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不是等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晁,劳你久等了哟!”

呜的一声,蓝黑的阿普里亚以无比潇洒的姿势飞驰至精美少年身侧不足五步,车手优雅的刹车,一边摘头盔,一边笑吟吟的打招呼。

世界名牌摩托,车身霸气,优美的弧度犹如苍鹰掠空划出的弧线,稳住时恰如一只雄狮蹲伏,随时会疾蹿而出。

摩托车载着两人,皆头戴银灰色头盔,透过镜面只能看到眼睛部分,两人蓝色短袖衬衣,各背一只背包,那坐姿笔直笔直的,特像两截木桩子。

“真遗撼,我不是在等你们。”某位大少脸厚得不要不要的,晁宇博神色淡淡,直言不讳,心里只送某位自恋大少两个字-脸大!

眨眼间,摩托车上的两人摘下头盔,车手左眼下有颗泪恙,肤色白晳,一张脸雄雌莫瓣,隽秀温雅,帅气俊美。

后面一位青年新清俊逸,风度翩翩,其色,面如冠玉,颜如舜华,龙目灼灼有神光,眉如细剑凝风华,顾盼间唇齿未启笑先露,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前一个青年是俊秀阳光,斯文亲和之美,后一位温文尔雅,衣冠楚楚,却又有一股子高贵冷艳之气息,犹如水中之莲,亭亭玉立,清涟通透,可远观不可亵玩。

看到来人摘下头盔,晁宇博默,这两大少来了,又要令青大女生们疯狂的节奏啊,再一想,欣然大喜,有这颜美家世好的两少在青大,他大概要清静很多了,好兆头!

柳向阳帅气的一甩头发,颇感意犹未尽,青大校园宁静,摩托车可以飞驰,那种自由飙车的感觉特别的好,讲真,他还想享受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啊,你不是在等我们?”听闻晁家小子不是在等自己,柳大少露出大受打击的表情,啊哟,小晁知道他们要来,竟然不迎接他们?

燕行微微的挑高剑眉,晁家小子不等他们,在这作甚?

“真相虽然总是伤人,但是我还是不想撒谎,我不是在等你们,办公楼这刻人少,你们可以进去办手续了。”

精美少年手扶自行车手把,淡定的斜眼办公楼,这两位被送进青大来进修,他们竟然真来报道了还真是让人意外,不过,那是他们的事,他就不去思考了。

“好呢,小晁,等办完正事,找你打球啊。”

两青年帅气的下车,整整衣装,笑嘻嘻的走向办公楼,正在此时,恰好风中传来清脆悦耳如银铃碰击发出的清脆声音:“……教授,不带这么强人所难的好吗,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几样标本,绝对不能借给你瞅,……问为啥不借啊,当然怕老虎借猪啊……”

嗖,两少猛然顿住身,声音很熟?

有点……嗯,有点像小美女的声音?

柳向阳感觉声音熟悉,想了想,终于凭音色对号入座,那声音不是在E北神农山脚所偶遇的小美女的特有的嗓音吗?

他遇到过无数人,包括女孩子,自然不可能把每个人都记住,之所以记忆犹深是因为那位小美女的本事,从而让他记住了那号人物。

像怪力小萝莉的声音?

燕行有一瞬间以为是妄听,怪力小萝莉是E省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呼,心怀心思的两青年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扭头望向草坪,那边,两人坐在青草地上,顶着微热照人的太阳光相对而坐,从他们的位置看过去,只能看到侧面,一个体形细小,短发,如果不说话,让人以为是个男孩子,另一个中老年男士,眼镜片折射着点点晶光。

怪力小萝莉?!

看到短发娇小的女孩子一个侧面,燕行脑子里闪出无数个闪电号,怪力小萝莉竟然在青大?

有一瞬间,他感觉怪力小萝莉简直无处不在,当初在神农山,她出现在那个树丛,后来又出现在房县城效,再后来又出现在神农山,现在又在青大,他在哪,她也在哪,简直……

简直阴魂不散?

他想不出该怎么说,就觉得那只怪力小萝莉好似跟他过不去似的,总出现在他眼前,就是人说的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燕少龙目微凝,轻轻的抿唇,出于种种原因,他在医院一直没有动用网络探查信息,回家后也没空功夫,因此查小萝莉身世背景的事先搁着,没想到无巧不成书,竟然这么快又遇上了,这是提醒他去探查的意思?

小美女?

柳向阳看到小小女孩子的侧面,确认就是在神农山下有一面之缘的小美女,顿时无比振奋,立即跑将起来:“小美女小美女……”

嗯?!

沉思中的燕行,思绪秒速归位,看到发小跑向草坪,不禁愕然,向阳也认识怪力小萝莉?

两大少停住脚望向小乐乐和万俟教授那边,晁宇博也跟着望过去,还以为是那边声音有点大让两青年听到了好奇,谁曾想,柳大少竟然像认识小乐乐的样子,他吃了一惊,忙小跑追:“柳少留步,别过去……”

一蹿就蹿了四五步的柳向阳,呼的一下又刹住身,笑容还挂在脸上,奇怪的问:“为什么不能过去?”

