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帮忙/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宇博出身京中老世家,与晁家哥儿晁宇博同辈,而且两人还是同年同月生,最令人惊叹的是还是同天出生,一个出生于清晨,一个则出生于傍晚。

也因同年同月同天出生,所以,当两家人各自给孩子取好了名字,然后再碰面的时候发现竟然同名,那巧合也让曾一度传为佳句。

宇博之宇,取义为气宇轩昂,博学多才,亦因两家长辈对小辈寄与的希望相同,从而两人从小就是很玩伴,感情自然深厚。

两人从少“两小无猜疑,绕床弄青梅”至翩翩少年郎,即是发小,也是竞争对手,同年读幼儿园,同年进青大,又同样在各自喜欢的领域崭头露角,成为学霸级人物,可以说两人是再熟悉不过。

因为太了解,因此当听精致少年说想知道小萝莉厨艺如何自己品尝就知,李宇博先是一怔,瞬即狂喜,如果所料不差,小萝莉的厨节一定极好!

他是知道晁哥儿有多难侍候的,晁家就晁哥儿一根猫苗,也被京都贵圈戏称为“晁家熊猫”,以此说明他的重要性,介因如此,晁家对唯一的独苗真的是捧在手心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从小到大吃穿用度无一不精。

大抵是晁家祖宗保佑,晁家的倾心娇养并没有养出一个小皇帝,把晁哥儿养成了真正知书达理,博学从才的贵公子,当然也养刁了晁大少爷的嘴,他对吃食特别挑剔,但凡尝过觉得不好吃的坚决不吃。

晁大少吃遍京城所有排得上号的有名酒店饭馆,连国际五星大酒店最著名的、堪称御厨级别的拿手好菜也得不到他一个五星评,晁少给得最高的是三星评,不是给五星酒楼名厨的,而是给了一家传统风味餐馆的一道菜。

晁哥儿说得云淡风轻,但是,李宇博是谁?他跟晁少可是穿开裆裤长大的朋友,能从晁哥儿的语气与语速里分辩出他的喜与恶,晁哥儿语气虽然平淡,但却隐藏着骄傲,足以说明小萝莉的厨艺必定不凡。

李大少对午饭充满了热切的期待,也格外的热情,又巴上去攀着晁哥儿的肩膀,嬉皮笑脸的玩闹。

少年始终泰然如一,两人勾肩攀背的下楼,坐上奇瑞车,轰隆隆的开向宿舍区发放学生用品处。

开车的当然又是李少,他巴不得快点办完公事,回去坐等好吃的,因而开车开得飞快,风驰电挚般的冲到舍管办。

学生入学,只要交纳一笔费用,就能领到一套生活用品,有冬夏棉被、席子、纹帐、桶等,学生们办完手续到宿舍报道时就可以领到东西。

舍管办也有学生志愿者,协助后勤老师们给新生办报道手续,发放物品,引导学生们找宿舍楼。

有几拨新生在领物品,有学生家长,有接新生的学长学姐,现场人来人往,一片忙碌。

晃同学文质彬彬,羸弱娇美,李少英俊潇洒,当李少和晁少两人从车上开来,又成为吸睛体,有认得两人的老生跟两位闪光体打招呼。

晁同学是学生会主席,李少也不差,同样是学生会的核心人员,任体育部部长,李少家世好,学习好,身材好,球打得好,在青大的知名度可不低。

李宇博顶着阳光灿烂的笑脸,抢过晁少拿的收据单,交给负责人过目,让人领着去领物品。

每年进青大的高考状元,都有特别奖励,除了代步的自行车,额外还有一套生活用品。

志愿工作者们拿到收据单,引李部长和晁会长去领东西,给高考状元以及那些招收到的先进骨干学生的生活用品存在另一处,以免搞混淆。

那些物品与大众用品也是一个品牌,只是颜色略有差别,有些还是双份子,比如,冬棉被、秋被各有两套。

棉被、被单等有专用袋子包装,取拿方便。

两位志愿者陪同两少找到对应的物品,一人拿两样,搬去晁会长的车上,有两帮忙的同学,再加上李同学,三人把东西全包了,晁同学反而落得清空。

东西装上车,李少风风火火的开车往回跑,飙车回到状元楼不远,看到有两人慢悠悠的走状元楼,他瞅了一瞅,惊讶的睁大了眼:“小晁,晁哥儿,快看,那是不是柳向阳和燕行?”

状元楼前青草萋萋,有两条道穿草坪而过,直抵楼前供临时停车的地坪,那地坪中间立着刻状元楼的石碑。

那两条道,一条是硬化路,另一条是鹅石小径,两个高挑的青年,漫步行走小径上,那走路的姿势步步峥嵘,风姿翩然,端的是行云流水,又随性洒脱。

李宇博看到两人的背影,差点一脚误将油门当刹车,哎哟,天啊,他一定眼花了,真的,那两霸少怎么可能在青大!

