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路遇车祸/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农山地区并不像某些国家森林公园那样是纯保护区,而是一个集旅游景点与村镇于一体的特殊行政区,区内山岭纵横,村镇点缀在山岭之间,整体就是“山的那边还是山,山岭间住着人家”,是个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房县毗邻神农,九稻乡离神农山更近,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从九稻所管属的几个村后的山岭翻过去就是神农山区域。

乐韵抄近道去毗邻九稻乡的神农区东溪乡,如果要走自驾车路线需要兜天大的一个圈子,浪费时间,近道不好走,路上许多地方只有自车行和摩托车可以通行,像轿车之类的根本没法通过,甚至还有一段是牛羊走出来的羊肠小径。

人说艺高人胆大,乐同学没古人那种好武艺,仗着她得空间后的优势,在山道上穿行也是如走平地。

乐同学早上七点多就出发,就算抄近道,她踩车速度超快,也花费一个小时才抵达神农保护区内东溪乡距九稻最近的樟树村。

保护区内,只有去风景区才收费,自己骑个车在国道、乡道上是可以自由自在的跑,当然,这个是指自行车和环保车。

乐韵没有停留,沿着村道赶往东溪方向,她期望能在中午后进神农山传闻有野人出没的南天门和板壁探险区,只要到了山岭里,对她而言就等于龙归大海,虎归深山,真正是海阔天空。

景区内的路硬化得到位,从樟树村到东溪乡政路况好,乐同学花不到半小时便到东溪乡政所在地的效外,不想刚进乡镇府所直豁的区域内,看到前方公路上许多人往一个方向跑。

乐韵鼻子灵,闻到呛人的鲜血味,也听到议论声,说什么好惨啊,大出血啊什么的,知道前面发生车祸。

她一路疾踩车,越过许多停在路边的车,赶到被人围着的地方,男男女女挤挤攘攘的挤在一起,还传出许多嘈杂的声音。

乐同学本来想绕过去,最终还是将车送过人群,锁好,回头往人群挤:“大哥大姐,借光借光-”

围在一起的的男男女女,即有离得最近的居民闻讯赶来,也有来往的路人,背包客们十有八九是游客。

人群之中就是车祸现场,一辆黑色轿车斜刹在公路上,一边倒着辆被撞得七零八落、破破烂烂的摩托车。

依现场来看,应该是轿车失控撞上摩托车。

人常用“车祸现场”来形容某个人长得难看,眼前的车祸现场也惨不忍睹,摩托车后轮被辗压在轿车底下,再往前一点,还有两辆变形的自行车倒地不起,两个中、青年背包客坐在地上。

轿车旁呆坐着两人,一个吓得软瘫成泥,一个也紧张得发抖,估计是轿车主人。

距轿车车头约一二米远的地方,一个戴头盔的男人侧趴在地,身下一滩血,他胸前也有一团血渍,几乎把花格子衬衣染成红色。

男人的一条手臂从手肘上方几寸处折断,折端口处可见一截带血的骨头,骨头刺穿皮,血一汩一汩的流。

有人在打电话报警,有人在拍照,有人正在检查男人的伤,试图帮他包扎伤口。

跑去围观的人纯属好奇心,大部分胆小,看到现场吓得脸色苍白,急急忙忙的离去,有些胆大的点等着派出所来处理,叽叽喳喳的议论,或者出主意等,他们也没敢靠太近,怕沾着晦气,一些人走动,一些人离开,场面有点凌乱。

胆大的人听到有人叫“借光”下意识的回头看,看到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女孩子挤进来,还没决定要不要让一让,她身轻体巧,一下子钻了过去。

乐韵选的位置不错,钻进人群就看清现场,那血腥场面仅令她皱皱鼻子,她很小的时候,爷爷带她看过死人,读小学时还看过一次车祸,从小练就一副好胆量,不怕恐怖场面。

第一次看血腥场面,乐同学也做了好多天的恶梦,后来习惯也就不怕,这当儿到血淋淋的伤者,二话不说,立即集聚精神看向伤者,她将来是要学医的,能帮忙的地方当然义不容辞,就当是免费现场实习。

义务施救的几人正想将男人扶一下让他平躺,听到急急的喊叫:“别乱动他!”

几人动作定作,抬头一望,看到一个短发圆脸,像是初中生模样的水灵女生跑过来,不解的问:“不能动?”

围观的男女老少们也惊讶的看着背着背包的女孩子,有些人也发问为什么。

“他左肋第四第五根肋骨断裂,碰触他有可能致命。”乐韵蹬蹬跑向众人,一边解释。

“你怎么知道他骨头断了啊?”

“看一眼就知断了几根骨头,这不是神仙吗?”

“吹的吧,那有那么神的本事。”

远远围观的群众纷纷表示质疑。

“小美女,你是医生?”柳向阳看看自己同行们的眼神,大致上猜到他们的想法,主动与跑来的水灵小美女打招呼。

“我太爷爷爷爷行医,我从小学医理,略识一些伤患者的症状。”乐韵也不怕陌生人,跑到伤员身边,蹲下去,利落的在伤者手臂与胸口按了几下,再解伤员衣扣。

青年抓着男人的手臂,原本怎么也止不住血,当小女孩在男人身上按了几下,泉涌似的血速竟然就此减慢。

点穴止血?

柳向阳心中震惊,飞快的与队友眼神交流一回,青年们也帮忙,把摩托车主扎裤子里的衣服抽出来,再把他衣服剥开,让小女孩查验伤。

重伤的男人露出半个胸,挨得近的人也看见他胸口被一截骨头戳穿,那骨头露出肤外约一节手指节那么长。

“他的肋骨断了,胸口也被戳穿。”挨着乐同学的青年向众人解释。

“啊,好厉害,没看就知道伤在哪啊。”

吃瓜群众惊奇得不得了。

柳向阳看着小姑娘给伤员摸脉,绕过人,到男人背后检查他的脊椎和后背,他看到她脸色变了变,不耻下问:“小美女,他的情况很严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