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他在干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重?

乐韵回眸望一眼说话的人,那青年长得挺帅气,左眼下方还有颗泪痣,她没有与他对视,收回视线:“他头部受重创,就算立刻抢救,只怕也来不及了。”

她从正面看到伤者肋骨断裂,一截断骨刺穿肺叶,直指心脏,所以叫他们不要乱别,以免移动时让心脏撞上那截断骨,等绕到后背才看见他大脑内部已被震坏,大罗神仙来了只怕也无能为力。

对此,乐韵只能深感遗撼,站起来,顺手接过一位青年递来的纸巾擦拭手上的血迹。

围观的人听小女孩说得头头是道,感觉可信,有道是眼见为实,因还不知结果,暗中还存有质疑,处于半信半疑状态,有几个人看到她一边擦手一边往自己走来,不由自主的让开路。

柳向阳正想验证小女孩说的是真是假,发现她要离开,不由大喊:“小美女,别走啊,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我赶时间,失陪。”伤者已经没了生还的希望,她还留着干吗?

就算那位还有抢救的希望,就算她说要怎样怎样,等乡医院的医生来了,恐怕还当她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与其留下来找虐,还不如走自己的路。

乐韵头也不回的走出人群,开自行车锁,骑上车奔向目标。

小女孩扬长而去,柳向阳失望的叹气,他们也是车祸当事人,不能离开,他只能安慰自己跟那个小美女没什么缘份。

车祸现场离乡政府不远,派出所出警,乡医院的车也在后面,与乐同学交错而过。

公职人员赶来,围观人群立即让开路,干警们立即拉警界线,采集现场证据,询问现场证人,同时去查看伤者和轿车车主。

乡医院的医生落后一步,两医生,两护卫下车,抬着简易担架奔向现场。

柳向阳对干警转述小女孩给摩托车主检查后的结论,干警们面面相觑,医生和护士赶至,先给重伤男子打保命的抢救针,再小心翼翼的将男人扶起头,摘除头盔,发现他右耳上方凹进去一大团,却没有出血。

他们刚将男人扶进担架,男人双腿骤然抽蓄,嘴里涌出鲜血,医生们还不及采取措施,男人抽动的四肢静止。

一个医生伸手一探鼻息:“没气了。”

护士也叫起来:“点滴也打不进去。”

柳向阳和队友们看见那男人惨白的脸一下子失去人气色泽,变成死灰色,脸上肌肉也瘪下去,他们知道,那男人已断气。

医生和护士们再次做检查,向干警们摇摇头,表示没救了。

重伤的没救了,医生和护士去给坐地的两位伤员做检查。

远观的人群也知道那人死了,窃窃私语的议论刚才那位小女孩子。

而发表几句言论就离开现场的乐同学,已风挚电驰般的穿越乡镇街道,向着目标地奋勇前进。

南天门,神农保护区西部最著名的景点之一,以怪石嶙峋、山势巍峨,山口雄峻被赞为最美南天门,也是传闻中有野人出现的区域,每年吸引无数爱好者探险。

这个季节,也是旅游的黄金季。

最近几天老天作美,天高云淡,适合出游。

又是一天将近中午时分,暖日洋洋,南天门景区起伏连绵的群山,如一位披着翠纱的少女,脉脉含情的凝视着穿行者,欲语还休,情意绵绵,让人心醉神驰。

背包客穿行在狭谷、山岭、草甸泽地之间,或三三两两,或串成一长队,花花绿绿的背包和衣服,为无边绿色增添一笔色彩,无论是浓妆淡抹,总是那么的淡雅怡人。

在狭谷山坡上,一丛怪石矗立,周边树木参差,风景独好,丛中那块巨大的怪石之下,一个穿运动服的男人,借着树木和几块小怪石的遮挡,猫在地上,小心的在挖一棵植物,他动作很轻,时不时的东张西望或侧耳倾听一下,大概是怕惊动离得十数米远那支在穿越狭谷的穿行队伍。

螳螂捕蝉在前,黄雀在后,小心翼翼的男人却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落入了另一人的眼内——那人就趴在他身边那块巨石之项上,穿浅色迷彩衣,背一只帐布背包,探出一个脑袋,居高临下的盯着怪石底下的男人,时不时的挥舞着手里的小锄头,作敲打的模样。

那人正是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而来的乐韵。

七岁那年,她跟爷爷到山上考察,在这个属半阴半阳之地的怪石丛发现三颗野生铁皮石斛,爷爷只采走部分茎杆,留着它成长。

铁皮石斛,珍贵中药之一,被民间称为救命仙草。

打发现石斛以后,乐同学一直记着它,后来爷爷去世,没人带她进山实习,她也有多年没来,自有了空间,她就想起多年前发现的石斛,琢磨着把它搬回自己的地盘。

神农山内许多地方有野生铁皮石斛,有些长得太刁钻,根本难以采摘,乐同学跟爷爷在南天门一带找到五处野生铁皮石斛,有三处目前只能望而兴叹,有两处能采摘得到,这是其中最容易采摘的一处。

她昨天下午进的山,今天才摸到地头,来时她也做了最坏的打算,比如,早被人捷足先登,或者,它老死了,没想到让她惊喜的是它还活得好好的。

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心,底下那个背包客竟然以“方便”为由脱离队伍,打着方便的幌子当盗贼来这来干当偷盗药贵药材的勾当。

“打死他打死他……”乐韵恶狠狠的挥着小锄头,抢她的东西,打死他,一定要打死他,必须打死他!

怎么收拾他?用石块砸晕他,还是跳出去吓跑他,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他?

她心里默默的琢磨着怎么下黑手惩治偷药材的盗贼,视线忽然定格,那男人并没有挖铁皮石斛,而是刨个小洞斜伸到石斛根底,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放坑里,又往回填土。

想着怎么怎么杀人夺宝,怎么杀人灭口的乐韵,连眼睛都忘记眨,有没谁来解释一下,那人在干吗?

------题外话------

话说,偶家那只名叫“楠猪”的东东很快就要冒泡了,美女们,乃们还不冒泡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