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京城来客/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回到太子府,思索了两日,还没来得及把给张恒的信递出去,十一月初的京城,便迎来了几位贵客!

林七带着张恒,秦钰和古力,进了京!当秦星在太子府里见到正四下里打量的秦钰时,鼻子一酸,跑过去,一把抱住秦钰,“你小子怎么来了?!”

秦钰裂开嘴,见到秦星的喜悦让他有些语无伦次,个头又长高了,却感觉比之前瘦了些,秦星皱着眉头,捏了捏他的胳膊,“娘还好吗?大姐和怜儿都好吗?!”

张恒在一旁满眼含笑,看着秦星,才一个多月未见,更出挑了些!红润的脸上似喜似嗔,那么鲜活!“我说,姑娘,可以先给些饭菜吃吗?这么大的太子府,连杯水也不给上!”

秦星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张恒,还有更像个少年郎的古力!站起身,笑道,“张大哥,我正要给你去信呢!你来的可真是及时!”又看向古力,“你爹知道你进京吗?你娘有没有一起回来?!”

古力有些不自在的欲言又止,半晌,垂下头,沉默!

秦星一惊,“怎么了?是不是你娘出事了?!”

古力猛的抬头,连连摆手,“不是不是…”

秦星皱眉,“那是怎么回事!?”看古力的表情,就是有什么事的样子!不解的看向秦钰,却发现秦钰也是一脸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心里一咯噔,沉下脸,看向张恒!

张恒一看秦星变了脸色,知道她又想多了,连忙道,“你不要乱想!”

一旁的林七见状,一抱拳,“姑娘,属下有罪!”

秦星扫了四个人一眼,见这个样子,有些恼怒的道,“到底是什么事,给我说清楚!”

四个人均是一愣,好似从来没见过秦星发火的模样…

秦钰更是连忙拉住秦星的手,“二姐,二姐…”

古力也是满脸无措,张恒反应过来后,好整以暇的看了眼秦钰和古力,“把你们做的‘好事儿’仔细原本的说给你们二姐听听吧!”

秦钰和古力同时低下头,沉默不语!

秦星疑惑的看了看两小子,又看向抱拳请罪的林七,最后看向张恒,“好事儿?!你们做了什么‘好事儿’?”秦星当然明白,张恒说的不可能是那个意义的好事!一定是这两个小子闯祸了!眼睛一眯,看向秦钰和古力,“现在好好说,还有的谈,若是我从别人那里知道了缘由,后果自负…。”

明明淡淡的语气,听在秦钰和古力的耳里,却都同时打了个冷颤!相互看了眼,点点头,决定还是坦白从宽!

等兄弟俩一人一句交代完,秦星是又惊又怒,盯着两个小子,半晌没出声!

原来,大半月前,正是京里时局紧张时,秦钰和古力,伙同明瑶和秦怜,四人离家出走了!起因是明瑶在一个大清晨偷跑到了清水,找到了秦钰,说她哥哥在京里有危险!还说大皇兄谋反了…。秦钰一听,立刻担心了,虽然家里人说秦星是出去谈生意去了,但他是不信的,他认为姐夫在京城,遇到了危险,二姐也一定在,而那个德王,是他当初要救的,现在他要做坏事,他有责任去帮忙!秦钰带着明瑶找古力一商量,古力也担心他的爹,二话不说,便要进京!三人一拍即合,却又被去给秦钰和古力送饭的明瑶听了个正着,立即要求一起!于是,四人分工合作!

首先,明瑶跑到镇上秦家,和秦柳氏哭诉,她一个人在清州太无聊,又没有人陪她玩,所以她一个人跑到清水去了!

秦柳氏一听,又是担心,又是心疼,想到林嬷嬷肯定急坏了,便要送她回去!但明瑶撒泼打滚就是不肯,秦柳氏没法子,只好哄,然后,明瑶提出了条件,让她回去可以,让钰哥哥和力哥哥送她!

秦柳氏心觉的不妥,都是几个孩子,而且,秦钰和古力还在上学,没有休沐!明瑶又是一阵哭,哭的秦柳氏招架不住,只得同意!

带着明瑶去学院找秦钰和古力,几个孩子一见面,明瑶便笑开了嘴,秦柳氏一见,叹口气,心疼明瑶从小没有娘亲,若是秦钰和古力能让她开心,送去玩儿两天也罢!于是专门去给程树打了招呼,把两个孩子接出了书院,又去张府,和王白凤说了一声,把秦怜也接了出来!毕竟明瑶是公主,虽然秦钰和古力都还是孩子,但也是男孩子,秦柳氏觉得不妥,有秦怜跟着,也有个照应!

