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破釜沉舟/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辉淡淡的看了眼庆妃,朝康顺帝道,“父皇,儿臣去瞧瞧四哥…他平日里不饮酒!”

康顺帝点点头,明辉头也不回的朝明轩走去!

秦星见明辉走了,也转身准备到自己座位上去,打算去找张谦问问他几时回清州去!

“星丫头,坐在这里,陪朕说说话!”刚抬步,康顺帝叫住秦星!

秦星想了下,干脆的坐到了康顺帝的一边儿,不客气的又捏起面前桌上的一块点心,咬了一口才道,“皇上,您这御膳房做的东西啊,还真是不怎么样!”

康顺帝斜靠着椅背,眯着眼看着秦星,不满的哼了哼,“你可别吹牛!明儿个朕倒要看看你能做出个什么花样儿来!”

秦星吃完点心,拍拍手上的渣,“要是好吃,以后可别赖着我!”

康顺帝似被气笑,瞪着秦星,“这满朝上下,多少人巴望着朕能赖着,你倒好…哼!”

秦星闪着灵动的眸子,“做菜很麻烦的好吗!多累啊!”

康顺帝见秦星吃完一块点心,直起身子,将庆妃面前的另一盘点心挪到秦星面前,“喏,这是明轩最爱吃的桂花糕!这东西不精贵,但入口香甜,从前,他母妃也极爱!”

秦星听说是明轩喜爱的,够着手,拿了一块在手里,却又瞄见了坐在一边似心不在焉的庆妃脸上阴郁的表情!垂下眸子,轻咬一口,一股浓郁的桂花香气充斥着整个口腔,高点入口即化,绵软香甜,确实很好吃!“嗯,这个不错!”

康顺帝笑着又将盘子往秦星面前推了推,极外慈爱的道,“好吃就多吃些!”

秦星一时有些不太习惯康顺帝像个慈父般的语气,但也知道他只是爱屋及乌,便大大方方的又捏起一块,“明瑶那丫头估计也很爱吃吧!她最爱吃甜食!”

提起明瑶,康顺帝脸上又是一片柔情,“唉,那丫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想朕!”

秦星抬头看了眼康顺帝脸上满满的思念,抿唇不语!

虽然殿里众人都在各自与交好之人饮酒相谈,但康顺帝这边的动静也都时刻注意着!此刻见秦星坐在康顺帝身边吃点心,心里对秦星的身份更是好奇到了极点!纷纷相互打听揣测,这是哪家大人家的女儿!打听到最后都没有个所以然,但一致认为,这就是太子妃无疑了!可看康顺帝这般喜爱的模样,为何到现在都还不下旨赐婚呢?!难不成还有别的缘由?!

秦星兀自吃那桂花糕,吃的欢实,也刻意不去理会那些探究的目光,任凭他们如何揣测,她都不在意!

“星丫头,朕给明轩的建议,你考虑的如何?!”没来由的,康顺帝忽然出声!

秦星茫然的抬起头,一脸不解,“什么建议!?”

康顺帝皱眉,“明轩没和你说起?!”

秦星咬唇想了想,实在是没想起明轩和自己说过什么,摇摇头,“没有说起过!”

康顺帝想了想叹口气,便也不再追问!

秦星一向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见康顺帝不想多说,她便也不多问!

宴过一半,康顺帝似更加疲倦,脸上的红润渐渐褪去,泛起丝丝苍白!秦星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康顺帝的身子愈发的差了,想来刚开始的红润完全是名贵药物的作用…

“陛下,不如臣妾先伺候您去歇着吧…这里有太子和明辉,您不用操心了!”庆妃温柔的在康顺帝耳边低声道!

康顺帝乏累的扫了眼大殿,明轩和明辉迎刃有余,明辉更是一改在他面前的顽劣耍混,表现的稳重有加!欣慰的笑了笑,点点头,随着庆妃站起身子!

秦星也跟着站起来,扶了一把!连公公上前,随身伺候着!

庆妃偏头对秦星道,“秦姑娘与本宫一道吧,送陛下回去歇息!”

