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有乐乐真好/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都堵车已差不多举世皆知,哪次不堵上十几分钟以上就不叫堵,因接二连三的两次堵车浪费了足足五十分钟,等回到青大附近已是四点多钟。

到了交通方便的地方,晁同学将车开到一家超市前停妥,两人去逛物,锅碗瓢盆不用买,因不知道有没准备油盐酱醋和菜板、菜刀,所以各先买一份,再买鸡肉和猪肉,一小扎小白菜和很大个头的辣椒,以及一只嫩嫩的南瓜。

买齐物品,结帐走人。

青大有道门已成古董建筑,禁止轿车通行,晁同学开车走南门进学校,青大学园占地宽阔,学园即是学校也像是一座小城,结构形式与Y国大名鼎鼎的牛津大学相似。

青大学园内现代建筑与古典建筑共存,实现今古共融,原味与时尚共生,人文合一,天人合一。

这个时候,新生还没报道,老生还没返校,偌大的青大学园每条街都是那么平静淡雅,偶尔能见到车与行人,也是那么的悠闲。

阳光斜照,有些建筑和树木的影子斜投于地,斑驳碎影,摇落出一地风情,令时光好似也变得闲散,缓慢。

车子就在那种天人合一的境界里穿过高楼大厦,古廊画亭,闲街长道,朱楼画栋,湖池假山,水榭庭木,沿着从青青碧草地曲折而过的道路,到达一栋八层建筑楼前。

那栋楼房外形是华夏传统建筑式样,精致而低调,气派又朴质,楼房坐落在碧草与绿树之间,与各方栉次鳞比的建筑楼遥遥相视,它的楼墙上贴着高调的三个字“状元楼”。

乐同学并没有看见楼房墙上贴的字,她在看风景与记路道,但是,她看见了楼房前立着的石头,上方刻着“状元楼”,还有落款日期,以及修建日期。

“状元楼,什么鬼?”乐韵忍不住咕嘀,这个状元楼是她想像中的那种意思吗?

“状元楼就是给各系最优秀的状元们住的宿舍楼,09年始筹备,10年开工,11年下半年投入使用,现在住着各个专业的学神和学霸,每年高考状元提前进京来青大也安排住在状元楼。”

晁宇博笑吟吟的解释,青大的状元楼就是专为各系状元所打造的公寓楼,入住条件就是学生们在所在科系样样全优,综合成绩优,然后全校全优学生再一起竞争,优胜劣汰。

因此,青大的学生只要足够努力就有机会入住状元楼,虽然竞争往往很惨烈,但是无可厚非,激烈的竞争也是激励青大学霸们不断创新的动力之一。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我也有荣幸去住上一住?”跟自己想像中的差不多,乐韵欣然大喜,这待遇不错。

“这是当然的,小乐乐如若在6月进京的话,这当儿早就成为状元楼的居民之一。”

精致少年开着车,小心的绕过石刻,转一个弯,车子在楼房的一个楼梯口前停下,两人解安全带,下车。

状元楼独楼独栋,南北朝向,共有两楼梯口,因只有八层,没有电梯,一楼两户,简单安静。

在寸土寸金的首都,营造出一栋一梯两户的独栋楼房,简直就是浪费土地,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凸显出它的珍贵。

乐韵对住宿要求并不特别高,只想要拥有私密性好的独立空间,所以不管是高楼大厦还是独栋楼房,只要能有单间,她就觉是最完美的,因此对新住处特别的期待。

从后座和后备箱搬出行李箱,还有买来的物品,乐同学将装西瓜类物品的重箱子抱起来往肩上一扔,再把购物袋塞给晁哥哥,乘着他抱住东西的当儿,一手抢过另一只行李箱提在手,把两只箱子夺来自己提,。晁哥哥那么弱,万不能让他帮搬重物上楼的。

“晁哥哥,你慢慢走,不用急啊。”抢走行李箱,乐同学锵锵铿铿的直奔楼梯而去,小小的人儿,动作行如流水,身姿潇洒。

“!”精致少年满脸惊奇,乐乐好强悍啊,前一秒是个可爱纯洁天真小萝莉,转眼儿就化身女汉子,她在两种不同形象的气场之间自由转换自如,简直不能再赞。

两只行李箱被主人提走,他帮不上忙,只好抱着一包从商场买回来的物品,跟在后面,缓步上楼。

乐同学扛着两只行李箱没感觉到重量,对她而言,拧只行李箱跟没有开外挂前拧只西瓜的感觉差不多,蹬蹬蹬,一口气爬到四楼,连脸都没红。

到四楼,瞅瞅相对而望的两扇门,有点小懵,呃,她只知道她的宿舍是在四楼,并不知是东边的一间还是西边的门,搞不清楚门路,将行李箱放楼梯平台上,等着晁哥哥。

很快精致少年上楼,就算没有提重物,他也累得气喘微微,白晳的面孔上细汗淋淋,也因出汗和受累,脸颊浮出红晕,狭长凤目里水光点点,特别的娇弱。

太弱!

