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南璃太子/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沿着宫门朝后宫而去,渐渐热闹起来!小公公在前面带路,并不出声,秦星闲适的跟在后面,上次来过一次,这里虽不是熟的如自家后院,但总归是熟门熟路!是去往延庆宫的方向没错!

秦星将手拢在袖子里,暗暗思付这庆妃要见她的目的!想起被自己弄死了的李嬷嬷,秦星眨了眨眼,抬头看了眼几颗不明亮的星星!

不时的有轿撵从身边经过,一阵阵香气扑鼻!秦星皱眉,和小公公一起立在一边,让路!

等轿撵走远,小公公才笑着道,“姑娘快些走吧!不然庆妃娘娘一会儿又没空了!”

秦星不解,状似不经意的道,“庆妃娘娘很忙?!”

小公公似自豪,又似得意,满脸的喜色,“这两日延庆宫的殿门都快踩平了!”便走,又笑说,“娘娘最得宠时,都没这般热闹呢!”

秦星了然,京城之中,多少双眼睛瞧着,虽然赫连明德,赫连明晨之事还未昭告天下,但这京城皇宫,哪个不是盘中错杂,相互牵扯着利益,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们的眼睛!更何况,陛下此番带着明轩和明辉回宫,留于宫里处理政事,连晚上都歇于皇宫,自然有那么些自以为是精明之人嗅到了不同寻常之处!

母凭子贵,在这后宫尤为突出!孝王之母庆妃,自然成了朝臣家眷,及后宫嫔妃们争相巴结的对象!秦星嘴角泛起一丝嘲弄的表情,想必,这时的皇后和萧妃,凄凉的很吧?!如若林嫔还在,此刻,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想到明轩这么多年的苦楚,秦星隐隐心疼!眼眸暗了暗,庆妃…。

又走了半柱香的时辰,到了延庆宫的门口!灯火辉煌的延庆宫,显然成了这后宫最热闹的地方!

小公公带着秦星朝里走去,轻声道,“姑娘,一会儿进去了,见到里面的娘娘们可要注意着些…”

秦星不屑的扯了下嘴角,眼眸微闪,“都有些什么娘娘在里面?!”

小公公笑眯眯的道,“除了东宫那位,还有萧妃,其他娘娘这几日来的可勤呢!”

秦星不置可否,这后宫,向来捧高踩低!想必皇后和萧妃此刻心里煎熬的很!隐约听到谈笑声,秦星仔细听去,小公公站住脚步,回身对秦星道,“秦姑娘,稍候片刻!”语罢,快步朝内室而去!

秦星站在一边,四处打量,这延庆宫一派大气,倒并不见奢华!不过一会儿,内室传来脚步声和女子的笑语声!

秦星立在墙边,抬着头,丝毫不见惧色,不多时,出来几位容貌靓丽的女子,想来,便是这后宫的娘娘们!秦星扫了一眼,低下头,不言语!

几位娘娘笑着从秦星身边走过,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当她是这延庆宫的小宫女!

待几位娘娘出去,小公公笑着走出来,“秦姑娘,庆妃娘娘请你进去!”

秦星点点头,跟着小公公进了内室!一进去,便见着一容貌艳丽的妇人!紫红色绣着牡丹的褂子,端坐于主位上,带着些许笑意,正盈盈的看着走进去的秦星!

秦星稍稍俯了下身子,“民女秦星见过庆妃娘娘!”

庆妃起身,快步走向秦星,“在这里不用多礼!”扶起秦星的身子,含笑看着秦星,“果然是个美人坯子!”

秦星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小步,“娘娘谬赞了!”不得不说,这后宫的女人,可真是一个比一个会保养!明明和自己娘差不多的年纪,脸上却是一点皱纹都没有!

庆妃眼眸闪了下,立即恢复笑意,“姑娘在这延庆宫不必拘谨!”而后对身后的宫女的道,“给秦姑娘看座!”回到主位,又朝秦星看去,那份淡然的气度,确实与众不同!之前听说她在宫里挟持赫连明德出了宫,还真是没有想到是看起来如此瘦弱的一个女子所为!

秦星坐到宫女搬的椅子上,淡淡的道,“不知道,庆妃娘娘找民女所为何事?!”

庆妃稍稍愣了下,轻叹口气,“不瞒姑娘说,本宫找你来,是想请姑娘帮本宫一个忙!”

秦星有些意外,“娘娘请我帮忙?!”

