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帝王之心/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到亥时,秦星都带着众人在贤王府的饭厅里商量方案!

秦星理清的思路,满脸严肃的对众人道,“从现在开始,我们的任何一个行动,都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而且从现在开始,不管什么状况,都不可以冲到盲目行事!”

众人都齐齐道,“是!”

“石磊,你带两人,即刻起,不管用什么方法,出宫,到白云山外等着孝王!”石磊对白云山地势清楚,容易隐藏!依着明辉的性子,就算自己一再的交代他不能回来,他也一定会回来!更何况如今征兵已经完结!他若是回来也好,毕竟这是他们兄弟之事,也该他们一起解决!

“大飞,你带五人,明日一早,在城内,给我找二十五匹最大最好的布来!”这布匹找来,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林六,你带两人,给我弄几捆竹竿来!”林六虽然有伤,但现在若是将他排除在外,他自然是不愿意的!

“石阡,明日起,你带着四人,分别在城里的各茶馆,谈论德王篡位之事!”石阡是陌生面孔,谈论此事,不会引起太大注意!“不要说的太详细,说个大概便好,最好也不要全是你们说,可以引一引,让人去议论便好!”

“林一,你明日,找机会摸进宫里,想办法找到你说的那个华生!试探一下!切记,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一定要先保护自己全身而退!”将这么重又危险的任务交给林一,她知道有些冒险,但这一步必须要走,宫里必须有他们的人才行!光一个红木,成不了事!

“其他人,随我在府里,没有吩咐,不得擅出!有不明白的,再来问我!”快速又准确的将任务分下去,众人都没有异议,领命而应!而后又补充了一句,“大飞,林六,你们弄齐了东西之后,想办法在城外找一处安全又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把东西放好!”虽然大飞和林六一肚子疑惑,但这种事情,秦星的话就是旨意,他们百分百执行!

等一一将任务详细说完,已经是夜半三更!

秦星在明轩的房里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来回播放着她从认识赫连明轩以来的点点滴滴!她一直是个怕麻烦又冷情的人,现在却因为明轩搅进了这么大一个烂摊子里!她一直也是一个独来独往惯了的人,现在却要带着一支团队共同作战!她习惯了对任何事任何人都冷漠以待,现在,她却也会因为林五他们有可能遭遇的不幸而担忧!深深叹口气,秦星赌气般的将自己整个捂在被子里!

这被子是白鹰安排下人给她换的干净的,只有淡淡的阳光气息,但她就是觉得仿似闻到了明轩身上的味道!让她安心,也让她隐隐酸痛!迷迷糊糊睡过去,再醒来时,天刚亮,窗外还是一片灰蒙蒙!秦星起身简单收拾一下,出了房间!

领了任务的都已经趁夜色掩盖出了府,留在府里的几人也已经起了床,和往日一样,各自做着锻炼!

红鸢迎上秦星,给她端了早点。“姑娘,我们今日就在府里吗?”

秦星头也不回,“嗯,就在府里待着!”

红鸢担心的道,“那德王会不会找上门来?”德王或许不会想到他们这么大胆子真的住进贤王府,但若是知道了,怕是会…

秦星微微一笑,“这里可是贤王府,他如今只是监国而已,凭什么来贤王府抓人?!”

红鸢转念一想,也是啊!德王处心积虑的瞒着他要弑兄杀父的行径,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到贤王府抓她们!?想通了,心情就又松快了!

用过饭,秦星也没闲着,又在书房画起了图纸!一张又一张,画错了又重新画,画的不对,又扔了重来!红鸢除了送饭食进去,也识趣的不去打扰!

白鹰拉了红鸢,无不担忧,轻声道,“姑娘可是想到什么主意了?要如何营救殿下?那寺里可还有陛下!”

红鸢轻笑了笑,一脸信心十足!“我不知道,不过,姑娘自有办法!师叔,您也不要担心了,姑娘本事着呢!”话虽如此,但红鸢心里也有些打鼓,她听林一说了,也听石磊描述了,那整个白云寺都被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除非生了翅膀,否则肯定是进不去!但不管怎样,有秦星在,她就觉得,再难也有希望!

白鹰听红鸢这么说,满是皱纹的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我瞧着这女娃子也是有几分本事的!”

红鸢连忙道,“您啊,可别女娃子女娃子的,姑娘可不喜欢别人说她小!”

白鹰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院子里练着功的鹰部队员!“我不说,不说!唉,一转眼啊,你们这些娃娃也长大了!”当初选特种部队队员时,除了身手,也专门挑的都是年轻人!

红鸢跟着道,“是啊…。也不知道师父现在怎样了!这次进京我还没去看她老人家!”

白鹰摇摇手,“等这次事了啊,我也回清州去了,到时候带着你师父一起,清州才是我们的根!”

红鸢连连点头,“嗯!您和师父都回去,住到沿溪村去,您不知道,那沿溪村可漂亮了!房子也建的好看,您怕是都没见过!”除了沿溪村原有的还可以使用的房屋,其他的房屋都是后来新建的,一水的两层小楼房,整齐划一,漂亮又气派!本来要弄成四合院,秦星一门心思想让沿溪村成为天下第一村,所以执意让虎子他们造了那些漂亮的小楼!

白鹰呵呵笑道,“还有我没见过的房子?!”

红鸢也不多说,“您啊,到时候见到就知道了!”

