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回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回来了啦?”

记者们呼啦啦的向外跑,想看看野外求生近半月的乐小同学是啥样,想像里小女孩子几乎是蓬头垢面,面黄肌瘦。

李、贺两老师哪坐得住,也激动的跑到外面去看,罗班和严主任去作陪,门前的玉米苗很高,挡住了视线,他们跑到屋旁的路上等。

村道上,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往乐家方向而来,那飞行的速度证明踩车人脚力非常好,隔得老远就能听到车轮钢圈转动的哗哗声。

自行车越来越近,站乐家屋外翘首以盼的几人,眼睛瞪得溜圆,骑车的女孩子短发飒爽,穿蓝色长袖衬衣,背上一只鼓鼓的背包,车篮和后座绑着东西,他们觉得如果车子歪一歪,可能会重心不稳摔倒。

小女孩把车蹬得飞快,神采飞扬,笑容明亮、干净,那模样哪有被野外生活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相,分明像旅行归来,神采亦亦,意气风发。

小女孩飞驰而来,离得几米远,看到罗老师,扬起灿烂的笑脸:“罗老师好,您怎么来啦?”

乐韵视力好得吓人,在很远的地方就看见自己的班主任,也听到众人说话声,凭听力知道家里有好几个客人,当看到涌到屋外的扛着摄影工具的记者们,当时有点纳闷,他们来干啥?

“乐同学,我就是打酱油的,这些贵客才是主客。”罗班指指身边站着的一长溜记者们,温和的微笑,笑容里的一丝对小同学的纵容与疼爱。

记者们立即给小女孩一个特写镜头,她不知钻哪个缝缝里去了一趟,衣服留下了许多蹭到石岩灰和树屑的痕迹,脸和头发却是干干净净的。

看到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记者们,乐韵在离大家一米远左右的地方刹车:“贵客远来,招待不周处还请见谅,请大家先回屋坐,我这副尊容难登大雅之堂,容我先换身衣服。”

一群人被小女孩逗乐了,打个哈哈,和主人一起再回乐家厅堂。

李、贺两老师心里琢磨着自己的工作,记者们兴奋的做采访准备,小同学年龄小,看着就是胸有沟壑的,刚刚一瞥隐隐霸气侧漏,以他们从业十来年的经验来看,小同学将来必非池中物。

罗班和严主任为自己学校的学生骄傲,对乐同学怎么看怎么好,横看竖看都是优点。

乐爸看着女儿那面对一众记者们也安之若素,仍我行我素的样子,心里直觉老了,身为父亲,他还没小棉袄镇定。

乐韵推着自行车走后面,进家,开房门,将自行车推到自己房里,关上门,快速将车上和背上的包解下来。

她今天上午还在山里跑,到午后才走出大山,马不停蹄的飞奔而回,在走出大山后,悄悄的跑空间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贴身衣服,就是没换外面的衣服。

重新换一套干净的白T恤,牛仔裤,换上凉鞋,抱一只袋子开门出去,看到几人目光落自己身上,她镇定自如,正想进厨房拿盆洗东西,周秋凤去夺过来,将人推去坐:“小乐乐,记者朋友们等你很久了,你去那边招呼客人,这个交给我。”

乐韵调皮的对凤婶子眨眨眼,向客人们问好,罗班又赶紧将来的人给介绍一遍。

京大青大招生老师?

乐韵再次向两位老师和记者们致意,记者们立即就开问,问她知不知道自己的成绩,得到否定答案,看她镇定自若,不禁大为好奇:“乐小同学,你好似胸有成竹,你能猜猜你高考考了多少分吗?”

他的话也让大家注意力集中,一致对小同学的回答充满期待。

“分数啊,不会低于730分。”乐小同学一点也不怯场,语气自信。

“这么自信?”

“当然,我自认数、综合二科该拿满分,唯有语文作文和英语作文这一块不敢说,我不是文科生,情感不丰富,应该会被扣分。”

小同学一席话,说得自信满满,字字坚定,让一干人面面相觑,这小同学,太强了!

“恭喜小同学,你的成绩比你的自信更让人惊喜,数、英、综合三科满分,语文作文丢一分,总分749分,不仅是本年高考裸分最高分,也是我们省历年来高考状元中分数最高的一个,目前角逐本年全国状元前三甲,得分率暂稳居第一,你是你父亲的骄傲,也是我们省的骄傲。”

记者们也为乐同学骄傲,E省历来的高考状元从来没有挤入全国前三甲,最好的一位全国排名第五,今年以目前形势来看大有希望打破僵局,从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嗯?

听到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乐韵脑子里浮上一个问号,语文只丢一分?忍不住摸摸下巴,评卷老师真是好人哪,竟然没扣多少分,她原预计至少要扣个十来分的,毕竟,她自我感觉作文情感不丰富,可能会让老师们觉得死板无新意。

“您过奖,人人都在努力拼博,共建美丽E北,我无功无贡献,只是尽了我身为学生的本分。”

客套话,那是必须的,就算乐同学不爱与官场人打交道,这个时候也必须入乡随俗,表示谦虚。

以省电电台的记者们为首,再次轮番轰炸乐小同学,开始问的很简单,就是考得第一的感想怎样,问别人都在等成绩,她还在外未归是什么样的心态,第三问第四……越问越刁钻,越问越犀利,其至问到关于对某些政策等的看法。

有几个问题比较敏感,连严主任和李、贺两位老师也禁不住捏了把汗,小同学的回答却出乎意料,让记者们叹为观止。

面对不染尘埃,没被世俗名利所染,不为困境所困惑,满满是正能量的小女孩子,记者们也不忍心太刁难她,又把问题转为正轨。

采访长达一个钟头,结束那刻,记者们给与小同学最真诚的祝福,一个残疾人家的孩子,幼年受尽流言蛮语伤害仍然没有长歪,像棵像日葵,追逐太阳成长,这样的孩子心性坚韧,意志坚定,将来必成大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