秦星回身看了眼明轩,他依旧和几个大臣在谈话,便点点头,“是!”与庆妃左右搀扶着康顺帝,和连公公一起,出了大殿!

将康顺帝安置在延庆宫的寝殿,秦星转身要出去,庆妃叫住她,“秦姑娘,与本宫用杯茶再去吧!”

秦星想着那大殿人多又嘈杂,也想听听这个庆妃又想说些什么。明轩这么快成了太子,她直觉这个庆妃,不会甘心!便点头同意!

离开寝殿,来到外室,庆妃让人上了茶,与秦星相对而坐!“这宫里,能有个说话的人,实在是不容易!以后,还望秦姑娘能多来走动走动!”

秦星端起茶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一丝清香窜入鼻尖,随着蹿入鼻尖的,还有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异样气味,眼里闪过凌厉,不动声色,缓缓将茶杯放下,“娘娘说笑了,民女看这宫里热闹的很啊!”

庆妃将秦星的动作尽收眼里,悲凉的笑了笑,“这后宫倒是热闹,论真心,却是一分都没有!”

秦星缓缓笑起来,“娘娘人缘好,心也好,怎么会没有真心相待之人!”

庆妃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轻声道,“这茶不合姑娘胃口吗?本宫让人重新换了去!”说着便要招呼宫女换茶水!

秦星微微笑了笑,“不必,这茶很香!”说着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庆妃眼光闪烁,笑的很是开心,“姑娘性子极好,与明轩天生一对!只希望,本宫的明辉日后也能找到一个真心待他的姑娘!”

秦星嘴角一勾,“娘娘大可放心!明辉善良,正直,又仁孝,一定会有好结果!”

庆妃满脸的爱怜与慈爱,“那孩子,就是不懂本宫的心啊…”

忽如其来的一阵晕眩让秦星不再接话,她用力甩了甩头,晕眩的更加厉害,心道不好,人便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四周都黑漆漆的,一点光亮都没有!耳边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娘娘,您这是要做什么?!今日臣不是和您刚刚商量好计划吗?!您如此莽撞,会毁了您自己,也会毁了殿下!”

“父亲!本宫顾不得许多了!本宫也想依计慢慢来,可是,本宫实在是不能等了!您可知道,今日陛下居然在想收回辉儿的孝王府!”这是庆妃的声音!

秦星动了动身子,活动自如,也没有其他的晕眩症状!四下里打量了一下,什么都看不清,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只感觉自己趟在一张塌上,摸上去似很多灰尘,而且十分的安静!索性慢慢坐起身子,仔细听外面的谈话!

“什么?收回孝王府?!”李父震惊的声音忽然拔高,“为何要收回孝王府!?”

庆妃恨恨的道,“本宫不知,但本宫亲耳听到,辉儿说明日就搬出孝王府!”

短暂的沉默,李父问道,“娘娘,那现在您打算如何?!”

月下庆妃的表情狰狞阴沉,“本宫给那丫头喂了药,想必赫连明轩很快会找本宫要解药,到时,本宫要他拿太子之位与本宫来换!”

秦星一惊,这女人好算计啊!眼眸暗下,明辉若是知道她这番作为,还不知道要如何自处!她口口声声为了明辉,却从不曾真正知道明辉所想所要!

“娘娘!不是说不能再在宫里用那药了吗?!”李父惶恐的声音让秦星皱紧了眉!

“父亲放心,本宫用的是百日清!不是那沧澜秘药!”庆妃低声道!

李父似松了口气,“娘娘,您可要切记,那药不可再用!用多了,便留下破绽了!”默了一瞬,“可是,这百日清说是百日,实际一日便会毒发,若太子不答应,该如何!?”

庆妃狠辣的声音在这漆黑的夜里让人毛骨悚然,“他若不应,那便眼睁睁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在他面前毒发身亡!”

李父着急的道,“可是娘娘,若是这样,您也逃不了干系啊!”说罢,狠狠的叹口气,“娘娘,您就是沉不住气,这计划虽好,但您怎么不等她出了宫再实施?!在这宫里,怎么都逃不过干系!”

