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亲人相见/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顿好两个小子和张恒用了午饭,两个小的忍不住在太子府探起险来!秦星想着这府里人少,也简单,随他俩去了!和张恒在后院晒太阳,询问秦氏商行的现况!

张恒端着一杯茶,笑眯眯的看着秦星,“我还以为秦老板不在乎她名下有多少银子了呢!”

秦星一听银子,立即来了兴趣,朝前坐了坐,“你说说,现在有多少银子了?!”

张恒哈哈一笑,坐直身子,四下看了一眼这偌大的院子,放在京城,确实是不够看的,但若是比起清州来,那这宅子就是豪宅了!揶揄的看着秦星道,“我说秦老板,如今您这太子府都住上了,还在乎这点银子!”

秦星身子往后一晒,懒懒的白了眼张恒,“我就算是住进了皇宫,那该是我的银子,也得心里有个数不是!”

张恒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别有意味的道,“这住进皇宫也是指日可待!”

秦星眼眸闪了闪,不在意的摆摆手,“先不说这个!快说说,咱们的秦氏商行如今怎样,还有清水如何了?明轩和明辉都在京城,清州军营怎样?”

张恒慢悠悠的抿了口茶,才满脸掩饰不住的得意,开口道,“在姑娘离开清水之后的一个月里,我又在我们没有涉及的几个大城分别开了七家酒楼,五家连锁超市,另外,快递网点也建了现在除了京城,南璃几乎都有了咱们秦氏商行的网点!”不等秦星眉眼笑开,张恒又接着道,“如今你的十三钗可是走一路火一路,几乎都知道十三钗的名号!加演了一场又一场!按照你的吩咐,每个城的前三场都不收门票,后面加演的,都要另外出银子!这些银子都交给了红英姑娘,由她分给其他人!”

秦星舒心的叹口气,简直美得冒泡儿,半晌,又问,“你还没说,银子呢,有多少了!”

张恒伸出一个巴掌,故作神秘的道,“因为有商铺扩展,支出了近五万两,所以这一个月所有商铺银两只有这个数儿!”

秦星喜上眉梢,随即又皱眉,“十三家铺子,用了五万两?!”

张恒立即道,“这一个月网点的城,可不比清州,那可都是挨着京城的大城,铺子价格是清州的两三倍了!还有人员的安排,你又要求福利一定要好,所以…另外还各地置了宅子,作为办事处,这可都是银子!”

秦星点点头,“确实,我在京城也稍微打听了下,这里的铺子啊,拿着银子都买不到…”

张恒接口道,“这里可是京城,和咱们那里不同,有银子的人多,消费水平也普遍高…”

秦星思索了一下,“张大哥,你既然来了京城,那可不能歇着,明天就着手京城办事处的建立!这些日子大飞石磊他们也都在,都用上,尽快把京城办事处建立好!”

张恒认真起来,“这一路我也是在想这个事情,京城这一片肯定要发展,咱们秦氏商行,就差京城这一步了!收到殿下的信,我马上就动身了!若不是带着两个小的,我早就进了京,也不至于在路上走了这小半月!”

说道秦钰和古力,秦星无奈的挑了挑眉,“玉芊呢?她在清水?”

张恒听提到玉芊,很有深意的看了眼秦星,“我临走时去了趟姑娘家里,给添置了些用品!玉芊姑娘托我带句话给孝王殿下,说让他放心清州!当时我没懂,直到林二大人和我说,明辉临进京时,将兵符交给了玉芊!”

秦星心里微微一惊,半瞬又平静下来,玉芊她信的过,想来明辉也是极为信任她才会如此!而他进京后,玉芊也是最合适保管兵符的人!若是京城真出了事,林二他们必是不顾后果赶往京城,只有玉芊才会顾忌到清州,才会理智用兵符!笑着道,“怪不得她没来京城!”

张恒看秦星丝毫不意外,也不再多说,只是随口道,“清州现在是一片祥和,特别是贤王成了太子,又将清州军营肃清…。对了,清州府衙新上任的年轻府尹,很是有魄力!我走了一日,辛掌柜便来信和我说,那个新上任的府尹带着人沿着清州河道,在勘察水道的可行性!”

秦星惊喜的道,“当真?!”

张恒莫名的点点头,“肯定真的啊!因为辛掌柜和我商量,能不能先打听打听会在哪几个地方设码头,我们要抢占先机,买下码头上的铺子!”

秦星站起身,少见的兴奋起来,想不到明轩动作这么快,当初和他在清水河边的畅想,很快就要变成现实了…。

看着似乎高兴的很的秦星,张恒不明所以,本能的以为是因为听说又有铺子了,给高兴的,便道,“我说秦老板,你很快就富可敌国了,能开几个铺子,值得你如此高兴!?”

