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欢迎你,不欢迎他/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功逼得小萝莉不得不留客吃饭,燕行心情很爽,唯一遗撼的是看不见小萝莉的脸,估计她的脸肯定气得冒青烟了吧。

柳向阳扮了次傻子,达到目的也见好就收,暗自享受成功的喜悦,屋里的香味这么好闻,小美女做的菜肯定非常好吃,想想就想流口水了好吗。

人说客随主便,而柳少和燕少却来了个喧宾夺主,让晁宇博心里特别的憋闷,那两位把京城世家人的风度和脸面都丢光光了,如果可以,他真希望从来不认识那两人,也许以后要远离那两位,省得那两人老打着世交的幌子厚着脸皮来蹭饭。

李宇博瞅着得意洋洋的柳少,心特别的痛,他的美食,他的饭后水果,就那么被人分走了一份,好可恶,他能说他不认识那两人吗?

小客厅里两大两小四青年心思各异,小厨房里的乐小同学笑得特别的轻快,三下五除二烧完红烧茄子,再炒南瓜。

炒蔬菜不需要费太多的时间,几分钟就把南瓜给炒好了,洗锅,下油,爆了配料,加汤,再去阳台上拿来几朵晒得半干的松茸和一把百合片放锅里,趁着汤没开,去客厅拔电饭锅电源,顺便收拾生活物品。

当小萝莉从小厨房走出来,燕行不着痕迹的望过去,怪力小萝莉那张白净粉嫩的白脸上仍然是灿烂明媚的笑容,那头短发也依如既往的干净利落,她白衬衣七分裤,娇小灵敏,微微一笑,甜美可爱。

看到小萝莉干净无尘、不染尘埃的笑容,和那笑得弯弯如月牙的眼睛,他一阵气闷,小萝莉竟然没气着?

柳向阳看到小女孩露面,立马就化身热情如火的好雷峰,热络的问有没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但有差谴,他愿效犬马之劳云云。

他热情百倍,也遭到了两俊儒少年的多个白眼,开什么玩笑,有他们在,哪用得着别人帮忙?

晁、李两人是百分百不乐意让柳少或燕少插手帮忙的,因此,两人去整理那些领回来的生活物品,说明有哪些东西,询问哪些需要清洗,哪些拧回卧室。

乐同学谢绝厚脸皮客人的帮忙,并没有谢绝两位学长的帮忙,让两人帮把被子袋子和桶之类的扔她卧房去。

小客厅本来就不算宽,有一张写字台,一套桌椅,还有电饭锅和小冰柜占去小块地方,那些袋子桶啊放小厅里,显得地方更加窄小。

小乐乐不把自己当外人,李少和晁同学欣欣然的当杂工,而乐小同学跑到放西瓜的地方,把西瓜青瓜西红柿全装进网兜子里,一把拧起来提去卧室收藏,某位客人脸皮太厚,东西留在外面,万一他厚着脸皮要自己拿来吃,她也不好抢回来,所以,最安全的就是藏起来。

“!”看到小女孩将放地上的水果搬走,柳向阳心里顿时就不好了,小美女是防他吧?

燕行笑容没变,龙目深处浮上晦色。

乐乐好机智!

晁宇博和李宇博发觉小乐乐藏水果的行为,暗中松了口气,好东西必须要藏起来,不能让那两那位分享。

两秀美少年提着包包和桶、席子跟在小女生身后进一侧的卧室,把东西先放一角,又去搬余下的零碎物,有几样要放厨房的先送去厨房,有些要放客厅的,先放写字桌或小冰柜旁。

两人收拾好,去洗了手,坐等开饭。

乐小同学将水果搬卧室,拿几根青瓜和三个西红柿去厨房清洗一遍,又洗一点青菜,切肉片,再切西红柿片,切碎葱花,再洗碗备用。

等汤烧开,烫青菜,捞出来放碗里,再下肉片和卷成一团一团的排骨面煮,汤锅里放了松茸,香味弥散,让人垂涎不已。

外面的四人闻着香,努力的维持着形象,暗中时不时的飘向厨房,那眼神格外的热切。

袋装的排骨面是面粉蒸熟后制做而成,很快就能煮熟,也不会糊汤,乐韵守着面,到快出锅时加调味料,加西红柿和葱花,当能出锅时关电源,分面到碗,装了两个面碗,三个小碗,再分青菜,淋汤汁,分配一点松茸、百合片、西红柿。

