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厚脸皮的境界/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

当乐同学脆生生的一句话砸下来,晁宇博和李宇博被震惊得呆住了,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可现在小乐乐连招呼都没打直接下逐客令,这是有多不待见两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啊?

晁宇博忍不住伸手揉眉心,早上柳少凑来,小乐乐并不热情,他还以为乐乐只是因为不太熟悉,现在看来,也许并不仅是因为不太熟,必定还有其他原因才让乐乐不太喜欢柳少,所以她很不给面子的赶人。

柳少和乐乐究竟是怎么相遇的?又发生了什么?

少年揉着额心位置,心里十分疑惑,他觉得,乐乐和柳少之间肯定不仅仅只有一面之缘那么简单,其中的隐情值得探索。

燕行和柳向阳也惊住了,燕行原本顶着张俊脸,满是如沐春阳般的微笑,当听到那句送客的话,嘴角的笑容僵了僵,他跟怪力小萝莉相处过,依稀知晓小萝莉手狠嘴毒不饶人,也是那种从不考虑给人留面子的人,上午她见到他没说什么,以为她和他之间的旧怨一笔勾消了,却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如此落人脸面。

被嫌弃了?!

看着小女孩子的笑脸,柳向阳一脸懵,他们竟被当面下逐客令哪,这不是真的吧,一定不是真的!

“呃!”他怔了半秒,有些僵硬的笑容瞬间又明亮,好似浑然不在意般,轻快的答:“小美女,不用客气,我和小行行跟小晁小李是老世交,有道是朋友的之朋友也是朋友,你是小晁小李的朋友当然也是我们的朋友,咱们又有数面之缘,这关系就更近了,都不是外人,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们,有小晁小李在这里,我们也是宾至如归。”

柳大小装傻充愣,打着晁、李两的幌子攀起交情来也是脸不红气不喘,那语气,那表情,理直气壮,好似他们来帮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

我……我X他祖宗的!

乐韵在心里爆粗口骂娘,那家伙脸皮也太厚了,比她脸皮还厚,她在下逐客令,不是客气好吗?!

奇葩!

她脑子里只有那么个形容词可形容那位厚脸皮,想当初在E北,那位青年看着像是胸有沟壑的,没想到在青大再遇就变成了没脸没皮的赖皮货,前后之差简直判若两人。

对方脸皮如此厚,她还能说什么?

他皮粗肉糙不要脸,她还是懂何为颜面的,再说,就算她可以不给那两位脸面,但是他们跟晁哥哥是世交,不看尊面看佛面,看在晁哥哥的面子上,她也不好意思下第二次逐客令。

因此,乐韵只好郁闷的退让一步,也不理那两位,转身又开电磁炉的电源,继续炒菜。

“……”李宇博再次口瞪目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脸的,柳少这脸皮之厚堪称世间少有,他服了。

晁宇博的脸抽搐了好几下,柳少接二连三的被乐乐冷淡以对仍不死心,不论其他的,这份毅力倒是可圈可点。

同理,柳少如此三番两次的凑上来巴结乐乐,也可知他和燕少必定有企图,就是不知道他们图的是什么。

心思一晃间,他又镇定下来,对柳少和燕少露出轻飘飘的笑容:“有劳燕少柳少帮忙,两位先坐坐。”

“不客气不客气。”柳向阳笑得神采飞扬,将东西放在挨墙的地方,随晁哥儿和李家哥儿去木桌前就座。

公寓里用品都是配套的,桌子一桌四椅,那些一厅两室的公寓间刚好住四人,一人一把椅子恰好够用,一厅一室的公寓,椅子还可多出来两张,来一二位客人也有地方坐。

乐同学一人独占一寓,因此,至少可以接待三位客人,如今却有两大两小四青年,一人一椅就把椅子给占光光了。

柳向阳和燕行坐下,两人眼角瞟向堆放在靠墙一角的西瓜和青瓜西红柿,那三样水果散发着诱人香味,和着从小厨房飘出来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