秦星翻了个白眼,“你知道什么!在南璃开几个铺子就高兴了?我还不至于,我的目标是,在上雄,西辽,沧澜,都有我们秦氏商行的商铺,网点!”

张恒略有些激动,光想想就觉得心里彭拜的很,把商铺开的别国,那可是他想都不敢想得!前几年,四处游历了一番,虽然有心,但却无力,想不到现在居然也能成为现实,这里的激动和兴奋自然全部化成无尽的干劲!

秦星从知道了自己到底有多少银子后的兴奋中平静下来后,还没来得及将古力送到右相府,太子府又来了两位贵客!

秦星在大门口见到老右相张勇时,还是很意外的,毕竟古力他们进京,连自己都不知道!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看向门口另一位穿着紫色绸缎长袍,瞅着张勇满脸不屑的老太太,老人头发白了一半,却依然精神矍铄,脸色红润,虽然一脸严肃,但一看就是个简单直爽的老人家,眨了眨眼睛,一眼便认出来,“王奶奶?!”

王家掌家夫人,王白凤亲母,邱氏,眼睛一亮,盯着秦星,“女娃娃认识老身?!”

秦星亲热的走上前,去扶老夫人,老夫人身边的小丫头自然的退后,让出位置!秦星笑着道,“王奶奶,您是舅母的娘吧?舅母和您长的可真是太像了!”

邱氏惊喜的打量着秦星,“你就是秦家那二丫头?!”

秦星规矩的蹲了蹲身子,而后才开口道,“王奶奶,正是呢,我叫秦星!”

邱氏脸上立刻浮起笑意,拍拍秦星的手,“凤丫头,哦,就是你舅母,几次在信里提起你,古力那孩子,更是多亏了你!”眼里不自觉得浮起泪花,叹口气,“老身几日前便要来瞧瞧你,可是我家那大小子不让啊,说现在你是太子府的人,这会儿上门,怕别人说咱们是别有用心,老身只好打消了念头!可今日,老身是听下面的人说我家,我家的…”几次哽咽,说不出话。

秦星知道老人是心疼闺女,也是心疼外孙,安慰道,“王奶奶不要伤心了,现在都好了,过去了,过去了…”

邱氏擦了擦眼角的泪,狠狠的瞪了一眼在一边正不甚满意秦星对他的态度的右相,大声道,“是啊!都过去了!我家外孙福大命大!我家闺女也算苦尽甘来了!”

秦星扶着邱氏进府,轻声道,“舅母这些年也还是很幸福的,舅舅对她是极好的!”

邱氏才笑着叹口气,“当初,若不是张家女婿对我家幺女好,我怎么舍得她去右相府去受那份罪!我王家虽不是官家,但好歹也是富贾人家,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也是能过的很好的!哪知道我那幺女死心眼,张女婿也确实不错!除开他那个爹,右相夫人也是非常和善的一个人!”

秦星笑着道,“是啊,外婆很好!”

邱氏停住脚步,唬着脸,对秦星道,“二丫头,你得答应奶奶,不要叫那个老头子外公!他可不配!”

秦星哑然,眼角余光撇见身后跟进来的张勇身子一顿,脸色瞬变,忍不住好笑,还是点点头,“不叫,不叫!”她确实也是没打算叫张勇外公!

邱氏立刻又笑起来,“真是个好孩子,怪不得凤丫头对你赞不绝口!对了,你家怜儿可有进京?听说她对刺绣非常有天赋…”

秦星笑着摇摇头,“大姐出嫁了,钰儿又进了京,家里娘亲没人照顾,她留在家里!她刺绣确实很有天分,舅母也如此说!”

邱氏边往府里走,边笑容不减,“老身啊,真是做梦都想见见那丫头!唉,你不知道,自从凤丫头嫁了人,后来又离了京,家里便只剩下她大哥二哥,他们两个的媳妇儿啊,都不是刺绣的料,老身这一辈子的手艺啊,真是做梦都想有个传承的人!”

秦星喜出望外,“王奶奶要教怜儿刺绣?!”

邱氏点头,“是的,我和凤儿几个月前通信就说了,后来凤儿回信说问了怜儿,说她不愿意离开清水,不想来京城!”

秦星心下了然,一定是王白凤问了秦怜,但她不愿意离开家人,给拒绝了,心里软软的,这丫头,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要,随即想起当初王白凤要她叫干娘她都不愿,便也觉得在意料之中了!笑着道,“怜儿还小,舍不得家里!”