晁同学和李同学看到小乐乐忙完了,赶紧去厨房端菜。

乐韵端面,用碟子当托盘,一次端一碗,第一碗给厚脸皮柳少,第二碗给阉人。

一碗满满的面端至,柳向阳两只眼睛像点亮了的火炬,那碗面面汤色泽正,浓而不稠,配青菜、西红柿片,中间还杂着些百合和蘑菇片,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燕行看着小萝莉端来面,本来想说句“谢谢”意思意思,谁知小萝莉连个正眼都没瞅他,让他那句话硬生生的憋死在喉咙里。

两少年一个端两盘菜,一个端一盘菜和一小碗面,菜上桌,茄子、南瓜、豆角,每样菜清香扑鼻,外相鲜嫩。

满屋都是香味,柳向阳馋得垂涎三尺,眼巴巴的盯着菜,那个,他们是吃面的,可不可以吃菜?

送出去面,乐同学回厨房,把煲的汤倒在汤碗里端去外面,当汤出锅,柳大少差点急哭,好香啊,他能不能喝点?

他眼珠子转了转,立即将自己坐的椅子让出来,自己去搬张塑料板凳坐。他的机灵也让两少年颇为赞赏。

李宇博对小厨房里的东西摆放并不太熟,端了两碗面到外面桌上,先坐下等。

晁宇博拿三只小碗和饭勺子到电饭锅那儿开锅装饭,李大少爷可不笨,立马就去帮端上桌,两少年盛三碗饭,就等小乐乐开饭。

乐韵拿筷子,一只小碗和汤勺子,晃悠悠的晃到留给自己的位置下,先装一碗汤和松茸,单独放晁哥哥面前:“晁哥哥,这个放到最后才喝。”

少年秒懂,开饭的时候要尽量抢其他的,留出来的是自己的,放着不怕人抢。

燕行目光轻飘飘的掠过对面少年的面孔,更抑郁了,小萝莉对晁哥儿照顾有加,说话也是轻言细语,再回想当初在神农山时,他伤得那么重,她也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这待遇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他心里不舒服,表面微笑始终没变。

四位客人等着主人动筷子。

乐韵也没客气,拿筷子先夹一筷子菜,当她动了筷子,四位青年立马开动,李宇博分怕被柳少和燕少把好吃的抢光,手速特别的快,先夹离自己最近的茄子尝。

柳向阳也不慢,出手如电,先朝面前的南瓜进攻,燕行也不客气,夹豆角当配菜,晁宇博本来是很有修养的,眼见那三位开启抢菜模式,也不客气,先朝汤碗里的松茸下手。

李、柳、燕三少出手最快,夹到菜,迫不及待的放嘴里,不吃不知道,尝了一口,精神一振,再也不管其他,飞快的朝另外的菜出手。

三少出手如风,眨眼间就各自把四样菜尝了一遍,发觉每样都好吃,一时只恨少生了一双手,所以不知道该先吃哪样。

“……”乐韵刚尝了一口菜,看到那几位你来我往,不禁看直了眼,他们真的是在吃饭,不是在练筷子功吗?

桌子上筷子与手闪动,看得有点眼花的晁宇博,太阳穴鼓跳了三两下,形像呢?他很想抓人问问,他们的涵养与风度哪去了。

少年想了想,默默的动筷子,夹了一筷子茄子放小乐乐的面碗里,连连催她:“小乐乐,别看了,快吃,再看下去你就只能吃白饭。”那仨吃货可不是体贴的人,不快点吃,他们不用几分钟就能把一桌菜扫光。

正飞快出手的仨,动作一顿,优雅的夹一筷子菜放碗里,慢条斯理的收回胳膊,开始吃面。

燕行收回手的当儿斜眼看向小萝莉,怪力小萝莉比军人坐得还要标准,腰杆挺得笔直,她瞪着双水汪汪的眼睛直视前方,眼里满满的是“惊讶”表情。

抢吧抢吧,尽快抢光菜,让她吃白饭!