庆妃默了一会儿,“父亲不用担心!这百日清最开始的症状和醉酒一样,神智不明,外人是看不出来的!等他们出了宫,再来寻本宫,本宫又有什么好俱的!没有证据,谁能耐我何?!”

“那若是太子直接到陛下面前又该如何?!”李父心里还很是不安,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庆妃稍稍愣怔了一下,冷笑着道,“本宫贵为后宫妃位,任他平白说本宫下了毒便是?!本宫岂是他说是便是?!”阴沉着声音又继续道,“他只有一日时间,本宫不介意与他耗一耗…”

“那若万一…”李父依旧不能放心!

“父亲,您今日是怎么了?!往日您不是如此瞻前顾后之人!”庆妃皱眉,看向李开明的方向!

“臣只是觉得娘娘这一步走的太急了!”李父声音里充满了担忧!

“父亲,本宫已经安排好了,您安心!陛下那里,要到明日早才会醒!到那时,一日便已过大半!他赫连明轩不敢冒险!”庆妃宽慰着李开明!其实也是在安慰自己,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一步走的太冒险,但她已经顾不得许多,昨日还在想要好好筹谋一番,没想今日便有了立太子的诏书,事前连一丝消息都没有透露出来,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她忧思焦虑了一整日,直到晚上听了父亲的劝说才稍稍冷静了些,却终究还是被明辉那句搬出孝王府的话压垮了神经,让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断了弦,不顾后果的谋划了这件事!

李父沉思了半晌,这才心定了定,轻声道,“娘娘,您怎么选了碎玉轩这个地方?!”

庆妃起身,在月光下四下里打量了一番,“这里安静,又不会引起人注意!还是林嫔那个贱人的住所!想必,赫连明轩会很有感触!当年他眼看着他母妃在他面前死去,如今,他若是不乖乖配合,便也只能看着他心爱的女人死去…。”

李父脸上浮起了几分笑意,“娘娘果然周全!只是这南璃与一个女子比起来,怕是就不够看了…。”

庆妃冷哼一声,“那本宫便要看看,他赫连明轩是真的对权利无欲无求,还是沽名钓誉,故作清高!”

秦星眼眸闪过冷芒,原来,这里竟然是碎玉轩!难怪如此安静!想到明轩这些年受的苦,心里起了杀机!仔细感觉了下身体,没有任何似醉酒的状况,思路清晰,透过窗户的框架,隐隐能看到人影晃动!她心知是自己之前吃下的回生丹起了作用,嘴角勾了勾,想不到那东西这么管用!下次见到师兄一定要多要几颗!她想的挺好,却不知道那东西是多么的珍贵!

“娘娘,孝王殿下可知道您…”李父迟疑的问庆妃!

庆妃的声音里满是无奈和痛心,“他若是知道本宫做这些,如何会答应!他现在连看都不看本宫一眼!他还在记恨本宫要杀了玉芊公主!”阴郁的表情一如这漆黑的夜空,“可,本宫那时候根本不知道她是谁!”又无比痛心的道,“要是本宫知道她是公主!又何必忙这一场…还害了嬷嬷!”提起嬷嬷,庆妃的表情又狰狞起来,“秦星这笔账,本宫迟早要找她算!”

李父沉思了一会儿,“您与殿下,也要好好沟通才是!不然…。唉!”

庆妃无比痛心,“本宫何尝不想与他好好说!可他对本宫的态度…。”似是说不下去,“她是本宫的命根子啊!”

李父也接过话,“殿下也是李家所有的希望!”

悄无声息的,凭空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庆妃娘娘真是好大的胆子!”

庆妃心头一惊,李开明更是惊的站起身,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恐慌!这赫连明轩进了碎玉轩,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要知道,这整个碎玉轩前后,包括屋顶,都是他们布置下的高手!虽然在刚经历了德王谋逆之后的这个时期动用这么多高手不是明智之举,但为了一举成功,庆妃算是破釜沉舟了!

稳住心神,庆妃站起身,看着在月色下站的笔直的明轩犹如神祗,眼眸透出杀机,厉声道,“想不到太子殿下来的如此之快!”

“娘娘费了如此心思,引本王前来,若本王不配合,娘娘岂不是很失望?!”冰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怒意,还有隐忍压下的担忧,“星儿呢?”