庆妃又站起身,秀眉微笃,“明辉那孩子,至今不肯来见本宫!不怕姑娘笑话,本宫已有几月不曾和他好好说上话了!”

秦星仔细看着庆妃的脸色,倒不像是故作演戏!

“秦姑娘,明辉从小便听他四哥的话,本宫听说他一直称你为四嫂…本宫想请你帮本宫劝上一劝!”庆妃看向秦星,眼里充满了哀求的意味!

秦星垂眸,低声道,“娘娘,解铃还需系玲人!”

庆妃几步走到秦星身边,一把握住秦星的手,“秦姑娘,本宫知道,明辉一定会听你的话的!只要你肯帮忙劝一劝,他一定会听的!”

秦星眼眸一冷,挣脱开自己的手,“娘娘,您高估民女对孝王殿下的影响了!”

庆妃一愣,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暗芒,随即又恢复自如,神色凄凉,“他是本宫唯一的儿子,是本宫的命根子…本宫不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他好啊…。”

秦星冷眼看着庆妃伤心的神色,心里却是嗤之于鼻,现在这般模样,当初又何必?!

庆妃意识到秦星依旧冷淡的样子,拭了拭眼角,略有些尴尬的道,“让秦姑娘看笑话了…”

秦星摇了摇头,“娘娘慈母心,民女很是感动!”

庆妃刚要开口,小公公快步进了内室,恭敬的道,“娘娘,贤王殿下来了,还有…还有孝王殿下!”

秦星松了一口气,明轩来了,自己便可以离开了!

庆妃却是一喜,“明辉来了!?”忘了秦星还在内室,快速迎出去!

秦星跟在后面,一起出去!

明轩和明辉笔直的站在殿外,两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庆妃一见到明辉,眼眶一红,“辉儿…”

明辉一看见庆妃,停下正在说的话,看了她一眼!

庆妃被明辉眼里的淡漠狠狠的刺了一下,“辉…辉儿,你…”

明辉看到庆妃身后完好的秦星,心里松了松,不看庆妃,转脸对明轩道,“四哥,父皇那里还有事,我还行走了!”说罢,头也不回的出了延庆宫!

秦星眼睛闪了闪,看了眼明辉决绝离去的背影,抿唇不语!

明轩上下打量了一眼秦星,而后才淡淡对庆妃道,“明轩见过娘娘!”

庆妃盯着明辉的背影,一阵失神,直到明轩带着秦星也出了延庆宫,才反应过来!看着那一双背影消失在延庆宫的宫门,杀机在眼里浮起!

“娘娘,外面凉,进去吧…”伺候的宫女在庆妃背后替她披上一件披风,轻声道!

庆妃缓缓转过身子,朝内殿走去!想到明辉对她的态度,心里一痛,是又恨又气!暗暗握手成拳,想不到那农家女居然一点脸面都不给自己!若不是需要她相帮,李嬷嬷的仇,她今日便要报了去!眼里闪过狠绝,当初,她还真以为李嬷嬷是自尽,想不到,居然是秦星害死了她!缓缓坐到软塌上,轻轻吁了一口气,有些疲倦的手腕撑着头,闭了闭眼睛。

“娘娘,您也不要太伤心了,孝王殿下孝顺,会知道您的苦心的!”宫女在一边轻声宽慰!

庆妃摇摇头,“那孩子认死理,性子从小便倔…”

“娘娘,现在这个时候,您要打起精神来!陛下经过这一出,身子更是不如从前了!立太子刻不容缓,现在可是关键时候!李大人午后派人来说,现在朝堂内已经大换血…”宫女轻轻扶着庆妃,低声道!

庆妃一听,猛的抬起头,眼里亮起强烈的光芒,是啊,现在明辉对她误解又有什么关系,等明辉做了太子,做了皇帝,自己便是太后,到那时,她再来慢慢和他修复,也有的是时间!

压下心里的苦楚,振作起精神,虽然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已经完全不成气候,但还有赫连明轩!他才是那个对明辉做太子最大威胁的人…。

明轩和秦星相携缓步走在宫里的青石板路上。

“想不到,庆妃找你,是为了这事!”明轩轻笑,牵着秦星的手,温暖有力!

秦星笑着道,“我也没想到!”

“其实,也在情理之中!”明轩的声音里不带丝毫情绪,“她想要的,不止明辉的原谅…”

秦星转头看了看明轩,完美的侧脸,带着几分不屑和冷清!撇了撇嘴,“如不是她眼里有着太多的欲望执念,我今天看到的,还真是一个全心为孩子的慈母!半点看不出她当初的心狠!”