他默默的哼哼,暗中期待柳向阳和李少给力点,最好把菜一扫而光,让小萝莉连菜汤都喝不着,气坏她去。

晁同学没管其他人,他又夹豆角、南瓜、鸡肉给小乐乐,她的面碗里放不下,帮她放装饭的碗里,再给自己夹菜。

乐韵瞅瞅这个,瞅瞅那个,眨眨水灵灵的眼睛,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抢吧抢吧,抢说明味道很纯,吃了会让人记惦上,然后—

她笑了笑,低头,发现碗里堆了很多菜,好整以暇的吃面。

小萝莉突兀的笑了笑,燕行看得莫明其妙,她笑什么?见小萝莉不理别人,他也赶紧吃,尝了一口面,龙目骤然一亮,好吃!面比想像中的味道还要好,那种味道比当初在神农山里吃到的山药粥的味道更上一层楼,吃时香郁,吃后让人回味无穷。

“好吃!”燕大少没有赞出口,柳向阳没什么顾忌,兴奋的嚷了一声,低头,又哧溜一口,大口大口的吃将起来。

好吃好吃好吃……

李宇博尝了一口,什么也不顾得说,一个劲儿的狂吃,好吃,太好吃了,这味道要是让他们宿舍和对门宿舍里人尝到,估计以后再也不愿下馆子。

晁宇博瞅瞅三位吃货,再次夹菜,他刚给身边的小乐乐夹了两样菜,那三位再次行动,又是你来我往,然后再次吃面,转而又是出手如电。

乐同学默默的吃完面,又吃米饭,她一碗米饭吃到一半,柳向阳已把一大碗面吃光光,抱着空碗,眼巴巴的瞅着小女生:“小美女,还有面没有?好好吃,我还想吃。”

“面没了,米饭还有一点。”晁宇博飞快的答了一句。

“哎,我自己去装。”柳向阳蹿起来,绕出座,飞奔电饭锅。

燕行浓墨般的眉毛微不可察的蹙了蹙,又低头吃。

柳大少跑到电饭锅旁,开盖一看,哎呦,真的还有哪,大概有一碗的量,他不客气的装了大半,留下一些,又飞一般的跑到桌边。

“小行行,要不要分你一点点?”他坐下,看到燕某人斜眼望着自己,忍着心疼,假装友好的问。

燕少没说话,优雅的夹菜。

“你不要啊,那好,我自己吃。”柳向阳笑咪咪的放下碗,再次展开抢菜行动。

燕行微微偏头,冷冷的瞟红光满面的柳少一眼,夹了菜当配菜,再次吃面,碗已见底,他仍面不改色,一口一口的吃。

乐韵吃完饭,欣赏四位雄性生物的风姿,不得不承认每个人都很帅,人长得帅,哪怕拥有吃货属性也仍然迷人,尤其是精致美少年和阉人,他俩“抢”菜的动作也充满贵族优雅,一举一动皆是那么从容。

四位身带吃货属性的男子在筷子彼起此落间,以犹如秋风扫落叶之势就将三菜一汤给扫荡干净,连汤都没留半滴。

菜被一扫而光,而人仍意犹未尽。

“小乐乐,你坐着,我来收拾。”李宇博抹抹嘴,看到可爱小萝莉收筷子,他利索的跳起来,麻利的收拾桌子。

“乐乐,你歇歇,让我们来洗碗。”晁宇博从小乐乐手里拿走筷子,自己动手,小乐乐做菜,他们理当承担洗碗工作。

柳向阳也想帮忙,被两少年婉拒,他只好乖乖的当客人。

两少年麻溜的把碗筷收齐,搬去小厨房放水池里,李少把晁少赶走,晁少是小萝莉小师妹的哥哥,以后还想来蹭饭,除了要讨得小萝莉喜欢,还要讨晁少喜欢,要不晁少去告一状,必定会被小萝莉拉进黑名单。

