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如释重负/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康顺帝一听明轩的话,惊的手里的茶杯差点没握住!上善更是激动不已,“殿下,你所说可当真?!”

明轩看了看面前的两个老人,点点头,却是轻描淡写的道,“那所谓的宝藏也只不过就是先祖皇帝留下的治国的一些想法和实施政策的卷册而已!”这是和秦星达成共识的答案,他们一直认为,关于异世这个惊世骇俗的事情,还是不要更多人知道的好。

康顺帝皱眉,不可置信的道,“你凭何证明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明轩从贴身的怀里掏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绢布,磨损的厉害的边角显然是很多年前的东西!将绢布小心的摆放到凉亭桌上,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迹。“这是不离,哦,也就是贤贞皇祖母写给先祖康平帝的信!”

康顺帝目露疑惑,缓缓拿起那绢布,一字一字看下去,时隔太久,字迹已经不太清晰,康顺帝眼神也不太灵光,足足看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看完,看完绢布上的信,压着心里的震撼,将绢布递给上善!

上善惶惶的去接过,却没有看,“这是先祖的信笺,贫僧怕是…”

康顺帝摆摆手,“无妨,看看吧…”

等上善看完,两人沉默了好半晌,康顺帝如释重负,仰头长叹了口气,眼里的悲喜那么明显,“原来…这相约百年又百年,居然会是这么一回事!”

上善也跟着连连摇头,“贫僧很小的时候,先师就曾和我多次说到从前的贤贞皇后是个非常智慧的女人,还讲了一些她的故事!只不过先师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他也是断断续续从太师父那里听到了一些!”带着些悲悯,“想不到,她晚年却是如此…”

明轩也再一次感受了些悲意,他想起了秦星,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决不能负她!

康顺帝却想到了林雪莹,看了明轩一眼,若不是有了明轩,她怕是也会一走了之吧!重重的吐了口浊气,这就是身为帝王的无奈啊…。

又是短暂的沉默之后,上善才宽慰的笑道,“陛下,您也总算是了了桩心事!南璃这百年基业,也会再继续繁荣昌盛下去!”

康顺帝微眯着眼睛,似卸下了心头一个重大的石头,懒懒的靠到椅背上,闭上眼,喃喃的道,“早知道如此,朕也就不费这么多功夫了…”轻声念着,“朕把这消息让那两个逆子知道,找到宝藏是次要,是想快些弄清这首诗到底是何意思,却没想到,他们一门心思想要宝藏,一门心思要除掉挡了路的人…。”睁开有些疲惫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明轩,“明轩啊…父皇对不起你!不过,这次清州之行,让朕却更加坚定,这南璃,父皇一定要交给你!”

明轩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道,“父皇没有对不起儿臣!这次清州之行,儿臣得到了一生的珍宝!”

上善见这父子俩彼此伤感,插话笑着道,“陛下,您该为明轩感到骄傲!”

康顺心有感慨,看着明轩,满心满眼的欣慰和心疼,“是啊,朕骄傲的很!”

明轩低头笑了笑,“明辉也值得您骄傲,儿臣来京城之时,清州的征兵全部交给了他!上白云寺之前接到过信笺,据说清州士气空前,应征之人达到前几年加起来的总和!”明轩心里有数,赫连明德若不是顾忌着清州,一定要拿到兵符,也不会将他们困在这里,不动他们!

康顺帝眉毛翘了翘,“那也是你提前肃清了军营,才让人有信心去当兵!”

明轩摇头,“经过这段时间,他成长很快,也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比以前沉稳多了!”

康顺帝摆摆手,“他是个好的,只是他那母妃…。”似乎是真的不想再说,撑起身子,笑盈盈的和明轩道,“你再和朕说说那个叫秦星的丫头吧,朕现在对她真是好奇的不得了!”说罢,又促狭的道,“你小子银子都交给人家了做营生去了,你聘礼怎么弄?!”

正在焦心的等着林一他们的秦星揉了揉鼻子,这一早上就不断的打喷嚏,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

“姑娘,你披件衣服吧,这天似乎凉的很!”红鸢皱眉,从包袱里翻了一件衣衫出来!

秦星也不反驳,还有大事,这会儿身体重要!身体底子没打好就是这点麻烦!“林一他们去了有一个多时辰了吧?”

“是的!姑娘也不要担心,这京城大的很,又要防着官兵!石阡师兄他们的暗记肯定也不会很明显,是要慢些的!”红鸢自己也披了件衣衫,窝到干草垛上。

秦星想了一刻,忽然道,“我们不等了,去贤王府!留下暗号,通知他们!”

红鸢连忙站起来,“我们这么去贤王府,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现在贤王府附近肯定有人盯着!”

秦星扬手,“无妨,见机行事!”

留下暗号印记,秦星带着红鸢在京城绕了几个圈,两人换了一身行头,秦星操起了老本行,扛着一面神算子的白幡,到了贤王府附近!盯梢的人确实不少,明的暗的,秦星一一看在眼里!贤王府面积不到,秦星慢慢绕到后门口,趁人不备,敲开了贤王府的侧门!

开门的是白鹰掌使,一脸警惕的轻轻打开门,见着是两个算命的,皱眉,还没问出口,红鸢便小声且惊喜的道,“师叔!”

