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南璃少年 (上)/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钰蹲在角落回过头,仰着红扑扑的脸,瞪大眼睛,“皇上?!”扔掉手里的虫子,掏出怀里的帕子擦干净手,跑到秦星面前,“二姐,你说皇上要来用饭!?”

从前在清水还好,毕竟那种小地方,有些人一辈子能见到的最大的官也就是个村长,顶多见到几个镇衙门的衙役!从知道明轩是王爷,皇子之后,秦钰从一开始的别扭惶恐到现在没什么感觉,也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调整好的!

秦信业是读书人,读书人自然对这种阶级,官府衙门之类的,还有关于朝廷机制,多少都会了解一些,偶尔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和家里的孩子们念上几句,秦钰虽然小,但聪明,耳渲目染,自然多少也知道点!对皇上,这个陌生而又遥远的词,他实在是从来连想都没有想过!

进了京,虽然住在太子府,但因为秦星的原因,这府里也没有刻意的去强调太子府规矩,也没有机会让秦钰去接触一些京城的达官贵人,让他从心底还是觉得和清水也差不多…。乍一听到说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要到这里来用饭,秦钰只觉得脑子一轰,有点发晕!

古力到底年长好几岁,又在相府住了这些日子,张谦至从在清水和古力谈过心之后,越发的喜欢与他时不时的聊上几句,所以经常的在下朝回府之后,祖孙三人聊上一会儿!在古力的心里,皇上虽然也是遥不可及,但也不是那么可怕!见着秦钰似惶恐的样子,轻笑着安慰他,“钰儿,咱们的皇上是个明君,你不用害怕!”

秦星拍拍秦钰的肩膀,“钰儿,你在担心什么!?”

秦钰平复了一下心情,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二姐,父亲曾经说,皇上掌握着杀伐决断,而且,伴君如伴虎…。”

秦星一愣,随即和古力一起哈哈大笑,“钰儿,你这脑袋瓜子里装的什么啊…。父亲说的没错!可你要看怎么理解!还有,就算皇上掌握着生杀大权,但也不能滥杀无辜啊!况且,这里是他儿子的家,他来吃顿饭而已,如何又扯到伴君如伴虎了…。你读的书都读到哪儿去了!”

听秦星一番连笑带说,秦钰有些难为情的摸了摸后脑勺,抿了抿唇,才道,“二姐,我错了!”

秦星弯下腰,看着秦钰,“我和皇上接触过几次,他是个很好的皇上!就和古力说的,他是个明君!你呢,就把他当做是你赫连大哥的父亲,一个很可爱的老头儿!”

“老头儿?”秦钰偏了偏头,想了想,又点点头,“嗯,姐夫的父亲,姐夫的爹爹,那就是二姐的爹爹,我明白了!”

前一句听着还好,后面两句让秦星一噎,想到若是和明轩成了亲,自己好像还真要叫他爹…不免一阵鸡皮疙瘩!想想自己前世没有父亲,到了这一世,父亲也早死,好像还真和父亲没有缘分…

秦星不再和他们闲话,转身准备去把自己身上这身衣服换了,不然被那个老头看到自己身上又是泥巴又是油渍的衣服,又要说这太子府的不是了…勾了勾唇,抬步朝外走去,刚走了两步,转头对古力道,“古力,你晚上过来和你爷爷说了吗?”

古力点点头,“已经让张叔回去说了!”

秦星这才又转身走开,张勇现在好像彻底醒悟了般,也或者是老了,更或者是因为除了张谦也没有其他的指望了,现在对古力是特别的疼爱,对张谦也是慈爱有加,似乎要弥补起之前做父亲和做爷爷的亏欠!秦星眨了眨,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一切都在变好,便好了!

回到房里换好衣服,天已经彻底暗下来,走出房间,一股冷风扑面,一个哆嗦,快步走到后花园,王婆和兰心紫菱正在掌灯!见到秦星过来,王婆笑着道,“姑娘,这天一黑啊,就格外更冷,老奴琢磨着时不时弄几个火盆放在边儿上?!”

