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都是吃货/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大每年的新生报道期间,即有新生和护送新生入学的新生家或亲戚团,也有一些参观团,整个学园内外到处是人潮,有时到高峰时期校门外就像搞大型活动的会场似的,一眼望过去只能看到乌涣乌奂的人头。

本年也不例外,28号这新生报道第一天上午,就有数百新生报道,无论走哪一道门,都能看到三五成群,大包小包的男女老少。

乐小同学和两位帅哥回到学园时不到十一点,在校道就遇上了十几起或去报道,或扛着行包去找宿舍的男女。

回来的时候,因晁同学以前就是众所周知的弱,所以,他当然不可能不利用弱势,交给李大少掌舵,他心安理得的坐在后面当安静的美少年。

接过方向盘的李宇博,有种自己是别人专用司机的感觉,真的,你瞧瞧,从后视镜往后一瞟,后面一个美少年一个可爱小萝莉亲亲密密的坐着,经常说“悄悄话”,美少年那张白晳如玉的脸上笑意如花,偶尔摸摸小萝莉的脑顶,小萝莉有时大概被惹恼,吹胡子的瞪人,那画面,简直虐心。

讲真,如果他不是跟晁少很熟,如果不了解晁少,他也会误会晁少和小萝莉是一对情侣,故意撒狗粮虐他。

就算俩不是情侣,那一把狗粮撒下来,也能把人虐得死去活来,李大少有时真想找棉花塞耳朵,来个耳不听为立净,可车上根本没有那玩意儿,当听晁少和小萝莉肆无忌惮的窃窃私语源源不断的入耳,他暗中磨了无数回牙根,特么的,晁少是欺负他没妹妹吧?不对,他有妹妹,是族妹,应该说晁少知道他和族妹关系一般般,所以故意秀亲近寒碜他吧?

他和族妹有血缘,却不亲近,晁少和小萝莉没有血缘,亲如亲生,还真的让人嫉妒,到最后,搞得他也特别想要个像小萝莉一样的妹妹,小萝莉长得水灵可爱,带去转一圈,必定有一大票人愿意叫他“大舅哥”。

可惜,他没有那么亲密无间的妹妹啊。

磨了无数牙,李宇博差点磨穿后牙槽,总算把车开回状元楼,他决定好要停车时故意猛的踩刹车。

那一脚急刹车,让后座的两人受惊,猛的向前倾歪,前后暴发一声闷哼和哎哟。

成功让某位精美少年给震动,李大少笑得像偷到腥的猫儿,哼哼,秀亲密,看不颠晕他!

心里的小人儿得意洋洋,他是不会明着表现出来的,利落的推开驾驶室的门,快步跑向后车厢去取物品。

晁宇博被猛不丁的急刹车能震得一阵眼前发晕,他来不及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当司机的李少下车,他也就没说什么,自己解安全带扣。

乐同学比较惨,她被颠得朝前一撞撞上了前个副驾座椅的后背,她的可爱秀气的小琼鼻与椅背来了个亲密的热吻,虽然不很疼,可是,她的小鼻子差点点就要被砸扁。

乐韵摸着快挤扁的鼻子,郁闷的不得了,看到前座的那枚富二代学长哥哥下车,她也快速解开安扣,推门,去后面提物。

精致少年被落在最后,他拧手提电脑包下车,从后厢搬出物品的李大少,随手将一只食品袋塞给晁同学:“晁大少爷,辛苦你携行李先行,我和小乐乐一会就到。”

“哼,欺负我体弱是不是?欺负我爬楼慢是不是?”晁宇博漂亮的凤眼划过一抹幽怨,无比忧伤的控诉李少的行为。

“这不是欺负,这是关心,关心所以额外照顾你。”李宇博眉眼带笑,语气里抑不住欢快之色。

“李哥哥,晁哥哥是个安静的美少年,不用他提重东西啦。”乐韵一边往外搬大包小包,一边出言袒护美少年晁哥哥。

“小乐乐,你晁哥哥是美少年,不是小公主,力能所干的活还是要干一点的,再说,他现在要是在旁当个安静的美少上,等会落在后面的话就要当勇往直前的拼命小美少年喽。”

