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真心错爱/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田虽没有武艺傍身,但在身在权力旋涡的中央,没有一点本事,如何保命?!就在秦星端起手腕,上前要杀了他时,只见他身子一个飞旋,居然离开秦星好几丈远!秦星暗赞,“好厉害的轻功!”

秋田避的快,秦星追的也快!白云寺前殿传来的打斗声越演越烈,秦星心知要速战速决!她丝毫不停顿,眼神狠厉,这个秋田在清水使计,差点让红袖暴露,这次赫连明晨来的如此恰到好处,定是他筹谋已久!她就觉得奇怪,赫连明德如此大的动作,为何明王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么沉得住气!原来是有“高人”指点,好一个隐忍不发,黄雀在后!还主张将他们赶尽杀绝,这般狠辣心思,定然饶他不得!

脚步轻点,秋田如闲庭漫步般,优哉游哉,嘴角含着高深莫测的笑意,看在秦星眼里更是怒火中烧!眼看自己根本追不上他,更遑论近他的身!秦星一个错步,瞄了眼手腕上的袖箭!心思一转,这袖箭从带在身上,还没有一次排上用场,除了挟持了一次赫连明德,还没有真正试过它的威力!当下眼神一闪,站住身子,负手而立,眉目微怒,似被秋田这般逗弄般的方式激怒,“有本事你别跑,咱们痛痛快快打一场!”

秋田看秦星不追了,便也停下脚步,扫了一眼缠斗在一起的赫连明晨和明轩,此刻看上去,两人手段相当,但秋田还是一眼便看出,赫连明晨不是明轩的对手,现在看上去相当主要是明轩已经和赫连明德斗了一场,而赫连明德身手在明晨之上!秋田眼神微微暗沉,看向秦星,暗自思量杀掉秦星的可能性!若是自己杀了这个女子,想必赫连明轩会方寸大乱,到时,一举杀了他也不是难事!秋田敛下那精明的双眸,看她适才追自己的脚法,分明不是练武之人,端看她的架势,到是有几分练家子的模样,只是不知身手如何…。

秋田在思量的同时,秦星也没闲着,她心里的焦急比之秋田更甚,因为她发现明轩并未用全力!秦星心里微微一叹,赫连明德的死已经是这场战争中第一个死去的皇子,他不想再有第二个!哪怕面前的赫连明晨处处杀招,要置他于死地,明轩,他终究是心软之人!心里软软酸酸,又是心疼,又是骄傲,这个男人,任凭滔天的富贵在他面前,也不贪恋半分!眼看着赫连明晨步步紧逼,秦星一咬牙,转头看向秋田。

两人目光短接,相互都看到了杀机!秋田运气于手心,他从小习的内里,全都用来练做轻功,招式虽不会,但用内里出上一掌,就算是个男子,也得去半条命,更何况是个纤手女子!

秋田不避,迎面而上,让秦星微微心惊,却也暗自欢喜!秦星无知无畏奔向自己而来,正合秋田之意,两不避让,眼神中迸发的杀机令人心惊!明轩眼角余光一瞥,心跳短时漏了半拍,如此不要命的往前冲,让明轩心头的血气直冲上嗓子眼,想开口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赫连明晨一个回身直劈,明轩堪堪避过,赫连明晨紧跟着又是一个横扫!似是窥破了明轩的动机,嘴角一个噙着一抹狠辣的冷笑,不给明轩一点点离开的可能性!

秦星丝毫不知道明轩的动静,她一门心思要杀了秋田,十丈…八丈…,突然一个顿步,手腕抬起,干脆利落,一枚小小的袖箭从她的手腕处直直朝秋田射去!那带着乌亮的袖箭如带着千斤飞射而去,秋田乍一看秦星顿住了脚步,还没来得及反应,那袖箭已带着千钧之势朝自己飞来,秋田嘴角嘲弄的笑意还没起,那短小的袖箭已然插进他的胸口,没有偏移半分,箭瞬时没入,直直贯穿秋田的胸膛!

秋田不可置信的缓缓看向自己的胸口,那一个还没有小指头大的洞口正臼臼的冒着血,缓缓抬头看向离自己还有七八丈远的秦星,神色淡漠,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自己,怎么可能?!这箭,是什么来头,为何离这么远,都可以射中自己?!可惜,他永远不知道答案了,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秋田一倒,秦星转身,大声道,“赫连明晨,你的军师都死了,你还要负隅顽抗吗?!”

赫连明晨一听秦星的话,双眼暴起,手里招式一下子变的更是凌厉无比!似乎秋田的死更刺激了他!

秦星一看此景,心头一震,好个赫连明晨,心够狠!但见明轩还保留有一分,顿时恨声道,“你当他兄弟,可他处处要你死!今日,不是你死就是他亡!难道你想让我守寡不成?!”

似没料到秦星会说出守寡这种话,明轩身子一僵,守寡?!让星儿一个人?不行!念头还没转回,他的一瞬愣神已然让赫连明晨找到了破绽,狠辣凌厉的面容闪过毁灭,手起剑落,只需一招,南璃便是他的了!