“……”为什么不能过去,当然是万俟教授在讨论学术问题时最讨厌别人打挠他呀,晁宇博心里想着,还不及解释,草地上的一老一少望向办公楼方向。

谁呀?

乐韵在跟导师讨论导师胃和咽咙需要用哪种药时提到某种中药,从而引发对某几味中药的探论,她手中正好有标本,教授兴致勃勃的想拿去研究,她拒绝,还在进行拉锯战,听到有人喊,感觉男音有点熟,不禁茫然。

扭头,看到一个青年跑向自己和教授这方,她第一秒并没有想起来是谁,当看到晁哥哥追到青年身边,两人说话时,她总算想起来了,那不是去神农山时路上发生车祸的某位当事人之一吗?

还有位……

视线转移,望向与晁哥哥相隔一米有余的另一个身影,乐韵一眼看清那人的面孔,脑子里“噼啪”一响,闪过一道巨大的闪电号,阉人!

她绝对不会认错,阉人有张美颜,飘逸风流,俊美温雅,当他不笑时尚且风度不凡,气质彬彬,现在他唇角上扬,张扬出微笑,那张脸面如三月桃花,美艳贵气,脸部线条也柔和了几分,整个人如新月出云,高洁无尘,温文高雅,风流俊逸。

美人一笑倾城国,美男子一笑,亦倾国人。

俊雅的美貌男子,风度翩翩,犹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迎风而立,矜贵冷艳,高贵无双,风华灼灼。

咔吧!

暗中一捏指,乐韵捏得手指骨发出清脆的声响,心中冷笑,呵,冤家路窄!

那只阉人轻薄他,她救他一回,他还报假名,若是在别处遇上还好,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青大,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她还没找他,他就送上门来了,是打死他还是打残他?

捏着小拳头,开启眼眼X光功能,迅速扫描阉人,瞬间就看到他的身躯干图,他胸口和腰侧的伤结痂,表面看没什么大碍,而内部新肉并没有长圆满,伤口下陷形成凹形。

外伤不是个事儿,内部情况竟然加重了些,他身上出现更多的灰色和灰白色的光圈圈,说明他的血液和许多内脏都有健康问题。

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看到阉人的血夜和肌肉结构中的细微变化,乐韵暗中心思飞转,她记得救阉人时他身体虽然中了毒,因时间久远,目前并无太大问题,为啥现在反而有加重的趋势,难不成谁又暗中给他加了料?

瞅着瞅着,乐同学无声无息的笑开去,阉人好似过得不太好,她就放心了,特么的,恶人自有恶人磨,臭流氓活该吃苦头。

整吧整吧,把阉人往死里整最好了,把他毒得半死不活最好,她就看着,绝对不说话。

手痒痒想揍人的乐韵,暗搓搓的搓手,这样也很不错,她在青大,阉人也在,别人毒整阉人,高兴就去整点药帮他化解一下,不高兴就看他被人折腾,权当在看戏。

乐同学的心思一秒间转过千山万水,万俟教授被声音打断谈话,扭头而望望见晁同学和两个青年,他微微的挑高眉毛:“小乐,是找你的吗?”

“我跟他们不熟。”乐韵后背一凛,整整乱晃荡的心思,一脸正经的跟导师商量:“教授,晁哥哥帮我办好报道手续,我要去领生活用品啦。”

“行,你采购好必备品,欢迎随时找我讨论。”万俟教授看到晁同学,也知道不能再强留小同学,毕竟新生刚到学校什么都没安排好,需要置办生活用品。

导师如此好说话,让乐同学欣喜交加,欢快的爬着站起来,和教授一起走向办公大楼,万俟教授边走边告诉小同学自己的电话号码,他随身带的包放在办公室,名片也没带,只能让小同学记他电话号码。

柳向阳也听到了小美女和教授的话,表情特别的呆懵,小美女认识晁家小子?

莫说他,就连燕行也愕然,怪力小萝莉是E北的吧,怎么跟晁家哥儿相识,而且,听说话的语气,她和晁哥儿好似还很熟悉?

看到教授和小乐乐过来,精致文弱少年迎上前,笑容微微:“万俟教授,你还满意吧?”

“嗯,我很高兴有这么个学生。”万俟教授用力一掌拍在羸弱少年肩头,语气满是骄傲之色,小晁向他举茬的学生,哪是少年说的医术天赋不错,简直太优秀了!

被拍了一掌的少年,苦催的皱眉头,教授这手劲还真大啊,总这么拍他,也不怕把他拍得散架,心里却十分欢喜,万俟教授对乐乐的第一印象很好,他老人家惜才,如能收乐乐当关门弟子,乐乐也多棵可依靠的大树。

“教授,现在我要先把人带去领生活物品,过几天上课,您老再跟你的小学生随意唠。”

“去吧去吧,尽快去领东西。”万俟教授笑咪咪的挥挥手,乐呵呵的回办公大楼,那脚步轻快轻盈,似踩着风似的,也说明他有多开心。

晁同学和乐同学愉快的挥手送教授先行一步,转而才走向自行车。

站着等老者和晁家哥儿说完话的柳向阳,待少年和小女生走得近了些,欢快的蹿到小女生面前,兴高采烈的打招呼:“小美女你好哟,还记得我吗?”