“其实,我不介意当小公主,所以,大李,小乐乐的重活就有劳你这位绅士,先送这些上去,等会我们再去帮小乐乐到管理那提生活用品,你在后面啊,我笨鸟先飞了。”

文弱少年露出一抹高雅如霜花般的微笑,一手抱食品袋,一手提手提电脑楼,飘飘袅袅的爬楼梯。

“我……嗯,我好像上当了?”李宇博眨眨眼,他一不留神就被晁少坑去当搬运工了啊,那只家伙果然还是那么黑心,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让身边能利用的资源浪费。

晁哥哥威武!乐韵乐得露出一口好牙,她报完道本来要去领生活用品的,因怕出去晚了街上堵车严重,所以送回自行车和资料,先出去购物,等下午或者哪时有空再去宿管办那边提她那份用品,反正她那份额是额外分开的,无论哪时去领都行。

李大少本来想乘晁少不在旁暴点料什么的,想想,不行,现在不能暴啊,小萝莉小师妹跟姓晃的是一伙的,现在暴料出去,小萝莉岂不当他是挑拨离间?

算了,还是等等吧。

思考一秒,李少放弃揭底暴料行动,准备分配一下物品,计算一下要几次才能搬上楼,才转眼儿,看到小萝莉把买回来的蔬菜水果一包一包的塞进小冰柜里,他一脸惊喜,小萝莉脑瓜子真灵啊,把东西全塞进去冰柜,然后两人合力抬着冰柜上去,妥妥的省事又省手脚。

乐小同学往冰柜里塞了很多零碎东西,然后,抱起小冰柜,豪迈的开步:“李哥哥,我抱小冰柜,余下的是你的活。”

“!”

看到小萝莉不费吹灰之力的抱起小冰柜,李宇博大脑里闪过一道闪电,整个人都懵了,那个……女孩子是真是女孩子?

迷你小冰柜很轻,但不等于没重量,也有五十多斤重,以那份重量,让个成年男生搬,当然是没问题的,让女生搬的话,估计就是体育部女子篮球队的队员也不定个个能成功。

小萝莉往冰柜里塞了许多东西,那些重量加起来至少有二十斤重,因为他记得,其中水果的菠萝就有七斤多,还有一袋五斤多的香蕉,玉米、南瓜、青菜,肉,加起来不低于六斤,还有其他几样,就算再轻,也不会低于三两斤,冰柜和物品总重超过七十斤。

可小萝莉倒好,就那么把冰柜抱起来了,还走了走了……

他的视线盯着小萝莉的身影,她抱着冰柜,感觉跟抱着箱方便面似的,三步作两步的走到楼梯那,优哉优哉的登阶上楼,那步伐,轻盈如羽。

有种见鬼的感觉!

李宇博猛的打个激灵,眨眨眼,再看,小萝莉步子铿锵,已爬到楼梯转角,他默默的收回视线,再看地面,眼角一阵暴跳,被小萝莉一阵扫荡,只余下一叠塑料凳子,一只塑料保鲜箱。

李少默默的抱起箱子夹腋下以单手抱,另一只手提凳子,也蹬蹬的上楼,塑料保鲜箱里装有几个碗碟和几样生活用品,不重,他走得很轻松。

晁宇博笨鸟先飞,先一步爬到四楼,并没有感觉累,他手里有备用钥匙,先开门进去,电脑放客厅的写字台上,袋子丢地面,想再下楼去搬点零碎物,刚到外面,发现乐乐抱着冰箱蹬蹬的爬上来,他额心齐刷刷飘下一片冷汗。

女汉子!

小乐乐妥妥的是女汉子啊。

少年悄悄的抹把额头,想去帮抬一下,环抱冰柜的小女孩甜甜的笑说“不用”,轻快的抱物归室,那姿势,帅呆了。

到客厅把冰柜放下,乐同学把柜门打开,笑咪咪的往外掏东西,她玩得开心,美少年一脸震惊:“乐乐,你别告诉我你是大力神。”

“我是女汉子。”乐韵冲蹲下来帮整理物品的美少年吐吐舌头。

晁宇博再次冷汗,如果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像乐乐这样的女汉子,那么,他不怕犯众怒的说一句:天下的男青年们可以全部去死了!

