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几家欢喜几人忧/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凤婶子,乐韵回头,看到老爸盯着门口,脸微微泛红,扑到自家老爸身边,抱着老爹的胳膊闹他:“爸,你欲语还休恋恋不舍,赶紧把凤婶子讨回家不就成了。”

“小孩子家家的胡说什么,说好三五天就回来的,说话不作数,我们来算算这笔帐。”乐爸拧住小棉袄的衣领子,以防她逃跑。

“老爸,你家姑娘明明说的是三五天,三五一十五,就是说至少要去十几天啊,亲亲老爹,你最近不常算数,算术退步了,要多多背背乘法口诀哟,还有啊,我跟你说,我在山里找到了好多好东西,拿去卖掉的话估计能换得一年学费钱,给你看看,保证你大吃一惊。”

“……”乐爸被驳得词穷,他姑娘能说会道,巧言善辩,像这种巅倒黑白事的儿一贯是信手掂来,他自愧不如。

他也就表面凶神恶煞,孩子安然无恙,还高中状元给他长脸,他高兴还来不及,哪舍得责备小棉袄,识时务的见坡下驴,跟姑娘去看她说的好东西。

回到房间,乐韵从背包里翻出两只袋子打开,向老爸现宝:“老爸,这是野生天麻,这是个铁皮石斛的花,这两样东西,至少能卖个一二万块。”

乐爸捧着胖乎乎的天麻和清香四溢的石斛花,激动得合不拢嘴,这是好东西,他爸在世偶尔也会找到石斛花,制干卖给药房一两就有好几百收入,把这些换成钱,乐乐在首都读书生活也能宽裕些。

看老爸高兴,乐韵又去摸出几个冷饭团子果实给他,随口扯谎说在山里遇到一个有温水的小山谷,那里的钻骨风果子竟然熟了,她顺手牵羊给占为己有。

乐爸没有半分怀疑,神农山是个神奇的地方,药皇神农氏就在神农山飞天成神,山里有温泉并不奇怪,有温泉的地方四季如春,冷饭团子提早成熟也不是奇事。

有个好蒙的老爸,乐韵幸福的想引吭高歌,老爸什么都不问,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收拾自己的药材。

她还真是那么做的,将需要晒的药草倒出来透气,拿了手机连接充电器,开机,一堆短信接二连三的跳出来,有晁哥哥的,有小肚子的,晁哥哥的占大半。

最初的几条信息问她成绩怎样,九点之后,他竟然知晓她成为理科状元,热情洋溢的祝贺她金榜题名独占鳌头,各种庆祝鲜花一片撒;

小肚子向同桌报喜,她考得极好,593分,一本线526分,超线六十多分,感激不尽,想请小同桌吃饭,以感谢她在高考前帮她复习之情义。

乐韵一一回信息,然后赶紧处理药材,需要晒的弄二层楼上阴晾,需要清洗的晚上再清冼。

乐爸看到姑娘的收获,一边帮忙打下手,一边暗自冷汗,他家乐乐是把神农山当她的药园了吧,那是保护区,不能乱采的,他家小棉袄吃了熊心豹子胆,什么都敢往家搬,大概就是人说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坚决不问孩子是怎么把药草带回来的,一个不问,一个不解释,父女俩快快乐乐的跑前跑后。

吴嫂子在乐家偷听到乐韵高考考了第一的消息,偷偷摸摸的溜回家,她也没敢将消息告诉张婧,原本她想自欺欺人的一直瞒下去,然而,当晚的新闻联播之后的省新闻,直接爆料,公布出本省文理状元,其至还有对状元的一分钟镜头采访。

“乐…韵?好巧啊,跟我们村的乐韵同名同姓,我还以为就我们这有乐姓。”正在吃饭的张爸张科耳尖,听到理科状元某某,好奇的嚷了一句。

“吃你的饭,哆嗦个什么劲儿。”吴嫂子顿觉不好,一边凶老公,一边想抢摇控转台。

说时及那时快,新闻里镜头一转,从文科状元切换到理状元一边,乐韵的脸就那么亮闪闪的闪在观众面前,解说员直接爆详细资料“理科状元乐韵,拾市房县三中学生,高考前一天刚年满十四周岁……”

“铛叮-”张婧手里的筷子脱落,她整个人呆呆的:“理科状元乐韵?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假的,假的,绝对是假的……”

张婧骤惊之下甩掉了筷子,手偏向一边扫到碗,饭碗翻倒,米饭撒了一大片,张爸看到女儿失魂落魄的样子,一口饭含在嘴里忘记吞咽。

“小婧,别在意那些,她就是运气好而已,小婧……”吴嫂子也不抢遥控器了,丢下筷子,赶快安慰孩子。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乐韵怎么可以考得那么好!她就是个没妈要的野种,残废养的小野种怎么可以考第一!怎么可以比我考得好……啊,假的假的,我不相信,一定是弄错了,肯定是弄错了!”

张婧撕心裂肺的哭叫,当妈妈要来拉她,她一把撞开,激动的站起来,一脚踢翻椅子,哇哇大哭着冲向楼梯回二楼房。

张家的宅基地没有乐家宽阔,修建小楼房后,大概只有七十平左右,一楼客厅和两个房间,厨房,卫生间,两个房间一个作主卧,一个次卧一般给老人住,为让孩子安心学习,张婧住楼上第二层。

楼梯就在大厅的一侧,吴嫂子追过去想抓住孩子,却没成功,一路追上二楼,只听到“砰”的关门声,然后就是呜呜哇哇的哭声。

吃了个闭门羹,吴嫂子又哄又劝无济于事,干脆下楼。

她下楼,看到老公跟没人事似的吃饭,忍不住气不打一处来,朝着男人发火:“你就知道吃吃吃,你了除了吃还会什么!你就不能管管小婧?”

“不吃做什么?”张爸奇怪的反问:“你不说了让我管孩子只会毁了孩子一生,所以什么事都不让我插手,小婧一直归你管的啊,我只管该干活就干活,该赚钱就去赚钱,现在你怎么又怪起我来了?小婧小婧考了多少分?是不是考得很不好,所以见不得别人考得好?”

吴嫂子当即被噎得哑口无言,她男人说得完全正确,她竟无言以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