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善果有因/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色正浓,北方的十月已经很重的寒意!

秦星被明轩温暖的手紧紧握着,心里被涨的满满的!前两日的不安和那一点点焦虑,都消散无踪!

“四哥,不是吧....留我一个人忙着与那些老头儿们周旋,你们倒好,跑这里躲清闲!”两人边走边聊,刚到御花园,被迎面而来的明辉逮了个正着,叽哇怪叫着朝他们跑过去!

明轩捏了捏秦星的手,不用多说,秦星便知道他的意思,朝他投去一个我懂的笑容,看向那个一脸不满的少年!

明轩还是一副淡淡的口吻,“那些都是父皇特意交代的重臣,你与他们好好聊聊国家大事,对你有好处!”

明辉已经走到近前,一摊手,“就是因为你说是父皇交代了的,所以我才耐住性子不跑啊....”

秦星扬眉,“那你这会儿怎么跑了?!”

明辉夸张的惊叫起来,指着头顶的月亮,“你们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当然是都散了我才来找你们!”

明轩点点头,“父皇已经歇下了,我们也出宫吧!”

明辉紧跟在后面,“四哥,父皇说把我的孝王府改成你的太子府呢,你不介意吧?!其实我还是觉得应该新择一处比较好...可父皇又说不必了,真是搞不懂!”

明轩眼里闪过一丝痛色,他明白,康顺帝说不必了,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时日不多了,那太子府也没有必要准备了!“我还是住贤王府,明日让礼部换了便是!”

明辉皱眉看了眼明轩,“我总觉得你和父皇都怪怪的!历代太子都是有自己的太子府的!还有,你怎么还不是请父皇下旨赐婚呢!?”

明轩没有回头,只是道,“如今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赐婚的事,不急!”

明辉听明轩如此说,便也不再多说,神色严肃了几分,认真的点点头,“这两日一清查,才发现各地的问题都不少!特别是....

秦星兀自想着事情,没有理会明轩和明辉在谈论的事情!不知道那庆妃会不会按照明轩说的做,她会舍得手里的权利吗?!秦星摇摇头,不去想她,三日后再看结果吧!

三人一起出了宫,在宫门口分开,各自回了府!

翌日,秦星起床的时候,明轩又不见了踪影,带走了林一林六。早膳过后,礼部安排了人来,将贤王府三个字,换成了烫金的太子府三个字!府里张灯结彩,处处充满了喜庆!

秦星盘算着明辉若是带着康顺帝出来,要做些什么吃的比较好,康顺帝年纪说大不大,但在这个时代,也算是老头儿了,自然不能像平日里那般大油大荤,又麻又辣的,稍稍思索了下,便有了主意!只是一直到天黑,也没有等到他们,连着明轩也没有回府!

秦星心里暗暗猜测宫里只怕出了什么事情,明辉那个吃货有好吃的也不来,怕是确实走不开!

一直到很晚,林一匆匆回府给秦星递了信,说宫里有事,回不了!

秦星没有多问,只是嘱咐林一好好照顾他!

一晃又是两日过去,这两日明轩中途回了两次,都是白日,陪她用了两顿饭,其中一顿,明辉也跟了来,她临时做了一道水煮鱼,三人都吃了不少饭!

除了明轩明辉忙,秦星也没闲着!太子府挂牌的当日,就多了许多递名帖上门拜访的!都知道明轩在宫里处理事情,借机来试探秦星!秦星懒得理会,让白鹰一一挡了回去!

已经能走动的红鸢,脸色还有些苍白,看着秦星将那些名帖都扔在一边儿,轻声道,“姑娘,这些人为什么要来见你?!”

林五端着一碗药走进来,意味不明的道,“这些人可不是单纯想来见王妃!”

秦星白了林五一眼,林五立即开口,“是姑娘,是姑娘!”

虽然都默认了她的身份,但一日没成亲,听他们这样叫,还是不太习惯,有时候是急了,脱口而出,她也懒得纠正,但现在这样闲聊也这样叫,她还是觉得别扭!

红鸢看着林五,“不是单纯看姑娘,那是为何?!”

