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尊贵身份/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落日西沉,秦星抬头看了看天色,对红鸢道,“红鸢,你去看看他们互诉衷肠完了没?要不要在府里用饭?!”

红鸢应声朝前厅而去!一直在院子的角落和小鹰玩耍的秦钰转过头,“二姐,他们是力哥哥的亲人吗?”

秦星嘴角弯了弯,笑着道,“是的!”

秦钰不解的皱眉,“可以前为什么都没有见过他们!”又转过去,喂小鹰吃虫子,嘀咕道,“力哥哥吃了那么多苦头,也没见到他们呀!亲人不是应该在一起吗?!”

秦星不置可否的挑挑眉,没有接话,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和小鹰玩了一下午还乐此不彼的秦钰!

不多时,红鸢回到院子,还有古力跟在后面,苦着脸,十分纠结为难的样子!

秦星只扫了一眼,便知道他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笑着抿了抿唇,没有开口!

果然,古力一到后院,坐到秦星对面,便对秦星道,“星姐,你说…。”欲言又止,似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秦星笑着道,“一下午都没有搞定?!”

古力有些泄气,“外婆要我跟她回王家,可爷爷他,要我回相府!”

秦星看着古力,谁能想到从前四处漂泊的流浪乞儿如今却是身份显贵的相府小公子!不仅有一朝首相的爹爹,还有富甲一方的外家,今后的富贵,自是不可言喻了,轻声道,“他们都是你的亲人!”

古力有些躲闪秦星的眼神,“星姐你…。哎,我跟你说了吧,我爷爷他,他以前…”

秦星收了笑,漫不经心的道,“以前的事都过去了…现在他也只是个老人,你终究是他的血脉,要如何,你自己论心而对!”秦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心越来越软…

古力听完,坚定的点点头,“嗯!娘亲和我说从前的事时,也是这样和我说的…。还说,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的爷爷…”

秦星认真的看着古力,“你的娘是个很善良的女人!”

古力笑起来,“嗯,她是个很好的娘亲!”

秦星站起来,“把他们留在前厅时间太久了不像话,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古力笑着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我出去了!”而后转过身,对一门心思和小鹰玩儿的秦钰道,“钰儿,你在这里要听话啊!”

秦钰这才转过身站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古力,“力哥哥,我一直都很听话啊!”

古力笑了笑,转身朝前厅走去!

秦钰走到秦星身边,疑惑的道,“二姐,力哥哥这是怎么了?!”

秦星摸了摸秦钰的头,“你力哥哥要回家去了…”

秦钰不解,仰起头,“回家?他的家在清水啊…”

秦星笑着道,“他在京城也有家,舅舅家,就是他的家!”

秦钰恍然,“哦,他爷爷来接他了!真好,他爷爷应该很喜欢他!”低下头,落寞的道,“可我们家爷爷都不喜欢我…”

秦星叹口气,拍拍秦钰的肩膀,“我们都很喜欢你就行了!要那么多人喜欢做什么!”

秦钰到底是小孩子,立即又眉开眼笑起来!“那力哥哥还会回来找我玩儿吗?!”

秦星想了想,没有说话,只是牵着秦钰的手,朝院子外走去,“你看你这满身的土,赶紧去洗洗!”

红鸢跟在秦星身后,“姑娘,不去前面看看吗?府里没个主人照应,不太好吧!”

秦星朝前厅看了眼,笑着道,“不用了,他们这会儿也不会介意有没有主人了!”

两盏茶时间后,白鹰来说,张勇和邱氏都已经走了!

吃晚饭的时候,明轩破天荒的回府了。

秦钰看到明轩,很是高兴,“姐夫!”

明轩柔了表情,迎过去,“这一路可还吃的消?!”

秦钰挺了挺胸脯,“这又啥的!这一路有马车坐,还有吃有喝,比以前好太多了!”

明轩揉了揉秦钰的头,看向秦星,一脸的温柔。

秦星走过去,感觉像似好久不见了一样,“怎么又瘦了?你们在宫里都没有好好吃饭吗?!”

明轩看着秦星不言语,似怎么都看不够似得,满心满眼都是秦星,似没有看到旁边的张恒!

张恒从饭桌边站起来,恭敬的行礼,“草民见过太子殿下!”

明轩大手一挥,“张老板客气了!这一路辛苦了!”

张恒连忙道,“不辛苦,不辛苦!”

秦星笑了,“都不要再说了,快坐下吃饭吧!”

几人坐下,张恒有些不太自在,轻轻喂了一口饭在嘴里,从前虽然知道他是贤王,但总觉得在清州,也没有觉得他高高在上,可这里是京城,他又是太子,以后便是这南璃的皇帝,心里有些惶恐!

明轩似看出张恒的拘束,端起饭碗,不经意的道,“张老板,本王投的银子可赚回来了?!”

张恒一噎,一口饭上不能上,下不能下,憋的脸通红,看向明轩,“太,太子…。”

秦星挑挑眉,极不厚道的笑了,秦钰也在一旁笑个不停!

饭后,秦星和明轩后院坐着喝茶,明轩难得这么空闲,秦星有些意外,“明轩,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不忙了?”

明轩端着茶杯,一脸深情的看着秦星,“星儿有没有想我?!”

一直看着明轩的秦星以为他要说什么认真的事,结果来了这么一句,嗔了他一句,“不想!住在一个屋檐下,有什么好想的!”

明轩身子往前一探,凑到秦星身边,握住秦星的手,“你不想我,为何在房里的纸上写我的名字?!”

秦星脸一红,不满的嗔道,“你偷去我房里?”

