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生出翅膀/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着两日,按照秦星的吩咐,大飞和林六都在分批分量的弄布匹和竹竿!大飞和林六私下里谈论,“姑娘弄这些布匹是要做什么?!还有这些竹竿…”

大飞看着布匹和竹竿,心头也是疑惑万千,但姑娘不说,他们也不好问!“莫不是这天越发的冷了,姑娘要给咱们做衣裳?!”

跟在大飞身后的一个队员翻了个白眼,“咱们秦氏商行那么大的成衣店,还用姑娘给咱们做?!你想的也忒美了?!再说姑娘做的衣服,你敢穿?!”

大飞一噎,想想,也是,姑娘这做的衣裳,怕是只有贤王有资格穿!看着费尽心机弄到城外这破土洞里的布匹和竹竿,几人是百思不得其解!

任务吩咐下去后的第三天夜里子时过后,林一回来了,满脸喜色,神秘兮兮的给秦星带了一个小纸条,秦星打开纸条,上面只四句话,“单凭吩咐!”

秦星惊喜的看着林一,林一三言两语带过,“属下在宫里猫了两日,昨儿个夜里才轮到华统领当值!属下弄了一套太监服,故意引起了他的注意,将他引去了星月宫!留了一条信儿,告诉他若要知道真相,今日夜里子时到碎玉轩!”忍不住的喜色在眉头,林一接着道,“今日子时不到,我便在暗里看着他一人到了碎玉轩,在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属下便现身了!不用属下多说!他便直接道,是不是德王谋反了!第二句便是,陛下现在如何!”

秦星眯了下眼睛,想起了那日挟持赫连明德时看见的那双带着兴味和探究的眼睛!

“属下将现状大致的说了一下,他也告知了我宫里的一些布防!赫连明德有心防着他,虽然为了堵住众人口舌,没有撤换他,但实际他没有什么权利了!”林一有些遗憾!若是没什么权利了,那又能帮多少忙呢!

秦星摇摇头,“只要他在宫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里应外合,要比孤军奋战要容易!”

林一点头,“华生说了,需要他如何做,他都可以配合!”

秦星想了想,“你让他暂时不要动,不要露出马脚!需要他时,我自会联系他!这两日,可以让他在赫连明德面前提一提去看看皇帝的意思!”

林一点点头总算完成了任务,也不负重托了!“姑娘,接下来,要如何?!”

秦星走到窗边,看了看天色,“等!”

林一不解,“等?!”

秦星缓缓道,“明日,我们分批出城,城外集合!”

第二日一早,连续阴了两日的天色又渐渐暗了下去,又是下雨的征兆!

“这雨似乎下的没完没了!”红鸢看着暗的吓人的天色,不满的道!

秦星看着发暗的天色,确实欢喜不已,“这天气更好!”欢快的转过身,当即道,“通知所有人,即刻出发!”

不需要多说,各自准备好,化做乞丐,化作商人,几人一组,分时分批的摸出了贤王府!

秦星留到最后,与白鹰又仔细交代了几句,还是化作神算子,悄无声息的,从贤王府出了城!

刚过晌午的天空,却暗的如旁晚时分,黑压压的一片,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阵阵的凉意,大街上的人远没有那日进城时候多,稀稀拉拉的人匆匆赶路!不时的有咒骂这坏天气的声音传到秦星耳里!

红鸢跟在秦星身后,也抱怨道,“姑娘,这一连下这么多的天,到处都湿漉漉的,看这天气,怕还有几天要下…”

穿着一身灰袍子,贴着两缕八字胡,头戴一顶黑色小方帽,手拿一白幡,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轻声道,“红鸢,这样的天气,才能掩盖很多事情…”

红鸢听的不太懂,但秦星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她便也不说话了,第一次穿着男装,她觉得很别扭!地上很湿,她还要防着打湿鞋子!

两人到城门口后,出去的很顺利,这一出去,便又在门口遇见了上次在城门口卖山货的老爹!老爹没有认出秦星两个,穿着蓑衣,带着斗笠,满脚上沾着泥巴,缩着身子蹲在离城门远远的地方!双手紧紧的抱着怀里的篮子,斗笠大部分都遮挡着那篮子!

红鸢拉拉秦星的袖子,“姑娘,又是那个老爹爹!”

