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死生相随/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纵然见惯了生死,红袖的离去也让秦星感到悲凉!不管是生无可恋,还是无路可退,那么年轻的生命,就那么悲惨的结束了!秦星紧紧的拥住明轩,将头埋进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慢慢的平静下来!

“姑娘,师姐呢?我家师姐呢?!”红鸢一脸焦急如焚,手上提着剑,袖子处被割破了几处!

秦星说不出话来!明轩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红鸢看着明轩和秦星相拥站在崖边,赫连明晨似被定住了般瘫坐在地上!秋田倒在地上似死去多时!四下张望,却没有看见红袖,不禁又高声问了一句,“姑娘,我家师姐呢!”

秦星缓缓回过头,看了眼红鸢,才又看着崖下,轻声道,“她跳下去了…”

红鸢双眼一红,直扑到崖边,风吹起她的发丝,大吼,“师姐,你怎么这么傻…。”

秦星深深叹口气,确实傻啊…淡漠的扫了眼赫连明晨,爱情这东西很是不讲道理!它看不见,摸不着,却最难控制!她想过等此事了解,红袖该何去何从,不管如何,或许都会很艰难,毕竟这里是秦星所不能理解的古代,世俗的眼光会狠狠的批判她!

秦星曾经想过要好好开导她一番,抛开一切,从头开始!可现在,她是抛开了一切,却再也不能从头开始!看了看沉重悲痛的红鸢,缓步走过去,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她,相劝的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崖边的几人都沉浸在悲伤中,没有留意到厢房屋顶上突然冒出来的人影,一个,两个,三个,拉满弓的弦带着凌厉之势,直直朝秦星他们射去!利箭破风的声音,劈天盖地而来。

明轩眉眼一沉,举剑迎上,剑气横扫,很快扫落一片!利箭来的快而急,这弓箭手不似一般的杀手,内力深厚,每一支箭都灌注了十足的力量!

明轩飞身而上,直飞上屋顶!很快便打斗在了一起!红袖的死,明轩心里也复杂难言!当初,若不是为了整个计划,红袖便不必与赫连明晨纠缠在一起,也不至于走到如此地步!想到此,也不想再分析这些人是谁的人,手下的狠辣招式不再留情!

秦星紧张的看着屋顶上打斗的人,红鸢也戒备的护在秦星身前!眼看明轩逐渐站了上风,秦星的心稍稍松了一口气!再去看赫连明晨,他眯着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屋顶的人!秦星皱了皱眉,这三个弓箭手不是他的人!适才这三个弓箭手放出的箭并没有避开赫连明晨!说明,他们也要杀了赫连明晨!

秦星心里冷笑,还真是一个个,算的好时机!心里却已经有了数!抬眼去看明轩,只眨眼功夫,已然只剩下一个人还在负隅顽抗!

赫连明晨的眼暗沉如漆黑的夜晚,看不清情绪,无意识的握起了手,他想起红袖曾和他说,贤王殿下深不可测,他们暗算这么多次都安然无恙,还能从那暗道中平安生还,就说明他并不想表面那般无用…。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曾经以为最不具有威胁性的赫连明轩居然暗度陈仓,骗了所有人!当他知道赫连明轩其实有武功时,也嗤之以鼻的认为不过是些花拳绣腿而已!如今才发现,在贤王面前,他们才是花拳绣腿吧!眼里闪过狠狠的不甘,抿着双唇,脸色阴暗的盯着屋顶上最后一个快要倒下的弓箭手!

“咻…。”最后一个弓箭手倒下时,一旁另一个被明轩当胸一剑的弓箭手用尽最后的力气,拉满弓弦,朝秦星射了出去!纵然是强弩之末,但那利箭的去势锐不可挡!

明轩站在屋顶,回身,眼睁睁看着那箭飞驰而去,心跳一顿,整个身子犹如被抽干血气,双眼通红,大吼一声,“不!”飞身掠去,想抓住那射出去的箭!

红鸢还没来得及举剑,人已经下意识站到了秦星身前,小心二字未出口,人已被箭射中,那夹杂了最后内力的箭,狠狠的将红鸢连人带箭一起射飞,跌落那万丈深渊!

