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你长得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8月月底,即将开学,全国各城到处弥漫着开学季的忙碌气息,集聚全国顶京名校的京都,也即将要迎来来自全国的无数学生,连空气都热烈了几分。

首都军医总院的一间特护里却格外的安静,特护病房两张床,床头柜上排列着水杯,牙杯、水果,空调里开着制冷,从关紧的玻璃窗上可见些许凝结成滴的水滴。

病房里只有一个病人,那是个极俊的青年,一张脸如鬼斧神工所琢,完美的挑不出一丝瘕疵,面白如玉,鼻若悬胆,微抿的双唇殷红如染露的桃花。

那样的唇,比女子还的唇还诱人,他穿着蓝衬衫,椅着床头,手里抱着本书,枕头边也码着几本书,他看得认真,低头的模样安静而温和,浓密细长的眼睫毛随着呼吸而颤动,像蝴蝶立在枝尖随风而颤。

他看书的速很慢,好一阵才翻页,手指修长,指节如竹节分明,那样的手,放在钢琴健上定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沙,细微声响里,一页纸被翻过。

然后,病房又唯余宁静。

过了小会,门砰的被推开,一个英俊帅气,眼下有颗泪痣的秀气青年,手提着背包,龙腾虎跃的大踏步而进,砰的关上门,欢快的吼:“小行行,收拾东西出院。”

“嗯?”埋头看书一直没反应的燕行,听说可以出院才慢腾腾的抬头,那动作真的优雅至极,简略的一声嗯,嗓音淳厚,声线性感迷人。

那一抬头,他那张俊美无疵的脸上洋溢着浅浅的微笑,炯炯有神的龙目盈着晶光,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淡淡一笑间风流无暇。

我X的,妖孽!

看到燕大少又露出那副倾倒众生的表情,柳向阳暗中骂街,XX他个太阳的,小行行能不能别笑得那么温和?讲真,他宁愿看他私下里那种冷脸,也不想看他面对大众的公事化的笑脸。

犹记得那天从走出神农山,这货脸白如纸,跟半脚踏进棺材似的,之后一路急赶赶至省城乘机回京,在机场被军医接进总院,他还以为燕少至少要躺个十天半个月才能醒,谁知三天后就醒来了。

如今才躺一个多月,虽然脸色微微有点病态,看外相,跟正常人没两样,而这家伙醒来就用那张笑脸对人,让人恨不得揍他个满脸花。

“小行行,你解放了,赶紧整理行装出院,领导等着你去领任务。”暗中咕嘀一句,他再次催促。

“有任务?”听说有任务,燕行那双龙目里的微笑终于有了喜色,利落的收拾书本。

他被关在医院里一个多月,都快闷出霉来了好吗?更过分的是每周都要被抽走一筒血去化验,他甚至怀疑他成为实验品。

唯一的好处是被隔离休养,没有乱七八糟的人打挠,但天天坐在病房里实在太无聊,能出院那是天大的好事。

听说可以出院还可以上工,燕行那沉郁的心情立马阳光灿烂。

“嗯,领导说给你安排了任务,出院手续我已帮你办好,提上你的私人物品就可以滚蛋啦,领了任务你就可以爬回家见你家老爷子,讲真,这些日子我都快被你外公给念叨成神经质。”

柳向阳一边帮竹马发小拣物品,一边抱怨,燕大少自7月送回京后对外宣称需要隔离治疗,除了军部的几位人员其他人谁也没让见,燕大少是清静了,可怜了他,被燕老爷子三天两头的抓着问话,他都快被折腾成神经病。

“小阳阳,你怎么有空?”燕行将书本装进背包里,终于想起某柳也是军人,这时刻不在部队,咋跑来接他出院?

“上头今天给我的任务就是接你出院,拧你去见领导。”柳向阳不爽的哼哼,他才不愿接这种没水准的任务呢,在部队多好,宁愿流汗滚泥,总比对着小行行一张笑脸要好受。

再说,在部队训练跟兄弟们一起多痛快,一身臭泥也没事儿,为跑医院,他还得弄得人模狗样。

看看自己的衬衫西装,柳少俊脸有几分郁气,扮得这么整齐,又不是去参加宴会,也没美女可欣赏,简直浪费资源。

燕行微微的蹙眉,那两条窄如柳叶剑似的浓眉眉尖斜指有鬓发,直觉告诉他有点古怪,原因,还太清楚。

他没再问细节,也没问医院有没要求他以后每个月抽血化验,甚至连医院怎么判断他的伤都没置一词,麻利的下床趿上鞋子穿好,飞快的装自己的生活用品。

两人很快整好物品,连水果也全部装进背包,背包塞得满满的,还提了两只纸质袋子,那些也是全部的家当。

整理好床头柜,叠好被子,把病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哥们俩拧着东西,顺手带走垃圾,到外面扔进大垃圾桶,潇潇洒洒的乘电梯下楼。