他误踩油门,车子嗖的加速狂飙,一头冲着状元楼前的那块石碑冲去,那速度真的是飙,跟离弦的箭似的。

以那速度,不用三秒,就会与石头碑刻来个亲密的对对碰。

“嗷!”车子加速时陡然震了震,李宇博也惊觉不对,嗷嗷争叫,猛打方向盘,硬生生的将车子来了个漂移,漂出几米远,避开石头块。

避开了危险,他也惊得出了一头冷汗,回头看看后面的晁哥儿,见人没事,他立即减速,转了一个弯儿,到楼梯口刹车。

晁宇博坐在后座,并没有看外面,当听到李少惊叫时想看看,那车子就飞飙起来,把他给晃得眼冒金花,等定睛一看,车子已停,他慢慢推开门。

停妥车,李宇博急切的钻出驾驶室,伸头一望,看见从草坪上走来的两人的脸,他整张脸扭曲了一下,那两人真的是燕少和柳少!

晁宇博足踩实地,也顺着李少的视线望去,看到丰神俊秀的燕大少和阳光柳少,眼角也微不可擦的跳了两跳,那两位真找来了,神速啊。

“晁哥儿,那两人怎么会来这里?”李宇博特别的郁闷,那两位霸少,妥妥的是野蛮人,跟他们这些人在一起,总是一言不舍就拿眼刀子戳人,或者一言不舍就捋袖子动手,他表示不想跟那两位打交道。

“他们到青大进修,今天上午刚来报道。别傻站着,赶紧搬东西。”晁宇博收回目光,不理那越来越近的两人,从车里往外搬东西。

进修?

李宇博脑子里闪过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他没得老年痴呆症,没有健忘症,记忆也没出错的话,他记得那两少最低学历是研究生,燕大少甚至还取得军事学博士学位,那样的学历,用得着来进修吗?

他脑子里一头雾水,看看明显加快脚步奔向这边的两人,看看晁哥儿,默默的闭嘴,开后备厢,提取棉被布袋,嗯嗯,不管那两位是进修还是来玩的,只要不是找他切蹉武术的就好。

燕行和柳向阳慢腾腾的欣赏景色,赏着赏着就赏到了状元楼,原本听到车子辗地声并没有特意去观看,当看到那发飙,引起两人注意,随即发现就是他们要“偶遇”的目标,心情特别好的,来得好不如来得巧,还真给遇上了,这就叫缘份啊。

两少看到车停,以为是晁哥儿和小女孩,谁知发现驾驶室下来的人是李少,等晁哥儿下车,并没有看见小女生,不禁愕然。

柳向阳三步作两步跑向晁家哥儿,看到两少年在搬物品,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小晁,小李,我正想来你们住的地方转转,熟悉熟悉地方,省得以后找你们打球找不着路儿,没想到竟然遇上你们回来了,唉,小晁啊,你们是不是在帮小美女搬东西?”

燕行落在后面,不急不忙,然而,却仅只落后柳少两步左右,在柳少说话间,两人行云流水似的走到轿车旁,与两小青年相距三步左右的距离。

小美女是谁?

李宇博心中不解,侧头,看到燕少那张风华绝代的笑脸,他整个人都不太好,内心有一百头野兽在咆哮,他想揍姓燕的,那家伙在某些聚会上以颜秒人就算了,现在又顶着那种笑来他们面前晃,居心叵测。

他不管柳少说的是谁,对两少点点头,弯腰把一只枕头给从后备厢里抱出来。

“难为你们有心了,我在给小乐乐搬行李,今天不招呼你们上宿舍去作客了。”晁宇博将水壶提出来,冲燕少和柳少微笑打招呼。

嗯?

柳向阳心头一跳,喜之不尽,帮小美女搬行李,这是多好的刷脸的机会啊,他们来得简直不能再迟时了。

他眼疾手快,一把抢过一只装棉被的袋子塞进燕行怀里,自己又飞快的抱住另一只鼓鼓的袋子,笑容可掬:“哎哟,小晁你客气什么,小晁啊,搬东西这种是体力活,你可别逞强,来来,我们帮你们分忧,我和小行行身体杠杠的,扛个二百斤都没问题。”

燕行抱住塞来的东西,斜眼兄弟,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向阳那家伙的厚脸皮也不是百无一用,这次这反应给十分。

李宇博看到柳向阳热情百倍的动作,被震呆了,在背地里,宿舍里的几人常说他没节操,可现在一比较,他觉得他真的是太雅高尚了,柳少这样子的才叫臭不要脸。

“不用,这些东西不重,我们拿得动,你们忙你们的事。”无端示好,非奸即盗,柳少太热情,晁宇博直觉不太想让柳少和燕少帮忙。

“你跟我们客气什么呀,几楼?”柳向阳浑然不在意被婉拒,又顺手抄起一床席子,蹬蹬的跑向楼梯而去。

哼哼,马上就能去小美女面前刷存感了,谁敢阻止他,等明儿个找个机会,他一定给谁套麻袋揍一顿。

好不容易抢到一次接近小美女的机会,柳向阳是绝对不会放弃的,率先大步流星的往楼上爬。

燕行也一声不吭,将大袋子甩肩上一甩,扛着袋子,紧随柳向阳,铿锵奔向楼梯。

晁宇博和李宇博两人目瞪口呆,谁来告诉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