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山峰对决/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兴258年,十月十六,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一连阴雨连绵五六日的京城,这日突然便开了天,朝阳如血,从东方缓缓升起!

白云寺顶的崖壁上,一对璧人迎着光,相携而立!

男子玉簪束发,剑眉凌厉,如墨的双眼看着远方的山脉,玄色长袍随风缓缓摆动,屹立在这山顶,浑身散发出杀伐决断的气息!

女子一身淡然,依于男子身边,如瓷如雪的肌肤在隐隐的朝阳下透出健康的红润,眼神坚定中又带着无尽的温柔!

这一刚一柔,五指相扣,站在一起,无比和谐,无比的赏心悦目!

他们的身后站着二十个一脸铁血的战士!看着前面站着的两个人,他们心里充满了自豪,更充满了斗志!哪怕他们加起来一共也只有四十人,哪怕在他们的脚下是成百的敌人,那又如何?!每个人都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战斗!

林一手里拿着一只长长的圆筒,一动一动的看着山下,身后站的笔直的队员虽然都神情严肃,心里却都无比羡慕的看着他!

红鸢立于秦星身边,神色肃穆,一言不发!秦星让她留在康顺帝身边,但她不肯,她心里隐隐有些感觉,她心里那个人,一定还在这山上!

“明轩,赫连明德会来吗?”秦星看了一眼山下,轻声问明轩!站在这山顶上,山下的风光果然大好!那一片连着一片的红枫,似血般殷红!整个白云寺尽收眼底!仔细看,甚至能看隐约看见有人走动!

明轩嘴角微动,露出一个讽刺的笑意,“眼看到手的荣华,他不可能也不舍得丢!”

当明辉一身是伤的赶到时,明轩就知道,赫连明德对他们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之所以安排人去清州,一来先试图控制住清州,哪怕没有兵符,也不惧任何!二来,除掉赫连明辉!日夜兼程,又是汗血宝马,本应提前两日就到的明辉,在上京的途中与赫连明德派去清州的人狭路相逢,耽误了两日!虽然耽误了,但时间却是刚刚好!

“那个樊心,你们之前一点都没有察觉?!”秦星偏头看着明轩,依着明轩的洞悉,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明轩回头看着秦星的眼睛,“星儿,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冒险的事情!”当秦星将她在御书房顺手带出来的信笺和玉牌给明轩看时,明轩才知道,秦星已经在皇宫里走了一遭,还夜闯了御书房,挟持了赫连明德!

秦星微笑,“不会了!”不知道是不是一定不会了,但是这个时候,让他安心,才是最明智的!

明轩果然便安心了,握紧她的手,眼神锐利,“樊心与师父同门,以往和师父也是情谊深厚,所以师父出事,谁也没有想到会是他下的手!但我试探了好几次,他都没有露出破绽。直到前几日悟心让他去帮忙弄些药材!”明轩眼神更是暗了几分,伤了他的师父,他一定不会放过他!“他声称自己没用,弄不到药材!但整个白云寺都是他在掌管,他又能随意出入后山厢房,弄上一些药材,对他来说,不至于那么难!”顿了一顿,语气有些低沉,“师父应该早有所察觉,悟心中毒,他在帮悟心解毒时受伤,一切都太过巧合!如不是相熟的人,不会知晓的如此清楚!”

秦星叹口气,看着山下已经消散的云雾,“上善师父应该很是心痛吧!”虽然心里有所察觉是一回事,但亲眼看见秦星拿着的那块玉牌,才更是心痛!那信笺上淡淡的香气,便是寺庙里独有的焚香!“他信上说按计划行动,是什么意思呢?”

明轩沉思了一会儿,“如若猜想不错,应是他们达成了协议!”

秦星不再追问,这个时代,为了权势富贵,多少人无所不用其极,赫连明德弑兄杀父都敢做,又何况樊心要除了上善,帮助赫连明德上位!想必,赫连明德上了位,这白云寺,便也成了他樊心的!

离白云寺三十里外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正飞速疾驰!赫连明德一脸铁青的坐在马车里,紧握的双拳,狠狠隐忍着!

行驶了一盏茶之后,马车突然停下,玄铁打马上前,将赫连明德的马牵上前!赫连明德出了马车,翻身上马!两人带着身后一队看似普通的护卫上了小道!

自从将康顺帝送上白云寺,这是他第一次来!他气急败坏的抽了马屁股一鞭子,刻意压制住心里的不祥预感!天刚亮,他还没来得及消化清州送来的急报,便被白云寺送去的消息彻底点燃!康顺帝,赫连明轩,连同上善,悟心,连公公,全都消失无踪!从包围的严严实实,一只苍蝇都出不去的白云寺里消失了!他似乎听到了他此生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马儿在山道上疾驰,耳边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呼呼作响,震的他的耳朵嗡嗡作响!

当赫连明德的人马上了小道往白云寺而去之时,山下的官道上,一辆普通的马车,平缓的驶向了京城!

明轩站在崖顶,刺眼的阳光将山下的一切照的越发的清晰!一览众山小,远处官道上的马车越走越远,秦星勾了勾嘴角,“不知道那老头儿今天有没有闹脾气!”