秦星忽然想起那日留在马车上的一篮子干货,忍不住暗暗骂了赫连明德一句,“白瞎了我那么好的东西!用来烧肉,再好不过了!”

皇宫御书房,赫连明德眯着眼,看着玄铁,“出城了?!”

玄铁点点头,“是的!”

赫连明德站起身,慢慢走到窗边,看了看天色,皱眉,“发现了多少人?!往哪儿去了?”

玄铁有些难为情,“属下跟丢了…一起大约十多个!”

赫连明德诧异的看着玄铁,“你跟丢了?!京城什么时候来了高手?你也跟不住?!”

玄铁艰难的点点头,他现在也很震惊!“应该都是和秦姑娘一起来的!”

赫连明德收起惊讶,看着暗沉的天空,“白云寺加强警戒…”

玄铁抱拳,“殿下放心!除非他生出翅膀!”

赫连明德幽幽的道,“本王不是担心里面的人出来,担心的是外面的人进去…。”

玄铁愣了愣,有了前面几次的经验,他不敢再夸下口,谨慎的道,“所有要道辅道,都加派了两倍的人手!白云寺外更是萧将军亲自把手…”

赫连明德压下心头的隐隐不安,有些烦躁,手一挥,“派去清州的有消息了没有?!”

玄铁正色道,“还没有!”

算了下时日,赫连明德将心头的烦躁压下,摆摆手,“你们都出去,本王想静一静!”

乐公公看了看玄铁,两人退着出了御书房!

赫连明德遥望着黑压压的天色,压在心头那股不安又冒出来!宫外传来的消息,秦星一直窝在贤王府,不出去,也没有任何动作,仿似安静的不存在一样!越是这样,他便越是不安,他想要尽快的快刀斩乱麻,但那众人的口舌,他也不能不顾及!近日来,每日都有大臣陆续上书要求见皇上,还有上奏折要求释放张谦!连华生也明里暗里表示要去看看皇上,都被他一一挡住了!

就算他可以快刀斩了白云寺的那“一团乱麻,”但宫里宫外,天下人之口,他该如何去斩!还有赫连明晨,赫连明辉…。

“明德,你在想什么!”一道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担忧,还有几分责备!

赫连明德叹口气,转过身,“母妃怎么来了?!”

乐公公站在一边,不知道说什么好,萧妃不让通报,他也不敢忤逆,只得硬着头皮进来!

萧妃转身朝乐公公挥了挥手,见他出去,才对赫连明德道,“你这几日似乎有心事!”

赫连明德露出几分笑意,摇摇头,“儿臣只是有些累!”

萧妃严肃的看着赫连明德,“明德,你应该知道,很多时候,该当机立断就得断!世人只会看到成功者!而不会看到失败者!”

“母妃!”赫连明德知道萧妃话里的意思。

“你最近的有些摇摆不定了…”萧妃的话里有了些恨铁不成钢!眼看就要成功,若是被一个女人把他的心给搅乱了,那可真就是…萧妃恨的牙痒痒,“你只有真正的站在了顶峰,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包括女人!”

赫连明德一愣,苦笑着道,“她与其他女人不同!”

萧妃冷哼了一声,“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成为那个成功者!”

赫连明德往说桌边走了几步,缓缓道,“这需要时间!”

萧妃快速道,“你不能再拖了!得快!本宫听说这民间已经有你谋反的声音了!你若是再拖着,等天下人的声音都出来,那时,更不好做了!”

赫连明德垂下眼眸,“父皇到现在也不肯交出大印!还有赫连明轩,那清州兵符,也不肯交出!儿臣怀疑,他交给了留在清州的赫连明辉!”

萧妃恨声道,“你糊涂!那大印,你父皇不肯交又何妨!等你坐上了大位!让你的舅舅去给你寻上一枚,又不是难事!那时候你是皇帝,你说它是真的,它必就是真的!还有那清州兵符!清州区区兵力,又有何惧!若赫连明辉真敢拿着兵符犯事,那更好…”一双美目里发出如毒蛇般恶毒的光。

赫连明德一时陷入沉思,这些,他都想过,是什么原因又让他一一否决,他一时也想不起来!