默默的,乐韵在心中叹气,晁哥哥先天不足,养十几年都没调整过来,还这么弱,实在是难为他了。

“让你久等了。”爬到四楼,晁宇博不好意思的抹汗,他这身子太不争气,空手爬个楼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丢人。

转而,少年又欣欣然,虽然他落在后面,但是,今天比起以前更好些,至少他一口气从一楼爬到了四楼,若换作以往,他是断断办不到的,中间至少要休息一到二次。

“晁哥哥,你住几楼?”

“二楼,在另一个楼梯那边。”晁宇博从背包里拿出来钥匙,走向东边一间门打锁。

“哇,竟然是东边的房间哟,真好!”乐韵看到晁哥哥打门,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宿舍楼一梯两户,然而两楼梯之间的两套房是相连的,共用一堵墙,只有最边的东或西的房间处于楼梯一侧,等于完全独立。

晁宇博笑容深深,打开门,让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小女孩子先进房间,让她看看她的新住处。

乐韵拖着两只行李箱,兴冲冲的冲进宿舍,把东西丢下,四处乱瞅。

宿舍是套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公寓,进门就是小客厅,朝北的一边做厨房和卫生间,厨房与客厅用玻璃墙做间隔,厨房一面临窗,采光极好,客厅即有南向采光,北向也能采光,明亮通透。

厨房大概有二个多平方,有一扇门通向生活阳台,与厨房相挨着的另一半地盘是卫生间,门朝客厅开。

东边是卧房,有门连通阳台,卧室南北采光,一张双人床,两个床头柜,两个双门衣柜,一张带有小书架的写字台。

客厅也有一套写字台,一套一桌四椅的方形木桌子,厨房因为是公寓,不是自家装修,没有装挂壁柜,厨台之下砌有收纳格子,装玻璃推拉门,还有一边的格子架放篮子之类的物品,与卫生间相邻的墙那边装水池。

客厅,卧室和厨房有很多电线插脚可供使用,客厅和卧室都有暖片,冬季统一供暖,同时卧室还有空调。

总体而言,公寓很精致,共约有二十来平,客厅约有七平左右,卧室约有八平方,看着地方虽小,却是五脏俱全,

窗帘是很浅的橙色,很暖和的色彩,卧室双人床上铺好了床单,还有席子,摆着夏季用的枕香草头。

浅橙色的窗,让整个地方带着家的味道,窗子全打开,空气流通,屋内并不闷热,不需空调。

跑进宿舍,乐韵从小客厅到卧房,再从阳台到厨房,还跑去卫生间瞅了一眼,回头看到美少年晁哥哥优雅的坐在电脑写字桌那微笑,她撒欢似的扑过去,抱大腿:“晁哥哥,这个地方真是给我住的?”

“是的,以后乐乐就住这里。”少年凤目上扬,张扬与有荣蔫的欢乐。

“给我一个人住?”

“嗯,乐乐一个人住。”

“可是,不是说最少也是一室两人住的,给我开特例,好像于理不合。”

“这楼大部分是一厅两室,一室住两人,建楼时因场地面积所限,全部设计成两室一厅显得空间太挤,所以唯有最东边这一列是一室一厅,其他全是一厅两室。

本年除去毕业的部分,要新进来的人与高考状元总人数男双女单,男生们安排下去没有单出来的,女生单出来一个,其他女生先一步安排好了宿舍,6月乐乐没有进京,落在后面,所以捡了个便宜一人住一间,乐乐要努力哟,你保不住科系全优成绩,一年后有可能被刷下去,或者会有新人来抢你的地盘。”

青大的状元楼,除了高考当年选择读青大的高考状元是进校就住状元楼,其他人员倘若成绩下滑,被其他人赶超,那么他就要让贤,他住的地方也将由新的学霸学神取而代之。

“晁哥哥,你从中从出不少力吧?”乐韵抱着晁哥哥美少年的胳膊,一双眼睛闪啊闪,笑得特别的奸滑。

“黑白讲,我没出力,我只是跟学校几位领导略略的提了点小建议,人家领导英明,觉得乐乐是个可造人才,想要用心培养而已。床和衣柜,床头柜写字台以及小桌子和椅子那些笨重的设备是学校配备,以后我有空也要来蹭吃蹭喝,所以搬了个写字台到客厅,床单和窗帘、厨具是自己添置,有不喜欢的改天另换。”

“晁哥哥,置这些家具你帮垫了多少钱?明天去报道后缴纳了学费,回来再还给你。”

“哼,你当晁哥哥是什么人了?哥哥帮妹妹买点小东西还用给钱吗?”