王白凤那几日眼皮跳的厉害,心里一直记挂着张谦,对于古力他们几个送明瑶回清州的事情没有太放在心上,随他们去了!

出了张府,秦柳氏带着他们回家做了饭,吃完,便让白老爹驾马车送!

秦钰急了,白老爹送的话,他们还怎么去京城?!

古力拦住秦钰,摇摇头,四个孩子不做声,上了马车后,在车里商量如何摆脱白老爹!

都是聪明的孩子,白老爹又是个憨厚的人,没有想到这些孩子们的花花心思,出了清水两个时辰不到,几个孩子便借口肚子疼,给跑了!

等白老爹反应过来,去找他们,天色已经暗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白老爹是又急又惊,驾着马车飞奔回清水,这才惊动了林七!现身,安抚好秦柳氏,出去追寻几个孩子!

秦钰几个脱离了白老爹之后,一路朝京城去,只是刚出了清州,便不记得路了!幸好古力之前跟着养父母到处乞讨,还记得点,却也记得不全!

几个孩子走了一整夜,是又饿又困,心里记挂着京城里的人,又不敢歇着,还怕后面家里来人追上他们!

林嬷嬷在一大早发现明瑶不见了后,差点晕死过去,明瑶她一手带大,从没离开过她,她第一反应以为是被人掳走了!在看到枕头上放的字条后,更是急怒攻心!慌忙找到林二!

林二略一沉吟,便寻去了清水!他到清水的时候,白老爹已经带着明瑶他们走了!

秦柳氏一听林二说明瑶离家出走,笑着安慰林二,已经送回去了!

林二又连忙赶路,返回清州!一直等到夜深,却也没有等到明瑶他们回府!再然后,便等到了前去寻人的林七!

这一下,都急坏了,将军营里的林三林十,都召集回来,又将沿溪村留守的特种部队员调到清水,四处寻找!

这一连过去了两三日,几个孩子将身上的银子都花光了,是又饿又累,却还是在清州外的凉州徘徊,因为他们不知道方向了!这一日,他们终于问到了路,沿着凉州的官道一路又往前!

秦星听到这里,脸一惊沉的能滴出水来,狠狠的看着秦钰和古力,两人抿唇,不敢再说话!

张恒笑了笑,“后面这段了啊,我来说吧!”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是在半月前,收到贤王殿下,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太子殿下的信,说姑娘你可能有心要把秦氏商行发展到京城来,所以让属下速速进京!所以,半月前,属下动身从清水来!一路顺便视察了各地的商铺经营情况!大半月前的一个下午,属下在凉州与湘城边界,发现一队在路边晕过去的辽城马贩子,三四辆大马车停在路边,马夫和护卫都晕到在路边!呃,当然,后来官府证实,这些其实不是马贩子,其实是人贩子,辽人,专门贩卖一些孩子去西辽或者沧澜,当奴隶!当时属下本着不管闲事的心态,已经过去了,但却隐隐听到马车里有声音,似乎是什么在撞门的声音,然后,属下便让马夫去看看,等我们打开马车门,居然发现车里放着几个大麻袋,其中一个麻袋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还在不停的动…。”

说到这里,秦星猛的看向秦钰,本来正看着张恒的秦钰,忽然感觉到秦星的眼光,一惊,又低下头!秦星的心里却是一阵后怕,这几个孩子,若是真的被贩卖了,这几家的人还不知道该怎么活!特别是古力,找了十几年才找到的儿子!而秦钰秦怜,全家人视若珍宝,更是秦柳氏的命根子!更有明瑶,南璃十三公主!秦星简直不能继续想下去!忽然道,“秦怜和明瑶呢?!”

张恒示意秦星稍安,接着道,“等我去把袋子打开,这一看,可把我吓坏了,正在拼命动着的,正是秦钰和古力!两个好小子,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其他的孩子,包括怜儿和明瑶都昏迷着,就他们俩精神着,不停的在撞那马车门!”

秦星心下了然,上次在清水,因为余盛和琅野,她担心他们会对家人下手,有所防备。那日在清水楼吃饭时,给两个小子各自服下了一粒上雄的解毒丸,当时就是担心辽人会对他们用毒!没想到,那作用一直到现在都在!她忽然觉得,应该给一家子都吃上一粒才好!秦星看向古力和秦钰,“那些辽人是你们弄晕的!?”

