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破坏原则是不道德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送走晁哥哥,把客厅里的西瓜和青瓜西红柿也丢回空间,放外面怕坏,还是放空间安全。

卧室原本两人住,现在她一人住,家具全归自己一个人用,东西有地方放,乐同学把衣服放衣柜里,箱子也塞衣柜里。

整好行李,把锅里的米饭也放空间,洗好锅,洗澡,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衣服晾阳台,晁家阿姨是个细心的人,连衣架也帮购得十个。

收拾得妥妥当当的,跑回空间,飞奔去药田看南瓜和玉米,21号半下午后种的南瓜和玉米,因为想作试验,用空间水浇灌南瓜,南瓜长得特别的快,昨天早上就收获了一些。

南瓜种在药田最边,只有八棵共十四根苗,有八根苗是结的瓜是有脖子的那种葫芦形南瓜,另六根苗是九稻乡下本土瓜,扁圆形。

南瓜苗从药田里爬起来,沿着基石爬上草地,郁郁青青的一大片,每棵苗的前三四个瓜是留老瓜的,长得很大,后面一长段藤每隔片叶子长个瓜,或有花朵或长出岔枝,那势头凶猛的很。

因白天坐车,没有机会回空间收东西,松茸大半开伞,有些也即将枯老。

乐同学再也没空发呆,“嗷嗷”叫着,提篮子去摘蘑菇,把一大片蘑菇摘光光,只留下只长出一点小头的小小松茸。

做完一桩事,抄剪子去剪瓜藤岔枝,每根藤只留三到四根岔苗,其余的剪下来,可以吃苗,顺带的把开的花也摘下来,还有嫩南瓜。

十几棵南瓜摘得三四十个嫩南瓜,十几把瓜苗,码成一小堆,乐同学也累得直喘气,她不就是前天用井水浇了一次嘛,用得着这么疯狂的生长么?

她也万分庆幸,好在就只浇了一次水,要是多浇几次,它疯长起来,她收都收不及。

坐着休息一阵,吃两个西红柿补充水分,到玉米田里撕开一个玉米棒子看成果,玉米没有用井水浇,正常生长六七天,玉米粒饱满,不老不嫩,刚好是吃嫩玉米的最佳时刻。

乐韵换上镰刀,咔嚓咔嚓的砍玉米苗,砍下来一把扎成捆扔到草地上,把一块玉米苗全砍完,再拔根兜。

泥土太神奇,药田里的作物就算砍了苗,只要还能吸引水分,留下一截也不会死,要等到到达一个枯荣期才会自然老死,为了不浪费空间灵气,必须要连根拔起。

乐同学费一个钟才把一小片玉米根全拔光,天也昏黑,她打着手电,将傍晚做菜时留下来的辣椒种子种在地里,浇上井水,又给龙血树浇水,自己才打坐、睡觉。

学生会的会议开了长达三个钟,讨论了各方面的工作以及新生接待安排等等事宜。

那么长的会议,若换作以往,学生会主席晁会长早就坚持不住,可这次,整个会议中他神采亦亦,精神百倍,直到会议结束也没露出倦色,让大家倍是惊讶。

散会,晁同学和学生年级主席们一起散场,当回到宿舍楼,看到四楼东边一间宿舍已熄灯,他猜着小乐乐大概早早睡下了,他也赶紧回宿舍。

这一夜,他也睡得特别的安稳,连个梦都没做,在天刚破晓时分就起床,自己洗涮一番在室内做煅练,到七点,去找小乐乐。

乐韵早上天没亮就醒来,先活动一番筋骨,再收摘空间的蘑菇和瓜、药草,到宿舍洗脸刷牙,煲着粥再打坐,修习内功心法一个钟,粥也煲得香喷喷的,又做一个蘑菇汤。

做好吃的,等了一小会儿才听到敲门声,跑去开门,看到精致少年神采飞扬的模样,她惊奇的打量他:“晁哥哥,你昨天做了什么好梦?”

“没有做梦,昨晚睡得很好。”晁宇博神清气爽,从容进女生宿舍,他好久没有睡得如此安稳,身心轻松。

乐韵心中了然,她用空间里的菜,用空间里的水,他要是还不好,她的努力就白费了。

早餐已做好,端上桌就能吃。

喝粥的时候,晁宇博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知悉就是小乐乐说的药膳粥,吃得很认真,粥很香,里面的山药和百合片粉粉的,温热的粥下肚,胃暖暖的,汤也是浓香扑鼻。

一顿早餐吃完,少年感觉他满身力气,好像能干掉一头牛,让他特别的冏,也特别的兴奋。

简单的收拾一下,到八点,两人下楼。

少年仍然是白衬衣黑西裤,背一只男士背包,乐同学休闲衫,下配七分裤,露出的胳膊和一截腿白嫩可爱,背包挂肩上。

到楼下,少年开奇瑞去办理报道手续。

青大新生正式入学是8月28、29日,因此,28日学校办公楼也正常上班。

时间尚早,校内人员也不太多,遇上好几人骑着自行车在校内穿行,晁同学认识其中几个,给乐同学解说一下,他认识的不是学生会成员就是各年各系顶尖学霸类学生,或者是燕京权贵家之后。

车子到达办公楼,精致少年带着乐同学下车,直奔大厅,办公楼的大厅设有好几个接待处,为学生办理手续。

莫道行人早,更有早行人,他们来得早,还有更早的,有数个接新生志愿者陪着几个拖行李箱的家长们在等新生办手续。

当晁同学领着乐小同学刚踏进厅,被一个人迎面迎上,按住他肩膀:“小晁,你不是说我的学生昨天就到了,人呢?”