出了电梯间,两大少去停车场,找到挂着军部车牌的猎豹上车,黑色猎豹优雅的排众而出发,从从容容的驶出医院,混进车水马龙的大街。

两个小时后,原本漂亮干净的猎豹顶着一层细灰开到了重兵把手的某军区的大门前,车子在接受扫描检查,当司机的柳少一脸生无可恋。

原本半个钟的路程费了四倍时间,首都的堵车现像真的没救了,没救了没救了……

默默悲苦的怨念着,当经过电子眼扫描确认那门打开,柳少一脚油门,冲向军区,进军区跟昔年关云长千里寻兄过五门斩六将似的,经过N多道检查门后终于穿过检查区,进入军区内部。

这时候,哥俩谁也没功夫感叹什么不容易呀,什么终于到了啊,那蒙着一层细灰的猎豹直奔军区重心区,又检过N道检查才得以驶进办公区。

柳少和燕少对办公机关区很熟悉,直接到了目的,车子停在一栋两层楼的办公楼前,两人下车。

站岗的警卫兵看到两位青年,敬个标准的军礼,哥俩点点头,上二楼,走到一间站着警卫的办公室前先喊报告,再报名号。

警卫帮推开门,两青年踏进室内,办公室内简洁大方,办公桌,书架,一角做会客的地方,除了墙上除了标语和巨大的地图,一只挂钟,再无他物。

办公桌上的电脑开着,一位军装军人手夹着一只烟正在看地图,军帽放在办公桌上,他微侧着身,只看得到半个侧脸,年纪略有些大,约五十几岁。

当两青年进内,他转过面,一张脸刚毅有型,浓眉大眼,一转身,那军装上的肩章便一览无疑,章肩上金色松枝麦穗,二颗闪闪的星星,实打实的中将身份。

此位,正是军区司令柳正义,中将军职。

柳中将也是柳少的叔父,同爷爷同奶奶生的亲叔,柳少的父亲柳正英是大哥,走的是文路子,现任国部卫生部副部长。

“首长好!”

两青年虽然没穿军装,仍站得端正,腰杆更是挺得坚挺如松。

柳中将看着一对青年发小进来,浓眉大眼浮出一丝笑意:“你两小子总算滚回来了啊,我差点以为你们泡澡堂子去了,坐吧。”

他说着话,将烟按在烟灰缸里拧熄,绕过办公桌,走向两青年。

柳向阳和燕行苦悲的垂下眼,也不敢坐,走到会客的地方,仍然站着等,等柳中将坐下,两哥儿才坐在下首,腰仍然挺得笔直,等着听训。

“燕小子,身上的伤怎样?”两青年正襟危坐,柳中将对他们的紧张视若不见,温和的关心燕大校的身体状况。

“报告首长,燕行身体很好,随时可以出任务。”燕行响亮的答。

“滚犊子!浑小子还想骗我?你当我不知道你伤口情况吗?身上一个圆窟窿,一个长窟窿,差点就为国捐躯,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这才躺的几天,肉还没长出来,你哪好了,嗯?”

柳中将没好气的怒骂,燕行立马露出笑容,顶着一张倾国倾城的俊脸,笑嘻嘻的回话:“为国捐躯虽死犹荣,再说,这不好好的么,这点小伤死不了。”

“光荣个屁!国家辛辛苦苦培养人才,是希望你们活着保家卫国,可不是想封你们为烈士,人都躺尸了还怎么为国效力?”

“中将大人,我这不是没死吗,所以可以继续为国效犬马之劳了呀。”

对于摆出儒雅相的青年,柳中将眼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抽屉里拿出一只档案袋砸了过去:“行,你想出任务,老子派你任务。”

“首长,暗器伤人是不对的。”看着疾砸而来的文件袋子,燕行一边嬉皮笑脸的调侃,一边飞快的伸手,轻轻松松的用两指夹住文件。

柳向阳啥也不说,当自己是木桩子,他可不敢跟叔叔玩笑,否则,哪天一转身就会挨叔叔踹屁股蛋子。

燕少拿到档案袋子,拆开,拿出两页文件,一目三行的看完,英俊白晳的俊脸顿时隐隐泛黑,立马喊:“首先,燕行请求换一个任务,这个任务燕行推荐本团团员庄小满去执行。”

“理由?”柳中将好整以暇的盯着青年,唇角勾出危险的弧度。

“庄小满有张娃娃脸,适合装嫩,装大学生不在话下。”燕行飞快的上报理由,他“出卖”兄弟脸不红气不喘,理直气壮。

司令直接下派的任务也是国情局新得的线索,国内顶尖名流大学中某位人员存在重大嫌疑,接任务的人进大学进修,查探某位极可能是间谍人员的的终极目的。

这任务难度不是特别大,难就难在要去学校进修,等于是当学生,让燕大少去军校当训练官还可以,让他去一拨娇嫩的小青年学生中混,实在太难为他。

“驳回。”轻飘飘的两个字,干净利落。

“为什么?”这下轮到燕大少问十万个为什么了。

“他长得没你俊。”

“……”燕行太阳穴微微颤跳了一下:“报告首长,燕行再另外推荐一个俊美青年,我推荐柳向阳,人俊,身长,阳光,优雅,年青朝气。”

“驳回,他长得没你俊。”

冏,躺枪的柳向阳,很想找地洞钻,他得罪谁了?得罪谁了得罪谁了……

“我……”燕行一张脸纠成团:“首长,为什么非得要我去?”

