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挑事的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跳起来的黄校长等人直觉自己幻觉了,于是,一帮人不敢置信的擦擦眼睛,再看,没眼花,排名第一的就是房县三中乐韵!

“语149,数150,英150,综合300,总分749,省名次1,……哈哈哈,全省第一,高考状元,我们三中出了个高考状元……”

校长以手按着桌面,抑不住狂喜,罗班看着大屏幕也是激动万分,满脸骄傲,他就说乐小同学一定不会让人失望的,他原想她能拿个市状元他就满足了,可见是他太没追求,对乐小同学的自信心不够,乐同学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啊。

“高考状元啊……”

校领导和老师们毫无形象的欢呼,不管是哪个班,只要状元出在三中,那就是三中所有人的荣誉,不听闻“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别人说哪出了状元,只会提及某校,不会再提及某某班。

学校出个高考状元,三中老师走出去脸上也有光,以后,谁敢质疑三中教学不佳,如若三中教学无方,这状元是怎么出来的?

瞬间的,老师们扬眉吐气,一中二中压他们头上多年,每年许多学生们宁愿多花几千块钱也想挤进一中二中,从今年之后,看谁还说三中教学质量不如一中二中?

老师们正想大肆庆祝这个好消息,各人的手机接二连三的响起来,那铃声似催魂般的凶猛,彼起此伏,而自第一个电话打进来后便再没停歇,校领导和老师们不仅要回应家长们千遍一律的问成绩问题,更有上级各部门以及市里领导的祝贺,还有记者们要求来采访的要求等等。

黄校长等人忙得晕头转向,说话说得口干舌燥,不过,那些辛苦在的巨大喜悦面前变得微不足道,人人痛并快乐着。

高考成绩出来,考生和家长们都在第一时间帮查成绩,上线的考生和家长们松了口气,没考好的情绪低落,成绩公布日历来是几人欢喜几人忧。

张婧守了一个早上,过八点,也赶紧用手机上网查分数,凭准考证和验证码登陆,刷出成绩,374分,再看一本二本线,二本线文科403分,她连二本线都没到。

“哇呜-”张婧看到考分,当即就傻了眼,放声大哭。

“小婧,小婧,你怎么了啊?”吴嫂子还没下地,听到呜呜哇哇的声音,冲进屋,看到孩子抱头大哭,急得跟什么似的,又哄又劝,怎么也哄不住。

“是不是考得不好?”哄劝一阵她才想到原因。

“考砸了,连…连二本都没上…呜呜……”张婧哭得更大声了。

“……这,这,别哭别哭,是不是弄错了?你再看看,就是……就是真的没上二本也没事,还有三本,再不行复读再考啊……”

吴嫂子先是震惊,再之是不敢相信,小婧成绩一向极稳定,在全校排名前十,偶尔也落到十名之外,次数有限,怎么可能连二本都没到?

再被孩子一哭,给挠得方寸大乱,忙着安慰,等好不容易把人哄好,她去干活也没什么劲儿,遇上村人怕别人问她孩子的成绩,也不跟人多说,跑得极快。

乐爸也在家,他家老板知道他和作坊里的另一位家长有孩子参加当年高考,特别优待两人,让两人在发布成绩的当天在家陪孩子,考得好,一起庆贺,考砸了,家长们也好安慰安慰孩子。

乐爸没查姑娘的成绩,他的手机就是老掉牙的那种,只能接电话,接收短信,不具备上网功能,再说就算能上网,他也没特别验证码,登陆不了教育部门的网址。

他也闲坐不住,自己搬肥料下地,给门前的红薯施肥,垒根兜,因乐乐昨天打电话说至少要下午回来,所以,他中午也没等,自己先吃饭,下午又下地干活。

人多力量大,周家劳动力多,还是正当壮年,到当天上午地里的活基本整治好了,周秋凤下午去田里看田水归来,看见乐爸提一竹筲箕肥料,拄着拐杖,一挪一停的搬去田地,忙小跑过去,不由分说的提起竹筲箕:“乐大哥,我帮你搬吧,还要多少肥料?”

“这……这这怎么行。”装粪草的筲箕被抢走,乐爸不好意思的直追,他一脚高一脚低,哪跑得过周秋凤,人家早拧着肥料进了园子。

“有什么不行的,我们家的活全做清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对了,乐大哥,小乐乐回来了没?今天高考出成绩,考得咋样?”

“乐乐还没回来,昨天说大概今天傍晚前回家,我也不会查成绩,不知道考得怎样,乐乐考完回来自己很有信心,希望能上一本线。”

乐爸一瘸一瘸的瘸进园地里,憨憨的坦言。

“小乐乐也太皮,人家都急着查成绩,她还在山里乱蹿,跟猴儿似的。”周秋凤忍不住笑起来,将肥料倒玉米苗垄行间,又提筲箕出园。

乐爸想抢没抢着,只好由着她。周秋凤对乐家东西置放在何处并不陌生,到后里的牛栏猪栏屋找到另一只筲箕,拿扁担,去装一担粪草,挑去园地里。

吴嫂子喂鸭回来,有意无意的绕路从乐家屋旁的路经过,看到周秋凤挑一担家肥从乐家屋后出来,顿时大声的喊:“哟,秋凤妹子,你又帮乐清家挑粪啊。”

乐爸听到吴嫂子的大嗓门,知道张婧妈又想生事,气得一口气堵在心窝子里,十分难受。

“是啊,我家活做完了,帮乐大哥挑几担肥料,噫,吴嫂子啊,今天出高考成绩,你家张婧考得怎样?多少分啊?”

周秋凤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在给乐家帮忙,顺便“关心”张嫂子的孩子,她上午有碰见吴嫂子与别人聊天对孩子的考试成绩遮遮掩掩,估计不怎么理想。

“……呃,还好还好。”吴嫂子被戳到痛脚,支支吾吾的含糊其词,正想逃离现场,听到有人说“那栋屋就是乐韵家”,忙扭头,看到一大帮人从村中的那条大道涌来,她心头暗喜,是不是乐韵又惹了事,人家找上门来算帐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