐吧!”而后率先带头朝后山凉亭走去。

三个人沿着走廊,走到厢房后的凉亭坐下,凉气重,明轩把三面的布帘都放了下来,只留了朝悬崖那边的开着!这里是一处观景的绝佳位置,因为下了雨,雾气升腾,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境!若是晴好的天气,从这里看出去,放眼几十里的大好风光都可以一览无遗!

三人刚坐下不久,悟心端着一碗药急急走来,“师父,怎么出来了?让弟子一阵好找!”

上善笑着招招手,“过来,师父今日也觉得好很多,这里坐坐!”

悟心小心的看了眼明轩和康顺帝,才开口道,“陛下,师父,这是山上,凉气太重,担心你们身子受不住!”

明轩接过悟心手上的药碗,对悟心道,“还去弄一碗来!”悟心点点头,转身跑开!

将药碗递给上善,“父皇,等会儿您也喝一碗!”

康顺眉头一皱,连连摆手,“好不容易不用在宫里天天喝那苦的要死的药,现在朕又没有风寒,不喝!”

上善一口喝下,放下碗,取笑道,“喝药而已,哪儿有那么难受!”

康顺帝瞪着眼,“朕喝了那么多年,舌头都喝的嚼不出味儿了!你也喝个几年再说!”

上善一噎,笑着自嘲道,“以后怕是也离不开这药罐子了…”

康顺帝自知说到上善的痛处了,有些不好意思,呐呐的不晓得说什么好!

明轩坐下来,对上善说,“师父,您没有了内力也无妨,在清州,有多少老头儿比您年纪大,七八十了,都没有内力,但他们还下田种地!每日还要饮上两杯!还有我外公,您知道,他虽然会些武艺,但也是一点内力都没有的!如今还硬朗着!”

康顺在一旁连连点头,上善笑着道,“师父没有感伤,只是觉得自己怕是没用了!”而后又充满好奇的道,“你是说七八十岁了还下田种地?那锄头他们扛的起吗?!”

康顺帝也是一脸好奇的样子看着明轩!

明轩笑着道,“师父,您云游的时候不曾见过那种情景吗?一家五代,都在地里干活儿,父慈子孝,家庭和睦,在那种家里,自然是心胸开阔,身体硬朗!”

康顺一脸的向往,“可惜朕没有机会见到那种场景了…”

明轩心里一痛,越发的想要打破目前的局面!“在清州,那场面随处可见!清州多山,多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说到靠水吃水,明轩把和秦星商量的关于打通水道的事情说给了康顺帝和上善听!

等明轩细细说完,又分析完打通水道后的好处后,他又把目前秦氏商行的事儿说了个大概,但着重说了这秦氏商行是秦星一手创办,又有鹰部众人齐心经营的事儿!

听得康顺帝和上善是一愣一愣,尤其康顺帝听到鹰部,更是感慨不已!先帝赐名的鹰部居然经历了那么多,而现在依旧在为南璃效力,他心里是一阵阵的行为!到最后,康顺帝叹道,“你这趟去清州,还真是没白去!”

上善眉目带笑,“老僧还真想见识见识这位秦姑娘!”

明轩看着上善,笑着道,“师父,我猜测若是星儿来见着了您,第一句话会骂您…”

上善一愣,兴致勃勃的道,“哦?骂我?如何要骂我?我可和他不曾见面!”

康顺帝也一脸兴味的看着明轩!

明轩便将当初在不离村被困,李村长挨了秦星骂的事儿将了一遍!

上善听完,一时愣住。康顺帝却是在愣了一会儿后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便止不住,“这个秦星,可真是有趣,有趣…。”

半晌,上善才笑呵呵的道,“如今老僧还真是对她更好奇了!”

两个老头笑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康顺帝无不遗憾的道,“唉…朕这辈子怕是见不到那些宝藏了!只希望,这南璃的百年基业,不要毁在朕手里…。”

上善眉眼闪烁,“那诗上所说,未必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明轩倒茶的手一顿,看了康顺帝和上善一眼,关于那宝藏的事情,他一直有心告诉他们,却没找到和合适的时机,不是师父躺着就是父皇有心无力,他每日顾了一个,还要去照料另一个,想说,也没时间说!今日正好,他们也还精神,想了想,开口道,“父皇,师父,关于那宝藏,已经找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