秦星点头,“弄上三个火盆,烧旺一点,放到亭子里!”四周打量了下,花园里都点上了灯,一派祥和温馨,除了有点冷,还是挺不错的。找了一圈,没看到秦钰和古力,正皱眉,便听到秦钰叫自己的声音,转过头去一看,哟呵,这小子,原来回房去换了一身衣服!

一身暖色暗纹貂毛领长袍,腰里一根稍宽腰带,镶着银边,衣摆处绣着翠竹,脚上一双毛里马靴,头发束起,碧绿的玉簪,让秦钰看起来,十足的小公子哥儿!

秦星含着笑,细细的打量了秦钰一番,这小子,前些时给他置办了不少衣服,从前贫苦惯了,这一下子有了这么多新衣服,又是兴奋又是激动,却硬是不穿,说要留着过年穿,想不到现在却找了出来换上了!

秦钰被秦星看的别扭,红着脸到,“二姐,我这般打扮可以吗?!”

秦星点点头,走上前,“我们家钰儿怎么打扮都是个俊俏的公子哥儿!”看了眼旁边的古力,虽然衣服没换,但头发都重新整理了,身上的衣服是相府准备的,自然是不差的!古力本就生的好看,从进了秦家,又后来回了张家,到京城相府,更是精细的养着,更是唇红齿白,比许多的世家公子都出众几分!欣慰的笑了笑,不禁打趣道,“你们俩这一出去,一定让许多姑娘家都看花了眼。”

古力脸一红,秦钰更是大声叫起来,“我才不要她们看我!”

秦星笑而不语,看看天色,转身准备去前厅迎接皇上!刚转身,小六匆匆进了花园,“姑娘,殿下带着皇上进府了!这会儿周管家正带着他们朝花园来呢!”

秦星摆了摆手,带着一脸严肃和惶惶的秦钰和古力,刚走到花园门口,便看到康顺帝背着双手,如在御花园里闲庭漫步般,斜着眼,对一旁弯着腰带路的周管家念叨着,“你们家主子就这般招待朕?!”

周管家始终含着笑,弯着腰,无比恭敬又小心,“陛下,秦姑娘花了半日时间,一直在精心安排,陛下一定会喜欢的…”

康顺帝脸上带着笑,鼻子却哼了哼,“她那么小气,能给朕安排个什么好东西出来?!”

秦星听着觉着好笑,上前几步,恭敬的俯下身子,“民女秦星,拜见皇上…”

康顺帝停住脚步,好笑的看了一眼面前给自己行礼的秦星,笑着朝身后的明轩,明辉,张谦道,“你们瞧瞧,这丫头今天居然给朕行礼了,真是太不容易了!”而后才看向秦星,“平身吧!”

话音刚落,秦星便直起了身子,像是迫不及待一般!

康顺帝胡子翘了翘,看到秦星身后一个少年,一个小娃儿,好奇的道,“这是谁家的两个小公子?!”

秦钰和古力两个不慌不忙的上前,规规矩矩的跪下去,行礼,“秦钰,古力,见过皇上!”

康顺帝满脸笑意,“快起来,来来来,让朕看看,这哪里来的两个娃儿?!”也许真的是老了,康顺帝非常喜欢和年轻人呆在一起,更是非常喜欢小孩子!

秦钰和古力这才恭敬的起身!

秦星笑着扶着秦钰的肩膀道,“皇上,这是我家小弟,秦钰!”

张谦连忙走到康顺帝一侧,带着些自豪,“陛下,那大些的,是臣的犬子,张古力!”

康顺帝惊奇,“哟,原来是你们俩!朕前些时日,收到来自凉州府尹的奏折,说要嘉奖两名少年,说是,如何来着?明辉?说的可是他们?”

明辉笑呵呵的上前,“父皇,正是他们,帮助破获了一桩邻邦贩卖儿童的案子!那嘉奖令应该已经送到清州府衙去了!”