邱氏点头,落寞的道,“老身也想到了,毕竟这么远!就是担心老身等不等她长大哟…”片刻又笑起来,“现在好了,你到京城来了,秦家小哥儿也来了,还有我家那个外孙也来了,怜儿来了京城,也有亲人了!”

秦星没有接话,笑了笑,已经到了前厅,让等在前厅的红鸢去叫秦钰和古力,安顿好邱氏坐下,回身看那张勇沉着脸,也还是跟着在前厅坐下,秦星只当没看见,白鹰安排下人上了茶,便出了前厅!

邱氏四下打量了下,皱眉道,“星丫头,这太子府,咋没几个下人?!”

秦星笑着道,“我平日里不需要人伺候,明轩也忙,这府里人少更安静!”

邱氏唬着脸,认真道,“那可不成!稍后啊,奶奶给你张罗几个丫头来,这好歹是太子府,怎么的也得有个门面在不是,不然这哪家夫人或者大人来府上,连个下人都没有,可不白的让人笑话?!”

虽然秦星觉得没有必要,但又不忍心拂了邱氏的好意,也想着白鹰年岁也大了,该歇着了,便点头,“行,听奶奶的!”

邱氏不满皱纹的脸上立刻笑开了!

张勇在一边哼了哼,“光几个丫头也不成,得有个管事的管家,我看你这太子府的管家年岁大了些!等晚些时,我让谦儿给你送过来!”

邱氏不高兴的瞪了张勇一眼,张勇只当没看见,歪着头看向一边!

秦星眨眨眼睛,正要拒绝,只听秦钰大呼小叫的跑进来,“二姐,二姐,你看,你看…。”

秦星看向门口,秦钰和古力满脸兴奋的从后院跑进来,身上沾满了树叶灰尘,狼狈至极,秦钰手上还举着一只正扑闪着翅膀的鹰!秦星惊道,“钰儿,古力,你们在做什么?!秦钰,快把你手里的鹰给放了!”

秦钰撅着嘴巴,“我和力哥哥忙了一下午才捉到它呢!怎么能放?!”

秦星急了,走过去,拍了秦钰一巴掌,“瞎闹,这是白鹰爷爷养的送信的鹰,你居然把它给捉了!”

秦钰一听,懵了,“白鹰爷爷养的?!”

古力确实兴奋的道,“星姐,真的?这鹰能送信?!”

秦星刚想开口,邱氏颤颤巍巍的走到古力身边,一把拉住古力,满脸激动,眼眶里的泪压都压不住,盯着古力的脸,连连道,“像,像极了…。”

古力乍一看到一个老奶奶抓着自己,心里吓了一跳,又不敢大力挣脱,只好求助的看向秦星!

秦钰睁大眼睛,看着邱氏问道,“奶奶,您是谁呀,怎么要抓着我力哥哥啊!?”

邱氏偏头看向秦钰,“你是钰哥儿?”

秦钰点点头,朝前一步,“您是谁啊?!”

邱氏神色激动,又看向古力,“力儿,我是外婆啊…。”

古力停下挣扎,看着邱氏那酷似娘亲的脸,脸上浮起红晕,腼腆又真挚的叫了一声,“外婆!”

邱氏双手颤抖的一把抱住古力,眼里的泪再也控制不住,喷涌而出!“我的乖孙孙啊,你让外婆想苦了!”

张勇双眼充满期待的看着被邱氏抱在怀里的古力,眼睛似粘在他身上一般,一刻也不离开!

秦钰偏头,看向张勇,无比天真的道,“那您呢?您是谁?力哥哥的外公吗?!”

张勇反应过来,老眼里泪花闪动,似激动又似难为情,“不,我是他的爷爷,亲爷爷…。”

秦星瞟了一眼手足无措的张勇,这个老头儿当年一定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见到他这个孙子吧?!冷眼旁观,这种事情,让古力自己去面对吧,她和秦钰都不必参与!不动声色的拉着秦钰出了前厅!

到了后院,秦星将秦钰手里的鹰放飞,那鹰盘旋在院子里,长啸两声,似在讨伐秦钰!

秦钰苦着脸,“小鹰,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是白鹰爷爷养的,对不起…。”

那鹰又盘旋了一圈,试探着下落了一些,秦钰又道,“你就原谅我把,我不是故意的…”

话落,鹰又缓缓靠近,最后落到秦钰的肩膀上,秦钰兴奋的小脸通红,对秦星大叫,“二姐,你看,它原谅我了!”

秦星坐到石桌上,看着兴奋不已的秦钰和停在他肩膀的鹰,笑着道,“这鹰通人性,你对它好,它也会对你好!而且,它送信,比鸽子快几倍,更重要,比鸽子飞的高,信笺更安全!”

秦钰看着肩膀上的鹰,双眼冒星星,“它这么厉害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