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打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色奇瑞远去,柳少和燕少两帅哥收回目光,将背上的背包拧在手里,进办公楼去办报道手续。

28号新生入学第一天,昨晚已到京的或今早抵京的学生和家长们陆续赶至青大报道,办公大厅内也有几拨人马,或在等候,或在办理手续,工作人员也较忙。

当燕大少和柳少两人踏进大厅,立马引起一阵小小骚动,无论是接新生的志愿者还是新生以及家长,视线皆齐唰唰的望向相携而进的青年。

两青年一个斯文秀气、阳光洒脱,一个温文尔雅,风神俊秀,两两站在一起端的是雄姿英发,神彩照人。

俊美帅气青年的到来犹如一束太阳照临,令整个地方骤然一亮,一时令人犹如置身在春暖花开的三月,满目芳菲。

“好帅!”

两青年外仪表堂堂,相貌清奇,引得在场的女性们两眼放眼亮,更有甚者立即拿手机拍照。

瞬间成为亮点的柳向阳,心头那叫个爽,就说嘛,他这么帅,怎么可能没人捧场,小美女不咋搭理他,绝对是她眼神有问题,没发现他的帅。

刚进厅就迎来一片注目礼,燕行仅只微微一瞥,就已飞快的环视大厅一圈,俊容上的笑容并无任何变化,龙目含光,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那样的容颜,配上清浅高雅的笑容,端的是艳压群芳,风华绝代。

美人一笑倾人城,燕少浅浅一笑,满大厅的人被那夺魂摄魄的笑容给照花了眼,半晌回不过神来。

趁着别人失神的当儿,两俊少旁若无人的越过三五成群的人堆儿,走向标有特别字号的窗口去办手续。

众人视线情不由己的跟随着两青年移动,不得不说身高是俊男必备因素,只要身高达到一定程度,哪怕面孔不特别帅,仅高度值就能为颜值增分,两俊少颜值高,身高也够高,步伐矫健,身姿笔直,背影也是帅翻天,教人舍不得移开眼儿。

因此,当大伙儿幡然醒神,两帅青年已走到贴着“国防生、研究生、硕士、博士生”报道处的窗口,然后,不明真相的新生和家长们一脸懵,他们以为那两位是老师好吗?

坐在窗口的工作人员是位戴眼镜的老职员,当顶着俊脸的两青年过来,老人家平静的眼里划过一抹微光,盯着俊逸出尘、高贵美艳的燕少打量。

顶着高颜值,四处乱放电的柳少跑到窗口,冲着窗后的老者露出无比谄媚的笑容:“余伯,您老今天值班哇,真好!”

“柳小三,这是工作场合,请叫我余老师。”余耀板着脸,严肃的纠正柳家小子的称呼,目光透过镜片,仍落在燕家小子身上,心里越发的怪异,咋把这两混世小魔王给送来了?

讲真,军部送人员到青大进修不奇怪,为培养人才,军部经常选送在役军人或军校名优生到京大、青大、防大等一流名校进修,现今在青大进修的人员不包括青大代为培养的国防生在内的军部人员就有近二十之数,因此,柳少和燕少两人到青大进修并不属开天僻地头一遭的一拨人。

他奇怪的是这次怎么同时把柳家和燕家两小子给送来了,柳家小子与燕家小子皆人中龙凤,各有专长,学历也不低,根本不需进修,可偏偏被送进青大来学习,那几位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难不成燕家小子真的重伤到无法承受部队艰苦训练需要转职?

心中纳闷,余耀又上上下下打量燕少,那小子气宇轩昂、面色红润,龙行虎步,行走间虎虎生风,根本不像身体不堪重负的样子,心中更加怪异。

?!

被唤了小名,柳向阳满脑子尽是蚊香圈圈,不是说要严肃吗,咋还唤他柳小三?他表示他有点跟不上老一辈的思维模式了好吗。

燕行后一步到窗口前,看到发小纠结的小表情,幸灾乐祸的勾唇,柳向阳二货是个口没遮掩的家伙,每次遇上余伯十有*次会被刷,那家伙从来不长记性,活该。

他心中好笑,面不改色,还是那副温文尔雅、高贵矜持、风度翩翩的贵公子模样,不疾不徐的从背包里拿出资料表、证件递进窗口,唇角溢出恰到好处的微笑:“余老师,辛苦您了。”

燕大少长相出众,颜值爆表,声线优美,声声字字如大提琴最美的D调音,听在耳内无疑是种享受。

余耀板着的脸顿时阴转晴,一边拿燕少的报道资料,一边斜眼柳家小子:“柳小三,东西拿来。”

又被人叫了一句“柳小三”,柳向阳苦催的想跳脚,特么的,为毛偏偏他排行第三?

