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做贼心虚/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婧无意间得悉乐韵成了高考状元,与此同时,黄雅莉一家也知道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黄家不是房县本县人,本家在拾市,黄雅莉的父亲黄振兴曾经在九稻乡当过副乡长,后来调至房县直辖的军店镇当镇长,他女儿没留在老家交给爷爷奶奶带,追随他在任上生活,黄太太专职带孩子。

身为公务员,黄镇长有看新闻的习惯,吃饭后一家三口坐看新闻,当本省新闻播到本年高考状元的消息,一家人都极为热心的给与强烈关注。

兴致勃勃关注的好心情,在听到“理科状元乐韵,拾市房县三中学生……总分749分……”一串介绍,一家三口的表情僵在脸上。

随着介绍,镜头转到理科状元身上,记者镜头前,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子张扬着纯真的笑容,背景里还有好几个人,那几个人看向小女孩子的眼神带着深深的赞赏与喜爱。

“乐韵,理科全省第一?”看到乐韵那张灿烂阳光的脸,黄雅莉失态的站起来,脸一阵青一阵红。

黄镇长也是难以相信的表情,然而,就算一家人不相信,能上省电台,能让省电台记者亲自赶到房县来采访,那是百分百的真实事件。

“……成绩公布时,京大、青大的招生老师第一时间与两位状元接触,截止发稿时,文科状元已随京大老师回首都,理科状元将入青大,祝愿两位状元未来再创佳绩,为我省学生们再树榜样,本台记者也将继续关注两位状元的后况……”

“京大青大老师来抢人了……”黄镇长脸色变了变:“小莉,你的电脑在哪,电脑上应该有电台采访经过的详细报道,找来看看都说了什么。”

为什么乐韵考得那么好?

盯着电视,黄雅莉嫉妒的双睛喷火,乐韵的成绩在学校总体来论一般保持在前十名之内,在班级也大多数维持在前第三名之列,在三中算是不错,比起一中二中的尖子生就差了一个台阶,为什么到最后一中二中的尖子生都没能成为状元,乐韵反而变省状元?

黄雅莉高考成绩还算可以,以前她的成绩居中游阶段,高考得分467,没上一本,稳居二本上游,比较起来算是超常发挥了,因此查到成绩,她很满意,黄镇长夫妻也比较满意。

有道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在不知其他人的分数情况下,黄雅莉的好心情维持了一整天,直至此刻,当乐韵那闪瞎人眼的分数在全省人民面前亮相,给了她沉重一击。

嫉妒的火焰在心里燃烧,几乎要把黄雅莉的胸口烧穿,听到爸爸的话,她大脑思维没应过来,人却下意识的往房间跑。

黄镇长住的是公务员们的职工家属房,三室一室,餐厅与客厅共用,黄雅莉从客厅直奔到卧房,将笔记本电脑搬出来,放在客厅桌子上。

新闻已播完,一家三口围着电脑,开机,输入wifi密码接网络,打开百度网页,网民的力量是巨大的,已有很多关心哪省状元是谁哪省状元多少分的帖子,输入E省状元的字眼,同样闪出来一大片帖子,还有有关采访视频和图片新闻稿。

黄镇长挑省电台网的新闻报道点进去,都是关于今年本省高考成绩的帖子,今天高考成绩出来,最新报道在最前面,他查看文理科状元的情况,找到最详细的报道。

图文并茂。

当看到某一段采访对话,他握鼠标的手骤的僵硬,那上面的字眼很刺眼,黄镇长忙点开采访视频-

记者:据我们所知,乐同学以前的成绩并不是最顶尖的,对于高考考出如此好成绩,连三中老师也十分震惊,你的班主任认为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以前你有所保留,乐同学怎么想?事实真是这样吗?

乐韵:(沉默一下才答)罗老师是位好老师,有双火眼金睛,我以前确实有所保留,没有真正的全力以赴。

记者:为什么以前不全力以赴?据我们知学校每个班级每个学期对成绩好的同学有奖励,前三名的奖励也有区别,乐同学拿三等二等的奖励居多,为什么不拿出十二分的努力,争拿第一?

乐韵:第一,人人都想拿,我也想,但是,以前我不敢,有句话说“枪打出头鸟”,我不想成为那只出头的鸟,再次被人爆打到住院。

视频里的女孩子,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伤痛,让同处一个背景框里的几个人情不自禁的露出震惊。

黄镇长和黄雅莉的心跳突突的急跳起来,连呼吸也变得急促。

记者:(微微停顿一下)乐同学以前因成绩好受到过伤害吗?

乐韵:是!初三年那年的数学奥林匹克大赛,我过五关斩六将杀出重围,成为去市里参赛的代表,可是,就在即将快要到决赛期,在回家的路上被一群人围攻了,理由就是我抢了某些人的风头,那件事也在警局备了案。

满场震惊,就连所有在场的记者和李、贺老师们也几乎说不出话来,因为成绩好被打,这个小同学那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欺凌,她还没长歪,仍然乐观,可见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

采访还在继续,记者问及乐韵记不记得当年围攻她的人,她说当时受伤严重,醒来有许多事都不记得,也记不全打人者的脸,只记得其中几个,那三个因犯其他事已坐牢,还有个人的声音一直觉得熟悉,却想不起是谁。

黄雅莉额心冒汗,心跳砰、砰,砰,一下比一下跳得快,如捣鼓似的激烈。

“小莉,你别再去问乐韵要晁宇博的电话,就算在哪遇上也别跟乐韵吵,今非昔比,她出名了,你再跟她吵架斗嘴对你大大不利。”黄镇长看完视频,忍不住抹把额头上的汗,嘱咐女儿不要再跟乐韵作对。

“我知道了,爸。”黄雅莉僵硬的点头,不用爸爸说她也不会再去找乐韵麻烦,乐韵把多年前的事都捅出来,万一从音色对号入座知道她就是当年的打人者之一,她就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