“是你啊。”乐韵瞅眼跑来刷存感的俊哥,淡淡的点头,她没看错的话,这枚帅哥是跟阉人一道来的,跟阉人结伴而行,说明感情不错,人以类聚,阉人是流氓,流氓的好友估计也不是正人君子。

乐同学一秒就把俊青年划于阉人行列,也列为不深交的那类人物。

“是我是我,小美女还记得我呀,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小美女,真巧啊,我们好有缘份。”

柳向阳恨不得把自己摆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姿势让小女孩欣赏一遍,记住他这号人物。

燕行站在一边,始终微笑如常,心里早郁闷得打了无数个结,怪力小萝莉竟然没有看他!是的,小萝莉除了最初扭头看他们时有看他一眼,后来再没给他一个正眼。

难道他长得还不够俊,还不够显眼,还不够有吸引力?

凭心而论,他的长相在燕京青年圈子里绝对是名列前矛,可是为什么小萝莉竟然只对晁家小子露笑脸,对他好像看不见似的?

怪力小萝莉忘记他了?

想想,不对,他刚才看到小萝莉看到他时瞳孔微微的收缩,证明她认出他来了,现在不理不睬,也许是还记仇?

那么一想,燕行特别的不爽,他被揍得那么惨,他没直接冲上去收拾小萝莉,她凭啥还看他不顺眼?

“乐乐,你和柳少认识?”晁宇博诧异的望望两人,柳少怎么会认识小乐乐,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

“有过一面之缘,并不熟。”

“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就熟了。”柳向阳飞快的接话,笑得春风乱荡,小美女医学方面知识很扎实,他要多多刷存感,说不定能为部队引进人才。

电光火石间,柳少决定一会儿好好的查探一下小美女的详细资料,也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至于如何获取资料,呵,别忘了他的专长,他可是收集资料的好手一枚,那点事难不到他。

“你们认识,我就不做介绍了。”晁宇博笑容清澈:“两位赶紧去办手续吧,我也要带乐乐去领生活物品,回见。”

“别急呀,好不容易才碰面,咱们找个地方坐坐怎样?”柳向阳无视晁同学要忙的话,继续刷存在感。

“不了,我还急着去整理行李,就此拜拜。”乐韵淡定从容的越过阳光帅哥跑向自行车:“晁哥哥,自行车是给我的奖励咩?”

“对头,学校奖的,这款自行车质量和性能不错,速度略差一点点,比不得专业旅行山地车。”

“我又不踩它去旅行,能在学校跑就行。”乐韵一步三跳跳到自行车旁,一脚蹬开支脚,欢快的跳上车,踩着就跑:“晁哥哥,我踩自行车,你开车跟上哇!”

嗖,自行车蹿起一股风,飙出老远,车轮钢圈发出哗啦声响。

“……”柳向阳看着骑车跑走的背影,特别的冏,话说,他咋感觉不太受待见的样子?

小萝莉风一般的离去,燕行一颗心揪成死结,他敢赌,怪力小萝莉绝对还在记仇,那种被无视的感觉,很糟!

燕少心里糟透了,再联想到小萝莉亲密的挽着晁哥儿的胳膊,笑容甜蜜,甜甜软软叫“晁哥哥”的样子,对他们则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明显是一个天一个地,他的心里更不爽了。

小女孩骑上车就开跑,精致少年悠悠的笑弯眼儿,对两位大少点点头,就那么欢快的登上停在路旁的轿车,启车,追着欢快的小女生背影而去。

“小行行,你说是不是我今天不够帅,所以小美女对我的搭讪不感兴趣?”等晁家哥儿车子走了百来米,柳向阳向竹马发小求教,他没小行行长得俊,但是,至少也是大帅哥一枚,他主动示好,小美女怎么会无动于衷?

“你没晁哥儿漂亮。”燕行眼也没眨,毫不留情的泼过去一盆冷水,这年头小鲜肉吃香,尤其是像晁哥儿一样的娇弱少年最吃香,女生美其名曰管那叫“小受”。

“晁哥儿先天不足。”

“先天不足,所以娇弱精致,更得小女生们追捧。你跟小女生怎么认识的?”燕行不着痕迹的打探消息。

“上次在神农山认识的,我记得我有给你说了,就是那次19号发生车祸,当时小美女路过,去给重伤员诊断,最后死者解剖结果与小美女说的完全一模一样,小美女祖传中医,人才啊,能抢回部队就是大功一件。”

“那你继续努力,我支持你。”燕行了然,他记得那次向阳还特别遗撼的说错过了与一个小美女结伴同游的机会,没想所谓的小美女就是怪力小萝莉。

如若能把怪力小萝莉弄去部队好像也不错,至少他有足够的理由报仇了,甚至都不需要费心找借口,他保证能把小萝莉练得九死一生,悔不当初。

只是……怪力小萝莉怎么会与晁家扯上关系?

目送晁家哥儿的燕行,龙凤微眯,有晁家护着怪力小萝莉,他想把人弄进部队捏圆搓扁可不是容易的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