明轩摇摇头,紧紧看着秦星,“我可没有偷着去!每次都是正大光明的进去,可惜,星儿每次都睡着了…”

秦星脸色绯红,“那你为何不叫醒我呢,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

“见你睡的熟,不忍心!”明轩将秦星的手放到唇边,“星儿,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

秦星点头,“你说!”

明轩思索了一会儿,轻声道:“我知道,你一直想回清水去,我也想回去,可是,父皇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虽然我无心于皇位,但南璃刚刚初定,很多事都还需要我,我也不能就这么撒手走了,都交给明辉!他还太年轻,所以…”

秦星伸出手,放到明轩唇边,拦住他余下的话,“你担心我在京城呆着无聊,指不定哪天就跑了,德王的事一平定你就去信让张恒进京?!好以扩张秦氏商行的名义,让我留在京城?!”

被秦星点破心思,明轩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点点头,“星儿,对不起,我太自私,可是…”

秦星脸上浮起笑,“放心,我不会离开的!我说过,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陪着你一起!更何况,你的父亲现在需要你,南璃也需要你!”

明轩脸色动容,眼里的柔情似要溢满,一瞬不错的看着秦星含笑的眼,心里被满腔的幸福填满!

秦星被明轩眼里绚烂的柔光吸引,忍不住往前凑了凑,明轩终于忍不住,俯身吻住秦星的小嘴!一时间,秦星只觉得头顶霹雳啪啦,一片璀璨!

258年,十一月中,秦星在京城简直是如鱼得水,自从张恒进了京,秦氏商行的版图就是正式挂进了京城!张恒在京城置下了一处五进的院子后,这宅子就正式成了京城办事处!秦星拿着房契,满脸的肉疼,“天啊,这可真是抢钱啊,一处宅子,八千两?!”

张恒笑着道,“我说姑娘啊,你就知足吧!这还是王家大少爷辗转托了好多人,前右相张勇张大人卖了老面子,才置到的!”

秦星撇撇嘴,“有关系,可就是好使啊…”这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这有人有关系,可就是不一样!甚至都不用打出太子和右相的名号!“那就赶紧趁热打铁,找铺子啊!”

张恒两手一摊,“我也想快,这不在正四处打听呢!王家那边也在帮忙打听,有两个估计就要有眉目了!”

秦星想了想,“快要过年了,不管富人穷人,都要置办年货,一定要在年关前,把超市弄起来!”

张恒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嗯,我也这么想!我这就出去,抓紧时间!”

张恒出去,秦星在书房来回踱步,十一月又过了一半了,还有一个半月就要过年了,看如今的情形,怕是连过年都回不了清水了…轻叹口气,想不到第一个年都不能和娘亲一起过…前几日收到大姐的信,还问什么时候回去…想到自己答应了明轩要在这里等着他,只好无奈的摇摇头…

十一月二十日,南璃的京城迎来了上雄的使者,带了大批上雄特产,说是奉了上雄太子之命,特来恭贺明轩太子,另外带来了一个轰动天下的消息!上雄太子认秦星为义妹,上雄皇帝特御奉秦星为南国郡主!

这一消息,其他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特别是秦星自己,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份有什么不一样了!但,康顺帝却如释重负,心里似落了一块大石!当天便让明轩带着秦星进宫,接受使者带来的上雄皇帝御封圣旨!

见完了上雄的使者,秦星再次站到了南璃的御书房,康顺帝眉开眼笑的看着秦星,“星丫头,你说说看,你是如何成了上雄太子的义妹?!”

秦星刚想开口,明轩抢在前面道,“那上雄太子月前在清州游山玩水,恰逢那次山道坍塌,被星儿给救了,所以…”三言两语,又合情合理!不管康顺帝是否真的相信,但这个理由,找不出破绽!

康顺帝连连点头,看向秦星,似不满,又似责怪,又有些恨铁不成刚的心痛,“既然是郡主了,以后得注意些身份了!你看你适才那行礼的别扭样!还有你看看你,这穿的是什么?”上下看了眼秦星,秦星还没来得及反驳,又继续道,“难道太子府连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停了一瞬,不给其他人说话的余地,转回身看向身后的连安,“你一会儿去给星丫头挑几样首饰头面!”似想起什么,又道,“算了,让星丫头和你一起去,让她自己选!”

连安笑着道,“是。”

秦星眨眨眼,“真的让我自己选?!”

康顺帝看着秦星那两眼放光的样子,不满意,“什么我啊我的,每个规矩!还有,你那秦氏商行都弄到朕的眼皮子底下来了,还稀罕朕的这点首饰?!”

秦星理所应当的道,“这天下谁不知道皇宫里的东西那可都是最好的!就是那么一点儿,可也是价值不少的!况且,我那商行在京城里,还一个铺子都没有呢,有名无实罢了!”

康顺帝胡子翘了翘,“星丫头,朕和你做点生意如何?!”

秦星疑惑的看向康顺帝一脸的精明样,有些戒备,“您说说看,什么生意?!”

康顺帝看着秦星,满是深意,“朕让你的秦氏商行做南璃的皇商,但你商行的收入,每年要给南璃四成!如何?!”

明辉和明轩同时看向秦星,明辉更是一步窜到秦星身边,“四嫂,赶紧答应啊,皇商啊!咱们南璃还是皇爷爷那时候有过皇商!你快答应啊!”

秦星眼睛一闪,微微一笑!

------题外话------

这两天忙着闺女班上周末秋游的事儿,虽然以往做了不少这种团队,可第一次作为家委会给小朋友们做秋游策划,还是蛮认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