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南璃初定/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以为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的事情会就此揭过不再提起了,毕竟谋反这种事情,哪个皇帝都不愿面对!满朝上下也都心照不宣,丝毫不问起,更甚至,德王和晨王的名号已经成了宫里的忌讳!皇后也成了虚设,萧妃更是犹如打入了冷宫,只是没有明说!曾经最得意的三位后宫娘娘都已落幕,无人问及!

世态炎凉,大抵就是这般样子!秦星还没叹完,宫里连续的旨意便传了出来,德王赫连明德忤逆谋反,自食恶果,萧妃打入冷宫,萧家满门流放!至此赫连明德软禁康顺帝一事,划上句号!

而赫连明晨,则是一句德性有失,禁足思过,无旨不得外出,更不许与外人来往,等于将他永远的隔绝在了明王府邸!秦星明白,他的这般结果,少不了明轩和明辉的求情,不然依着赫连明辉几次三番谋害和勾结外敌,就足于要了他的命!

让秦星没有想到的是,皇后并未受牵连,但也就是虚有其名了!而右相张勇,很快便递上了辞呈,称年事已高,想退隐朝政!康顺帝很快便准了他的辞呈,与此同时,任张谦接了他的位置!

朝野上下,一时议论纷纷,康顺帝这一举,彻底将整个朝堂换成了年轻人的天下!自从太子明轩回归朝堂之后,整个朝堂上下大换血,启用了许多年轻人,从前看似不起眼的许多世家子弟,在受到任命之后意想不到的个个出类拔萃,行事稳重果断,比之前的许多老臣子都得力许多!

朝臣们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南璃经过昂长的腐朽之后,终于换发出了勃勃生机,而让他们忧的是,终于感觉到自己是老了,比不了这些年轻人了!递上辞呈的人,又多了好几个…。

明轩更是忙碌了,几乎每天回到太子府都是半夜,而那时,秦星已经睡下了!第二日秦星醒来时,明轩又已经进了宫!

这一日,秦星特意起了个大早,想给明轩做顿早餐,却不想,他已经走了!秦星站在他的房门口,一阵失神,都连续好多日子没见到他了,同住在一个府里,连面儿都见不到,这哪儿还是什么闲王啊…

秦星撇撇嘴,百无聊奈的在院子里打拳!心不在焉的打完一套,看看晴好的天空,忽然无比的想念清水…算算日子,已经来京城一个多月了,这十月底的京城已经很冷了,也不知道清州会不会暖和些!收了势,回房间去洗漱脸上的汗!

“姑娘,今天出去吗?”刚洗完,红鸢站在房间门口,一脸期待的看着秦星!

秦星扬了扬眉,“你们家五哥能放你出去了?!”

红鸢脸一红,似怒似嗔,“姑娘,你…。偷听!”

秦星哈哈一笑,“我可没偷听,是正大光明的听!”她也是无意中听到红鸢叫林五,五哥!因着红鸢的伤,林五一直让她出去,半月过去,也亏了林五的细心照料,加上红鸢本身的身体底子好,那么重的伤,才好的如此之快。

红鸢更是脸色绯红,喃喃的道,“我…。我只是很感激他!”

秦星走到红鸢面前,揶揄的道,“真的只是感激?!”

红鸢低下头,心思复杂,她确实对林五心有异样,但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虽然他只是太子身边的随伺,但怎么也是有品级的侍卫,而她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丫头!

秦星只看了一眼,便知道红鸢想什么,但也不多说,这种事,外人多说无益,还需要当事人去解决!不过,这种事情也好解决,无非就是心结,只要林五坚定,也没什么困难!摆摆手,“走,今天你和我出去吧!只要时间不太长,应该没问题!反正这两日,他们也都进宫去忙去了!”嘴里说着,心里却嘀咕,好似越发的忙了,连林四林五林九都一并带去了!

红鸢喜上眉梢,小心翼翼的道,“姑娘,我…。我想去看看师父她老人家!”

秦星一愣,随口道,“当然可以啊!我也是糊涂了,应该安排人去接来的!这样,让白鹰通知大飞他们,一起去看看她!”

红鸢连连点头,转身就去找白鹰。

用过早饭,秦星便带着红鸢出门,准备去看红鸢的师父,红鹰!临到门口,白鹰跟在身后,“麻烦姑娘给红鹰师妹带声好,本来也应该是去看看的,只是这府里走不开…。”

秦星才忽然想起来,从明轩回了京城,贤王府到太子府,一直都是白鹰掌使在张罗,下人什么的都没有添置,她平时不需要人伺候,府里也没有其他人,倒也忽视了这个问题…现在再来想,也不知道明轩是忘了还是有意如此!不去细想,带着红鸢坐马车直奔红鹰住处!

半个时辰,到了一座三进的宅子门口,一跳下车,便看见石磊和大飞站在门口,手里提了两大包东西,笑呵呵的看着秦星道,“姑娘,想不到师叔就离咱们的地方离的不远!”

话音刚落,宅子的大门便开了,一个圆脸憨厚的姑娘探出身子,一看到红鸢,惊喜的叫起来,“红鸢姐,是你吗?”

红鸢回过头,眼眶一红,“红果!”

叫红果的姑娘连蹦带跳的跑到红鸢面前,一把抱住她,“红鸢姐,我想死你们了。”

红鸢紧紧回抱着红果,眼圈红红,“师父她老人家如何了?搬到这里了还习惯吗?”

红果连连点头,“自从红英姐捎了银子来,置了这个宅子,师父便一直住在这里了!红袖姐又找了一个有名的大夫来给师父看病,现在已经好了大半了!这里很好,又安静,师父很好,就是想你们!见了红袖姐一次后,更是天天念叨你们了!”

