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百块都没有/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距高考倒计38天;

距理想实现56天。

2016.4.30年”

塑料白板上的三行正楷体字,一笔一划,一丝不苟,就如印刷体一样的标准,其中“高考”“理想”四个字比其他字更大一些,让原本中规中矩显得有点呆板的排版变得生动有趣。

一只白净的手,拿着一块湿布,将板上的几个阿拉伯数字抹去,那只手纤巧精致,手掌却很厚,是有福相的手,五指白晳嫩如青茐,指尖尖尖似刀削的春笋,修剪的光洁整齐呈粉色的指甲圆润可爱。与纤纤素手相连的一截皓腕洁白,那裸露在空气里的手臂如粉藕,粉嫩白净得寻不出一点瘕疵。

那只手,如果去拍护手霜广告,必能引来一大票有手癖症的的粉丝,看着它,也让人无端的想做它手心里的那块抹布,被那么细腻好看的手抓着,一定幸福的不要不要的。

手的主人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圆形鹅蛋脸,粉嫩粉嫩的皮肤白里透红,细长的眉毛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灿若星辰,黑瞳如初从冰水里捞出来的宝珠,熠熠生辉。

初中生模样的女孩留一头利爽的短碎发,短袖白衬衣,七分牛仔裤,足蹬运动鞋,朝气蓬勃,青春靓丽。

简素的衣服,无掩少女的灵动,素颜如出水芙蓉,自有天然的美丽,那是从骨子里流露出的灵韵,看到她,就如看到冬天初升的阳光,夏季清晨的晨风,让人心旷神怡。

女孩红润的唇微微上翘,显示着心情颇好,聚精会神的将白写板上的阿拉伯数字抹除将空处擦得干干净净,另一只手拿起水性笔,在空白地方重新添加字,白板上的字变成:

“距高考倒计35天;

距理想实现53天。

2016.5.2年”

“还有三十五天,加油,乐韵,向理想的高峰攀登吧!”将日期更正,乐韵愉快的放下笔,握拳,眼里满满的自信。

理想,是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象和希望。

每个人都有理想,乐韵的理想就是:成为华夏最优秀的医生。理想很伟大,通往成功的道路或许会很曲折,她执着的相信只要坚持,终会功夫不负有心人。

太阳光从窗口斜照进宿舍,光线很刺眼,乐韵拉上窗帘,把白板挂到自己的床头。

房县地处E省西北部,紧邻E省最大、最神奇的风景名胜-神农自然保护区,属旅游城市。

乐韵就读县三中,住的还是老式宿舍楼,一栋楼一层十几个宿舍,共用卫生间洗澡房的那种旧楼,一间宿舍住八人到十二人。

她的宿舍较小,八人间,床挨墙排放,中间空,一端外面是走廊,一端为窗,她的床铺在临窗一张床的上铺。

乐韵的家在县房紧挨着神农保护区的一个乡,离县城很远,乡里只有两班车到县城,她每次回家基本上都是上午回县城,这次也没例外,同舍的其他人还没回来。

今天是五一假后返校,2016年的五一那天正值周日,做了调休,5月2日的周一原本也休假,那是大众的假,对于高三生来说,什么假都是浮云,因此,别人还在享受最后一天的假期,高三生苦催的走在回校的路上。

实际上,乐韵也刚回到宿舍没多久,她放下背包的第一件事就是更改白板上的数字,那块板,陪着她从小学到现在,白板边沿都被磨平滑了。

白板,也是她的自我督促鞭策碑,鞭策她完成一个又一个的目标,以前放家里,高三生的时搬到宿舍挂在床头,每天早上睁开眼就能看到它,让她天天如加了油的小马达,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挂好鞭策板,乐韵收拾一下行李,利索的下楼出去找吃的,当天食堂要晚上才会供餐,学校小卖部也有吃的,比较贵,买零食也吃不饱,她舍不得花冤枉钱,每次自己去找便宜又实惠的店解决温饱问题。

快中午了,学校路上没什么人,乐韵同学晃悠着出学校,乘公交车到县中心大街,往步街走去,找吃的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她有些女生们必须品需要购买,正好可以顺带的带回去。

离立夏还有三天,房县的气候提早入夏,最近几天高温,大街上的人一律夏装,清清爽爽,精神抖擞。

难得有个假期,步街上人很多。

“乐乐,乐乐-”

乐韵不急不忙的踱着步子,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立即扭头,看到在一间店铺前摆摊的一位大爷,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快步跑过去:“李爷爷,您今天又来了啊。”