柳小三不是柳大少的小名,而是他的排行,柳正英育一子,然他虽是兄长,却结婚略晚,因此柳向阳出生后在家族排行列第三,依排行就叫柳小三。

这年头,小三就是某些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的专用词,绝不是好词儿,偏偏柳大少就那么很不幸的摊上那么个巧妙的家族排行。

柳向阳每次听到别人叫他“柳小三”,就有种想撞墙想跳河想拿面条上吊的冲动,讲大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叫他那号的都是长辈,他早就翻脸了。

而长辈……

长辈那么叫他,他能咋的?

当然就是当自己是傻子,生生受着呗,要不然还能咋的?柳家家风极严,他敢翻脸,他爹和他叔们绝对分分钟请家法揍得他屁股开梅花。

身为男子汉大丈夫,柳大少可不想纹身,更不想屁股上多出几朵花来,老老实实的顶着“柳小三”的号儿闷头求生。

所以,这当儿听到余伯一口一个“柳小三”,柳向阳心头有百万头草泥马呼啸着奔腾,仍乖乖的当好孩子,温顺的应了,掏出证件呀资料表呀递进窗口。

办手续是需要一点时间的,燕大少和柳少兄弟俩很耐心的等,哪怕不在部队里也站得一丝不苟,腰板挺得笔直,像棵小松树,百折不弯。

他们在等待的当儿,大厅里的人也各忙各的,有几个女生暗中给两帅哥的背影给拍了好几张照,悄悄向老生们打探那人是谁。

黑白讲,就连当志愿者的老生们也没有一个认识两俊美帅哥,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本年新来的研究生还是什么人,唯有一点可以确认,绝对不是国防生,国防生八月中旬就入校报道,如今已军训半个来月。

他们也表示好奇,少不得跑去别的同学或老师那里打探消息,老师们不管知道内幕的还是不知道的,一律避而不答,让学生们自己去探索。

进修人员等同于国防生中的研究生,也并没有太多的繁碎手续,在一个窗口就能办好,余耀的办事效率很快,做好他的份内工作,又将两帅哥的资料表单递给另两位盖上大印,收了一笔费用,开发票等等,收一份表格和复印件,还给两少一份。

整个过程大概费花十几分钟,燕少和柳少收回自己的证件和表格,拿了开的单子,顶着能闪瞎人狗眼的美脸,从从容容的出大厅,到外面骑上摩托车去宿舍区。

柳少又愉快的飙车,飙到一个分岔路口,看到一辆黑色轿车转向另一条道路,他一眼就认出是晁家哥儿的车驾,一下子刹车。

那个毫无预兆的刹车太猛,震得后面的燕大少磕在柳少后背,那头盔狠狠的撞上前者的头盔。

那一撞,柳向阳被震得两耳嗡嗡响,眼前也跟着花了花,他“嘶-”的抽口凉气,疼,他NN的,太疼了!

“向阳,你搞什么飞机?叫你别飙车你偏不信,急刹车很危险的,懂不懂?”燕行也因头盔震力给撞得眼冒金花,他不等发小说什么,先发制人的发出质问

“我……”柳向阳被呛得哑口无言,特么的,他又不是故意急刹车,他也被撞疼了好不好?

“我开得很稳啊,看到晁小公主的车才刹车的嘛。”心里委屈,必须要申诉。

“向阳,说了多少回,不要总是叫小晁小公主,当心哪天当着他的面说漏嘴让大家彼此难以下台。”

晁家哥儿先天不足,体弱气虚,偏偏长相精致,肤白肉嫩,比女孩子还秀美,精美得如瓷娃娃,小时候外出走一圈,总被误当小姑娘,从而燕京官圈里青少年们戏称晁家少年为晁家小公主。

晁家对唯一的哥儿也是千娇百宠,是捧手心里娇养的,绝对是比养闺女还精细,确实极符合小公主之名。

不过,就算如此,他们这些人好歹年长几岁,不能像小孩子口无遮掩的当少年是女孩子,一口一个小公主岂不是往晁哥儿伤口上撒盐,再说,万一哪天说溜了当着晁家长辈和他们家长辈也叫晁哥儿小公主,长辈也难免尴尬。

有道是祸从口出,所以,管紧嘴巴比较好。

“小晁本来就是小公主啊。”柳向阳满腹牢骚,为吗别人能叫小晁小公主,他叫就不行?

