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石头的秘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张婧打了一顿,乐韵也出了一口恶气,她很小就知道哭哭啼啼是解决不了事情的,哭只会让别人欺负的更狠。

兴冲冲的回到宿舍照镜子,脸被抓破好几道痕迹,有点小狼狈,想到张婧的猪头脸,心里瞬间阳光万里,把东西收拾好,再次拿出小石头来研究。

右手刚碰到小石头,整个手臂“腾”的灼烧起来,烧成一块赤红的烙铁,热量袭人,乐韵吓了一跳,赶紧松开石头,右手一颤一颤的颤动,那种饮渴的愿望又一次涌上她脑海。

看看石头,看看右手,乐韵捋起右手袖子到肩,拿起小石头,对着偏向胸侧并靠近腋窝的一块胎记隔空比划。

她出生时右胳膊靠近胸那侧近腋窝处带着块胎记,呈弦月状,记得包青天额心的月牙胎记吗?她的胎记就是像那种形状,比包公额心的胎记饱满,像下半月升起的亏月,小时候奶奶还给她取乳名“月月”,大家喜欢叫她“乐乐”,顺口。

对着胎记那么一比划,乐韵发现小石头的大小和胎记的大小差不多,把小石头对着胎记,那个胎记就是小石头的投影。

想把小石头按手臂上去,又停下,麻溜的收拾一套换洗衣服,拿洗涮用品进洗澡间占据一间位置,装满一桶水以备不时之需,如果一会手臂烧得太厉害,她只有自己淋水自救。

如果没啥奇迹也没什么好忧伤的,反正出了一身汗也要洗澡才能清清爽爽的温习书本。

做好万全准备,以比“风萧萧兮易水寒,英雄一去兮不复还的”还悲壮的心情,“以力拔山气盖世的”的勇气,将小石头对准胎记,用力的按上去。

小石头接触到肉,也变得滚烫如炙铁。

她拿石头的手触电似的缩回,石头却没有掉,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与胎记融合,并在眨眼间钻进肉里,与胎记融为一体,原本灰色的胎记慢慢变浓。

手臂吃石头?

嗷嗷,这是不是要玄幻了?

乐韵激动的要跳起来,小说里写的谁无意间得到逆天异宝的情形就是差不多这样的,她是不是也人品爆发,即将开启成为人生羸家的道路。

那么一想,她激得要命,想摸摸手臂,惊奇的发现自己动不了,脚如生了根,再也无法移动,无法自主。

同时身上的温度迅速升高,灼热感如电流蹿流全身,一节一节的攀升,喉子热得几乎要冒火,她感觉自己身上的热气扑到脸上,就像大六月里站在炼钢铁的火炉边,热浪熏面,灼得皮肤发焦。

热。

热灼的感觉,从心到身,让她如置火中,脸上的汗珠子成串成串的滚落,身上的汗一层一层的渗,一下子湿了衣服,

衣服被浸湿,她再次有了惊人发现,排出的汗结成一层油腻状物,乍一看,像往身上和衣服上涂了一层油脂,

汗脂呈微黄,还带着酸酸的味道。

灼热感越来越强烈,乐韵感觉自己快要烧成焦炭,意识也越来越糊涂,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一股汹涌的热量轰的冲上大脑,大脑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撞断,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传来,她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在她失去意识时,原本站在洗澡间的躯体忽然凭空消失,她站的地方徒留一滩汗迹和一桶满满的清水。

存在于宇宙的某个狭小地方,整个地方仅只有几百坪米宽,一片柔软的青草似一张绿色的地毯铺开,中间缀着块方形地,由一块一块的四方石块砌成墙,像块花圃,圃内的地被石块分割成数块。

长方形花圃的外围也铺着石块,整块地好像是建在石块为基的石板上似的,那些砌地的石块给人凝重感。

基石之外,青草如茵。

碧草之外笼罩朦朦白雾,小小的空间寂寞了不知多少年,没有一点声响,忽的,一抹人影如幽灵般“啪卟”一声砸落在柔软的青草上。

那是个女孩子,静静的卧在青草地上,双目紧闭,呼吸悠长。

她的头发、衣服、脸、手臂,粘着一层糊糊的油腻层,如从油脂里捞出来似的,裸露在外的右手臂近肩和腋窝的地方,原本淡淡的灰色胎记里有一抹红色在流淌。

红色如流水,迂回婉转,将灰色一点点吞噬,一个赤色图形代替原本灰色胎记,形状仍如一个圆圆的月饼被人咬去一小半,由月盈变成月亏状。

少女却浑然不觉,身上汗脂如注。

良久,汗止,她衣服上结出一层重重的汗脂垢,短短的碎发也被汗胎粘成一撮一撮的,一张脸好似刷了一层面膜膏,看不清原本的肤色。

又过一会儿,她的手指动了动,还舒伸了一下手脚。

她,要醒来了。

静静的等待一刻,少女醒了,慢慢的睁开眼,嘴角咧开,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舒服。

乐韵有意识的时候,全身舒畅,心轻体盈,大脑格外的清醒,那种美妙感比三伏天喝冰水还爽快。

她动了动四肢,翻身坐起来,关节“咔吧咔吧”发出爆豆子的声响,舒爽的感觉让她快乐的几乎想高歌。

但是,那快乐维持不到三秒,又点小小的不爽——视线好模糊,脸上身上黏黏糊糊的,伸手一摸脸,感觉像摸到一层粘膜,糊得眼睛更加看不清。

“我草!”乐韵火大的爆了句粗口,不管三七二十一,两手在身边一阵乱擦,将黏糊的东西抹掉,用力的抹眼睛,抹了几把,眼前终于恢复清明。

举目一看,头顶上方是一片象牙白色,远处白茫茫一片,身边碧草如毯,还有,那儿还一块切成格子状的花圃园地。

这是哪?

乐韵激动的“腾”的跳起来,这不就是神奇空间?或者是那什么什么的系统?

她觉得一定是的,你瞧,那边有块地,小说里写的空间呀种植系统不是都有地吗?

“啊啊啊,姑奶奶赚大运喽!”一股喜悦冲上心房,乐韵兴奋的一蹦三尺高,空间哇空间,她也有空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