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血色白云/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风呜咽,秋风乍起,白云山一片血腥,四十对四百余,若是能载入史册,必定是一场名垂千古的奇迹!只可惜,这注定是一场不能被世人知晓的战争!

赫连明轩说服了康顺帝,瞒着朝野,瞒着天下,将这件谋反之事暗里解决!自古以来,夺嫡争位,都是常事,明轩不想让天下人知道,只是怕他的父皇伤心难过!都是他的儿子,就算对某一两个偏爱,但同是亲生子,骨肉相杀又如何会不心痛!

白云寺后山厢房崖边,明轩和赫连明德剑尖相向,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带着意味不明的复杂!

明轩衣角落着点点血迹,左边手臂一条寸余剑伤触目,血色一片!

赫连明德嘴角血迹未干,手臂上的血缓缓而下,沿着手背,流向剑柄!衣衫多处被剑撕裂,后背更是血肉模糊,顿时高下立现!

轻轻擦干嘴角血迹,赫连明德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四皇弟这么多年来,果然是深藏不露!”

明轩轻轻扯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只是为了活命而已…”

赫连明德一愣,随即哈哈一笑,看着明轩的眼神充满了恨意,“活命…!好一个为了活命!父皇从始至终瞒着所有人,一门心思要将大位传于你!连师父都给你找最好的!哪怕表面将你发放到清州,却还将兵符赐予你!处处维护你!如今想来,你当真就只是为了活命而已?!”

明轩摇摇头,却也说不出半个不字,但若是能重来,他宁愿从小便得到父皇的爱,从小便像其他皇兄皇弟一样,跟着父皇学人生道理,学骑马射箭!想到那些再也回去的时光,眼里缓缓流露出一丝酸楚!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得到了所有,还嫌不够?!”赫连明德被明轩眼里的那丝酸楚所刺激,大吼一声,再次飞身而起,与明轩缠斗在一起!“不光父皇给了你所有,就连秦星,也愿意为了你而付出所有!你究竟有何好?!有什么好?!”随着怒吼声,手下招式越来越凌厉,丝毫不给明轩喘息的机会!

打斗纠缠的声音越来越小,人越死越多,这深秋的艳阳丝毫没有让人觉得温暖,只感到了死亡的萧瑟气息!

白云寺外的台阶下,红鸢秦星与玄铁打斗在一起!

玄铁身手不在林一之下,红鸢虽然不差,但比起林一他们,还是相差甚远。

秦星靠着前世的各种所学,虽没有内力,也没有招式,但就是因为不按常规出手的招式,让玄铁一时也没有占到上风!

秦星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于快准狠,和高手过招,若不及时找到破绽,很容易便落了下乘,而高手之间,一旦一个不查,一招落了下乘,那便是全盘皆输!如此快速的招式变换,秦星慢慢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具身子到底不是从小开始训练,差的,不是一日两日的功夫。在玄铁这种高手前,就连使用袖箭都无法又快又准!但在这种高手面前,若不能一招毙命,还击的就会是致命一击!

石磊林一浑身是血,眼看着秦星和红鸢渐渐不敌,却没法靠近!赫连明德带上山的兵士,压根都不是普通兵士,那都是他养的死士!不求输赢,只想将对方不杀死不罢休的死士!

云层从天上缓缓飘过,有那么一瞬间的阴影掠过!

林一大吼一声,整个人暴起,一剑割断一个死士的喉咙,鲜血喷洒而出!轰然倒地!得到解脱的林一刚拔腿朝秦星红鸢处奔去,又缠上来两个!

鹰部的十多人,对上赫连明德的十多个死士,一时之间,整个白云寺里只能听到刀剑相拼的声音!明辉带来的人依旧在山里剿灭那些余下的萧家叛军!

玄铁沉着脸,心头沉重的如山顶上压下来的云层,手里的剑被他舞到了极致!他本就身手极高,此刻更是将每一招每一式都灌注了千斤的力量!

后山赫连明德一声大吼,扰乱了玄铁的心神,他手下动作加快,挑起一剑朝红鸢刺去,眼看红鸢避让不及,堪堪后退,玄铁的剑尖直直刺向红鸢胸口,红鸢心知避不了,眼睛一闭。

秦星大急,在与玄铁错身的一瞬间,眼眸幽冷,反手一个后抓,狠狠的朝玄铁的脊背抓去!人的脊背承受着整个的生命力,脊骨一断,命亡!因招式太过残忍,秦星已经好多年不曾使过,自从有了各种抢,她更喜欢远距离杀掉目标!此刻,她来不及多想,只听咔擦一声,玄铁如被抽干了灵气,嘭的一声,落到地上!

秦星盯着地上的玄铁,半晌说不出话来!红鸢听到嘭的声音,睁开眼,更是惊的难以置信!

玄铁双眼爆睁,怕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弄清楚,他是怎么死了!

没有人看见秦星是怎么出的手,总之,皇城高手之一的玄铁,死在了秦星手里!多年后,偶尔还有江湖人会在提到秦星时,提到她这一招时,面目畏惧!生生将人的脊骨捏断,那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只有秦星知道,那也仅仅就是一个技巧而已!在那以后,不管林一他们如何哀求,她都没有把此招式传授与他们!