“你长得俊。”柳中将轻淡描写的丢出四个字。



长得俊也是错?燕行苦闷的抚抚额心,遇着不按牌理出牌的首长,实太痛苦,太让人心碎。

“首长,柳向阳比我还俊,人气比我高,人缘比我好。不信你跟着我们出去逛一圈,街上人见到我们,不管男女老少都会蜂涌向柳大少,不会扑向我。”

燕少睁眼说瞎话,让柳向阳很想一脚把发少给送去千里之外,这家伙为把任务推出去,他自己黑自己都不带眨眼的,这样真好吗?

“他没你俊。”柳中将不为所动。

“首长—”

“别婆婆妈妈的,你长得俊,就你了。”

“首长,我还有伤呢。”

“你自己都说那点小伤死不了,你也可以当是去休养,再说,这是你自己请求要接的任务,可不是我硬塞给你的。”柳中将一脚又把青年之前说过的话给踢回去。

“首长,哪有因为长得俊就派去当学生的。”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你长得俊,当然要人尽其才,现在的大学里俊男美女一大堆,随便指派个人去被人给比下去了,岂不弱了我军名头,你可得好好表现,敢给咱军人丢脸,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打得你连你外公都认不出你来。”

“首长,我这么俊,太招摇了啊,万一刚露脸被人盯上,人家一查就知我是军人,任务还进行得下去么?”

“要的就是那种效果。”柳中将扬扬浓眉,大手一挥:“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回去准备准备,开学就滚过去进修,别的军人知道了还不知怎么羡慕你,混小子,有这么好的机会去顶尖大学进修,你该偷笑才对。”

“……”燕行抿着唇。

“真那么难,让你一脸要跳火坑的样子?真为难的话,换个任务也不是不行……”

“请首长换个任务!”燕行立即请命。

“另一个任务嘛,简单,你去把帮你治伤的那位救命恩人请来军部,做我们部队的专属军医,怎样,不难吧?”

“为什么要找外人来当军医?”燕行一阵牙酸,让他去把怪力小萝莉请来部队当军医?如果怪力小萝莉真变成部队军医,估计每天有兄弟被小萝莉揍得嗷嗷叫。

想想怪力小萝莉一言不合就把军人兄弟打飞的场面,他心里打了个寒颤,让那么暴力的小萝莉当军医?别扯了,有那么个怪力小萝莉在部队,只会让部队多出更多的伤残人员。

“你还不知道吧?医院将从你身上取下来的草药做研究,那些残渣中的有效成分堪称治外伤神药,抽你的血化验,你血液里含有七八种有害毒素,然你体力的药物成分成功的抵挡住毒素的滋生,现在达到平衡状态,由此可知那位给你喝的药里有抗毒奇药,可惜没有样品供研究,你能把人找来的话,对医学有何影响,你也能想像得出来吧。你说说,两个任务,你选哪个?”

燕行默默的撇撇嘴:“我还是执行第一个任务吧。”开什么玩笑,让他去拧那个怪力小萝莉当军医?万一她不愿意,直接把他给干掉,他的仇谁来帮他报?

“这不就得了,早知如此,何苦还歪歪叽叽的。”柳中将骂了一句,内心深思,看来,那位高人很难缠,能让燕行那小子连试都不敢试,估计是隐世家族的那类人物。

于是,瞬间的,某位小同学被人定格为隐世家族,那身价噌的就蹿升得老高老高。

燕行郁闷的垂下眼,两个任务都是强人所难,蛋疼。

“浑小子,别一副哭丧相,反正还有人陪你一起去的,你不孤单的。”瞅着青年那副要下油锅的怂样,柳中将想飞脚,送他去学校当学生享福,还在他面前装苦相,欠揍。

“谁?”燕大少一秒复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有人陪着装嫩,好事!

“远在天边近在身边,你身边的那位就是了。”柳中将温和的笑了笑,眼里尽是奸诈:“柳向阳,你也回去收拾收拾,开学滚去学校进修。”

柳向阳听到叔叔说远在天边那句就觉不好,果然,下一秒就轮到自己成了苦主,他整张脸拉成苦瓜脸:“报告首长,我没燕行长得俊,我就不用去了吧?”

“虽然你没燕行长得俊,好歹也是军区排得上号的俊美青年,你俩去名流大学开开眼界,长点知识,最好顺便拐个才女当军嫂,即解决你们两的单身问题,又能为部队引进人才,两全其美。”

“!”晴天一道雷劈来,燕行和柳向阳被劈得外焦里嫩,这任务究竟是去侦察还是让他们去泡妞啊?

两青年腹诽着,站起来喊了一声“是”,立马转身逃跑,再留下来,只怕真的要被逼找对象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撤才是上上策。

两青年小子逃之夭夭,柳中将露出畅快的笑容,满眼的奸诈,医学界老世家的青年就在青大京大,两小子同时上阵也抢不来一二个的话,哼哼,回来有他们好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