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请自来/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和柳向阳热情洋溢的当“雷峰”,让晁宇博和李宇博两人看得眉毛都揪成了细线,除了震惊就是迷茫。

李宇博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两位一定脑子有病,病糊涂了,所以才会做出这般幼稚的事。

除此,他想不出理由,燕少和柳少是军人,军人扶弱抑强是本色,但是,那要看地点和对象。

以前,柳少和燕少虽然不致于当面笑话晁哥儿弱不禁风,在别人起哄时也不会帮晁哥儿,总体来说,那两人的态度大概就是中立的。

可现在呢?

现在那两人竟然毛遂自茬的跑来当搬运工,尤其在根本不需别人帮忙的情况,硬是要掺一脚,这就有问题了。

究竟是为什么呢?

脑子里飞快的运阵一阵,恍然间一道灵光闪过,李宇博霍然大悟,那两人的目标是乐乐!柳少和燕少跑来帮忙,是奔着乐乐小萝莉去的。

晁宇博秀气的眉毛紧蹙,他上午就知柳少和乐乐有一面之缘,可小乐乐并没有特别想要跟柳少结识的意思,所以他也就没问乐乐太多,也没想过要特别介绍柳少和燕少给乐乐认识。

无论怎么说,如果可以,在京都这一亩三分地上当然越认识本地世家豪门越多越好,尤其是家族有身在重要部位的豪门权贵家族,往往有时一句话就能帮人解决掉许多潜在的麻烦。

论起来,若能结识柳少和燕少对乐乐的将来自然是锦上添花,因为燕家情况有点小复杂,所以早上柳少有意与小乐乐攀交情,小乐乐并不热情的情况下,他也就没多表示。

如今的情势说明柳少和燕少好像是赶上去套关系,他就想不通,柳少究竟是什么原因那么热情?

柳少有时做事不太靠谱,偶尔突发奇想神来一招,那也没啥好奇怪的,奇怪就奇怪在柳少有赶着去巴结一个小女孩子的嫌疑,而燕少竟然没有阻止,这就大有问题了。

晁宇博对于燕少不仅没有阻止柳少,还默默参入其中表示支持的举动感到纳闷,柳少头脑发热,燕少可不是那种脑子里少根筋的人。

百思不得解,他眼睁睁的看着燕少扛着只大袋子,就那么威风八面的上楼梯,那脚步声听在耳朵里特别的响亮。

“大李,我们也上去吧。”看燕少和柳少锵铿登了几个台阶,少年紧拧的眉舒开,催李少,不管那两大少爷打什么主意,等先观察观察。

“哎。”李少被提醒声拉回胡思乱想,赶紧提东西。

领到的东西有限,两只装棉胎、被套、毛毯的大袋子被柳少和燕少两人扛走,余下一只桶、脸盆、水壶和枕头,枕头在装东西上车时就塞在桶里,方便提拿。

就那么点东西,根本是啥难题,李少提桶,拿脸盆,晁同学就只提一只暖水壶,先后上楼。

柳向阳和燕行不知要去几楼,到二楼先停一停,因为没外人,燕少冲兄弟眨眨眼睛,露出一抹赞赏的笑容。

柳向阳得意的甩甩头发,抑不住骄傲,瞧他计策不错吧?有道是兵不厌诈,有时候要达到目的,脸面什么的可以通通不要,见缝插针,死缠赖打都是计谋啊。

晁同学和李少两人爬楼梯到一半,看到燕少和柳少在二楼等自己,内心特别的无力,那两位……活雷峰……

好吧,他们不知道该什么说,两个牛高马大,身强力壮的家伙如果想当好人,可以去帮新生搬行李,可他们倒好,放着大把需要帮忙的人不帮,偏来帮搬被子,这个忙帮得实在太假!