他们敢肯定,那三样水果必定很好吃,可是,又不好直接说他们想吃,两人心里跟猫抓似的,痒痒的。

“小乐乐刚来,还没安置好,没烧开水,没茶招待,委屈两位了。”晁宇博表达歉意,小乐乐有带水果上京,昨天与今早他们都是吃水果的,不用喝水,所以没烧开水。

在见识到了柳少的厚脸皮程度,他也不想烧开水,若烧水泡茶,少说也要耗去半个钟,没准那两位就会厚着脸皮留下蹭饭。

他不想留柳少和燕少吃饭,一万个不想,他们要是留下来,必定会分享乐乐给他煲的汤,那种好东西他舍不得让那两位吃,尤其他怕那两位吃了一次尝到味道,以后会隔三差五的找机会来蹭饭。

精致少年最迫切的想法就是想办法赶紧送走那位不速之客,看柳大少眼睛扫描乐乐带来的水果,他心里的危机感更重,不等那两人开口,先站起来走向一边。

“我去洗水果。”他先发质人,省得那位厚脸皮主动要求吃某种水果,当时他们也不好拒绝。

“小晁客气。”柳向阳两眼放亮,嗯嗯,小晁知道他们想尝尝那种香喷喷的瓜果就主动请他们吃,真是个不错的好少年。

眼瞅晁少去洗水果,李宇博心弦张紧,小晁啊晁大少啊,千万别洗青瓜啊,那种好东西要留给自己,知道不?

他记得在车上时晁少还发牢骚说他抢了他的专用水果,说青瓜是小乐乐从E北带来的无污染水果,竟然被他分吃了。

晁少的表情很幽怨,他也表示理解,青瓜很好吃,比他吃过的无污染水果好吃十倍,虽然不知道西红柿和西瓜味道如何,依青瓜的味道推测,那两样也必然不错。

乐乐小萝莉说午饭还有饭后水果,他还等着尝西瓜和西红柿,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两人,这是抢他们好吃的的节奏啊,不能接受。

他默默的祈祷晁少千万别走向青瓜那边,当看到晁少直接走到青瓜堆前蹲下去,他差点想哭,那些青瓜那么好,他还没吃过瘾,怎么可以分给别人?

怨念啊!

李宇博深深的怨念,猛的又喜之不尽,晁少蹲下去并没有拿青瓜西瓜和西红柿,而是拿了上午他们逛街买来的一袋水果,他记得那包是苹果和桃子,还是他亲手选的。

晁少没选小乐乐带来的水果,李大少那颗心妥妥的安稳了,嘤嘤嘤,晁少也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给个赞。

柳向阳见晁家小公主没拿西红柿没拿青瓜没捧西瓜,那颗心立马就拔凉拔凉的,他想吃西红柿,想吃西红柿……

他本来想提示提示,谁知他还没组织好语言,那边晁小公主拿着一包水果起身走向厨房,他满腹的幽怨全闷死在肚子里,无处可说。

精致美少年抱着一袋水果,心里无比庆幸大李的坚持,逛商场时,他和乐乐并不准备买水果,大李坚持要买,说他第一次到乐乐宿舍作客,总不能空手,不买水果篮子,好歹也得买点苹果,像征平安喜乐。

当时他和乐乐拗不过大李,就让他买了苹果和香蕉,香瓜、水蜜桃共四样水果,就当意思意思,没想到现在终于派上用场,这就是有备无患。

心情略好,少年唇角笑容深深,眼角弯弯,步伐轻快,飘进小厨房,冲着偏头望来的小乐乐眨眨眼,露出“我才不把好东西给别人吃的表情”。

在做红烧茄子的乐韵,忍俊不住的笑得嘴角咧开,吃货都是护食的,晁哥哥也是个护食的,这样子的晁哥哥更可爱了。

得到笑容表扬,晁宇博心花怒放,也不说话,把水果袋子放灶台桌上,拿只小盆,选了两个苹果两个桃子洗干净,装在一只塑料小篮子里,又拿水果刀和一只盘子一起抱出去。

在等水果上桌的当儿,柳向阳的心思不停的运转,小眼神也是时亮时闪,表情特别的丰富。

燕大少倒是很安分,什么都不说,俊脸也是平静无波,他安安静静的当他的美男子。

李少时时留意那两人,重点防备燕少,怕他给柳少支昏招,他是知道那位燕少的,看似温文尔雅,倾国倾城,高贵美艳又温和无害,实际上那丫的一肚子坏水,谁惹毛他,被弄得三五个月下不了地还是轻的,有可能被收拾得半死不活。

