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气死他/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句“阉人”戳到了燕行痛处,那句话比戳心窝子还让人无法忍受,不举之症,是男人最大的耻辱,偏偏小萝莉口没遮掩,又揭他的短,他气得心头冒烟,不声不响,毫无预兆的动手。

小萝莉嘴毒,那就狠狠的教训她一顿,让她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让她明白他可不是好踩的。

他气怒于心,存心要痛揍小萝莉一顿,出手自然没任何保留,全速出手,又快又疾,招式凶猛而凌利。

那一抓,有如苍鹰捕猎,雄狮露爪,狠辣无情。

那一抓,承载着男人的愤怒,飞抓小女孩的肩膀。

手带风劲,势如破空之刃,以那种力道论,若抓到目标,估计不把人的肩膀抓碎,也会让人骨裂。

乐同学背对着门,燕少和柳少走出宿舍到楼梯平台再转身,双方相距约一臂之距,当燕大少朝前跨了一步,相距已是近在咫尺。

那么近的距离,燕少又是突袭,就在举手之间那大手就快落到乐同学肩膀,同时,他像堵墙挡在她面前,另一只手也抬高斜伸而出,右脚飞去勾她的脚,瞬间就封锁住她的所有出路。

当高大的身躯欺近,一股压迫感当头罩下,眼中飞掠过一条胳膊,乐韵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瞳孔一缩,后背乍然一凛,神经自主反应比大脑更快,一偏头,躲开抓来的大手,飞速的向下一矮身,同时挨着墙打了个旋转,灵敏的一蹿,蹿出男人的封锁。

她那一蹿几乎是与男人飞来的一脚贴身而过,也在蹿起的当儿,出手如闪电,一指疾飞,点向男人踢来的大长腿。

小女生身巧体轻,体轻如飘絮,素手纤纤如玉,与男人的腿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的一根春葱玉指点在了男人的小腿肚上,两两一碰之间,她人已蹿离男人的封锁包围。

蹿出危险之地,人到了阉人右侧一面,也是正对楼梯的那面墙的那方,她刚站直身,不怒反笑,倾刻手脚同出,一脚踢向阉人,两手一手握成拳,一手飞抓阉人胳膊。

燕某人不言不发就动手,让柳向阳吓了一大跳,正想冲上去拉住燕行,就在那一瞬间看见小女生避开了燕行的飞鹰爪,她同时灵敏的逃离燕行的正面攻击,整个过程不到三秒。

“!”柳向阳睁着一双眼,看呆了去,小美女的反应帅呆了!

燕行突然出手,决意要将小萝莉压制在他的攻击区,眼见即将成功,那娇小的身躯一矮一旋转就脱离他的控制,迅即改变招式再抓,就在那刻,她,弯腰低首,贴着他的脚掠过,他的手几乎是擦着她的脖子错过。

小萝莉就那么灵敏的一个蹿掠彻底逃离他最佳攻击区,同一刻,他伸出的脚还不及收回,小腿肚骤然一痛,整条腿开始泛麻。

他迅速收腿,脚刚落地,察觉到了危机,本能的闪避,他本想避向楼梯那边,谁知左腿是迈出去了,右腿却僵硬不能动,以至打了个踉跄。

那个踉跄歪开三两步,也避开小萝莉的一记重拳,然而,他也只避过那一记拳头,乐同学的一只手和脚已以迅雷不掩耳之势再次袭至。

阉人踉跄歪开的时,乐韵可没放弃,一个三级跳式的跳跃,单脚跳跃一步,不依不饶,紧跟而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小……”燕行一个踉跄要歪倒,柳向阳下意识的想要去扶一把,他的手刚伸出,一片白色自眼前闪过,生生的让他闭了嘴。

那从他眼前闪过的白光是小女生的白色衣服和她的胳膊,她的手好似没有重量,轻飘飘的飘至燕行身边,一把抓住他的右胳膊,她的另一只手印在他的后腰,飞起的一脚勇往直前,直奔男人面前。

燕行感觉到冷意袭来,正想跃开,骤然间手臂贴上细腻的温热感,手臂在刹时如被铁箍箍紧,再也难动分豪,与此同时后背“啪”的挨了一记拍,就在那刻,后腰一麻,那股麻意如电流袭来,整个上半身也麻木了。

又中招了!