萧妃看赫连明德沉思的样子,冷冷的道,“你可要想好,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若再不狠下心,一切都会迟了…到那时,你我将面临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赫连明德身子一僵,眼神渐渐暗沉锐利起来!

萧妃一看赫连明德的样子,知子莫若母,想必,他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轻声说了句,“成王败寇,自古如此!哪个帝王不是踩着血和尸骨上的位…。你父皇兄弟那么多,为何如今只剩下两位亲王,你还看不清吗?!”看了明德一眼,“母妃先回去了,你好好想想…”说罢,转身满脸肃穆的出了御书房!

京郊城外的一处土洞里,秦星四处打量着,这土洞还真是一处好地方!也亏了大飞他们能找到!在山林的掩盖下,这洞口很是隐蔽,前面是一片片的良田!

“这洞还真是个绝佳的地方!大飞,六叔,你们做的不错!”秦星取下帽子,笑着点点头!

得了一声六叔的林六满是谦恭!

大飞摸着后脑勺,“上次和孝王来京城,属下无意中发现过这个洞,当时肚子饿,想在前面地里刨几个地瓜吃,结果被发现了,误打误撞的,便躲进了这里!”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

这洞确实再好不过,外面到处是湿漉漉的,按说洞里也该如此,但这里却干燥的很,洞口虽不大,但内里却足有二三十个平方,堆满了竹竿和布匹后,还绰绰有余!此刻洞里因为事先掌了灯,并不黑,亮堂的很!

全员到齐,秦星将怀里的图纸拿出来,分发给他们!

几人一组,看了眼秦星的图纸,都觉得奇怪,那图上像只大鸟的东西,他们都不曾见过!纷纷看向秦星。

秦星站到一个小土丘上,神秘的一笑,“不是说那白云寺得有翅膀才进的去吗?我就给你们一人一副翅膀!”

众人都是一惊,惊讶的看着秦星,大飞更是又似喜,又似惊的道,“翅膀?姑娘,您莫不是在说笑?!”

秦星笑着摇摇头,“是不是说笑,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说罢,从土丘上跳下,吩咐道,“大飞你和六叔先过来帮忙,把竹竿弄过来,红鸢,弄一匹布出来!其他人,都仔细看着,一会儿都要动手!我们速度快些!”

秦星安排好,在大飞林六,还有红鸢的帮助下,很快扎出了一只大风筝的雏形!

红鸢兴奋的双颊泛红,“姑娘,这能飞?!”

秦星手里拿着细细的铁丝线,这是她能找到的目前最扎实的铁丝了,绑好最后一点,四下检查了一下,她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但她能肯定,往上飞不行,往下一定是可以的。

秦星将如人般大小的“风筝”竖起。她特意在横向的竹竿上弄了两个抓手,竖起的竹竿上弄了两个脚环,可以直接把脚穿进去,刚好在脚踝处,也不影响走路!秦星将大“风筝”背到身上,手臂伸开,抓住手环。

众人纷纷称奇,眼里闪着惊奇的光,围着秦星打量着,纷纷都跃跃欲试!

大飞此刻也是惊喜无比,看着秦星的眼里都是崇拜!“姑娘,这要怎么才知道能不能行!?”

秦星想了下,对他们道,“走,我们去试试!”

到这里的时候她转门看了下,这里洞口处在一个小山上,洞口出去一处斜坡,下面便是良田,虽然没有白云寺那里高,但地势差不多,刚好可以先试一下!

大飞和红鸢一边帮秦星抬着一边,众人随着一起呼啦啦的走到洞门口,都充满了兴奋和期待!

秦星走到洞门口,将脚插进脚环,手抓紧,众人来不及反应,秦星已经快步冲了出去,随着冲出去的速度,扎在竹竿上的布匹鼓起来,斜坡下,秦星腾空,如一只大鸟,呼的一下飞出去!

后面众人赶到斜坡上,睁大眼睛,兴奋不可言语,只能紧紧的盯着秦星如一只鸟慢慢落了下去!等秦星安全落地,林六眼眶通红,林一狠狠拍了林六肩膀两下,两人都激动不已!他们知道,有了这个东西,就一定能从崖壁上飞下去,不光可以救出殿下,还可以救出陛下!

秦星解开身上的“风筝”,心里也很是兴奋,从来到这古代,就再也没有体会过飞的滋味了,从前跳伞是常事,开直升机也是经常,今天终于又体会了一把,虽然飞的不高,时间也短,但总算是有点意思!