秦星脑子一轰,一个箭步,伸出手就去抓红鸢,却只抓住一把空气,一惊,人已经掉落!明轩堪堪到崖边停住,丝毫没有停留,纵身一跃,一把拉住秦星,反手一抓,抓住了崖边的巨石!

脚底下便是悬崖峭壁,跌落下去,十条命也保不住!明轩紧紧握着秦星的手,狠狠的道,“抓紧我!”

秦星朝下看了眼,又看向上面,明轩若是丢掉自己,他自己上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是,她知道,就算她说了,明轩也一定不会放开自己!“明轩…”

明轩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大吼,“不准!”

秦星轻轻扯了下嘴角,泛起笑,轻声道,“明轩,我是想说,若是撑不住了,大不了,咱们一起死!”

“好!”没有半分犹豫,坚定又坚决!明轩又紧了紧秦星的手!

“四弟!本王现在忽然有些羡慕你了!”明轩和秦星的头顶上传来赫连明晨的声音。

明轩没有答话,左手抓住巨石的手渐渐不支!

“从小母后就让本王要防着大皇兄,告诉我,不管他要抢我什么都不能松手!”依然是没有力气的声音,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和明轩回忆往事!“所以,从小,不管大皇兄做什么,要什么,我都要阻拦!因为那都是本王的!…”

秦星有些无语,这些后宫的女人都是怎么教孩子的!权利,固然是好东西,可比起生命,又有何意义!察觉到明轩有些异样,心里一紧,“轩…”

明轩轻声安慰,“别怕,有我在!”

秦星翘起嘴角,“嗯,我不怕…”

时间仿似禁止了一般,除了风的声音,听不到任何!明轩的手臂渐渐麻木,他忽然轻声道,“星儿,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秦星轻轻笑了,故意道,“不记得,好像没说过!”

明轩低头,看着秦星笑面如花,那灵动的眸子满是温柔的情意,心里叹口气,“星儿,如有机会,真想去你的家乡看看…。”

秦星一愣,看着明轩一脸的眷恋和不舍,心里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收起笑容,“明轩,若是你敢丢下我,我下辈子都不会再见你!”

明轩一愣,心头涌上酸涩的痛楚,他确实是在想,他想将秦星丢上去,但他势必要用尽力气才能做到!这辈子不能再见,下辈子也不再相见?!明轩的心狠狠疼起来!

一看明轩的表情,秦星便知道,她猜对了,狠狠的道,“赫连明轩,你若敢丢下我,我会恨你,恨你生生世世!”

好重的话,落到明轩心里,竟然比剑穿过要还痛上几分!看着秦星的眼睛带着无奈和悲痛,轻声道,“星儿…。”

秦星咬牙道,“那你直接将我丢下悬崖不是更好!?”说着赌气般的挣扎了两下!

明轩大骇,眼里掠过狂风,“星儿,我不丢下你,我们谁也不丢下谁!要死,一起死!”

秦星安静下来,眼泪一滴滴顺着脸颊往下,“明轩…”话出口,却哽咽住!适才她是真的怕了,她怕明轩为了她不要命了,若是这个异世,只剩下她,她还有什么意义!?

看着秦星含着泪的眸子,明轩心痛如绞,“别哭,星儿,你别哭!我错了!错了…”除了那次从暗道死里逃生见她哭过一次,几乎从来没见她哭过,明轩的心里无尽的不舍和柔情,恨不得将她紧紧揉进怀里!

明轩的手臂似乎只有最后一点力气了,手指泛白,用最后一点力气撑着,缓缓吸了口气,“星儿,别怕,别怕…。”

秦星看着明轩,“我不怕!和你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明轩眼睛一闭,手指几欲裂开,手心里的血顺着手臂一直蜿蜒而下!

云层渐渐飘过,崖边的风一刻没有停过,秦星看了眼天空,夕阳偏西,天气晴朗,就连脚底的崖底都不那么可怖了,罢了,秋高气爽,又有爱人相伴,死了就死了吧…。

“四哥…。四嫂…。四哥…。你们在哪儿…。”这一刻,秦星忽然觉得,明辉叫四哥四嫂的声音无比的悦耳动听…。

从清晨到日落,整整一日,这白云山上都被血腥笼罩着,让肃穆的白云寺多了几分沉重!山上的红枫似乎更红了!