林五看着红鸢脸上一片柔情,眼里含着笑,“你看看这些名帖,都是各家的夫人,什么的...她们来看姑娘,又能看什么?!”

红鸢还是一脸的不解,“不是夫人,难不成那些大臣来看姑娘?!”

林五一噎,笑着道,“你这个傻姑娘!”

红鸢脸色一红,瞪着林五,“我怎么就傻了?!”

林五走到她身边,将药递给她,“你不傻!不傻!你想,咱们主子现在是什么人?未来的南璃皇上!现在陛下身边最器重的太子殿下!可是身边除了姑娘这个板上钉钉的正妃,其他侧妃什么的,一个都还没有!这些大臣们哪个家里没有几个千金小姐什么的,还不都起了心思?!”

红鸢刚喝下去的药,噗呲一下都吐了出来,着急的道,“那怎么可以,我们家姑娘咋办!”跟着一阵咳嗽,吓的林五慌忙弯下腰去帮忙顺后背!

秦星无奈的看着红鸢,“我的好红鸢,我都不着急呢,你着急什么!”

红鸢咳嗽了好一阵儿,才停住,“姑娘,谁不知道你是什么性子,你才不会着急!你顶多骑着秦棕,回了青州!”

秦星愣住,随即哈哈大笑,竖起大拇指,“红鸢,你真是聪明!”若是明轩真的动了娶侧妃的心思,那她可能还真是会一走了之!不过,她肯定,明轩绝对不会!

这下轮到林五着急了,“姑娘,你若真走了,主子怕是要疯了!”顿了顿,又有些迟疑的道,“不过,姑娘,主子现在的身份,侧妃这种事情,也是肯定要议的!”

秦星心里有数,不置可否!红鸢不满的道,“男人难道就一定要三妻四妾才成!?”

林五愣怔住,对上红鸢的眼睛,半晌才摸着后脑勺认真的道,“我反正不会!”

红鸢脸一红,不做声了!

秦星瞧在眼里,很是高兴,这又成了一对儿,看来,等回了清水,得把林一他们多和十三钗接触接触!虽然年龄都比自己大,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林一他们也正好年龄相当!说不定就又有看对眼的!想到十三钗,站起身,对林五道,“让林九来找我,我有信要送出去!”

为了避开那些各怀心思登门拜访的人,秦星开始了在京城寻找店铺的计划!红鸢虽然活动没问题了,但她出门还不行,留了林五在府里照看,带了林四林九出去满京城转悠!大飞他们任务结束,秦星便让石磊拿了银子,在京郊置了宅子,作为他们的落脚点!京城,肯定是要来发展的,所以,找商铺,置宅子,是必须的!

两日跑下来,每天都脚不沾地!明轩不在府里,秦星也忙的很!第三日,秦星刚出了太子府,坐进一家茶馆,便听到了刻意压低的议论声!茶馆是最好打听各路消息的地方,哪家的宅子要卖,哪里的铺子经营不善要出售...还能听到许多江湖上的趣事,所以秦星每日都会到各家茶馆坐上一坐!

这会儿,秦星细细一听,暗暗吃惊!原来,宫里传出消息,今日一早,庆妃不知做了什么,康顺帝大怒!

秦星心知肚明,一定是庆妃按明轩说的去做了!这几日,秦星一开始还在惦记着这事,一连过去两日都没有动静,秦星估摸着这个庆妃怕是舍不下这份权力,不肯按明轩说的去做了!毕竟,能舍得下这滔天的富贵,握生杀大权的权力,也不是容易的事!更何况,她筹谋半生,做下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现在却要她主动公布与众,那便不仅是简单的舍弃了!

秦星敛下眼眸,或许,她是真的很爱明辉,只是,从来都不知道明辉要什么!也或者,在权力最高处生活久了,便再也找不回自己了!饮下一口茶,轻轻叹口气,想来,明辉更是痛苦了!

没有再听到什么消息,毕竟是宫里的事,老百姓们能知道的少之又少,看谈论的三人衣着不凡,估计也是京城哪家达官贵人家的子弟,听说了一点,又知晓的不全而已!

没了心思,带着林四林九,又返回太子府!