康顺帝笑眯眯的往前走了几步,眼前两个精神的小哥儿,让他越看越欢喜,“走,陪朕去用膳!”

秦钰和古力连忙伸手扶住康顺帝,朝花园亭子走去!

秦星转身刚要一起,手一下子被握住,不用回头,便知道是明轩的手!他的手始终带着温暖,刚好包裹住秦星冰凉的手!

明轩偏头,附身到秦星耳边,“星儿今天很美!”

秦星脸色绯红,不自在的偏了偏头,今日她确实稍稍打扮了几分,描了淡淡的眉,头发挽在脑后,流苏耳坠,淡粉色毛边长裙,像个温婉的小妻子!她心里一直被明轩说的那句我们的家涨的满满的。

明轩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不自在,又靠过去,轻声道,“我很喜欢!”

秦星脸更是红的像只熟透的虾子,“贫嘴!”

本来走在前面的明辉听到后面的动静,停下脚步,回头,“四哥,你们又在嘀咕什么呢!”看着明轩牵着秦星的手,两人缓缓走来,眨眨眼,等他们走近,轻声道,“四哥,你去向父皇请旨赐婚啊!”

明轩偏头看了眼秦星,笑着道,“不急!等你成了亲,我们也不迟!”

明辉脸一红,“四哥不成亲,我如何成亲!”

明轩没有多说,拉着秦星的手,往前走!秦星看了眼明轩,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想法,但对成亲这事儿,其实她也并不着急,过个两年也无所谓!而且现在这种状态她也觉得很好!

秦星三个到亭子的时候,康顺帝正坐在桌边对着两个火锅炉子吹胡子瞪眼,周管家一脸惶恐的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出!张谦也是一脸莫名的看着面前一锅白一锅红的汤!

秦星笑着上前,“周管家,去让厨房把我下午准备的食材端上来!”

“丫头,你就让朕喝这汤?!”康顺帝看着面前的汤,香气四溢,汤色奶白,确实很有食欲,但这满桌子,除了两锅汤,其他什么都没有…

“陛下,您先耐心的坐会儿,一会儿就可以吃了!”秦星走过去,把筷子分好,又到亭子边上把炭盆拨了拨!

康顺帝便伸长了脖子,等着!

秦钰惊奇的看着像个小孩子模样的康顺帝,一时有些失神!

康顺帝一回神,瞧见看着自己失神的秦钰,笑着道,“钰儿为何这般看着朕?!”

秦钰回神,到底是小孩子,张嘴便道,“皇上一点也不像个老头儿…”

众人一愣,康顺帝哈哈笑起来,“当真不像个老头儿?!”

秦钰点点头,“是啊!我们村里刘爷爷头发都白了,脸上都有褶子呢!”

康顺帝哈哈笑的十分开怀…

秦钰睁大眼睛,忍不住道,“二姐说的没错,皇上真的是个可爱的老头儿…”

正在拨弄炭火的秦星一噎,这个坑姐的主儿,那个皇帝老头儿又要数落一番了!果然,还没起身,便听康顺帝道,“你二姐在背后说朕是个老头儿?!”

秦钰点点头,“是啊…说您是个可爱的老头儿!她说您就是到自己儿子家吃顿饭,不需要害怕…。”

康顺帝笑意不减,却故意道,“哼,她真的说朕可爱?!”

秦钰点头说是,又道,“皇上,您刚才等着上吃的的时候,和明瑶好像哦!”

康顺帝一愣,笑着道,“你见过明瑶?!”

秦钰有些落寞,“是啊,不过,好久没见她了…”

康顺帝眼神一闪,若有所思的道,“钰儿喜欢明瑶?!”

秦钰还是点头,直接道,“是啊!”

秦星瞟了明轩一眼,明轩笑着摇摇头,没有开口!

康顺帝脸上笑容更深,“你喜欢明瑶什么?”