两年青的少年不好意思明说,对两位好心的大少笑笑,走在前面带路,一阶一阶的爬楼梯,以龟速爬向四楼。

乐小同学在晁李两位之后,飞快的打水清洗冰柜,把内部清理几遍,连接上电,测试冰柜。

新买的冰柜,不能当时就冰东西,需要通电2-4小时,看看能不能结冰结霜,之后再正式让它工作。

做完一桩,下厨房做菜,在开工前,把从蔬果店里买回来的蔬菜全部调换,买回来的丢空间堆着,把空间里的弄出来放外面。

购物的时候一切全听她的,她说买什么就什么,她选的都是空间里有种植的菜,小白菜、南瓜、南瓜苗和花、茄子,生菜、豆角,还有几个玉米苞子,一把葱。

葱,空间里没有种,她只丢一撮放空间做种苗。

因为同时购回了冰柜,每样蔬菜买的份量稍稍多一些,明天不外出的话,也基本够吃一天。

偷梁换柱成功,愉快的洗菜。

签于中午有客,还是位很刚帮自己省下一大笔钱的友好客人,乐韵决定多做点午饭菜,以感谢晁哥哥的同学。

虽然是偶遇,从晁哥哥与李哥哥说话的字里行间,她也猜出晁哥哥和李哥哥必定十分亲厚,所以他才说让李哥哥给打折,如果关系一般,晁哥哥是不会欠人情的。

考虑一下,又把新买的迷你电饭煲锅清洗好,开锅煲鸡肉松茸汤,再洗豆角,茄子、南瓜。

准备工作做好,动手炒菜,先做个肉片炒豆角,做好一个菜,洗好锅想炒第二个菜,动作忽的嘎然而止,好像听到了今早遇上的那位的声音?

乐韵专注于炒菜,并没有特别的留神外面,而是自然形成的条件反射,当听到熟悉声音后自然而然的反应过来了。

倾耳一听,确确实实是早上跟阉人一起出现的那位的声音,而且,有四个人的脚步声,不用说,其中两人必定是晁哥哥和李哥哥,多出来的两人……

拿着锅的乐韵,整个人有点不好了,不好真是阉人和那位来了吧?听到脚步声到了门口,她赶紧先关一下电磁炉。

晁、李两同学带两少爬到四楼,柳少和燕少跟没人事似的,连呼吸都没变化,李大少也同学没察觉,唯有晁同学在喘气。

精致少年只是喘气有点急,并看上气不接下气,更没有累得快要昏倒的样子,也柳向阳和燕行特别惊讶,晁家哥儿那是出名的体弱,吹个风都可能感冒住院,一口气爬上四楼竟然没什么事,简直……太不正常。

喘了两口气,晁宇博推门,那门没关拢,是虚掩着的,一推就开了,门一开,之前三楼就闻到了的若隐若闻的香味直钻人鼻。

“好香!”

李宇博和柳向阳情异口同声的叫嚷。

燕行暗中咽了口水,味道有点熟悉!那次在神农山里,小萝莉给她煮的山药粥里有点类似的味道。

想到在深山里吃过的山药粥,他口里涎出口津来,那味道真的很好美,他回京后也吃了很多次山药和山药粥,可就是没有小萝莉煮得的好吃,哪怕是星级酒楼里做的,也吃不出那种满口生香的味道。

闻到香味,晁宇博脸上的笑容加深,小乐乐又在给他煲营养汤!

心中喜悦,少年眼中溢出柔和的光,把门推到一边,偏头对两活雷峰点点头,率先进屋,一眼看见一个人站在厨房灶台前,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乐乐,我们回来了,还……”

少年正想说还有位客人,被一道欢快的声音打断:“小美女,我们搬你行李上来啦。”

不要脸!

李宇博实在忍不住,在心里碎了一口,柳少实在太不要脸了,那点行李根本就不用他们帮忙好吗?

抢活干,抢功劳,无耻!

默默的,李少给柳少贴上一张标签,鄙视柳少的无耻行为。

柳向阳紧跟在李宇博后面进宿舍,一边打量一边先声夺人,当看清小小的公寓内部,内心特别的嫉妒,竟然是一室一厅一厨的套房,等遇好好!

燕行紧跟在后面,踏进小小的客厅,所有之物一目了然,空气里弥漫着香气,令人舒心。

当门被推开,乐韵一偏头,透过玻璃看到了先后进室的晁哥哥和李哥哥,当看到紧随而至的两俊美青年,整个人十分的不好,阉人也好意思来?!

当了流氓,还敢跑她面前来转悠,她不知道是该说阉人脸皮厚,还是该说他勇气可嘉。

那家伙明知道她是谁,还跑她面前晃,是以为她不敢揍他吗?或者,今天上午她没去揍他一顿,他以为她把他耍流氓的事儿给忘记了?

她不知道他自己记不记得他自己当时说过的话,他说等他抓到非整得她求饶不可,那话历历在耳,她可不敢忘记,尤其第二次救阉人一命,他连真名都不敢说,她更加不可能忘记。

不请自来,非奸即盗。

早上那位跑来套交情,她明显表示不想亲近,现在又跑来攀交情,一定有啥不可告人的目的,东韵拧眉,心思飞快的转动,阉人来套近乎,究竟是想打仇还是想报恩?

讲真,不管是报仇还是报恩,她都不想理他。

乐韵的心情相当不好,特想把阉人扔出去,当即丢下锅,扔起笑脸转身,正好与几道视线相撞,她笑得灿烂:“辛苦你们了,青大校风良好,处处有活雷峰,两位,谢谢啦,我这时乱得很好,就不招待两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