秦星站在明轩身边,看着满地的血水,横七竖八的尸体,压下心里荒凉,撇过头,对满脸血污的石磊道,“清点人数!”

明辉带着禁军,将整个白云寺大清理了一遍,将寺庙里的和尚放了出来,樊心不见踪影,最后在白云山里寻到了他的尸体!

一盏茶的功夫,夜色渐渐来临。

“殿下,姑娘,鹰部,损失七人!孝王殿下带来的人还剩下,三人!”石磊平静的站在秦星身前,“大飞和石阡在崖底去寻红鸢与红袖,还未返回!”

秦星心沉了沉,天一黑,寻找起来更困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石磊重重的点头!

明辉打理完白云寺的事情,走到明轩身边,“四哥!返京吧!父皇还在等你!”

明轩扭头看了眼被禁军押着的赫连明晨,默了半瞬,沉声道,“将明王送回明王府!严加看管,没有旨意,明王府不得任何人外出!”

话音落,赫连明晨抬起无波无澜的眼眸,嘲弄的道,“本王不需要你的怜悯!”

明辉皱眉看了眼明晨,三皇兄虽未直接参与叛乱,但此刻想杀了四哥,理应直接押解进宫,交由父皇发落!转头瞧着明轩,看他神色淡然,便不再多言,手一挥,一队禁军押着赫连明晨下了山!

看着他们走远,明辉轻声道,“父皇已经知道他私自带着府兵上了山…。不会轻饶了他!”

明轩沉吟了片刻,“回去吧!见过父皇再说!”

秦星轻轻叹口气,明轩的心,始终还是硬不起来!也或许,他是在完成红袖的嘱托!

一行人,快马加鞭,赶回京城!

将秦星安顿到贤王府,明轩和明辉进了宫!

再次来到贤王府,白鹰对秦星更是热切中带着恭敬,府中本不多的下人更是处处以王妃身份相待!

秦星浑然不觉,与上善简单交谈几句后便回了房,红袖和红鸢的相继离去,让秦星的心一时难以释怀!一夜无眠,直到天亮,明轩也没有回府!

本以为会是大好的晴天,窗外却淅淅沥沥又下起了雨!惹的人更是悲伤了几分!

饭厅里,秦星与上善,悟心,一同用早饭!连公公头一日坚持与明轩一同回了宫!他在康顺帝身边几十年,实在放心不下!

用至一半,石磊匆匆进了府!秦星见到一身狼狈的石磊,满是期待的站起来,急声道,“如何?!”

石磊沉声道,“红袖的尸身已经找到,该如何安置,姑娘示下!红鸢目前还未找到!”

虽然有心里准备,秦星的心还是沉了又沉!“红鸢没有找到?!她们落下去时间相隔不长,应该也不会很远才是!”

石磊摇摇头,“属下们上下找了几十里,丝毫不见踪迹!”

秦星从餐桌处离开,沉吟半分,“会不会有野兽出没?!”

上善开口道,“那崖底人迹罕至,又有白云江从旁而过,会不会落到了江中!”

石磊肯定的道,“江里上下,也都寻了!附近并没有野兽出没的痕迹!”

秦星略失望的垂下眼眸,石磊他们的能力她是相信的!寻找踪迹,水性,都是严格训练过的!要说找人,是绝对靠得住的!但红鸢也确实是落下去了,红袖都找到了,红鸢为何找不到?秦星眼眸微眯,沉声道,“继续找!”红鸢是为救自己而受伤落崖,不管生死,都要找到!

石磊领命而去!

秦星缓缓在饭厅踱步来回,忽然,眼睛一亮,看向上善,“大师,您下过那悬崖没有?下面可有藏身之处!?”

上善一愣,缓缓道,“贫僧年轻时与师兄弟练武,曾试过,但也只能下几丈的地方便不能再下!至于藏身之处,还真没有留意!但那崖的半腰处,倒是有几棵斜斜的大树长出去!几十年过去,想必更是繁茂!”

秦星拳掌相击,眉眼晶亮,林五他们也是坠崖下去,但林一他们找了好几日都没有找到尸身,现在红鸢也没有找到,他们会不会?!…。秦星心里激动起来,快速朝外走去,“白叔,帮我备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