明轩回头宠溺的看了眼秦星,“星儿,你要让着他些!”

秦星故作不高兴的道,“有了爹就忘了…”意识到好像不太对,及时停住,没有继续说下去!

明轩却很是开怀的道,“娘子放心,有了谁都不会忘了你!”

秦星脸一红,说不出话来,自己挖的坑,能说什么呢!瞪着眼睛,看着一脸温柔的明轩,光洁的脸上,在阳光下,纤毫毕现,惹的明轩心头一紧,手情不自禁的想要抚上!

“殿下,德王上了山!”一直在一边一动不动的林一煞风景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带着些兴奋,举了举手里的圆长筒,满是不可置信的激动!这份激动一是来自于贤王的推测证实了,更多的来自于他手里拿着的这个他从未见过的东西!

这东西是明辉从清州带来的,林十日夜赶工弄出来的,秦星告诉他们这个东西叫做望远镜!在他们见识了它强大的作用之后,他们都一致认为叫千里眼更加贴切!虽然这个产物让他们都觉得不敢置信,但现在,不管什么无法相信的事情,只要是秦星弄出来的,他们都会觉得理当如此!

秦星偏头看了一眼,没有看见,“你确定?”

林一兴奋的点点头,再次举了举手里的望远镜,“这个千里眼看的一清二楚!”

秦星点点头,这个她是信的,就算没有现代的望远镜清晰,但只要原理对了,这个距离,看清人,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林一对赫连明德又极为熟悉,不会出错!

明轩盯着山下,虽然有树林的遮挡,看的并不真切。明轩缓缓扬起手,低沉而坚决,他知道,这一战,无论如何,没法避免!不管成败,这一战都必将血流成河!“发信号…”

随着一声长啸,半瞬间,在白云山的四处升起了袅袅白烟。这些白烟是明辉从清州带来的人所放,他们被安排在山下作战!

一时间,惊鸟无数,惊人更是无数!“快,山林着火了!”“快,随我查看!”

这深秋的山林,一旦着火,必是火烧一片!秦星眼神闪了闪,若不是连续下了好些日子的雨,这山里的树木枯草定是一点必燃!

“不必惊慌,随我去查看!”

“将军,山下上来一队人马!”

“大人,德王殿下已在寺外!”

此起彼伏的声音,隐隐传出很远,站在崖顶听不清,但下面的慌乱却是都看在眼里!

明轩的手再次一挥,石磊带着众人背着飞行器,纷纷从崖顶落下!

“啊,那是什么东西!”

“快看,那是什么!那到底是什么?!”

“天啊,那是天兵,是天兵!”

震惊的声音没有持续太久,石磊大飞石阡带着他们的队员已经落到了白云寺!这一清心寡欲的佛门寺院,此刻充满了刀剑厮杀的声音!让人凝心静神的香味逐渐被血腥气味掩盖!

白云山四下都是人,四下都是打斗的声音!那些四下里去查看为何会有火烟的兵士从出了寺,便注定再也没有机会回去了!

被安排在山下的二十人是跟着明辉一路从清州而来,他本带了五十多人,在不清楚京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之前,他就算手上有清州的兵符,也是不敢贸然带着兵士进京的!但就这精挑出来的五十人,也在与赫连明德的人对上之后,少了三十多人!留下的这二十人,虽不能与秦星训练出来的鹰部相比,但也都是以一抵十的好手!再加上秦星的游击战术,不按常规出牌,还配合上明辉给他们分发的方便携带,又杀伤力十足的箭弩,直接便卸掉了赫连明德至少一半的兵力!

赫连明德一上到白云寺,眼前的景象让他大骇不已,心头的震怒和震惊让他差点失神!那殷红的血水从白云寺的台阶上缓缓流下,刺痛了赫连明德眼!

“殿下,快,快走!”满是伤痕的萧书焕踉跄着冲出来,一把抓住正在愣神的赫连明德,断断续续语不成句!

“殿下,您快下山!”玄铁慌乱了一瞬,随即镇定下来!虽然他也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护住赫连明德是首要!

“既然上来了,这么快下山做什么?!”明轩眼神犀利如剑,紧紧的盯着赫连明德,如战神般缓缓从寺里走出来,剑尖上的血迹一滴滴落在地上,那玄色的长袍却干净的如同他刚沐浴出来!

秦星跟在明轩身边,半步也不离,左手腕上的袖箭,在阳光下依旧亮的耀眼!她抬眼看着赫连明德,眼睛里无波无澜,没有情绪!

赫连明德在看见明轩从里面出来那一刻,他便知道,他这次,又错失了!但,那又如何,到了这一步,谁死还不一定!缓缓抽出长剑,指向赫连明轩,对秦星道,“我要你看着,本王会怎样杀了他!”

秦星轻启红唇,“是生是死,又有何关系!”

一字一句,落到赫连明德心里,让他杀机立现!长剑一指,身子如离弦的箭,朝明轩而去!

明轩衣袍轻撩,眼神锋利,霎时人剑合一,与赫连明德缠斗在一起!瞬间,便不见人影,只剩下剑气一片!

秦星对明轩的身手再了解不过,没有了束缚,没有了牵绊,这天下,能伤他之人,无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