啊…。秦星犹如坠入万丈深渊,浑身不自觉得抖的厉害…眼看那剑就要割过明轩的喉咙,只听哐当一声,赫连明晨的剑落到了地上,他整个人如被抽干了力气,缓缓跌倒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秦星和明轩都没有反应过来,明轩的招式收不回,剑尖直指赫连明晨咽喉!

“贤王殿下手下留情!”一道女子的焦急慌乱的声音传来!

明轩紧急一个旋身,剑尖偏移两分!秦星冲过,一把抱住明轩,适才那一幕让她心悸不已!

明轩紧紧搂了搂秦星,才缓缓朝声音处看去,皱眉,“红袖?!”

秦星赶紧回身,那门口衣角点点血迹,满脸慌张的女子,不是红袖是谁?!“红袖?你来了!”不是你怎么来了,而是你来了!秦星对她莫名的有好感!

赫连明晨木然的回头,看向踉踉跄跄朝自己跑来的红袖!轰然间,脸几近扭曲!“是你!是不是?!是你给本王下了毒?!”

明轩和秦星同时一愣,看向赫连明晨!适才他们都没有明白为何赫连明晨突然的便失去了力气,秦星只以为是明轩制住了他!明轩以为是秦星动了手脚!这会儿听他一说,才发现,原来他是中了毒,才会突然失去力气!

红袖脚步一顿,停在原地,离着赫连明晨几步远,不敢上前!

“贱人!你这个贱人!本王真是瞎了眼!”赫连明晨扭曲的脸色铁青,眼里的火焰似要将红袖狠狠烧死!

红袖捂住胸口,仿似疼的厉害,大口喘着气,半晌,才平复了许多,“奴家劝过殿下无数次,可您听不进去,奴家不得已,只好…。”

“你这个贱人!你劝本王好好做个安乐王!可凭什么?!本王偏不!本王是皇后嫡子,名正言顺继承大统的人,为何要做什么安乐王!当日本王只当你是为了本王好,原来,原来你也是赫连明轩的棋子!”赫连明晨仿似受了天大的刺激,双眸燃气簇簇火焰,若是能动,怕是早就将红袖一把掐死了!

秦星看着红袖,见她终于似承受不住,缓缓跪倒在地,却无力辩驳一句!只得深深的看着赫连明晨!秦星心里狠狠一震,红袖爱上了赫连明晨么?!

“殿下,这世上,有很多比权力王位更只得追求的东西!”红袖轻轻的低喃,看向赫连明晨眼神,神情又痛楚,“殿下,活着,比什么都好!”

赫连明晨狠狠盯着红袖,“你给本王住口!你不过一个妓子,凭什么给本王说什么大道理?!本王多看你一眼,才让你上了本王的榻,你还真当你入了本王的心?!”

红袖狠狠一震,双眸瞪着赫连明晨,面上是痛楚至极的神情,眼眶里却一滴泪都没有,只是那血红的眸子,充满了绝望,也充满了毁灭!

秦星的心一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动了动身子,朝红袖走去!

红袖抬眸,看着秦星,“秦姑娘,红袖,有一事相求!”

秦星顿住脚步,看着红袖,坚定的道,“你说!”

红袖深深了看了眼明晨,“秦姑娘,转告师父,红袖不孝!”而后,看向明轩,“贤王殿下,请,保孝王殿下!”

话音未落,赫连明晨已经怒吼,“本王不需要你这个贱人假心假意!你这个表里不一的婊子!本王不需要任何人保!本王天子骄子,皇后嫡出,谁敢动我?!你这个贱人,若本王不死,第一个会杀了你!”

红袖听着这似利剑穿透胸口的话语,闭了闭眼睛,眼珠成线滚落!凄美的笑意缓缓浮现,秦星一时看的失了神,她一直知道红袖极美,但这样的模样,却叫她也跟着心碎了,抬步就要去抱住她,却在脚刚刚迈出,便惊的快速伸出双手!

红袖以最快最绝然的姿态纵身一跃,朝悬崖落去!

“红袖!”

明轩和秦星飞般的冲过去,却已经来不及!明轩再快,也只拉住红袖的衣角,撕裂衣角的声音犹如心脏碎掉的声音!

“殿下,来世,红袖再来还你!”

清亮的声音响彻崖间,回荡了很远很久!

明轩和秦星都知道,红袖嘴里的殿下,是赫连明晨!

秦星垂下眼眸,沉痛的回身去看赫连明晨,他一如之前,跌坐在那里,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呆若木鸡的面容一点表情都没有,但眼角却分明挂着不易察觉的痛楚!

------题外话------

因为孩子上幼儿园了,每周想抽一天的时间陪她,所以周日就没有更!很抱歉。

关于红袖,我想了很多关于她的结局,最后还是安排了这个!她毕竟是个古代人,跟了一个男子,哪怕动机不纯,就算最后没有爱上他,怕也是不能逃开世俗的眼光,丢开这一段!所以,终究,她还是会选择这条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