被抓住精美少年肩膀的那人五六十来岁,乌黑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目清矍,双目炯炯,身材瘦长,穿白衬衣,还打着领带,戴一副黑边眼镜,一副严肃认真的老学究派头。

他,乃青大医学部首席教授,也是华夏科学院院士,复姓万俟,大名万俟兴。

华夏复姓较少,姓万俟的人更少,当作为姓氏出现,万俟读音不是wansi而是发音moqi(音译为莫奇)。

也因万俟这个复姓少见,所以,万俟教授特别容易让人记住。

“万俟教授,我这不帮你把学生给领来了?”晁宇博被按住肩,后背先是一紧,瞬即心神放松,笑容温润。

晁同学身兼学会生会主席之职,又是青大党支部成员,还是团支部指导员,常跟老师们打交道,因此,他认得很多老师,这位他自然认识。

“人呢?”万俟教授左看右看,人呢人呢人呢。

呃!

落后在少年背后的乐韵,默默的摸鼻子,如果没有猜错,跟晁哥哥说话的人就是她的导师,只是……

仰头,越过晁哥哥的肩望去,她只看见那位的一点脑顶,没办法,那位教授比晁哥哥略矮几分,而她,也是只小锉子。

矮子的人生最悲催了啊,叹哀一声,乐同学忧伤的仰望少年的后脑勺,她不说话,她就看看。

其实,不怪乐同学和万俟教授个子问题,而是角度问题,精致娇美少年恰好踏进大厅的门,等于正好卡在门口,乐同学正在他背后,万俟教授又正好与晁同学面对面,所以,隔着一个美少年晁同学,万俟教授和乐同学都没看到彼此的脸。

看到教授东张西望,晁宇博脸上笑容加深,轻轻的往一边让一让:“人在这呢,乐乐,来见见你的导师。”

万俟教授找了找没找着人,当少年让开位置,露出个娇小的小女孩子,那孩子很小很小,看起来就十一二岁的样子,白白嫩嫩的圆鹅蛋脸上尽是笑意,乌墨染过似的头发剪得很短,像个小男生,如果不是因为她有胸,他也当她是个男孩子。

老教授眨眨眼睛,嗯,他没看错吧,那个本年理科最年少的小状元就是这个小不点儿?

前面的清丽身影闪开,乐韵看到了一手还攀在晁哥哥肩上的老者,那位老人国字脸,藏在镜片后的双眼犀利,个子不高,却满满的是学者气质,身上还有淡淡的一丝药味,证明他常跟中药草打交道。

只一瞬间,她用X光扫描老人,老人吸烟,喉咙和肺部被熏得变色,还有胃病,又有便秘的小毛病,其他小毛病可以忽略不计。

扫描一眼,乐韵笑嘻嘻的向老人弯腰问好:“导师好,见到您很高兴,只是,为您的健康,恕您的小学生直言,吸烟有害健康,为工作三餐不继也不是好习惯,您的喉咙和您的胃已向您提出严重抗议,希望教授您重视贵体。”



娇艳如花的美少年,默默的抚额心,小乐乐一上来就批评老教授,这医者父母心什么的太强大,他扛不住啊。

他不怕万俟教授拍死小乐乐,就怕万俟教授……

少年才想着,万俟教授眼神一亮,一把抓住小学生的手就跑:“哈哈哈,小学生,走,咱们唠唠去!”

“万俟教授,你不带这样抢人的,”老教授拉起小乐乐就往外跑,晁宇博飞快的转身,追在后面喊:“教授,你要抢人也等等啊,入学手续还没办好,你这样把人拖跑了可不行。”

一把抓住小学生跑出大厅几步,万俟教授听到后面的喊声,闷闷不郁的站住脚,瞅着小不点儿小学生:“小乐,你还没报道啊?”

老教授的语气很郁闷,称呼却特别的亲和,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像在叫带了好几年的学生似的。

被老教授猛的一拉,乐韵只能顺着他,跟着他跑,这当儿站住,一脸苦催相:“教授,我过来就是办入学手续的。”

“哦,这样啊,”万俟教授拉长了尾音,瞬间又眉开眼笑:“小乐,把你的资料给小晁,让他帮你去办手续,我们去讨论一下有关我健康问题的问题。”

“……这个,不好吧?”乐韵以为老教授是准备放人,结果听到后面一句,她直接就打了个踉跄,青大为培养学生独力自强性,报名要求独立完成,教授让人帮她代办手续,岂不等于带头破坏原则,这是不道德的。

“有什么不好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小晁,你帮我的小学生去办入学手续,那些老师们问起来就说是我让你这么干的,他们有意见叫他们来找我,我很乐意跟他们探讨学术问题。”