秦钰和古力拿不准秦星是个什么意思,都不敢说话,知道秦星再次问,古力才道,“嗯!我们在官道上走了大半日才遇到一个马车队,他们好心的问我们去哪儿,我们想着若是顺路还可以坐一段,于是告诉了他们,没想到他们说也是到京城,热心的让我们上了马车,结果一进马车,就被他们弄晕了,捆绑起来!”瞄了眼秦星的脸色,古力又继续道,“他们夜里会把我们都弄出马车,然后他们自己睡进去!夜里冷,我和钰儿睡不着,想办法弄开了袋子,本来想带着怜儿和明瑶一起走的,但她俩昏迷着,又发现有好多其他的孩子都昏迷着,我们俩肯定弄不走,但又不能见死不救,一合计,就没有跑。”

秦星不免有些欣慰,脸色好了许多,秦钰瞧着秦星的没有那么生气了,接过话,“我和力哥哥在他们的水壶里下了药!”看了眼秦星,又道,“那药是在二姐你房间里拿的!在家里临走时,我想去看看你房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在路上用的上,结果只找到了一把匕首和这包药…”

古力又道,“本来我们还不想用的,不知道这包药是做什么的…但后来实在是想不出别的法子了,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反正想着这次不行,第二天再想法子!结果,我们就把药放进去了!”

秦星道,“全部放了?!”

秦钰点点头,古力也一脸懵的点点头!

秦星扶额,“那包药足于迷倒一百多人…”那包药是之前在不离村用来对付了地狱门的人剩下的!

张恒哈哈一笑,“怪不得那些个人贩子在湘城府衙足足昏迷了两日才醒来!”

古力很是气愤的道,“那也算是便宜他们了!那些孩子们都太可怜了,不仅不给饭吃,还用麻袋装着,整个人蜷缩着,有个孩子,是最早被他们在青阳抓到的,在马车里关了一个多月了,身子都变形了!”

秦钰也捏着拳头,“官府应该杀了这些人贩子!那些孩子们的家人该多难过啊!”

秦星严厉的看着秦钰和古力,“你们俩也知道家人会难过!?”

秦钰心知这次是犯了大错了,低着头,“二姐,我错了!”

古力也跟着道,“以后再也不会了!”

林七在一旁到,“姑娘,也是属下警觉性不高,才让他们得逞了!”

张恒摆摆手,“这几个孩子这次也立功了!人贩子醒了之后,官府一审,便真相大白了!湘城的嘉奖令应该已经送到清水了!”

秦星心里欣慰,但脸上还是一脸的严肃,“这次是没事,但你们也胆子太大了,居然敢欺上瞒下,离家出走!真是胆大包天!”

秦钰将头埋的低低的!古力抿了抿唇,“这次我们确实做错了!但你们作为我们的家人,也应该明白我们这种担心,应该及时的给我们捎信,报平安才是!”

秦星哑然,过了一瞬才道,“我后来去了信了!”

秦钰撅着嘴巴,“我知道,可那已经过了好几日了!张大哥和我们说了,还说姐夫现在是太子了!”

秦星无奈的叹口气,“那你们后来没有回去?!”

张恒笑着道,“湘城的事情完了后,正好官府那边得了贤王立为太子的消息!林二大人他们四处官衙都去打了招呼,这才被他们找到了!最后一商量,京里危险也解除了,他们要上京也可以,便让他们随我来了!只是秦怜和明瑶被那些人贩子一折腾,又惊又吓的厉害,受了风寒,被林二他们带回去了!由林七大人护送我们上京!”

秦星明白了整个经过,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情绪,愣了半晌,“我娘和舅母这次肯定吓坏了!还有林嬷嬷!”看向秦钰和古力,语重心长的道,“下次有什么事,一定要和家人商量,不可以这样胆大妄为,知道吗?!你们还小,不知道外面的险恶!”

秦钰连连点头,“那二姐下次也可以和我们商量吗?!”

秦星愣了愣,随后重重的点点头,“嗯,可以!”

古力和秦钰便高兴起来!秦星也跟着笑起来,“你们快去吃饭吧,红鸢应该已经备好了!张大哥,你也去见见白鹰掌使吧!”

张恒心里高兴又酸涩,从前秦星都叫他张老板,或者张掌柜,现在叫他张大哥,其实,他是应该高兴的!看到她这么幸福,现在身份又更甚从前!站起身,笑着道,“是应该去看看他老人家!”几个人一起往后院走去,张恒低声对秦星道,“别的孩子都昏迷了,为何钰儿和古力没有?秦姑娘,有什么好东西,要记得分享啊!”

秦星抬起头,张恒笑的满脸精明,标准的生意人的表情…秦星眨眨眼,摇头晃脑的朝前走去,“无可奉告!”

------题外话------

脸上过敏,满脸的红疹子,眼睛也肿了…昨天去看医生去了,请谅解!

再坚持一下下,努力收官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