红鸢叹口气,“快带我去看师父!”想到身后的秦星和大飞他们,又拉着红果道,“红果,这是我家姑娘!”

红果惊讶的看着秦星,“秦星,秦姑娘?!”

秦星笑着点点头,觉得这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圆脸姑娘很是可爱!

红鸢讶异的道,“红果,你怎么认识姑娘的!?”

红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怎么可能认识姑娘!是红英姐来信,我给师父念信知道的!上次红袖姐来时也和师父聊起姑娘,我便记住了!”

红鸢不再追问,扯着红果指着大飞和石磊,笑着问,“红果,你看看,那两个是谁?!”

红果歪着头看了半晌,大飞和石磊也不说话,回笑着看红果!好一会儿,红果红着脸,惊喜的叫起来,“大飞哥,磊子哥!”

大飞上前上下打量着红果,“果果长大了!”

石磊也很是兴奋,“果果变漂亮了!大姑娘了!”

红果面色绯红,“你们怎么也来了?师父看到你们要高兴坏了,快,快随我进来!”

一行几人进了宅子,宅子里人不多,只有两三个,都是红鸢相熟的师姐妹,当初她们奉师命回清州的时候,这几个留在京城照顾红鹰!

在一间洒满阳光的屋子里,秦星见到了四鹰中唯一的女掌使,红鹰!满头花白的头发,看起来比另外几位都苍老一些,但实际年龄其实她最小!想来这些年受了不少罪,操了不少心!

红鹰见到红鸢,神色激动,半坐起身,仔细看着红鸢,仿似几年不见!颤抖着手握住红鸢的双手,感慨不已,“为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红鸢嗔道,“师父说什么呢!怎么会见不到我们!师姐她们很快也会来京城了!到时候,您就都见到了!”

红鹰爱怜的看着红鸢,红着眼眶不语!

红果快速道,“你们走之后,师父病的更重了,差点…。辛亏白鹰师伯及时找到了我们!不然…”

红鸢一听,握紧红鹰的手,未语泪先流,红鹰对她们来说,不仅是师父,更是母亲!

秦星最怕这种场面,有些不自觉的撇开了眼光!

红鹰注意到秦星,仔细打量秦星,忽然道,“秦姑娘,请受老身一拜…。”说着便要下地。

秦星忙走过去,“红鸢,扶住你师父!”

红鸢扶住红鹰,轻声道,“师父,姑娘和旁人不同,她不在意这些!”

秦星点点头,“红鹰掌使,您不必如此,再说您是长辈,怎么能给我这个晚辈行礼!”秦星心里明白,红鹰要拜的是什么!红鸢她们当她是母亲,她又何尝不是把她们都当成自己孩子们!她帮了她们,等于是让她心里的一大块石头落了地!

红鹰顿住身子,那双泛着精光的眼睛充满了睿智的光,想来年轻时一定是个很智慧的女性!秦星也回打量着她!彼此打量,却都没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半晌,红鹰才笑着道,“红袖说的没错,姑娘是万里挑一的人物…。”

秦星微微一笑,“红鹰掌使太过奖了!”

红鹰摇摇头,笑着道,“姑娘不嫌弃的话,叫老身一声红姑吧,多年前,都这么叫老身!”

秦星入乡随俗,很是自然的叫了一声,“红姑!”

红鹰欣慰的点点头,又看向了大飞和石磊,笑骂道,“见到师叔也不来磕头!”

大飞和石磊直直跪下,磕了一个头,“大飞,石磊,拜见师叔!”

红鹰笑着伸手,“你们俩小子现在越发的出息了!跟着太子殿下好好的,可别给咱们鹰部的人丢脸!”

大飞坚定的点点头,“师叔放心!一定不会给您和师父丢脸!”

红鹰叹口气,“你们师父可都还好?!”

石磊笑呵呵的道,“师父说,老人家活了一辈子了,现在最舒心了!就是惦记您和白鹰师叔,若是能团圆,师父一定高兴坏!”

红鹰眼里浮起向往的神色,半瞬又神色落寞,“也不知道今生还能不能见到他们…”

红鸢立即道,“师父放心,现在京城都尘埃落定了,贤王,不,太子殿下如今受陛下器重,咱们再也不用隐瞒身份,四处漂泊!等您身子好了,明年开春就出发,去清州,您也住到沿溪村,那里,铁鹰师伯给您和白鹰师伯都准备了宅子,到时候,您们四个,就又能在一起了!”

红鹰眼里更是光芒更胜,再次看向秦星,“这一切都是托姑娘的福…”

秦星笑着摆摆手,“他们也帮了很大的忙!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

直到晌午吃了午饭,秦星几人才起身离开,临走时,红鸢和红鹰说了红袖的事儿,红鹰愣怔了好一会儿,才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只是无比痛心的道,“那丫头,实心眼…。”

秦星接过话,“红袖是个好姑娘!”

红鹰欣慰万分的看着秦星,“能得姑娘一声好姑娘,红袖也算圆满了!”世人眼里都不屑的青楼女子,却能得一个这么让人俯首的人儿说一声好姑娘,这秦姑娘,确实与众不同!红鹰对秦星,更是生出了许多除了感激之外的情绪!

从红鹰处出来,秦星对大飞和石磊道,“你们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有空就多出去转转,也帮我找找合适的商铺和宅子!”

石磊惊讶的道,“不是吧,姑娘!属下多日前去太子府看师伯,就听说您在外面找铺子,这半月都过去了,还没找到?!”

秦星无奈又有些泄气,“唉,谁说不是呢!这京城看来还真是天子脚下,寸土寸金!居然硬是找不到!”

大飞笑着道,“看来还是张师兄厉害些!若是他在这里,估计很快就能找到了!”

石磊也点头,“确实如此!”

秦星心里动了动,有了主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