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有合适的嫁了吧/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边的云霞如火焰一样热烈,太阳只余一抹夕辉照在山尖上,牛羊归栏,鸡鸭归笼,乡下炊烟袅袅。

乐爸开着小电驴回到家闻到阵阵香味,一瘸一瘸的进屋,看到他姑娘从厨房探出头来露出灿烂的笑脸,他那颗心都软化了,小棉袄在家就是好啊,回来就有饭吃。

乐韵冲老爸挤眉弄眼,一脸贼笑:“老爸,今晚有客人。”

“谁呀?”乐爸顺口问一句。

“老爸你有可能要叫丈母娘的人和你凤妹子。”乐韵吐吐舌头,笑嘻嘻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乐爸的脸瞬间烧红,烧得滚烫滚烫的,想拿出勇气来训姑娘,看到孩子那张幸福快乐的笑脸,他又怂了。

“乐乐,别乱说,万一隔墙有耳,会坏了别人的名声。”

“我没乱说呀,本来就是那样的嘛,周奶奶和凤婶子今天帮我们做活,屋前和村后那块地的红薯都垒完了,屋后的园也差不多了。”

“这……这可怎么好,又累她们辛苦。”乐爸说话都结巴了。

“老爸,是你凤妹子自己主动来的哟,你可别辜负别人的好意。”乐韵瞅到老爸老脸微红,忍着爆笑的冲动,赶紧转身去烧菜。

乐爸冏得老脸发烧,感觉烫得可怕,赶紧拿毛巾去外面洗冷水脸,降降温。

他刚洗好脸,周家母女便过来了,她们也没矫情要乐家再去三请四催,洗了澡自己到乐家来吃饭。

“乐清,回来了啊?”周奶奶看到乐父,老脸漾出笑容,特别的亲切。

“周婶娘,又辛苦你们了。”乐爸看到周秋凤看了自己一眼,老脸又发热。

“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多见外。”周奶奶意味深长的迈步进乐家。

乐爸心虚,那脸更烫了。

周秋凤心里别扭,瞟乐父一眼,进乐家,主动帮摆桌子,又去厨房看要不要帮忙,被乐韵给轰走。

乐韵烧了几个青菜,将腊排骨从锅里倒出来,用大汤碗装,用茶盘一起端出去,三个大人乐呵呵的抢着去拿碗筷,周奶奶喝点小酒,其他人以茶代酒。

前人们说只要幸福,就是喝水都是甜的,周秋凤喝着茶,心里很甜,在乐家,她感觉到轻松,在家对着嫂子那张脸,她总无由的感觉压抑。

乐家开饭时,周嫂子还在烧菜,她只炒一个豆角,也没端出去,就在上下屋之间当厨房用的厢房,叫周哥吃晚饭。

周哥进厢房,没看见老娘和妹妹,立即朝上屋喊:“妈,小凤,吃饭啦。”

“你喊什么喊?”周嫂子没好气的瞪过去:“她们今天帮乐家干活,去乐家吃山珍海味去了,哪用得着你关心。”

“你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

“我怎么说话不对了?自家的活都没见妈动手,你妹子也是,自家活都没见她那么勤快,轮到去乐家跑得比什么都快,真不知究竟哪里才是她的家。”

“刘桐,别弄得别人想撕你的嘴。”周哥一张脸隐约浮出怒气:“家里的大小活究竟是谁干得多?你自己看你的手,再摸着良心说话。”

“我……”被老公连名带姓的一叫,周嫂子顿时就蔫了,她是懂老公脾气的,平日好说话,一旦发火很可怕。

周嫂子的娘家在邻县,儿子中考后回外婆家和老表玩,周奶奶和周秋凤也不在家,小两口子呕气没人来解劝,气氛有点僵。

周奶奶心情很好,回家时一摇三晃,还扯着左嗓子即兴发挥“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

“妈,你稳着些!”周秋凤扶着老娘,一手打手电筒,心里特别的无语啊,如果她不是一整天跟老娘在一起,她会怀疑老妈子今天捡钱了或者是吃了兴奋剂。

“我没喝醉,我稳着呢。”红光满面的周奶奶,就着姑娘的搀抚,走得铿锵有力,也唱得欢快。

周秋凤干脆不劝她,老娘爱唱就让她唱吧,反正乡下不像城里动不动就被人举报说什么挠民。

周哥听到老娘那嗓子,起身去上屋先开灯,打开大门,周嫂子怕被老公说她不关心老人,也跟着去接一下婆婆。

“发生什么喜事,妈今天这么高兴。”等老娘和妹妹回来,周哥将老妈扶了一把。

“哈哈哈,是小乐乐啦,小乐乐一个晚上老往我碗里夹菜,好孝顺好懂事,我要是有那么个孙女,睡觉做梦都会笑醒。”

“妈,乐韵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早有人想当后娘了,乐清也不会到现在还光棍一条,再说你也有孙女啊,说得好像春梅不孝顺你一样。”婆婆对乐家孩子赞不绝口,让心里憋着一口气的周嫂子不乐意了,立即就反驳一句。

“刘桐,春梅被你惯得到十四岁每天早上不三催四请不肯起床,还经常要妈和小凤哄着才肯吃饭,她考个卫校小凤给五千零用钱,到现在一个月除了问要钱,什么时候主动打电话回家问一句奶奶和她姑好不好,你确定春梅能和乐乐比吗?”

不提女儿还好,一提起来周哥就火冒三丈,别家姑娘读大专每个月最多八百生活费,他家姑娘每个月一千二还嫌少。

“我……”周嫂子又被呛得一窒,半句话也说不上来。

“哎,秋凤,我老了,有合适的人家你还是嫁了吧,不要再拖了。”周奶奶也没看儿媳妇,越过刘桐而去。

周秋凤不想卷进哥嫂的战争,什么也没说扶老娘回房间。

周嫂子的心猛的跳了跳,婆婆是在怪她嫌弃小姑子!

周哥当时也说什么,回到下屋客厅看到老婆跟在后面,气不打一处来:“小凤把钱拿出来建了房子,送两个孩子读书,现在你把她的钱挤得差不多了就想赶人走了是吧?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娘家弟弟弟媳妇怎样怎样好吗,你回你娘家去好了。”

吼了一嗓子,他也不管老婆,重重的一甩门,将老婆关在卧室外,自己闷头睡大觉。

“我……”周夏龙是要跟她离婚的意思?

周嫂子整个人都呆了,站半晌,灰溜溜的睡客房,到第二天周哥没提离婚的事她才放心,因怕说什么话被周哥听到削她,她也收敛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