庆妃脸上带着虚伪的冷笑,“太子殿下果然是情种,一个女子就让你如此挂心!”

明轩冷眼看着庆妃,“本王耐心有限,娘娘不要浪费时间,想要如何直说!”

庆妃皮笑肉不笑的哈了一声,“很好,太子殿下十分爽快!本宫也不兜圈子!秦姑娘中了本宫的白日清…白日清,殿下不陌生吧!”

明轩心头一颤,“白日清?!”隐隐抖动的声线泄露出他内心其实并不如表面那般冷静!

李开明接过话,“殿下也不必太过担忧,这白日清是可以解的!”话音刚落,身子不自觉得一抖,双腿一软,整个人跌落到地上!

明轩眼神锐利扫过李开明的脸,虽然李开明只能看到赫连明轩的人影,但还是止不住的发抖!

庆妃慌忙过去,“父亲,您怎么了?!”

李开明颤抖着声音,“贤…太…。太子,臣和娘娘无意难为秦姑娘,只要您同意让出太子之位,自然是有解药给姑娘!”

庆妃恨声道,“父亲,您何必惧怕于他!解药在本宫手里,他若不答应,又有何妨!”

听着庆妃似激将的话语,秦星心里暗斥,最毒妇人心!

明轩似冰刀般的声音传进来,“明辉他可知你们在谋划此事?!”

庆妃冷哼,“知与不知又有何妨,等你拒了这太子之位,自然便是他的!”

明轩冷冷的道,“庆妃娘娘为何不认为会是十皇弟的?!”

庆妃稍稍愣了一瞬,哈哈一笑,“他凭什么?!”

明轩不置可否,“本王可以答应你!你可以把星儿还给本王了!”顿了下,“还有解药”

明轩同意的如此爽快,庆妃反而有些疑惑,盯着他模糊不清的脸,迟疑的道,“本宫凭什么相信你?!”

明轩不屑的撇了庆妃一眼,“本王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庆妃沉思了片刻,对于明轩,她还是了解的,心里顿时一松,李开明更是激动不已,折腾着站起来,“娘娘…”

庆妃知道李开明想说什么,扬了扬手,打断李开明的话,“她在内室,本宫信你!你现在带她回去!明日一早,你便去和陛下说明,本宫看到了废太子的诏书,自然会给你解药!时间紧迫,还望太子殿下抓紧时间!”

明轩冷哼一声,脚步一动,便要去内室!

“庆妃娘娘算盘打的可真好!可是,你猜,我会不会让你得逞?!”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从内室传来!

庆妃和李开明同时一惊,彼此抓住对方的手,似乎想要寻找可以支撑的力量!“怎么会?!你?你没有喝那茶水?!”庆妃不可置信的摇头,“不,不,不,本宫明明看你喝下去了!”

秦星缓缓走出内室,一眼便看到了殿门口的明轩,快步过去,“娘娘说的没错,我是喝了,可是,你不知道,我曾经吃过一颗回生丹!”

“回生丹?!”庆妃和李开明同时失声出口,庆妃松开李开明的手,整个人失神的跌坐到椅子上,失神的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李开明更是失魂落魄,整个人如同被抽干了力气,呆滞无语!

明轩抓住秦星的手,就着月光,上下打量一番,眼里的宠溺和担忧,漆黑的夜都遮挡不住,“可有不适?”

秦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没事,那颗回生丹可真是厉害,想不到这么神奇!下次见到师兄一定还要几颗!”

明轩宠溺的揉了揉秦星的头,回身看着如一滩泥坐在地上的李开明,还有没了言语的庆妃,“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本王便先行离开了!”

庆妃见明轩要离开,如梦初醒,大喝一声,“来人!”刹那间,从殿后,屋顶闪出来十几个黑影!

秦星心里咯噔一下,眼里杀机又现,这个女人,真是不可饶恕!明轩不忍明辉痛心,一次次放过她,但自己不想再绕过她!今日就在这碎玉轩里,替林嫔把仇给报了!心动,身动,便要朝庆妃而去!

明轩紧紧拉住秦星的手,“星儿!”