明轩仰头看了看天空,“在这个宫里,没有半点权利贪恋的人,活不下去…”

秦星愣了愣,才叹道,“苦了明辉了!”

明轩不置可否,不再说话,两人一同出了宫!

第二日,阳光明媚,万里晴好!

秦星起床时,明轩已经入了宫!坐在院子里,撇了撇嘴角,百无聊奈的站起身,打算去看看红鸢!

刚站起身,白鹰满脸喜色的匆匆进来,“姑娘!喜事!”

秦星皱眉,诧异的道,“白鹰掌使有何喜事?!”

“姑娘,适才宫里传出消息,立四皇子贤王殿下,为太子!”白鹰掌使弯腰抱拳,激动不已!

“立了太子?”秦星低喃一句,有些愣怔的重坐回到石凳上!

“是啊!太子!”白鹰掌使跟着重复一句,没意识到秦星的异常!“属下这便去安排迎接太子回府…”说罢,喜气洋洋的出了院子!

不多时,府里上下热闹起来,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不到晌午,便络绎不绝的有人上门恭贺!

秦星一直在后院闭门不出,明轩还未回府,被立为太子的消息便传遍了京城上下!朝更远的地方而去!秦星的心里一半喜,一半忧!喜的是,这半年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这南璃,总算没有旁落歹人之手!忧的是,他们会不会走上赫连南和不离的老路…。她的心里有些惶惶不安!

午后,林一匆匆回府,同样满脸喜色,“姑娘,陛下在宫里设下晚宴,庆立太子之喜!贤王…不,太子殿下命属下来接您进宫赴宴!”

随后进来两个宫里的嬷嬷,双手各自捧着一个朱色盒子,恭敬的给秦星施了礼,笑着道,“奴婢给姑娘请安!”

一下午时间,秦星便坐在房里,由两个嬷嬷折腾了半日,天色渐晚时,其中一个嬷嬷才叹道,“姑娘打扮起来,真是惊为天人!”

秦星怏怏的抬起头,看向铜镜里的自己!看的不太清晰,但明眸皓齿,上了红妆的面容,竟有些陌生!头上的朱钗头饰,让她非常的不自在,晃了晃脑袋,哗啦一阵响声,秦星皱着眉头,动手去取头上的朱钗步摇!

嬷嬷一看,慌忙阻止,‘哎哟,好姑娘,这才刚梳妆好,可千万别动!’

秦星一把将头上的金钗步摇都取下,“这些太重了,都走不了路了!嬷嬷放心,我留着一个呢!”一支碧绿的玉钗,素淡,温婉!

嬷嬷为难的道,“姑娘,您今天是去赴太子的庆功宴,您这也太素淡了些…”

秦星微微一笑,朱唇轻启,“嬷嬷不必太在意!太子的宴会,自然是太子是主角!”

嬷嬷被秦星的笑容晃花了眼,那灵动的眉眼,说不出的娇俏!“姑娘,虽然太子是主角,可现如今,谁人不知,太子殿下还未娶亲,您这一去,自然是以太子妃的身份进宫!”

秦星不理会嬷嬷的话,站起身,刚抬步,便一个踉跄,差点栽了个跟头!

两个嬷嬷慌忙上前一把扶起,脸上神色怪异。

秦星低头一看,这长裙实在是太长,又左右看了看肩膀,夸张的抬肩也就算了,这烫金的金线,看的她一阵头疼,太浮夸了!见两个嬷嬷怪异的看着自己,秦星也顾不得许多,站好理了理长裙,用手轻提裙摆,抬了抬下巴,“走吧!”

两个嬷嬷吁了口气,总算是办完了差事!跟在秦星身后,出了王府。

府门口,一顶八人轿撵候着,秦星低头看了看提着裙摆,叹口气,上了轿子!

一路平稳缓行,半个时辰,到了宫门口!

轿子刚一停稳,闷坏了的秦星便跳下了轿子,一直跟在轿撵后的两个嬷嬷吓了一跳!慌忙上前,这上前一看,更是吓的瞪大了眼,指着秦星的裙子,语不成句,“姑娘哎,您这是…这是…”

秦星歪着脑袋,转了个圈,扯着被她用匕首割的不齐整的裙摆,笑着道,“怎么样?很别致吧?!”

嬷嬷惶惶的看着秦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着眼前的秦星,她们实在是想不通,那样似神仙一般的贤王是如何看上了这个…这个野姑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