秦钰小脸扬起笑,“明瑶很善良,很爱笑…”

众人都笑起来,小孩子的喜欢,永远是那么单纯,没有丝毫其他的复杂情绪!

那日晚上在太子府用晚膳的陛下到底吃的如何怎样,没人知道,但从那日之后,御膳房便伤透了脑筋,因为康顺帝每日都要吃一种叫做火锅的菜…

连续三日之后,康顺帝发了脾气,御膳房总管只得去了太子府,上门请教!

御膳房总管的上门,让秦星脑光一闪,很快找到张恒,把想在京城开火锅店的想法一说,便得到了支持和肯定!要知道,连皇上都爱吃的东西,一定火爆!

说干就干,可又在店铺上遇到了难处!

当明辉得知秦星要开火锅店,立马双手奉上自己的酒楼的房契和地契,坚决要改成火锅店!

秦星斜着眼看着面前的明辉,“你当真?这酒楼一给我,可就归秦氏商行了啊!”

明辉认真的道,“其实这酒楼当初就是四哥的产业,只是他要离开京城,才把它交给我,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

看明辉说的认真,秦星便也认真的道,“那成,不过,我也不白拿!这酒楼算你的股份,我经营,给你分红!”

明辉巴掌一拍,“行,听四嫂的!”心里乐开了花,有的吃,又有的拿,真是再好不过了!

张恒速度极快,房契地契一拿到手,就着手开始改造!

秦星更是连夜画了几张印象里前世火锅圆桌的图样。送到清水去做是来不及了,就直接送到了京城的木匠坊!知道是太子府的订单,木匠坊立即将其他的订单都暂停,全力去赶做秦星送去的图样!

离过年只剩下十来天了,可秦柳氏她们还没到,这一路走了大半月,若不是每日有信来,秦星早就坐不住要去接了!

秦柳氏从来没出过门,最远只到过清水镇,这一路往京城,越走越冷,京城周边更是下了几场雪了,寒冷的天气,加上路途遥远,秦柳氏便有些支持不住。更何况一路还有上了年岁的前右相夫人梁柔,从前身子就不大好,去清水养了这么长时间才又好转了,所以路上只能走走停停!

这日,京城飘飘扬扬的又下起了第二场雪!

秦星百无聊奈的躲在房里写写画画,只一个时辰,窗外便雪白一片了…叹口气,除了雪压枝头的声音,整个府里都安静极了,看了眼房里的炭火盆,虽然暖和,可就是觉得差点什么…。

忽然,秦星站起身,拉开房门,走出去!

一直候在耳房的兰心立即出去,“姑娘,可有什么吩咐?这外面天寒地冻的,让奴婢去吧!”

秦星摆摆手,“叫上紫菱,去把红鸢小六也找来,我记得后厨房那边有个空房间,你去找周管家把钥匙给我拿来!”

兰心连忙按秦星的吩咐去做,秦星折返回房间,又套上了一件粗布棉衣,出了院子,穿过后花园,朝后厨房走去!这太子府虽然比其他的王府小,但也是有大小四个院子的大宅子!

从大门进来后便是平时用来会客的前厅,前厅后便是饭厅,而后是后花园,后花园的两边是四个院子,最大院子里,厢房五六间,还有一间下人房。最小的院子也就四间房,一间耳房住贴身伺候的下人。如今秦星和秦钰两人占了一个小院子,明轩占了一个!便只剩下东边两个空院子,一个用来秦柳氏他们住,一个是明瑶住!

后花园的后面一个是厨房,另一个是下人住的院子!小而紧凑!比起其他的王府大院来说,确实是不够看的,但秦星却觉得十分好!如今人多了,才显得小,从前这府里只有明轩一个人的时候,怕是每日都静的可怕!

秦星勾唇笑了笑,想起自己从前也是不喜人多,嫌吵嫌闹,如今却偏爱这般热闹!

到后厨房院子,几个婆子在厨房灶间就着火星拉着家常,见到秦星进了院子,连忙站起来,王婆道,“姑娘,可是肚子饿了?!”