看秦星解决了玄铁,林一等人心下一松,一门心思对付起了那些死士!不死不休的战士,只有让他们死了,这一战才算是完了!

从清晨到日上三竿,方圆几百里,除了血腥味,再也闻不到泥土的芬芳!

最后一个死士轰然倒下,林一擦了一把满脸的血,一剑插到泥土里,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扩散,一阵厚重的脚步声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直在山下作战的石阡,带着十几个都是满身狼狈的同伴!石阡脚步飞快朝林一他们奔去,一脸的肃杀,“快撤!”

林一皱眉,莫非赫连明德还有后招?!抬眼朝秦星看去,只见秦星一身冷漠的站在寺庙的台阶之上,被风吹起的衣裙鼓起,她眯着眼,扬起手,果断道,“进寺!”不管来者是何人,都是来者不善!若不是援兵,就一定是敌人!康顺帝依了明轩,不会派兵来!而且,按照时间,就算有明辉和林六护送,也不会这么快进宫!

所有人得令,快速退回寺里!关上庙门,秦星风般朝后山而去,只留下清冷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寺里所有和尚在康顺帝上山的那天都被赫连明德关在了一处,此刻,秦星没有心思去解救他们!“林一清点人数,石阡与红鸢包扎伤口,石磊戒备!”

秦星赶到后山的时候,明轩与赫连明德已经又来回几百招,只需一眼,她这个外行都能看得出来,赫连明德已经落了下风!若是明轩心够狠,三招之类,赫连明德必死!

秦星心知明轩心里还是有所顾念,心下一狠,咬牙道,“山下又上来几百人!再不速战速决,今日,我们就要都死在这里了!”

明轩眼神一冷,手里剑锋狠狠一挑,身子飞起,利剑直插赫连明德左胸,噗呲一声,长剑当胸穿过,赫连明德身子一顿,缓缓低下头去胸口插着的长剑,嘴角轻扯一抹凄凉的笑,“最后死在你的剑下,还真是讽刺…。”脸上血色渐渐褪去,只剩下苍白一片,艰难的转过脸,留恋的看着秦星,“本王输了,你很开心吧?!”

秦星默了一瞬,淡然的道,“有什么好开心的!兄弟残杀,是值得开心的事情吗?!”缓步走到明轩身边,一脸心疼的了他一眼,抚上他受伤的手臂,“他和你不一样!”

秦星的话和她满是心疼的表情,让赫连明德的心霎时狠狠的撞成了碎片,七零八落,整个人仿似被抽干了力气,腿一软,眼看要倒下去,又强撑着一口气,单膝着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慢且沉重的道,“他确实和本王不一样!本王从小就被寄予厚望!本王很小就被母妃教导如何做一个帝王!本王不知道,若是不做那帝王,本王还能如何?或者你们告诉本王,本王要如何?!”崖边的风吹动着他的发丝,苍白的脸上一抹苦楚的笑意,“他不一样,他不想要的这一切,本王用尽了手段却落的如此下场…。”不知道是因为恨意,还是疼痛,让他的脸变的扭曲!

“父皇,你出来!您来告诉儿臣,儿臣到底什么地方不如他!”赫连明德手扶着插在胸口的剑,用尽力气,朝厢房处怒吼!

“父皇已经回宫了…。”明轩垂下眼眸,似不忍再看,他确实对他起了杀意,就冲他对父皇下了手,他便留他不得!可此时,他心里却复杂难明,“此刻应该已经在紫宸殿了!”

赫连明德一僵,不可置信的看着明轩和秦星,他从来这里,一直都以为是赫连明轩与秦星里应外合冲破了他的防卫包围,但现在看来,显然,在这之前,康顺帝他们便已经离开了白云寺!可是,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出的去?!震惊的盯着赫连明轩,“你们是如何出去的?!”

明轩轻声道,“星儿自有办法!不仅顺利出去了,而且,没有惊动你的人丝毫!”

好半晌,赫连明德仰天大笑,“原来,本王不是输给了你…。不是输给了你!”

初次见到赫连明德时的场景,到后来的一幕幕,像回放一般出现在秦星的脑海里,他有手段,有谋略,但却心胸狭窄,太过狠辣!那张不管是假装还是真实,总是带着温润笑意的脸上此刻充满了悲凉与沧桑,在萧瑟的秋风里,慢慢褪去本该有的颜色…。

“不管输给了谁,你总是输了…。”随着赫连明德的话落,一道冰冷且没有感情的声音乍然响起!

闻声,明轩和秦星都是一震,彼此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了然,螳螂捕蝉,一向是很多人惯用的手段!

赫连明德缓缓仰起脸,讽刺的笑容在嘴角浮起,“赫连明轩,想要这南璃的,不止是本王!本王会在天上看着,你们谁会笑到最后!”

话落,无比留恋的看了一眼秦星,那一眼,有爱有恨,有痛楚,有酸涩,却唯独没有悔…。拼尽力气,连人带剑,毅然决然的朝崖下一跃,速度之快,快到明轩伸出去的手只能够到他的衣角…。

风吹云动,崖边的风似乎更大了。

明轩和秦星站在崖边,眼睁睁看着赫连明德似一只破败的风筝迅速落下去!

谋划了一辈子,争夺了一辈子的赫连明德,用如此惨烈的方式结束了他的一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