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争夺/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历5、6月,正是神农山绿色最鲜嫩的季节,若雨天,云雾朦胧,形如仙境;晴天,到处翠色欲滴,当之无愧为人间最美的天然氧吧。

一阵微风拂来,芳香扑鼻。

看着背包客埋东西的乐韵眨了眨眼,望望蓝天白云青山绿树,默默的摸摸后脑勺,亲,她读书少,真的想不透那个人在干啥子!

男人并不知自己的行为给某位带来困挠,他小心的将土全部回填,又将树叶和枯草枝撒下去,再做细致的掩饰,将刚才动过的地方布置得与没挖前一模一样,转身离开。

那背包客“方便”完,走出怪石与树丛,背起扔在草坡路边的背包,又追上穿越者们的队伍,朝着前方进发。

看他走远,乐韵溜下巨石,猫着腰在怪石之间钻来钻去,从巨石后摸到男人藏东西的地方。

太阳已偏西,有丝丝缕缕的阳光斜照到怪石半腰,怪石底下光线明亮,而石头脚底的位置并不直接向阳,一天之中大概只有一小段时间能照到阳光。

铁皮石斛长在巨石之脚根下,附近长着蕨类植物和杂草,几块小怪石和几棵小树挡在它前面,成它完美的保护伞,经过几年的成长,石斛发展成好大的一丛,一些老枝枯死,新生的茎枝从枯枝里钻出来,苍苍郁郁,茂盛兴旺。

铁皮石斛花期4-6月,这个季节也是它的花季,如竹节似的茎杆光洁青翠,近顶端的叶片间挂满花骨朵,还有几枝枝条间开出几朵花,淡淡的香味,引来几只小蜜蜂。

“好久不见,老朋友,还记得我吗?”乐韵挤到巨石和小怪石之间,欢欢喜喜的拨弄石斛,七年不见,它还在,真是缘份哪。

拨开周边的草丛,在草丛里找到好几棵小小的铁皮石斛幼苗,应该是它的种子落地所生的后代。

乐韵不客气的挥着小锄头,一锄一棵,将小的挖走七八棵,留下五六棵作种,再兴高采烈的挖大铁皮石斛,挖个大圈,连泥土和残草树叶一起捧起来,用塑料袋子裹住根部,放回空间。

将铁皮石斛搬回自己的私人地盘,乐同学情绪激昂,挥着小助头往下挖,掏几下将男人掩埋的东西给挖出来,是个约有拳头大、用黑色塑料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四方物。

她不知道是啥,决定解开包装看看,如果是私人礼物类又对环境没影响的东西,比如有些人失恋了,会把恋人送的东西埋葬以遗忘记过去,若是那类东西可考虑又帮他放回原地,如果是会破环境的物品,必须得处理掉。

她正要拆,后背一凛,有人来了!

南天门一带本来就是探险旅游区,许多人不按常规路线走,自己按自己的喜好自由行,所以在哪个地方看见艰难爬行的驴友都不奇怪。

乐韵奇怪的是来的人不是自由漫游的那类,而是直奔怪石而来,甚至,还不是从一个地方来的,前前后后共有四拨人。

她为之震惊的是最先来的一个人已进入怪石丛,而她竟然没发觉,只能自我安慰是自己太兴奋,忽略外界的声响,所以没发觉有人摸近。

那些家伙究竟来干什么?

乐韵惊疑不已,为嘛一个个都朝这个地方跑来?感应到人越来越近,她也没时间看挖出来的是什么,将东西和小锄头一起丢进空间,收拾一下心情,不急不慌的走人。

夏季的神农山是片绿色的海洋,覆盖山体的植被青青绿绿,人走过去或者小动物经过,又或是风拂过,发出悉悉索索的轻响。

当乐同学闪人没多会儿,一个穿蓝色衬衫、戴墨镜,从露出下巴轮廊推测就知长得必定不差的青年,似灵猴般的一阵纵跃,也摸到巨大的怪石之下,他快速的检查四周,找到被挖了个坑的地方,将每个地方搜索一回,又灵敏的朝自己来的方向退走。

他所经之处也是之前埋东西男人所走过的地方,他走了不到三分钟,从另一个方向跃出一个戴着宽大墨镜,背着背包的男人,顺着人踏踩出的痕迹,也摸到怪石之下,看到被人挖过的地方,低低的咕咙一声,也把各个角落搜遍,一无所获,顺着被人踏出的路离开。

墨镜男子还没走出怪石丛,又有一个男人潜行到怪石之底,与前两人一样四处翻找一遍毫无所获,也极速离开。

第三个男人刚走没多会,从一个角落又钻出一个穿帽兜衫的男青年,同样,他也空手而归。

四个男人先后到同一个地方,做了相似的事,又从容离开,出现的方向不同,而出去时走的是同一条路,当一个一个的人从树丛和怪石相混的地方走出去,其他穿越者看到了也以为他们跑去入厕。

闪走的乐韵,没有闪去别的地方,闪回她的外挂空间里,愉快的放下背包,扛起锄头去花圃里种药材。

她今天一路赶往铁皮石斛生长处,路上也没忘搜索药材,遇到价值高的收走,普通类的不挖,挖到三种野生百合与党参,独花兰等,她不是在盗采药材,只是收集种子,在每个区域内每样挖三到五棵搬回空间种植做试验。

回到花圃,乐韵看到红薯藤蔓爬满地,绿油油的,前天插红薯,她偷偷的扔两扎回空间,怕被发现,没敢多扔。

昨天进山时挖到些药材昨晚全种下去,也长得郁郁青青的,百合和紫花地丁还开了花。

乐小同学赤着脚,扛着锄头走到一块从没种过东西的地里,刨坑,锄头是从家里偷拿的工具,不是种花种草用的小锄头,刨坑很给力,几下子就好了,先种铁皮石斛,将几棵种在一起,再去种百合和党参等。

种好药材,坐地埂上,用自己装的水洗净手,啃两个西红柿,终于想起那个背包客埋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好东东?

乐韵没事可干,从基石上捡起自己丢回来的那样东西,慢吞吞的拆包装,以满足自己追求真理的求知欲。

------题外话------

萌萌哒的小美女们,明天某爷正式登场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