“小晁的车在哪?”燕行决定不跟兄弟辩,柳向阳有时极浑,跟他讲道理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在……”柳向阳顺嘴想答就在眼前,举目一瞅,不过短短一瞬间,眼间与另一条路上空空的,哪还有轿车的身影。

那车,应该没有走直线,而是绕过一栋楼房,去了另一个方向,没找着车子,柳少憋了一肚子闷气,闷闷不乐的问发小:“应该转过那栋楼,看不见了,小行行,我们要不要跟上去来个偶遇?”

燕行很想一拳将柳家少爷打飞,真的,如果不是他还有伤在身,如果那家伙不是他的青梅竹马,他早就出手了。

你说,都多大的人了,还玩偶遇?

再说,偶遇也要看地点啊,追上去搞偶遇,脑子进了水才说得出那么蠢的话,再再说,晁家哥儿又不是傻子,你追上去偶遇他能察觉不出来?

“同在青大,偶遇的机会多了去,不差这一刻,现在赶紧去看公寓,看看我们自己需要准备些什么。”压抑住想一脚踹翻发小自己开车的冲动,燕行整正头盔,再次端端正正的坐好。

柳向阳抑郁的瞅瞅挡住视线的楼房,心中老大不平衡,他天生跟晁家哥儿相冲,遇上晁哥儿十有*做事不顺。

他心里有点小委屈,也不好意思发牢骚,再次飙车。

路上人比较少,柳大少飙车飙得很爽,很快就把那点小郁闷给抛之于脑后,就那么一路张扬的飞车,并畅通无阻的飞到公寓楼。

青大的宿舍区很宽广,本科生们由学校随机安排住哪楼宿舍楼,进修人员或研究生等人员有专门的公寓,收费也较贵。

青大的公寓楼分旧公寓和新建公寓,旧公寓楼没有新建公寓楼设备齐全,空间也较窄小些,住宿费用自然也略便宜一点。

燕大少和柳少分在一栋新公寓楼,也是给留学生们和进修人员们居住的专用楼,两人到公寓楼的管理处交了收费收据,领得钥匙和大门房卡,进公寓大楼,登电梯上楼。

公寓楼有十二层,也算是小高层,配备电梯,两人的房间分在十楼。

到达楼层,找到房号,公寓有四人居也有双人间,还有一人间,两大少分得一套双人间,有卫生间、浴室和小阳台。

踏进自己有可能要呆半年或一年的地方,燕行和柳向阳立即四下打量检查,公寓楼内床、空调、暖气片、衣柜书桌等齐全,自己需要准备的就是自己的私人物品。

将每个地方检查一遍,没有发现多余的东西或不干净的东西,两人相视一笑,又在同一刻不约而同的跳起来。

“我睡这边。”燕行动作快,抢先占住离窗比较近的床,一屁股坐下去,宣告自己的占有权。

“小行行,你不厚道!你不懂尊长。”柳向阳慢了半拍,没抢到心仪的位置,苦着脸控诉扬着俊脸露出公式化笑容的家伙。

“是你太慢,怪得了谁。”燕行扬眉,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我……

被那明晃晃的笑容刺激着,柳向阳想骂娘,那家伙太嚣张了,好想揍哭他!

看到比女人笑容还明媚的家伙从背包里摸出手机来,他脑子里闪过一道光,也顾不得再计较没抢到好床位,跑到仅剩的一张床上,嘭的一声砸下去,一脚横床面上,丢背包,拿出手机飞快的操作起来。

燕行没有理会柳大少弄出的声响,自己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机,当耳朵听到柳某人手触手机屏幕的轻微声响,默不吭声的瞅一眼,干脆坐着等,不用问,他也知道柳向阳在作什么。

柳向阳手指如飞,一阵忙活,整张脸洋溢出轻快的笑容:“哈哈哈,找到了!小样儿,看不出来,有两把刷子。”

“看准了?”燕行慢条斯理的问着,优雅的站起来,不急不忙的走向发小。

“嗯嗯,有本少出马,保证马到成功!”柳向阳眼睛盯着手机屏幕,眉宇间尽是得瑟。

燕行没泼冷水,走到发小身边坐下去,柳向阳把手机往燕大少面前移去一点,得意的给他看成果:“瞅瞅,小美女的资料,姓名、籍贯,家庭住址,联系电话,专业等等一目了然,话说,小美女究竟是姓le还是yue?”