“嗯嗯嗯,哥哥给妹妹置用品不用给钱,晁哥哥棒棒哒,有个学生会主席的土壕哥哥就是不一样啊,给我抱抱粗大腿!”

“你抱着呢。”

“我决定了,我要死死的巴着晁哥哥,抱着晁哥哥的粗大腿不放手。”

“成。唉,小乐乐,你不是说要抱着我大腿不放手嘛,怎的又撒手了?”

“我先整理一下东西再抱晁哥哥大腿。”乐韵冲精美少年扮个鬼脸,蹦蹦跳跳的跑向行李箱。

到行李箱边,把西瓜和青瓜西红柿的拉杆行李箱平放,开密码锁,拉开拉链,将覆盖着的衣服和几包干药材往地板上扔。

当小同学扔开一些东西,精美少年汗哒哒的抹了把额心,行李箱内装着三只西瓜,还有青瓜、西红柿,用网兜袋子所载,所以一眼分明。

“乐乐,你是觉得首都没西瓜?”小乐乐一路护着行李箱,装的就是些水果,她从千里迢迢的从E省带半箱水果,这……

他觉得有点接受无能,深深的觉得有了代沟的感觉。

“首都什么都有,就是找不出我带来的这种西瓜。”乐韵将网兜子提出来放地板面上,抱出一只西瓜,摸摸,还是冰凉冰凉的,并没有因长时间放置在箱子里而发热。

捧着西瓜去小厨房洗一洗,再拿一只碟子,一把刀回到小客厅,放东西到桌子上,拿刀杀瓜,切成瓣装碟子里,两人坐着吃。

精美少年吃西瓜也像是绅士的,动作优雅,小小的咬了一口,嗯?他的一双狭长凤目瞪得霍亮,这味道真美!

他第一次没管形象,吃完一块瓜,又拿一块,吃得干干净净,再来一块,吃得肚子饱了,还恋恋不舍的看着碟子里的瓜,眼神流露出一个意思:还想吃怎么办?

“晁哥哥,这种西瓜是纯野生生长,没被污染,你可以放开肚皮吃。”发觉少年那渴望的眼神,乐韵非常体贴的支持他放心的吃,晁哥哥体质不好,以前吃什么都要节制,她带来的空间产品有排毒养颜功效,多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好,我开动了。”晁宇博顿时心花怒放,优雅的伸手捧西瓜片,干掉一片,再来,一片又一片,转眼一只西瓜被啃得只余瓜皮。

干掉一只西瓜,少年满足的抹嘴角,眼睛也是笑着的,表情特别特别的惬意,特别的开心。

又过了一小会儿,他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起来,精美少年羞赧的玉面绯红,立马急急跑卫生间,当逃也似的跑进卫生间,立马就是一顿稀喱哗啦,拉了一通,原本以为会筋疲力尽,谁知竟是神清气爽,感觉好得不得了。

这一下,晁宇博也发觉异常,满心皆是疑惑,清理完卫生间走回小客厅,发现小乐乐在剔西瓜皮的粗皮和瓜壤软肉,不由问原因:“乐乐,西瓜和西红柿是不是很特别?”

“呀,晁哥哥发觉了,晁哥哥好厉害!”坐着等待的乐韵,看到少年哥哥一脸清爽,顿时笑弯眉:“晁哥哥,西瓜和西红柿青瓜都是很特别的产品,有排毒功能,所以我大老远的从E省带来京城,余下的一些晁哥哥每天吃一点,清理一下肠道。”

“好。”晁宇博先是一怔,再之重重点头,小乐乐为他这破身体费尽心思,千里迢迢的搬些水果来,莫说是能吃的,就凭乐乐的那份心,哪怕是蛆,他也照吃不误。

“晁哥哥今天晚有没事?没事晚点做饭,如果有事,我早点做吃的。”

“晚上六点五十分,学生会开会。”

“那我得准备晚饭了。”

乐韵抓过自己扔一边的背包,找出手机一瞅,不得了,五点了,赶紧发一条信息给老爸,提了买回来的物品进厨房,把肉和青菜拿出来。

厨房里的物品基本备齐,一只电磁炉,一只电饭煲,一只平底炒锅,一只电热水壶,六个碟子,六个吃面或煮汤用的大碗,六只小碗,筷子也是六双,叉子勺子也有两份,两只洗菜用的篮子,小盆子,垃圾桶等等。