白鹰一惊,待仔细看清,连忙打开门,将两人迎进去,又探出身子,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注意才回身关好门!

门关好,却不看红鸢,上下打量了秦星一眼,忽然便行了一个大礼!“老奴,拜见贤王妃!”

秦星一惊,身子一闪,红鸢则是笑着将白鹰扶起,“师叔还是这么眼光毒辣!不过,我家姑娘不习惯这种大礼,您还是随意些!”

红鹰站直身子,才恭敬的道,“老奴吓到王妃了!贤王临上山之前,和老奴交代过,若是王妃来寻,贤王府上下全凭王妃吩咐!”

秦星也不在意白鹰叫她王妃了,好奇道,“他知道我要来?!”

白鹰轻笑了一下,说道,“殿下的原话是,十有八九会来!”

秦星挑了下眉,也不多说,直接道,“如今可有山上来的消息?府里还有多少人手?!”

白鹰一脸沉重,“从殿下上山,就一直没有信来!这里的信出不去,外面的信也进不来!府里除了林六在养伤,其他也就两三个下人!”

虽然比秦星预想的更艰难些,但她也丝毫没有沮丧,点点头,轻声道,“劳烦掌使帮忙做点吃的!”末了,又补了一句,“多做些,晚点还会有人来!”

白鹰眼睛一亮,立即道,“老奴先带王妃到前院去歇着会儿,再安排人去准备!”从林一嘴里听了不少关于这个小王妃的事情,白鹰从小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人都见过,虽然觉得林一可能有夸大的成分,但也不轻易小看她的能力!更何况,小小年纪,能开创出那么大的秦氏商行,还能妥善安置好鹰部众多兄弟姐妹,这足于让白鹰对她感恩不已!

秦星没有去房里歇着,而是去了明轩的书房!

简单到只有一张书桌,一面书柜的书房,秦星缓缓走进去,满屋子都是明轩的气息,仿似昨日他还在书桌后静静的看书!一股强烈的思念如排山倒海般袭来,让秦星没有防备,心里涌起浓浓的酸涩!从未如此想念一个人,想到心疼!

红鸢瞧着秦星紧紧皱在一起的眉头,轻声安慰道,“姑娘,殿下厉害着呢!当初在边境,那么危险都没事儿,现在也不会有事的!”

秦星咬着唇,眼神少有的脆弱,“那时候他毫无顾忌,心无旁骛!可这次,有两个他最重要的人在身边,一个负伤,一个病着!甚至两个帮手都没有…。”

红鸢抿着唇,不再言语!上次最起码有林五他们跟着,这次,却只有他一个人…。

想到林五他们,秦星眼神微闪,“我们去看看林六!”

红鸢点头,两人出了书房,正遇上白鹰走来,知晓红鸢她们的意图,在前面带路,“若不是老奴拦着,他怕是早就要上山去了!林一如今也是下落不明,唉…听说前日夜里和昨日夜里皇宫闹了刺客,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子冲动了!”走在前面,连连摇头!

红鸢有心想说林一的下落,但秦星没开口,她便也默默跟在后面,不言语!

进到林六房里,林六正皱眉站在床边,一脸的悲痛无奈!身上还缠着白色绷带,衣服还没来得及穿上,想来是刚换了药!听到声响,林六慢慢回过头,“白掌使,你就让我出去吧!”这一回头,却见着红鸢和秦星,是又惊又喜,慌乱的捡起衣服,便套上去,立即要行大礼!

秦星扬手拦住林六,“你身上有伤,要注意!”

林六站定,看着秦星,六尺的汉子,忍不住眼眶红了,“属下有罪!没有护好殿下!王妃责罚!”

秦星叹口气!“确实要责罚!这次事了,所有人,集中强化训练三个月!”

林六一愣,没反应过来,秦星又道,“你的伤可好些了?!”

林六连连点头,“已经好了!王妃可有想到营救殿下的对策?!”

秦星在屋里踱了两步,抬头道,“首先,你们先把称呼换了!叫我秦星或者姑娘都行,这王妃,暂时还早!”

林六和白鹰同时一愣,而后点点头,也没反对,没有大婚,如此称呼也确实欠妥!

秦星见他们没有异议,又接着道,“鹰部的人,我带了二十人,加上你和林一,还有我和红鸢,一共二十四人!硬闯,肯定是不可能!”

林六一听秦星加了林一和自己,连忙道,“姑娘见过林一了?”

秦星点点头,“他应该很快也回来了!”

林六心里一痛,“那姑娘也知道了林五他们…”

秦星坚定的道,“都说死要见尸,现在什么都没见到,就不一定!我们也要相信他们!”

林六红着眼眶,这么些日子身上的痛,都比不上心里的悔恨和自责,十个人里,他年岁最长,其他几个都称他一声六叔,他一直觉得自己有责任照顾保护他们!可是,现在,一下子…

秦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突然到,“石阡不是几日前就到了吗?!”

白鹰收起悲痛,上前到,“他是来过贤王府,只是前日出去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秦星暗暗算了下,前日正是她们进京入宫那天,估计他是不是见着自己进了宫,去打探自己的消息去了!希望林一和大飞今天能把他们都找回来!还有石磊,也是她现在担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