秦星笑着摆摆手,“我不饿!”

正说话,兰心小跑着拿着一串钥匙进院子,“姑娘,钥匙拿来了!”

接过钥匙,秦星去将另一边的一间空房子打开,一阵灰尘飞起,里面却是很整齐。

王婆几步过去,“姑娘可是要找什么?”

秦星捂着鼻子,四下看了看,很满意,屋子不大不小,有一扇窗,还有一个炕,想来是之前用来厨房的下人住的!点点头,心里琢磨开,等仔细规划一番后,才吩咐下去,让小六去找泥瓦工。

连续折腾了两日,秦星在京城又弄了一个和清水一模一样的火房!

秦星叉着腰,在门口,看着完工的火房,笑的合不拢嘴,没想到清水自己精心设计的火房没用上,倒在京城先用上了!看着那火坑里的火堆,燃烧的红火,映红了红鸢她们的脸,徐徐上升的烟从屋顶的烟囱飘出去。

秦星眼睛一亮,便让刘婆子这两日买半扇猪肉来!多年前在一个土寨子里吃到的熏肉,那滋味可真是到现在都念念不忘!

等这火房用上,太子府上下才知道这火房的好处!不管主子下人,都围着那火坑,要么烤点膜,要么烧点红薯,一起聊天话家常,任外面风雪交加,屋里一片暖意融融,其乐无穷!

秦钰从学堂回府,直接便爬上火房的炕上,就着红薯,写先生留的作业!

十二月二十,离年下只有十天了,秦柳氏她们终于进了京!

秦星骑着秦棕,和红鸢一起,一直迎到了京城门口。

刚到门口,便见到明辉和明轩,还有张谦也骑马过来。

“舅舅,明轩,你们怎么也过来了?!现在宫里没事了吗?”秦星拽着秦棕,好奇的看着迎面而来的三个男人!

明轩和张谦还没开口,明辉便道,“一个来接娘子,一个来接岳母,有事也要先放着呀!”

秦星好笑的看了明辉一眼,“那你是来接谁?!”

明辉梗着脖子,理直气壮的道,“作为南璃的王爷,我当然要来迎接邻邦公主的到来!”

“原来如此…。啊…”啊字拖着长长的尾音,秦星故作恍然的看着那个又恢复意气的少年!

不多时,又瞧着从城的另一边打马前来两个男子,只见张谦一见,忙下马前去打招呼!那为首的男子温文尔雅,一看就像个读书人。后一位则眉眼精明,似个生意人!见到张谦,也下马寒暄!

秦星这才知道,原来这两位是王白凤的同胞哥哥!

王家两位公子给明轩明辉行了礼,又与秦星打了招呼,便静静的候在一边,想必也是多年没有见过自家妹子了,心情很是激动!

一行人又等了大约一盏茶时间,便远远的瞧见一个马车队走近,足有七八辆马车。前后都有人骑马一路护行!打头的马背上,正是林二,一身风霜,远远见到明轩和秦星,激动的快速上前!没有亲身参与那一场看似平静,实则凶险的储位之争,是他一生的缺憾!幸好殿下无恙,幸好秦姑娘安好,幸好一切都过来了,除了林八的离开让他心痛!

抓紧缰绳,打马上前,带着身后的马车,畅通无阻的进了城!

城门两旁的守卫早就恭敬的立在两边,能让当朝三位最有地位的人物出来相接,必定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秦星跳下马,兴奋的朝马车跑去,第一辆马车的帘子掀开,是秦柳氏略显苍白的脸,本来已经圆润的脸消瘦了两分!秦星鼻子一酸,上前扶住秦柳氏,“娘,让您受苦了!”

秦柳氏看到秦星,也是酸涩又激动,这一路来,对于明轩的处境,还有秦星做的一切,她都了解了,这会儿看到秦星,更是心疼不已!她的星儿,才是受了苦,上前拥住秦星,喃喃的道,“娘不苦,不苦!娘来了!娘来了…”

好似她来了,秦星就不用再受苦了!