好在燕少一直表现的很平淡,没有要出歪主意整人的行动,直至晁少端出来水果,他才真正的安心,讲实话,他扛不住燕少和柳少,但晁少可以,别看晁少柔柔弱弱,娇贵得跟女孩子似的,可就那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偏偏能与燕少平分秋色。

晁家小公主不拿那些香味诱人的东西招呼自己,柳向阳也无可奈何,当看到斯文秀气的娇弱少年抱来水果,他那张脸又晴空万里,等少年招呼说自己动手,他立马抄水果刀,拿一只苹果一分为四放盘子里,自己抓一瓣咬。

燕少也默默的拿一瓣,慢条斯理的吃,李少拿水果刀切开一只桃子,自己吃桃肉瓣。

柳大少咔嚓咔嚓咬了几口,脸上浮现出比阳春三月还暖和的笑容,赞不绝口的赞了几个“好吃”,语气真诚:“苹果很美味,小美女做的菜味道更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今天第一次来就能尝到小美女的手艺,有口福了。”

嗡-

好似一道晴空劈雷,李宇博和晁宇博被劈得里焦外嫩,那个这家伙的意思是要留饭?!

柳少的脸皮已厚到了某个境界,他们望尘莫及,也无言以对,两位俊俏少脸的瞬间变了三变,又默默的望望燕少,然后目光直直的落在柳少脸上,这时候,他们也不好说什么,该由主人决定留不留客。

在做午饭菜的乐韵,差点想甩锅铲,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那家伙究竟有没羞耻心?

她下逐客令,他们不走,现在还厚颜无耻的想蹭饭,太不脸了!

心里愤愤不平,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有客,只煮了我和晁哥哥李哥哥三人的饭,两位如果执意想品尝我的手艺,只能请两位吃碗面。”

柳向阳斜瞟燕某人一眼,见兄弟没有表示反对,立即兴奋的嚷嚷:“没关系,不管是米饭还是面,有的吃就行。”

冏!

晁宇博和李宇博的脸再次变幻了一下,那表情特别的冏,也特别的无力,那两位是舍了老脸,打定主意要留下来蹭饭了吧?

他们就不明白那两位究竟在想什么,乐乐赶人的意思那么明白,那人怎么就一而再的装傻充愣?

两哥儿的内心无比抑郁,今天中午本来是他们的小聚会,本来可以好好嗨一顿,结果那两人硬要横插一脚,要分走属于他们的一份美食,想想心好痛。

我……

听到回答,乐韵差点跳脚,去他全家的,这是哪来的厚脸皮?!别人形容人脸皮厚,说脸比城墙还厚,她觉得那两家伙的脸比长城还厚,那么不要脸,他们家里人知道么?

深呼吸,再深呼吸,做了两深呼吸,乐小同学笑容深深,想蹭饭,行,就让你们蹭。

小乐乐没再反对,晁宇博和李宇博心情更加幽怨,肥水要流外人田了,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重要的事说三遍!

成功取得留下来的机会,柳向阳丝毫不觉得脸红,反而意气风发,神采亦亦,死缠烂打是计谋,死皮赖脸同样是策略,不管是哪种,能下来就是好计。

燕行始终没吱声,当柳向阳争取到留饭的机会,他眼底划过一抹笑意,怪力小萝莉又下逐客令,又明着赶他们走不想留他们吃饭,表明就是不待见他,他偏偏要留下来,看能不能气哭她。

她不开心,他就高兴。

她不待见他,他偏要在她眼前晃。

他不能打她,不能碰她,可以天天在她面前晃,时不时的跑来碍她的眼,寒碜她,就不信刺激不到她。

不能收拾她,可以给她添堵。

不能打她,可以给她添堵。

不能整她,可以给她添堵。

所以,他决定了,只要他还在青大进修,有机会他就给她添堵,不把她气死,也要把她气到爆跳如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