为了以后能蹭饭,李宇博机智聪明的把娇弱的晁少给赶去歇息,自己挽了袖子,开水笼头,上工洗碗。

“李哥哥会做家务?”乐韵愕然,李哥哥看样子就是五谷不生的那种贵公子,竟然还会做家务活,简直难以置信。

“会一点,”晁宇博笑笑:“我们宿舍和对门宿舍里的人有时自己做饭,做饭的不洗碗,不做饭的洗碗扫地,大李是洗碗的那一类。”

“其实,我也会烧一二个菜的。”在厨房里的李宇博,听到晁少揭老底,忙给自己辩护。

“嗯,就是烧出来的菜不是黑的就是生的,不是咸的发苦就是甜死人,要不就是什么味都没有。”

“我……”李宇博想反驳,发现无言可对,晁少说得很对,他就是那种进厨房不把厨房烧了就阿弥陀佛的那类人,而晁少弱不禁风,好歹还会烧几道拿手菜。

两少年在斗嘴,乐韵听得直笑,她记得晁哥哥说过他宿舍的情况,虽然个个皆是学霸级别的人物,偏偏在做饭方面大多没有多少天赋,只有两个人手艺做的能吃,其他就不做评价。

晁同学也没抖太多的秘密,反正不会做饭那种事不算*,不怕别人知晓,把李少给堵得说不出话来,他慢条斯理的跟柳少燕少聊天,问住哪里,进修哪门学科,大概在哪栋楼上课,了解一下方面以后有空相邀去打球等。

柳少的嘴特别的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自己的情况都说了。

李宇博洗好碗,收拾好小厨房,又坐了一下,两少年提出告辞,下午学生会和团支部都有会议,两人要回去准备些资料。

两少年要告辞,柳少和燕少也不好意思留下。

“晁哥哥和李哥哥等等,我送送两位客人,回头有点事请你们帮忙。”不速之客要走,乐韵求之不得,让晁哥哥和李哥哥先等等,她去送客。

燕行眼角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和柳向阳告辞。

“小美女,都是熟人嘛,你不用送啦,我们找得到路的。”柳向阳笑容可掬,请主人留步。

乐韵笑笑,送两人出宿舍,反手将门闭拢。

看到小女生关门,柳向阳越发奇怪了:“小美女,你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

“没有,”乐韵眉毛一扬,扬出最有亲和力的笑容:“柳大叔,以后你可以跟晁哥哥他们一起来做客,但你身边的人不可以,我这里欢迎你,不欢迎你身边的那位。”

啥?

被叫了一声大叔,柳向阳头皮发麻,飞快的转头望向身边的兄弟,小行行得罪小美女了吗?

燕行眼皮一跳,小萝莉还是这么不给人颜面,比他还小心眼,他冷着声解释:“上次我已经说了那是误会。”

“啊?”本来就一头雾水的柳向阳,眉头结成团,听语气,好像小行行也认识小美女?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不知道?

“滚你丫的死阉人,误会?误会个大头鬼!别以为我年少好骗,姑奶奶告诉你,这次看在晁哥哥和李哥哥的面子上,所以没有把你扫地出门,下次哪怕你跟晁哥哥一起来,姑奶奶也不会手下留情,直接把你轰出去。”

心头火气的乐韵,冷笑着揉手腕:“阉人,别以为这是京城姑奶奶就不敢打你,你再敢来我宿舍,姑奶奶不介意让你再回忆一下上次的美好滋味。”

“……”柳向阳懞了,看这架式,小美女和小行行分明有怨的样子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又被叫阉人,燕行太阳穴青筋一鼓一鼓的爆跳,整张脸黑如锅底,朝向一跨,伸手抓向小萝利,欠揍的小萝莉,不收拾她一顿她就不知天高地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