秦星回抱着秦柳氏,眼眶红红!

秦月跳下马车,上前轻轻抚着秦柳氏的后背,“娘,太子和孝王,还有舅舅都等着呢!”而后上下打量了秦星一眼才忍着眼泪道,“你这丫头,什么都瞒着我们,一个字都不说!以后可不许了!”想到林二和她们说的那些什么叛变,什么坠崖的,忍不住就是一阵后怕!

程树轻轻拍了拍自家娘子的肩膀,“都过去了…”

秦星吸吸鼻子,点点头,“怜儿呢!还有玉芊…?”

玉芊抱着明瑶跳下马车,埋怨着,“就说应该骑马的,胳膊都伸不直了…”

信儿跟在玉芊身后,抱怨,“小姐,整个马车都快被你占满了…”

明瑶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我们到了吗…。”

一看到秦星,眼睛一亮,从玉芊身上跳下去,“嫂嫂,嫂嫂…我想你了…”

秦怜脸红扑扑的扶着梁柔也下了马车,眼眶红红的看着秦星,嘴角却带着盈盈的笑意,出落的似乎比秦星更高了!

王白凤跟在后面下马车,一眼便见到了人群中的张谦,眼眶一红,便有了泪意!想到张谦在京城还下了大牢,还差点便见不到他了,心里的恼意和担忧就化成了扑簌而下的泪!

张谦一看到不会经常哭的娘子当着这么多的人便落了泪,一阵心疼,忙迎上去,好一阵安慰!王家两位公子也是快步上前,眼眶红红,忍住激动,上下仔细打量着自家妹子!

林嬷嬷下马车好生的看了明轩后,才上前道,“林老爷子嫌京城路远,又天寒,不想来,大少爷和夫人也不想来,但说了明年开春后,上京来看看…”

明轩眼里闪过一丝失望,随即又含着笑,淡淡的道,“嬷嬷一路辛苦了!”

所有人都忙着相互打招呼问候,一时间,笑意中带着酸涩的感动,那一场都不明说的没有硝烟的战争,除了在京城的人,远在京城外的人,也一样经历了煎熬和担忧!

简单的寒暄过后,前右相夫人轻声对张谦道,“谦儿,娘是为了凤儿和咱们家古力才回来的,但我不想回府,你送我去别院!”

张谦刚想开口,一辆马车在他们前面停下,车帘打开,原来是张勇,一看到梁柔,眼光带着几分眷念和怯意,迟疑着不敢上前!

众人纷纷看向右相梁柔,秦柳氏和王白凤左右搀扶着她。

张谦默了默,轻声对梁柔道,“娘,父亲他…他知道错在哪儿了!还有,府里的姨娘们,都已经送到乡下的别院去了,如今府里只有咱们一家人!”

梁柔一愣,她确实还是没有想到张勇会把府里的妾室们都送走…有些犹豫!

王白凤低声对梁柔道,“娘,如今一家人团圆了,一切都让它过去吧…”

梁柔看着王白凤,欲言又止,其实,张家,最对不起的,是王白凤!

王白凤轻轻笑了笑,“娘,其实找到力儿后我就什么都忘了!这次谦哥好好的,咱们一家都好好的,我就更是什么都不求了…”

秦柳氏也道,“娘,一家人团圆比什么都好…”

梁柔左右看看,终于点点头,张勇激动的连忙上前,当着众人的面,对王白凤深深的鞠了一躬,“孩子,爹对不起你…以后,我会弥补你们…”

秦星闪了闪眼睛,这种大欢喜的场面总是让她感动不已…

------题外话------

家有幼儿园小班的小朋友真是伤不起,各种生病,实在是折腾的我要疯了!

每日晚上低烧,天一亮又退,班上病了一大半,也不敢送去幼儿园。

今日先上一部分,本来准备一次写完的,看来要分成几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