很快一日过去,夜幕降临时,除了林一,全员归队!秦星叫过石阡,“你们今日在城里可有听到宫里有何风声?!”

石阡想了想,“倒是不曾,只是听说最近德王都住在宫里!”

秦星暗暗皱眉,“他住进宫里去了?!”

石阡点头,“是!所以属下添油加醋又说了一番德王心机不良什么的!然后那些百姓们就纷纷议论说德王这是要趁机夺位…。”

皇宫,御书房,哐当一声,杯盏落地的声音吓了乐公公一跳,抬眼看去,坐在书桌后的德王一脸铁青!玄铁一脸沉默的站在书桌前,冷声道,“殿下,属下去将她拿下!”

德王阴沉着脸,看着玄铁,“如何拿?!”

玄铁一噎,他自然不认为德王是问他要怎么去抓秦星,看着赫连明德,答不上话!

乐公公看了眼德王,才一脸小意的对玄铁道,“大人要用什么名目去拿那秦姑娘?!”

玄铁怔住,他是一介武夫,只知道直来直往,这种拐弯抹角的道理,他不懂!但也知道乐公公说的有道理!抿唇不语!

德王看着面前的奏折,不知道是气极还是真的觉得好笑,“本王还真是高看了她!这散步谣言的法子,她倒是一用再用不嫌腻!”

玄铁想到当初秦星用制造德王喜好男色的谣言,一时脸上表情复杂极了,亏她想的出来!如今这篡位的谣言,倒还真不是谣言了…。

乐公公在一边又道,“这人言啊,有时候,可比任何刀枪利剑都可怕!”

赫连明德揉了揉眉心,将手里的奏折往书桌上一丢,“哼,这帮老匹夫!口口声声要见父皇,还不是听了这京城所传!”而后看向玄铁,“白云寺那边可有消息!?”

玄铁立即道,“那边回话说,贤王让您亲自去取!”

赫连明德眉眼皱了皱,冷哼两声,站起身,不耐烦的踢了一脚适才坐着的椅子,那明黄色的椅搭,椅垫,晃的他心头烦闷!曾几何时,他深深的陷入这明黄里不能自拔,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忽然有些烦了,也许是在这里再次见到秦星?又或许是被秦星眼里的嘲讽刺激了?!也或者是这些代表至高无上的明黄看来也不怎么好看了?!

赫连明德走到窗边,想起秦星的话,“你不会良心不安吗?!”他回头看了眼堆积如山的奏折,更是心烦不已!“去星月宫!”

乐公公一惊,还是抬步往前,唱到,“往星月宫!”

玄铁一脸无波,跟在德王身后!

赫连明德进了星月宫,里面空无一人,安静无比,连盏灯都没有!从他在这里被秦星挟持后,这里的下人都被萧妃罚去了辛者库!

乐公公手一挥,小太监提着灯笼匆匆上前,将宫里的灯都点燃!

赫连明德缓步进去,被秦星勒着脖子的情形清晰无比,动了动还在隐隐作痛的胳膊,嘴角不自觉的扯了扯!还算她有良心,没有真的给弄断!太医虽然很快给他还了原,但他也确实是受了一场不亚于被砍一剑的罪!他当时甚至想,若万一是断了,就当是还了她当初救他一命的恩情算了!

走进寝殿,只身一人进去,挥退乐公公和玄铁。玄铁欲言又止,被秦星挟持的余悸还未消,他不敢大意,但也不敢在德王心情不好的时候反驳,只好在门口站定!

寝殿还是前日的样子,床上甚至还是一团糟!她差一点就成了他的女人,还终究还是差一点!赫连明德走到床边,躺了下去,疲倦的闭上眼睛!若他先遇上秦星,若她不喜欢他争这位置,若她要他放弃这一切,他…。

思绪刚起,外面便传来了声音,是萧妃的声音!“你们是怎么保护殿下的!怎么又让他到这里了?!”

赫连明德睁开眼睛,坐起身,刚穿好鞋,走出两步,萧妃已经推开了门,“明德,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快走!”萧妃身边跟着德王妃,一脸委屈的神情看着明德!

赫连明德面无表情,恭敬的道,“让母妃担心了!儿臣就是来躺会儿!”

这话一出,德王妃心里更是恼恨的要死!

萧妃一愣,随即满脸心疼,“躺会儿?要躺也不能在这里,多晦气!要是你再出事可怎么办!若你有个长短,你让母妃还活不活?!”

丝毫不问赫连明德为何想要躺一会儿,是不是累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虽然口口声声在关心他,但这关心听在赫连明德耳里却有些不是滋味!脸上又淡漠了几分,朝寝殿外走去,“母妃回宫去吧,儿臣还有奏折没看完!”

萧妃立即笑着道,“好好好,你去忙,去忙!”

赫连明德冷着脸,看都没有看德王妃一眼,径直出了星月宫!虽然不是皇帝用的御撵,但也奢华的很,走出了一段距离,赫连明德才幽幽的吐出一句,“将今日当值的下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玄铁和乐公公同时身子一僵!立即便有噗通一声跪下的声音,“殿下饶命,奴才不是有心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乐公公于心不忍,但也不敢求情,只能冷声道,“拖下去!”在权利越高的人身边当差越要留着心眼,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得掂量着!萧妃虽然不是外人,但显然,德王不喜欢自己的行踪处处被萧妃知道!叹气摇摇头,跟着撵车走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