试想,女孩子一个人能扛六七十斤重的东西,扛煤气缸,扛三五十斤一包的大米完全不成问题,其他的东西就更不能用说了,女生们连那些活都包揽了,男青年根本无用武之地,活着简直浪费粮食。

少年摸摸脸,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应该不用死,他是小乐乐的哥哥,要陪小乐乐玩耍。

有晁哥哥帮整理冰柜里的东西,乐韵先不忙活,淘米煮饭,又拿了两根青瓜去洗干净。

李少搬着东西爬到四楼,进门开着的一间,看到晁少冲自己笑得风流雅致,他不禁微微红了脸儿,丢人啊,他堂堂体育部的成员,自傲生龙活虎,结果裁一个小萝莉手里,传扬出去无脸见江东父老咦。

他也不吭声,放下物品,一打量,忍不住嫉妒,晁会长实在太奸诈了,竟然让他妹子独占一套公寓,简直……简直让人想揍他一顿。

他正想发表一下感慨,闻到一股子很好闻的清香,立马伸长脖子望厨房,看到小萝莉端着一只盘子出来,很没出息的吞口水。

乐韵笑咪咪的招呼两枚帅哥坐下先歇歇,晁宇博不用她喊,见她出厨房,自己先跑去占了一个位置。

弱少年的那举动,也让李宇博李大少二话不说,赶紧坐下,翘首以待。

三人坐下,吃青瓜解渴。

乐乐带来的青瓜是好东西,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思想,晁宇博下手特快,他不快的话,等李少尝出味儿来,他就要少吃很多块。

李少吃了一块,眼睛一亮,不顾形像的加快的速度,他一快,晁同学也不输阵,两人你来我往,跟打仗似的抢着叉撤片。

乐韵:“……”形像呢?

晁宇博和李宇博一对重名的好友,三下五除二将一盘青片抢光光,当发现小乐乐一脸惊呆的样子,两人俊俏的脸热了热。

“乐乐,我先给你提个醒儿,我们宿舍几乎全是吃货,以后你去我们宿舍做客的话,但凡有好吃的,速度一定要快,要像我们刚才那样,要不然你最后什么都捞不着。”

晁宇博绅士的抹抹嘴,提前言传身教,免得哪天小乐乐去他们宿舍串门,被某些场面吓到。

李少频频点头:“小乐乐,我证明他说的是真实的,他们宿舍四位表面文质彬彬,一表人才,一旦遇上吃的比什么都凶残。”

“嗯嗯,我记住了。”乐韵殷殷点头,天下吃货是一家,果然,哪都有吃货。

吃也吃了,休息得也够了,晁宇博言出必行,拧李少去帮搬行李,留小乐乐整理宿舍,备午饭。

李少走了几步,眼巴巴的问:“小乐乐,回来能不能再吃盘青瓜?我不要喝牛奶红牛白牛什么的,我吃青瓜当饮料就好。”

“饭后才有。”

“好呢,乐乐,我们去搬东西啦。”李宇博笑容一绽,满面桃花,他对今天的午饭饭后水果充满了期待。

晁宇博有一丢丢的后悔,也许,他不该那么早给李少提供机会的,李少是标准吃货,万一吃一次上瘾,赖上乐乐怎么办?

可后悔也晚了,他都把乐乐介绍李少,买电脑时李大少也给面子打了那么大的折,李少也是间接的表明乐意结交乐乐,只要乐乐在医学上不输那几家族,如若乐乐哪日遇到刁难,李少也会照料一二。

虽然有自搬石头砸自脚的预感,他也没太纠结,多条朋友多条路,能多交个朋友,等于给自己扩开了一条人脉,人脉很重要,尤其是后台很硬的人脉线更重要,李少真赖上乐乐的话,证明乐乐值得,那是有益无害的事儿。

心里想通了,晁宇博眉间藏着一一丝暗虑也消失殒尽。

“晃哥,我问你啊,乐乐的厨艺如何?”两人走出公寓,掩上门,李少攀了晃哥的肩膀,热络的打探消息。

少年很不给面子的将人给扒拉开,淡定的走自己的路:“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想知道味道正不正,等中午吃了就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