红鸢和大飞从另一边跑下去,“姑娘,你真厉害…我也要这样一个翅膀!”红鸢难掩欢喜之意,这是从前不曾看过,更不曾想过的事!人居然可以想鸟一般飞…

秦星笑着将横着的竹竿两边收起,便只剩下竖起的竹竿,一把抱起,方便携带!“好啊,自己去扎,我这还要改进,跑的时候不太方便!而且,还要练习,要学会掌控方向!”

不等秦星说完,大飞连连点头,“姑娘放心,我一定加紧练习,争取今日就能救出殿下!”

说到明轩,秦星心口有点郁郁,看了看天色,“希望今天能来得及!”

红鸢这才恍然,兴奋的道,“姑娘,怪不得你喜欢这样的天气,这白日里都黑压压的,到了晚上,估摸着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怕人到了面前才能看的清!”

有了秦星的示范,扎起“风筝”来就更快了!齐心协力,分工明确,很快,不出一个时辰,便扎出了二十个可以托人的“大风筝!”

除了在白云山外等孝王的石磊三人,其他各自背了自己的风筝,纷纷去了洞口外去练习!秦星给他们说清要领,如何助跑,如何把握方向,一一告知之后,秦星便留在洞里,想下一步的计划!按照石磊给明辉去信的时间,快马加鞭日夜赶路,最多明日就应该会到了。可她不想等到明日了,她迫不及待要见到明轩,她一刻也不想再等!

夜色如约而至,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练习飞翔的众人不得不终止练习回了山洞!秦星看着他们一个个精疲力尽,却满脸兴奋,“练习的如何?!”

大飞接口道,“姑娘放心!属下们都是连过轻功的,配合上这”翅膀“,那真是如虎添翼!”而后又小心试探道,“姑娘,等这次任务结束,这”翅膀“可不可以分给属下们?!”

秦星点点头,“那是自然!但是不可以随意拿出来使用!”

大飞自然是兴奋的连连点头。

秦星也不再说其他,吩咐道,“这里不宜生火,大家吃些干粮,休息一个时辰,然后,我们上山!”

林六一喜,“姑娘,今日行动吗?!”煎熬了这么多日子,总算是等到这天!

秦星看见林六眼里的狂喜,慎重的点点头,“今日行动!所以,你们现在,都要保持好体力!虽然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但里面的情况我们都不清楚,所以还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等吃完,我们再来商量细节!”

远离白云寺的白云山下,石磊带着两个师兄弟窝在一处草垛下,已经连续等了四整日了,按道理是该到了!他们所用的马现在全部都换成了殿下从沧澜带回来的良马,那不是一般马能比的!虽没有殿下的黑煞和秦星的秦棕厉害,但日夜赶路,到京城,六日也该到了…

白云寺后山厢房外的崖边,慢慢爬上来一个人!悟心守在边上,焦急的道,“殿下,您快上来吧…”

明轩爬上来,坐到地上,慢慢匀了呼吸,才扯了个笑意,“着急了?!”

悟心点点头,“您今日去了半个时辰了,师父和陛下问了好几遍了!您再不上来,我就没法子了!”

明轩笑着摸了下悟心的头,“回去吧!拿去煎了!”将怀里的草药递给悟心!

悟心欢喜的接过来,“师父这两日都没有咳嗽了,这服药一喝完,应该就好了!”说着欢喜的跳着走了!

明轩在悟心走后,缓缓沉下脸,虽然师父在慢慢好转,但父皇的身体却并没有起色!从那日听他说了关于宝藏,关于那首诗的前因后果后,内力似乎越发的空虚…师父说,那是心头悬着的一口气抽了,便再也撑不住了!

明轩心里隐隐作痛,垂下眼眸,他决定要冒险了!今日他下到了他能下到的更低的地方,天色暗沉看不清,但凭直觉,下面还有十几丈,若是直接跳下去,他心里是没有底的,而且,父皇和师父,他只能带的了一个…!他也太明白,若是带走了一个,被发现,那另一个必死无疑!不管于公于私,带父皇先离开是正确的,师父也一定会让自己这么做!可师父怎么办…

明轩的心被撕扯的隐隐做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