燕目一瞥屏幕,看到柳向阳从学校资料库里弄来的一张学生表格,上面亮闪闪的现出几个格子,姓名:乐韵,民族:汉,籍贯:E北房县……

小萝莉写得一手好楷书,明明是形体方正,笔画平直,本性是再端正不过的一种书体,她写出来端庄秀气,竟有梅花小字的那种轻盈飘逸之美。

字形很养眼。

他默记着资料,不咸不淡的答:“应该是姓le吧,南方姓le多,北方是yue姓,再说小晁叫的也是lele。”

“我的娘,才十四岁,有没搞错?”柳向阳继续往下翻,翻到出生年月日一行,不禁瞠目结,哇哇怪叫。

“未成年?”燕行也差点被口水呛到,怪力小萝莉看起来很嫩,可是……他真没想到她真的没成年。

他被一个未成年人给打晕了,也被一个未成年人给救了……这这……

那么一想,他那张俊颜瞬间泛黑,黑历史啊,耻辱啊,他他他……他一个七尺男儿竟被一个十四岁的小萝莉给扔飞了,不,这不是真的!

心带怀疑的燕行,宁愿相信自己耳朵有毛病也不相信柳向阳说的,他立即仔细看去,表格出生年月一行填着:2002。6。6年。

本年是2016年8月,小萝莉出生于2002年6月,如果那是真实的,那么,小萝莉两个月前才刚满十四周岁,现在也才十四周岁又二个月零22天。

看到那行字,燕行龙目紧缩,悒郁满心,向阳想将小萝莉引进部队的计划泡汤了!

军部征兵也有明文规定,应征人必须年满十六周岁,只有年满十六周岁的青年才是国家正式公民,有义务服兵役。

不满十六周岁属未成年人,受法律保护,除非国家强制征召人入伍,否则,他们根本没法把怪力小萝莉弄进部队。

不能把小萝莉弄进部队,他自然也就不能随心所欲的收拾她,而且,因怪力小萝莉没成年,他也不能揍她,不能整治她,毕竟他是军人,是国家的人形兵器,哪能伤害普通平民孩子。

越想,他的脸越黑,不能打,不能伤小萝莉,他还怎么报仇雪恨?

最让人抓狂的一点是他不能收拾小萝莉,而小萝莉如若动手揍了他,因她还是未年人,不用负刑事责任,顶多批评教育一番就可以不了了之。

不报复她,想着心里就气,会气死自己,想报复一下消消气,没法下手,现在他与怪力小萝莉的关系就像猎狗和刺猬,想来硬的,有可能被扎到自己,放过她,不甘心。

感觉,相当糟糕!

被怪力小萝莉的年龄打击到的燕行,整个人都不大好了,非常非常的不好,心里堵堵的,他觉得吧,小萝莉的存在天生就是气他的,分分钟能把人气炸。

“十四岁上青大,天才少女哇,太牛了,比哥还牛,不佩服都不行。”惊讶之后,柳向阳满满是赞叹,他成绩也不错,不过,让他十四岁高考,他可不敢打保镖能考上青大。

“啦啦啦,这样的天才少女,成绩应该也不低,我瞅瞅小美女考了多少分。”他眼珠骨碌碌一转,立马飞快的再次摆弄手机。

柳少兴高采烈,燕行看不下去,冷淡的泼冷水:“十四岁,还没成年,你为部队引进人才的计划胎死腹中了,你还高兴个什么劲儿。”

“现在十四,过两年就十六了啊,引进人才是不分早晚的,咱们现在首要做的就是知己知彼,多多了解小美女,多多交流,等混熟了,以后机会大把大把的就来了。”

兴致勃勃的柳大少,没有听出发小的郁郁不闷,头也没抬的回一句又低头努力干活。

燕行眼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向阳一定是脑子发烧了,所以对小萝莉那么执着,他不相信向阳已知晓小萝莉小小年纪已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上回向阳遇车祸的那次,小萝莉只做粗步诊断,并没有手术,没有展露出她的医术。