李大爷跟乐韵同乡,年青脾气犟,人送外号李大牛,老人家以前在乡镇当点芝麻小官儿,用一句话说就是公务员,儿子在县城盘个门面做生意,老人家退休闲不住,又是个爱老文化的人,也跑来摆摊,专买卖些小古懂品。

老人家六十余岁,头发花白,精神挺好,他的摊位就摆在他儿子店面旁边,不占别人的地盘,摆张小桌子,铜钱啊、老饰品放桌子上,老人家就坐桌后,有人来跟人聊聊,没生意的时候偶尔拿出长烟杆来嗑吧几口,基本上聊天的机会不多,大多时刻一个人闷着。

看到能和自己聊天的小乐韵,李大牛炫耀似的指指桌子上的东西介绍:“我前几天去淘了几样新货,摆出来晒晒。乐乐你瞅瞅,是不是很有味儿。”

乐韵跟李大牛认识,并不是同乡的原因,同一个乡在县城里多了去,未必就会成为朋友,更甭说是忘年交,一老一少只所以会认识,纯属某次乘车,有个扒手欺负老人家年纪大,想扒钱,乐韵同学见义勇为了一把,然后一老一少就认识了。

“嗯嗯,俺来开开眼界儿。”乐韵非常给面子,努力的睁大钛合金狗眼,欣赏李大爷的新货,视线扫瞄一通,终于找到“新货”,一只鼻烟壶,一块老玉和三几银饰品。

这不都是乡下常见的玩意儿么?

乐韵同学想捂眼,她又被骗了!

深感上当,乐同学也没拆人家的台,人艰不拆嘛,装做好奇的拿起几件新进的货欣赏,啧啧的夸赞做工漂亮,老人家有眼光云云,那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不去当推销员实在太浪费人才。

李大牛被夸得笑呵呵的,瞧瞧,这孩子心眼多实,说的就是这个理。

乐韵将各件新货都吹捧几句,再次欣赏其他的小物品,李爷爷有时不太靠谱,尽淘回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有时运气极好还真能淘到真货,有次就淘到一个民国时期的袁大头,出手赚了一万块。

她个人偏爱玉,所以特意的在几件玉制品那儿多浏览了一下,当手指触到一样东西,整个手臂都灼烧起来,惊得她心脏不受控制的跳了几跳,忙不着痕迹的缩回手。

烫,右手臂滚烫滚烫的。

奇怪。

灼烫的感觉让乐韵也忐忑不安,最近几天,她的手臂常常莫明其妙的发烧,也因为它只偶尔发烫,并没有其他不良反应,她也就没在意。

刚才出来逛街的路上,她的手臂又发热,这一次,烧得太厉害,整条手臂好像在冒着火苗,灼烧感直达四肢百骸。

缩回右手,她改用左手去把之前触摸到的东西拿起来,那是块小石头,像一个圆被挖掉一块,呈圆弧形,褐色与白色相间。

说实在的,像这样平凡的石头,河边海了去,谁去淘一淘,准能捡上好几百块。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块石头,当乐韵拿着它,右手烧得更厉害了,让她有种感觉觉得右手非常渴望亲近那块石头。

“李爷爷,你在哪捡了这么块破石头扔古懂里鱼目混珠?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个异类混在琳琅满目的古懂里,会拉低古懂的身价哪,你也不怕它影响你生意。”拿着小石头,她很不厚道的把它贬斥得一文不值。

“哟,你说那个呀……哦,那个,让我想想,噢,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去淘货,走累了在路上歇脚看它在路边,觉得样子还过得去就捡回来,这年头不是有人爱收藏奇石嘛,指不定能赚个辛苦费。”

李大牛看看,想了想才记起那玩意儿是从哪来的,讲实话,他就是纯属看着顺眼所以顺手牵手带回来,如果不是乐乐找出来,他压根想不起它的存在。

“李大爷,正好我缺个压纸石,这个我带走了,辛苦费没有,一包烟钱。”乐韵麻溜的摸牛仔裤口袋,摸出一张大团结塞老人家手里:“银讫两清,现在是我的喽。”

“唉唉,怎么可以这样,别人强卖,你强买,这样真的好吗?”李大牛嘴里嚷嚷着埋怨话,却是顺溜的把“一包烟钱”塞自己口袋里。

他也就嘴上唠叨,甭说给个十块当烟钱,就是分文不给也没什么,因为今天还没开张,他不好白送,所以收了。

“我觉得很好呀。”乐韵笑得见眉不见眼,把小石头塞牛仔裤前面的口袋,以免弄丢。

两人又讨论李大爷新淘的货傎多少银子,相谈甚欢之际,听到传来凉凉的女音:“身上一百块都没有,还充什么款儿买古懂,也不嫌丢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