厨台下方还空出来个地方,放垃圾桶的放沥水或卖回来的青菜之类的东西,墙上有钩挂锅,水池边也有可沥水的篮子和挂锅刷的地方。

小小的厨房,功能样样俱全,准备的东西也齐全。

乐同学在厨房在淘好米后,胆大包天的从空间取水放锅里煮饭,还偷换掉买回的南瓜和小白菜,愉快的清洗肉,把鸡肉丢锅里,放上配料,煲汤。

趁着煲汤有空,刨西瓜皮。

晁同学帮不上忙,搬个椅子坐着,看小乐乐忙活,她粉嫩的脸上无时不带着笑,他看得也心灵无忧。

乐同学在忙着整晚饭时,乐爸和周秋凤、武老板也终于回到九稻,他们本来在四点就能到达,因高速路上遇上点小意外,堵了一阵,回到九稻就迟了些。

乐爸在路上收到三次短信,都是小棉袄发的,第一次告诉他说高铁到京,一路平安,晁哥哥在车站接车,第二次小棉袄说到学校,平安,第三次说到宿舍,住宿条件很好,等明天购买新卡,再视频给他们看宿舍。

姑娘平安抵京,让乐爸彻底放心,好人有好报,小棉袄几年前相助晁帅哥一次,现在小棉袄进京有晁帅哥关照,也让他吃了定心丸似的。

武老板和周秋凤知道乐乐平安抵达也真正的松口气,他们就算知道乐乐是个独力的好孩子,但让那么小的孩子独自上京,他们还是不太放心的,人平安到校,那悬着的心就落了地。

武老板将夫妻两送到九稻乡的露天停车场,再开车回自己的住处;乐爸和周秋凤坐他们昨天停街上的三轮车回梅村。

周奶奶在乐家帮看家,看到姑娘和女婿回来也特别开心,她本来想回家去的,乐爸和周秋凤留她在乐家吃晚饭,她老人家也乐呵呵的同意。

乐同学剔好西瓜皮,洗小白菜、南瓜,切肉,把佐料也切好,又给汤里添加干菌子,等饭熟了,汤也煲得差不多,倒出汤,炒菜。

公寓小厨房里有装吸烟机,不怕油烟味不散。

乐同学炒一个南瓜,一个小白菜,一个凉扮西瓜皮片,一个鸡肉汤,三菜一汤,简单又豪华,那香味浓郁的令满屋生香。

还没吃,精美少年闻着味儿就垂涎三尺,等饭菜搬上桌,少年两眼晃亮晃亮的,那表情特别的萌。

摆好筷子和汤碗,盛饭,一大一小两人坐下,晁宇博第一次尝乐乐做的饭,等主人开了筷子才动手,先吃了一点蘑菇,顿时精神一振,好吃!说不上是什么味道,就是一句话,好吃!

他常吃松茸,因为松茸能增加免疫力,家里为了他,每年都会购买松茸回来煲汤做菜,可是,他吃过的味道绝对没有乐乐做出来的好吃,乐乐做的菜又脆又香,还有甜味,不是调味料增添的甜味,而是自然的甜香味。

明明都是松茸,为什么味道不一样?

吃了两片蘑菇,少年吃得心里爽,眉眼张扬:“乐乐,不得了,你做的东西这么好吃,会把我惯坏的。”

“惯坏了也没事,大不了以后晁哥哥对吃的挑剔一些,反正晁哥哥家大业大,养得起一个小公主。”

“冏,你又鄙视人家。”

“哪有,我实话实说嘛。”

“我的心啊碎成片片,捡都捡不起来。”

“碎吧碎,碎了我去买502帮你粘起来。”

“……”

两人边说话边吃,什么食不言,早被抛九宵云外去了,晁宇博吃得满面桃花,一口气吃掉一碗半米饭,喝一碗汤,贪嘴的结果就是吃撑了。

少年吃得太多,依着墙拿纸巾抹嘴,欢喜得眼睛眯成线儿,乐乐来了真好,他以后再也不会寂寞,还可以光明正大的蹭吃蹭喝,想想就觉得幸福。

两人把四菜一汤全给干掉了,只有米饭有余,乐同学收拾好碗筷,拿厨房去清冼,回头又去洗青瓜切成片,摆桌子上当饭后水果,聊天时说想买只迷你小冰箱。

首都的天气闷热,如果没有冰箱,买回来青菜除非当天吃掉,放一夜或一天就会闷坏,在最炎热的季节,肉放一二小时就会变质;煮熟的了食物一餐吃不完,没冰箱存放也要全倒掉。

少年扬眉,喜气洋洋,他之前只记着帮置厨房用品,倒把小冰箱那事给忘记了,好在现在也不为晚,明天买一只回来就是。

吃了饭后水果已差不多六点二十分,少年要准备去上工,乐同学给他两只西红柿,让他带着渴了当水喝。

精致美少年背着自己的斜肩小包,笑盈盈的辞别,意气风发的下楼去赶往办公室去开会。

------题外话------

萌萌哒的美女们,某相思从乡下回来喽,祝大家新年大发,事事称心如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