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向阳他是被小萝莉给救的,他要报了被踹被扔被打晕之仇才能消心头之气,如若先让向阳或者柳司令或谁知晓小萝莉是救他之人,那几位肯定不会让他碰小萝莉一根头发丝,更甭说由他痛痛快快的收拾她了。

莫明的,他觉得他找小萝莉报仇的路好像越来越遥远,可若让他将恩仇对消,他又不乐意,他宁愿恩是恩,仇是仇,他就是想揍怪力小萝莉,揍哭她,他心里才能舒服。

至于另外一个讨还公道的方案,就是让小萝莉给他亲十几回然后他就不收拾她的那个方案,他直接否决,如果他真那么干了,怪力小萝莉肯定会告他猥琐未成人,到时羊没抓着,反惹得一身骚。

想到以后看着怪力小萝莉就在身边,却不能动手揍,不能亲回来,燕行纠结的两道剑眉不知不觉拧成麻花,那种生活想想就觉得憋屈啊。

柳大少可不知自己的竹马兄弟纠结的肠子打结的程度,他兴冲冲的玩自己喜欢的事,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出小美女的详细资料,再次兴奋的嚷嚷:“不得了了不得,果然是天才少女啊,总分749分,E北高考理科状元,得分率名列全国理科排名并列第一,名符其实的理科状元,这成绩,妥妥的秒杀了当年的本少啊,自古英雄出少年,古人诚不欺我也……哎哟!小行行,你谋杀啊?”

他嚷嚷得更正欢,猛不丁的肩上挨了一拳,柳向阳痛得嗷嗷叫,肩膀向一边塌歪,呲牙咧嘴的望向身边的帅哥,心里瞬间又骂了数声“妖孽”,那家伙给他一拳,还笑得云淡风轻,如果……如果不是看在小行行有伤在身的份上,他一定还回一拳,怎还不放手啊,痛死他了,妈呀,好痛好痛好痛!

燕行一手摁在柳少肩上,俊颜如花,勾出一抹淡雅的浅笑:“柳向阳同志,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本末倒置,别忘了来这里的主要任务究竟是什么。”

“我记得啊,招揽人才也是任务之一,小行行,放手啦,肩膀要断了,你想让我变残疾,你独占功劳吗?”

“记得就好。”燕行用力的按一下才要紧不要慢的放开手,轻柔的揉手腕:“向阳,你该去取行李了。”

“为毛要我去?”肩膀上的大手撒走,柳向阳用手去揉疼痛处,小行行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下手太狠,差点弄碎他的骨头,巨疼巨疼的。

“当初是你要将行李留在校外的,当然你去取。”

“我们一起去。”

“我是伤号员,不宜奔波劳累。”

“……”柳向阳目瞪口呆,这只家伙当初呆在医院休养时说身体没问题,总想着要出院,现在又说是伤号员,不能劳累,这翻脸速度比翻书还快,真真是人嘴两片皮,好坏由他说了算。

他正要抗议一下,被燕帅哥轻瞟瞟的一个眼神扫至,他立马就怂了,也不据理力争,郁闷的摸摸后脑勺,将找到的资料先保存,拿手机和钥匙,挪腾着挪往门口。

挪几步,又不死心的回头:“小行行,我一个人总不能又开摩托车又开轿车啊,我们一起去呗,顺便逛逛,熟悉一下校园环境。”

“你可以请人代驾。”燕行不为所动,那家伙脑子犯抽,明明有开私家过来,他非得说什么做人要低调,到青大外还把他给生拉硬拽拖上摩托车,把私家车丢外面,搞什么轻装上阵,现在当然要一人做事一人当,他出的馊主意当由他自己解决。

“没良心。”

“你是哥哥。”

“你羸。”柳向阳再也不跟燕大少扯,反正再扯也是浪费口水,不如自己赶紧的上工,他就奇怪了,他今天好像没招惹到小行行嘛,咋这么欺负他?

百思不得其解的柳大小,开门,关门,下楼,坐上自己的爱车,飞往校外去提行李。

------题外话------

亲耐滴美女们,元宵快乐,大家要多多吃圆溜溜的圆丸子哟,有没有哪有元宵花灯的,有人要去看的话,记得捎上偶啊,坐等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