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算计,是要付出代价/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赚了开门红,李大牛嚷嚷着要给小乐乐庆祝,于是,中午在店里吃饭,吃得满嘴是油。

下午,乐韵以要去帮货主老人家打扫卫生,整理明天的青菜为由,没留下玩耍,借李家的三轮车开溜,等走到没人的地方,再次溜回空间,去收地里的药材。

从九稻乡到县城要三个来小时,张婧到县城已是下午近四点,从车站又到县中心,找家旅馆入住,收拾一下才出去。

房县没有繁华别墅区,杨斌彬家开厂子,自己买地建房,建成三层小洋房,跟别墅差不多。

杨斌彬上了一本线,在网上填好志愿,就等周一去学校领毕业证,昨天晚上一不小心在网上看到高考状元的采访视频,不知怎么的又莫明其妙的生出一股闷气,弄得一身疼痛。

为此,今天他又去一趟县医院,仍然什么也没诊出来,人家都说他身体健康,阴晦的提示他去看心理医生,怀疑他是精神方面有毛病。

杨斌彬感觉胸口塞塞的,拍片子偏偏没有什么异常,让他心情很不好,从医院回家除了午饭,一直在呆自己的房间上网。

听到手机铃响,他觉得烦燥,想扔远些继续玩游戏,看到来电显示竟然是“女神”,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回响起一句话——“张婧喜欢晁宇博”。

想到乐韵和杜妙姝说的那些话,他更烦燥了,立马就改名,把女神改成无名氏,铃声自己断了,很快又响起来。

杨大校草盯着苹果机,沉默,又响三十来秒,他拿起手机按通话健,那边传来的声音很急切:“杨斌彬,我是张婧,我在县城,我有急事找你……”

张婧打一次电话没人接,第二次拨通电话,心里有点紧张,怕对方挂线,心里一急,便语无伦次般的直接说明原因,她巴啦一阵,那端长久的沉默,半晌才听到一个字“好”字。

结束通话,杨斌彬沉默足有三分钟之久,站起来拿钱包出房间下楼,在一楼遇到保姆,交待一声说等他妈问起来就说他有事出去一下。

张婧给杨斌彬打了电话,自己去县体育广场口等人,天气太热,露天广场上并没有人玩耍,她也不敢跑去晒太阳,在路边的行道树下等。

很快,一辆重机动车穿过十字路口,嘟的驰到张同学所站的路道边,刹车,车上青年白T恤牛仔裤,戴着头盔。

“杨斌彬!”看到机车上的人,张婧第一次有几分激动。

杨斌彬隔着头盔镜子看到张婧的表情,大概是受乐韵和杜妙姝同学说的话的影响,并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摘下头盔,潇洒的甩甩发:“张婧,你找我有什么急事?”

杨校草没有露出羞涩的表情,脸上也没有笑容,张婧也感觉到他的冷淡,有点小紧张,暗中咽了口水,小声的说:“我想找你介绍几个社会上的兄弟给我,我要教训个人。”

若换作以前,杨斌彬无条件的答应,他不用问也知道张婧想教训的人是谁,可现在,他心里的烦燥感更浓。

“我不认识社会上的人。”他忽然不想说真话,杜妙姝说得对,他就是一个备胎。

怎么可能会这样?

张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前,杨斌彬不是这样的,不要说她亲自跟他说什么,就是她故意对别人说喜欢谁讨厌谁,传他耳朵里,他也会无条件的讨厌她讨厌的人或事。

“你认识的,”沉默三秒,张婧鼓足勇气盯着杨斌彬:“三年前,乐韵放学路上被人打的那次,有几个就是你认识的兄弟,三年前你有兄弟,现在不可能……”

她还没说完,发现杨斌彬的脸色阴暗,看向自己的眼神露出凶光,她不由自主的咬住了话头。

三年前,正是乐韵读初三的时候,放学路上被一群人拦住爆打,打得晕迷住院,事后行凶者逃之夭夭,那桩案一直悬而未破。

后来直到发生另一件事,有个人犯事进局子,招供时不小心供出打人的事,干警们顺藤摸瓜摸出那件暴打中学生案的四个行凶者,仍然只是其中几个,据四位参与者称当初还有其他人,他们不认识。

杨斌彬定定的盯着张婧,盯得她撇过视线才开口:“三年前,我帮了你们一次,现在我为什么还要帮你出头?你又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是我家亲戚,我为什么还要一次一次的无偿帮你?你想教训谁自己想办法。”

隐约间,他觉得乐韵和杜妙姝说得对,他就是傻瓜,巴巴的送上去给人利用,当备胎多年什么也没得到,他现在不想当备胎了。

杨校草拿起头盔往头上戴,被人一把抓住手,他望向张婧,后者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脸上的表情紧张而决绝:“我订了旅馆……”

她的嘴唇微微的颤抖,声音也带着颤音。

读懂张婧的暗示邀请,杨斌彬眼里划过一丝讽刺:“去你订的旅馆谈。”

他的答复让张婧心里有些发慌,手脚也有点不听使唤,还是说了旅馆名,爬上杨校草的机动车,她脑子里混混耗耗的,回到旅馆,几乎是机械似的上到三楼所订的房间。

进房,反锁门,杨斌彬一气呵成,又一把将张婧的手提包夺过扔掉,将人压到墙上,用力的吻上她的唇,双手也不客气的掀开她的衣服爬进去,肆意的游走,他无偿做了三年的备胎和帮手,现在也是该收取他应得的利息。

被直接壁咚,张婧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惊慌的挣扎几下没挣脱,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刺激的事,很快她被吻晕乎,直到被扒光抛到旅馆的大床上,她才惊觉将要发什么,惊恐的抱成一团:“不要……”

她怕了!

以前杨斌彬那么喜欢她,她以为顶多牵牵小手,亲亲,不可能强迫她那个,没想到他来真的。

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张婧吓坏了,想尖叫,刚脱掉T恤的杨斌彬扑过去,堵住她的嘴,再三下两下扒掉自己的裤子,急切的覆在张婧身上,很快传出男女混乱的喘息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