秦星皱眉,回头看明轩的脸,“你不想报仇吗?!”

明轩脸上痛楚一闪,缓缓打量了下整个碎玉轩,轻声道,“先别急!”朝庆妃走了两步,冷眼看着她,“你确定要惊动整个皇宫?!”

庆妃面目狰狞,“本宫已经没有退路,辉儿他不理解本宫,本宫一切都是为了他!”

秦星冷声道“你当真觉得明辉是在记恨你要杀了玉芊?!”

庆妃愣住,呆呆的看向秦星!

秦星接着道,“你口口声声为了明辉好,可你逼他娶不喜欢的女子,还安排杀局杀了他心爱的姑娘!”语罢,看了眼明轩,继续道,“更甚至,杀了他最爱最敬重的哥哥的母妃!”

话一出,庆妃身子狠狠一抖,嘴唇哆嗦,“你…。你…你说什么,本宫…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星无语,“你又何必狡辩!李嬷嬷用来杀玉芊的手段,你莫非不记得了?明辉他什么都知道了!他一直不肯原谅你,甚至都不想再见到你,是因为你让他觉得可怕,觉得陌生!他心里那个温柔善良的母妃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觉得难以接受!”

一字字,一句句,狠狠的敲打在庆妃的心上,让她的心痛的如针扎一般!不自觉得泪流满面,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一直觉得你是为了明辉,可你终究只是为了你的私欲而已!”秦星毫不同情的盯着庆妃,直戳她心底的秘密!

庆妃瞪大眼睛,想努力看清秦星的脸,却一片模糊,被泪迷住了眼睛!

秦星不再多说,站在明轩身后,紧握住他的手,她能感受到明轩心里的难受,这个碎玉轩里,有他太多的回忆,更有他母妃的气息!

“你不是一直说你都是为了明辉吗?本王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三日之内,你主动将你所做的桩桩件件见不得人的事情告知于父皇,公布于众,本王便说服父皇,将这太子之位让与明辉!”明轩毫无波澜的声音落到庆妃耳里,只觉得两耳轰鸣,一片空白!

李开明却是震惊的盯着明轩,失声无语!

秦星诧异的偏头看向明轩,月下明轩的脸上是一片淡然之色,秦星知道他说的话都是真心的,至始至终,他都无心这个皇位!她的明轩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自己做这个南璃皇帝!怪不得之前每次和他说起,他都说他自有安排…。

秦星心里一松,明明是漆黑的夜晚,却仿似看到了无数的绚烂烟花。

明轩牵着秦星的手缓缓走出碎玉轩,留下一片茫然无措的庆妃和又惊又喜的李开明!

“明轩…。你…。”走在宫里的石板路上,秦星欲言又止!

明轩紧握着秦星的手,“父皇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南璃还有许多事情没有走上正轨,等这些事情都忙完,我便与你一同回清州!”

秦星惊喜的停下脚步,明亮的眼睛紧紧盯着明轩的脸,她不需要问是不是真的,她知道,他不会骗她!

明轩轻轻刮了刮秦星的鼻梁,带着她继续走,“昨日父皇让林一接你进宫,是想让你认张勇为外公,因为他知道了右相夫人认了伯母为义女,所以想给你安一个身份,作为张谦的外甥女,封一个身份给你,好为我们指婚,但我拒绝了,我觉得没有必要,你就是你,不需要任何身份!父皇让我同你商量,让你考虑,若是你没有一个与我相当的身份,他没有办法为我们指婚!所以,得先委屈你,等咱们回了清州,让外公做主…。”

虽然心里不舒服,但秦星却是能理解,不说南璃太子,就是一个普通皇子,要嫁给他,要康顺帝指婚,也得要有一个匹配的身份!撇撇嘴,忽然道,“你不要做太子,不做皇帝,就是因为这个?!”

明轩摇摇头,“不完全是…”停下脚步,回身看着秦星,“我还是喜欢和你一起自由自在的好…”

秦星看他说的认真,噗嗤一笑,“哼,你就是懒!”

明轩哈哈一笑,拉着秦星,嘴角高高翘起,“闲王做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