再晚点的时候,明轩回了府,脸色阴郁,看到秦星才柔和了几分,只是依旧抿唇不语!

秦星接过明轩手上的外衫,什么话也没说,安静的陪他用了晚饭。

晚饭吃完,两人一起回到书房,明轩一脸沉重。“她什么都说了!父皇震怒至极,要剥了她的妃位,打入冷宫!明辉求了情,父皇念着明辉,答应她自请离宫,去清心观带发修行的请求!但是下旨,与她死生不再相见!此生都不得再回宫,死后也不得入皇陵!李家所有子弟,不再入三品以上官职!”

秦星抿了抿唇,相比较她做下的那些事,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但作为一个皇妃,此生不能再回宫,甚至死后都不能埋进皇陵,那等于生生的否定了她这一生!想到明辉,叹了气,“明辉他,很痛苦吧?!”

明轩想到明辉整个人似失去了精气神的样子,心痛不已,“他有心里准备,只是有很多事,他无法面对!”

秦星忧心的道,“陛下如何?”

提到康顺帝,明轩脸上一阵神伤!“知道母妃的死因后,他把自己关在碎玉轩里一个时辰,那碎玉轩里长久没有人,虽然时不时有人打扫,但湿气太重,寒气入了体,他的身子...”语气里的沉重,让秦星的心瞬间沉到了底,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站起身,轻轻拥住他!

明轩安静的仍由秦星抱着他,低声道,“我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父皇,明辉,他们受的打击太大了!”

秦星拥着明轩的头,轻声道,“你没有错!庆妃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你母妃的仇,也必须得报!陛下和明辉现在所有的痛苦,都不及你那些年所受的!”

明轩闭着眼睛,疲倦至极!

又是一夜过去,大好的艳阳高照!将明轩送进宫,秦星刚准备出去,白鹰进来,说外面有人找她!

秦星以为又是哪家夫人来拜访,无意搭理。

白鹰却说是一个小宫女,秦星觉得意外,到门口一看,认出就是在庆妃身边伺候的小宫女!身后停着一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马车。

小宫女上前盈盈行了一礼,恭敬的道,“姑娘,我家娘娘想见见您!”

“庆妃?她不是去清心观了吗?!”秦星皱眉,看着面前的宫女!

小宫女眼眶红了红,“是的,昨日已经去了清心观!奴婢一早来,是奉了娘娘之命,前来请姑娘!”

秦星本不想去,但转念一想,还是去看看吧,就算是为了明辉!打定主意,和白鹰打了个招呼,便要和她一起出发!

红鸢匆匆赶出来,拉住秦星,“姑娘,我陪你去!”

秦星上下看了红鸢一眼,“不行,你的伤口还没恢复,在府里好好呆着!”顿了顿,回头道,“知道你不放心,放林四在后面跟着就好!”

红鸢只得放了手,转身去找林四!

清心观在京城的另一边,与白云寺遥遥相对。出了城,便真的感受到了秋意浓!发黄的树叶,打着旋儿的落在路的两旁!

秦星一路看着两边的风景,和小宫女一路无话!

出城走了又大约一个多时辰,便到了一处道观前,很普通的外观,半点气势都没有,和白云寺实在是不能比!秦星下了马车,林四和林九从后面上来!

见到庆妃,秦星着实吓了一跳,只过了这几日,看着便像老了一大截,灰色长衫套在身上,长发垂在脑后,一点皇家妃子的气势都没有了!

庆妃看到秦星,自嘲的笑了笑,“本宫....贫尼还以为姑娘不会来的!”

秦星打量了下屋子,简单到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我为何不来?!”

庆妃愣了下,脸上泛起一丝悔意,“姑娘不好奇贫尼请你来做什么吗?!”

秦星摇头,“应该和明辉有关吧!”

庆妃缓缓坐到桌边,倒了两杯茶,才慢慢开口。

下山的时候,还是那辆普通的马车,秦星心里平静又不平静!她没有猜错,庆妃是真心爱着明辉,却被权力蒙蔽了双眼,一心想做最高权力的拥有者!叹口气,靠在马车壁上,闭目养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