“……好。”晁宇博汗哒哒的抹了一把虚汗,无力的同意,万俟教授就是医学部的一朵奇葩,遇上值得探讨的医学方面的问题,那是可以抛开一切原则的。

教授和晁哥哥愉快的决定了,自己完全没反抗的余地好吗?乐韵好汉难架导师的要求,老实的从背包里拿出装资料的档案袋给晁哥哥,资料,证件、入学通知书等等全在档案袋里,无需再一件一件的寻找。

晁宇博在老教授那种“你不走要我送么”的眼神下,接过小乐乐的档案袋子进大厅去帮手续。

“小乐,我们到那边聊。”打发走了小晁同学,万俟教授兴奋的抓住乐小同学,走向大楼旁的绿化草坪。

青大学园地宽业大,十分重视绿化工作,每栋楼之间的绿化场地维护得很好,草坪青碧,树木青翠。

导师教授如此激动,如此迫不及待的要探讨学术问题,乐韵默默的撇嘴角,她现在相信晁哥哥所说中医狂人是啥意思了,这只导师就是那种为喜欢的事业而奋不顾身的类型,而这只狂人还是她的导师……

乐同学头痛,非常头痛,有个这样的导师,感觉压力好大啊,尤其这位不仅是她的带班导师,还是学科里负责中医方面教学的导师,冏!

万俟教授才没空猜小不点小同学在想啥,兴奋的带小同学坐到办公楼前的一块草坪上,他选的位置极好,离大楼不是很远,如果晁同学来出来就能找到他们,同时又不太近,有人来往也影响不到他们。

天高、草青,日淡,正是享受阳光的好时节。

万俟教授坐在柔软青草地坪上,迫不及待的的问:“小乐,快说说,你怎么知道我胃不好?”

小同学说他吸烟和胃有毛病,吸烟之人身上总难免有点烟味,夹烟的手指也会留下痕迹,所以,但凡观察仔细都能有所察觉,能判断出人吸不吸烟。

而胃深藏于胸腔内,不去做扫描检查,一般人不知某人胃有无毛病,当然学中医的人例外,真正有经验的中医,看人面部就能推断出一个人内脏有没问题。

“看出来的啊,”乐韵知道导师大概是要考她中医方面的知识,当仁不让,直白以告:“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是必备技能,望人气,望人面部,观气望病,观面断病,本是每个中医必备的最基本的基础,教授的内脏问题表现在面部,除了咽和胃不好,教授还有点小毛病,上厕所比较辛苦……”

万俟教授老眼如火炬一样发灼光,小同学说他便秘?准,太准了!若说小同学说他咽喉不好,说他胃不好,那些如果有心人想要了解他可以查得到,毕竟这些年在青大教学,多少有人知道他的小毛病。

唯有便秘,呃,便秘不是病,日日要人命,那种私密性的小毛病,说是大病,算不上,却又让人无法启齿。他那点无法启齿的小毛病自然是隐瞒着,没让人知晓,小同学观他面部就看出症状,这是真本领。

“说说看,你有没什么药方……”万俟教授兴致勃勃的拿自己的病症来当辩论教材。

乐同学眨着眼,一脸无辜,这是求诊呢还是求诊呢?她搞不懂啊,所以,慢声慢气的就事论事,讨论形成之因,解决之道。

草地上的一老一少两人谈得十分的投机,晁同学拿乐同学的资料去帮办理手续,老师和协助的学生们一致开绿灯,过!

晁同学是学生会会长,老师们认识他,在办公楼协助老师工作的都是学生会成员更加不可能不认识他,大家知道他体质略差,经不起太辛苦的奔波,因此办手续特别的利索,甚至有些事还是学生们帮他去办理。

在办公楼大厅转悠一阵,跑了几个地方,众人看文弱少年又去另一个地溜跶一转回来带回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大家也不奇怪。

精致少年推着自行车出大厅,到办公楼看到一老一少在草坪上探讨学术问题,隐约听到些“防风、人参”什么什么的药名,他也不去打挠两人的讨论,骑上自行车,测试车子性能。

自行车是给高考状元们的奖励品,一人一辆,留给E北高考小状元的车子是辆女士自行车,前方装篮子,后面有货架,车叉架弧度优美,体型轻巧,车架漆粉色,可爱又俏皮。

晁宇博对车子外型与颜色很满意,小乐乐活泼俏丽,车子自然也要小巧可爱,乐乐上学,车子有篮子可以放书本或雨伞等用品,后座也可放载些东西,哪怕骑车外出游玩也方便。

踩车骑行一阵,性能也很好,因并非是速度型的车,速度方面略差一点点,反正不是比赛用,基本上满足要求。

兜转一圈回到办公楼前,晁宇博发现那一老一少好像还意犹未尽,正思考要不要去叫乐乐,便见一辆摩托车从远处飞驰而来。

那辆摩托乃世界名牌阿普里亚,性能与速度皆是极好的,眨眼间飞驰而至,晁宇博看清牌号,狭长的凤目微凝,那两大少来得这么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