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小小心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婧冲回房间,扑到床上号啼大哭以发泄心愤恨,高中三年,每次都被乐韵压一头,高考又被乐韵甩了几条街,巨大的悬差,让她嫉妒的发狂。

乐韵749分,她只有374分,乐韵分数高出她整整两倍还多一分,以前村里人就爱拿乐韵和她比较,如果被村里人知道高考分数,又把她和乐韵放在一起说事,还不知会怎么说她的闲话。

想到乐韵的分数,她愤怒的跳起来,跑到书桌那里用力一扫,“哗啦”一下将桌央上的书本全部给扫落在地。

乐韵怎么会考得那么好?

读高中后,家里从不需她下田下地干活,星期天假期在家也只管学习做题,乐韵假期周末都在管农活,为什么成绩还比她好?

不服。

张婧一万个不服,将书本扫落地犹觉不解气,用力的去跺,拿书本当乐韵,狠狠的跺,以消心头之恨。

跺累了,倒床上又咬牙切齿的诅咒乐韵,骂到自己没力气,骂得口干舌燥,呼呼的冒大气。

她心情不好,当妈妈又上楼劝她,她也没理,自己关在房间生闷气,到第二天醒来,眼眶浮肿,眼珠子红得跟兔子眼儿似的。

担心了一夜的吴嫂子,看到女儿那两个水泡似的眼睛,吓坏了,忙烧茶给女儿洗脸消凉去肿。

经历昨晚女儿的激烈反应,张家两口子也绝口不再提高考成绩,出去做事,遇到村里人也尽量不说话,以免被人问到女儿的成绩。

梅子井村的村民家家户户有高清彩电,有些村人看到昨晚的新闻,知道乐韵成高考状元,那叫个惊讶,左邻右舍碰到就谈,乐家乐韵是高考状元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在村子里传播。

乐家父女是不知情的,父女晚上忙到十一点,把药材整理清楚,乐爸早上吃了一顿姑娘做的温馨早餐,早早开他的电动小三轮去小作坊上班。

姑娘回来了,乐爸心里装着满满的幸福感,高高兴兴的穿过乡街到作坊,发现老板破天荒地的早早等在车间门口,他吓了一跳,莫不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老板来查岗?

武老板不是房县人,他是E省首府汉市人,五十多岁,略胖,无时无刻不收拾的整整齐齐,天天精神抖擞,让人感觉积极向上。

武老板看到乐父,纵声大笑,快步迎上前,握住从三轮车上下来的乐父的手:“乐清,恭喜令千金赡宫折桂,独占鳌头!哈哈哈,我这小小地方竟然藏着个状元之父,以后我就可以跟客户说我的香菇木耳由状元父亲亲手挑拣,以后产品肯定水涨船高,身份百倍。”

“武老板过奖了,谢谢武老板多年关照,给了我这份工作,免我求助无门之苦,让我有能力送我女儿读书,武老板您的恩情,乐清这辈子铭记于心。”乐爸感动得心里有温流流淌,他永远记得武老板的好,一生难忘。

当年他的腿瘸了,为治腿,花光家里的所有钱,还七拼八凑的借来七八万的债,同时又有个嗷嗷待哺的小婴儿,那时他爹妈还在,父亲当赤脚医生,帮人看病赚点钱,母亲是个小学代课教师,有微薄的一点工资。

家里既有生活花销,又要给用药,还要给孩子买奶粉,就算两老健在也是收不敷支,之后,孩子到一岁半不吃奶粉才开始慢慢还钱,债务未清,父亲又去世。

家里失去梁柱,他四处寻找活计,想找点小工赚点钱养家糊口,挑起养家重任,结果没有找到工作,反而受尽嗘落,那个时候没有人愿伸出手帮他,唯有武坂板没有嫌弃他是残废,给了他这份工作,让他一个月有份稳定收入。

当时一个月只有三百工资,看起来微不足道,对他来说却是雪中送炭,他一分一分的积攒,总算还清以前的债务,三年前孩子意外受伤住院,他一时付不起住院费,也是武老板急人之急,借钱给他付医药费。

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没有涌泉般的回报,这份恩情却是刻骨铭心,三生难忘。

思及过往,心里情感发酵,乐爸眼里发酸,酒肉足时多兄弟,患难何曾见一人,当年他也有诸多朋友,当他瘸腿举债度日,朋友形陌路,真正是人情似纸张张薄。

“瞧你说说的,你拿的是你辛苦劳动所得血汗钱,不说那些,这么大的喜事,酒席应该少不了吧?哪天摆席面别忘了叫我一声,我也去沾点喜气。我真羡慕你有个贴心小棉袄,有时真想抢过来,我家孩子若有你小棉袄听话,我做梦都会笑醒。”

“谢谢老板厚爱,要摆席的话一定请老板去家里喝杯薄酒。”乐爸猛然记起事情:“武老板,乐乐让我带来点山货给您,还请别嫌弃。”

“哎哟,你家小棉袄还记得我呀?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想抢你姑娘了吧,这么体贴入微,叫人嫉妒。”听说乐家姑娘给自己备了份礼物,武老板满心惊喜。

乐爸转身,从车子后厢提出一只装得很好的袋子给武老板:“乐乐跑山里去十几天,昨天下午才回到家,全是正统的山货,乐乐说送武老板尝个鲜。”

“小乐乐送我的,我当然要好好的尝尝。”武老板欣喜的打开看,六七根青瓜,十来个西红柿,还有一包白白嫩嫩的百合蒜瓣,以及一把鲜嫩的植物青茎。

“这……这个是铁皮石斛吧?”他是识货的,看到那一把鲜嫩欲滴的绿色植物,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脸上流露出巨大的惊喜。

“乐乐说是纯野生的,虽然不多,也是一点小小心意。”

“这份小心意价值万金,我也不矫情,我收下了,我老母亲健康有点小问题,医生建议饮石斛茶,就算我们省产石斛,高价购来的也不是纯野生品,小乐乐的礼物真是雪中送炭,我马上就送回家去。”

武老板抱着一袋子礼物,喜上心头,也不去车间巡视卫生情况,跟乐爸说了几句,急三火四的送药回省城孝敬老母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