他心头一凛,他记得在神农山,怪力小萝莉一拳击来,他当时就半身麻木,所以才吃了亏,被她放倒在地。

危机感涌上心头,他用尽全部力量纵往朝向五楼的楼梯而去,那一纵,脚刚离地就被一股大力拉扯住,想飞出去的身躯硬生生的被拽拉住了。

他的闪避计划失败。

阉人想跑时,有股力量要拉着自己往前,乐韵抓住阉人胳膊的手用力向下,猛的用力一拉就把他给扯回,她那飞起的一脚也快速踢向他。

卟嘭-

那一脚,又正中男人裆部。

那一脚,踢得相当瓷实。

柳向阳看清了那一脚的飞势,也看清它落在哪,他眼角一抽,“嘶”倒吸了一口凉气,额心冷汗唰唰直冒。

“嘶-”被一脚命中红心,燕行痛哼一声,身躯情不自禁的蜷曲。

他刚弯腰,乐韵冷笑一声,抵在男人后腰的手撤开,连连在他后背上用力的狠戳了几下,向后一退,再次猛的用力一拽,将男人拽得旋转一圈,再次飞起一脚踹了出去。

砰,那一脚踹在男人肚子上,青年向后一退,啪的贴靠在墙上,他眼前一花之间,还不及来及分析清况,一只细长的腿一扬,正正又踩在他的*部位。

“哼!”一股巨痛袭上心头,燕行肌肉痉挛,再次痛得蜷缩了一下,痛,男人的重点部位连接两次受创,痛若锥心。

他能感受到痛,但,却忽然动不了,好像被置身在冰天雪地里,人被冻僵了,四肢麻木,连一根手指头也抬不起来。

“……”柳向阳看到小女孩接二连三的出招并轻松得手,嘴巴张成了O形,这不是真的,对不对?这一定不是真的!

假的!

他觉得肯定是眼花,燕行那家伙是凶残的代称,他曾徒手撕了一头雄狮,并在力竭的情况还击杀了一头豹,而对恐怖分子的手段简直让人心寒,某队人员提及他,那是满满的畏惧,

可是,那样一个凶残人物,竟然被个女孩子给踢了,而且还是在他先动手的情况被逆袭,这……

特么的,这肯定是他在做梦吧?

柳向阳眨眼再眨眼,看看痛得俊容扭曲的燕某人,再看向小女孩,小女生一脚踩在青年身上,把人死死的摁在墙上,她粉嫩白净的鹅蛋脸上挂着灿若春阳的笑容,那笑容……那笑容,感觉比冬风还冷!

瞥及小女孩子的笑脸,柳少后背一凉,心头发寒,好狂暴的小美女,怕怕!

疼痛一波一波的袭来,燕行痛得抽搐,也不肯示弱,死死的抿着唇,怒目而视,该死的怪力小萝莉,身手怎会这么灵敏?

又栽在她手里,他无话可说,她最好祈求永远别犯他手里,否则……

他狠狠的咬牙,哪天她犯他手里,他一定要她尝尝什么叫分筋错骨,什么叫九死一生。

用脚将人辗踩在墙,乐韵轻快的揉着手腕,笑咪咪的打量阉人:“阉人,滋味如何?”

从早上遇见开始,阉人就顶着张笑容,那模样真是美艳风流,俊儒秀逸,温润如玉,有如明月无尘,有如初阳美好,高贵美艳,羞杀春花;

现在,他那张脸上再无一丝笑,青铁如墨,眼神凶狠,如一头凶猛的恶狼,意欲跟人博杀。

那眼神很凶。

那表情,分明恨得想吃人。

她怕吗?

那种表情,吓吓别人可以,吓她,还太嫩。

当年她手无寸铁,身陷圄囵,面对一群凶神恶煞的恶徒都没怕,现在她有自保之力,还会怕一个人的眼神?

想吓她,请再修十年。

但是,那种眼神很讨厌,乐韵视线轻飘飘的下移,脚底用力,狠狠的辗踩,竟然不怕死的偷袭,后果自负。

她用力一踩,钻心的痛再次涌上身心,燕行痛得整张脸肌肉发抖,他死死的咬着牙,不愿露出软弱。

痛,如火焰烧心,他的脸上渗出一层细汗,密密麻麻的汗珠子在眨眼间就满脸满额。

柳向阳看到燕行身子抽挛了一下,身心俱凉,看看那扇紧闭的门,看看一脚踩着人的小女孩,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小美女,脚下留人啊,小行行前些日受重伤躺了一个多月,如今重伤未愈,小行行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小美女大人大量,饶他一次。”

他很想说“实在不行,请等他伤好你再动手不迟!”,不过,那句话他终是没说出来,他觉得他要是真那么说了,等小行行伤好,他就得被扒一层皮。

小行行的狠,他是领教了的,所以,他不想成为倒霉蛋。

“我想饶他,可我给他脸他不要脸,我和他的旧怨还没解决,今天我没动手,看在晁哥哥的面子上也没把他丢出去,他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偷袭我,这种人,不教训他一顿他就不知天高地厚。”

乐韵懒洋洋的斜眼姓柳的某位,好整以暇的看向阉人:“阉人,上次我就说了,欺负姑奶奶是要付出代价的,哪怕你是阉人也一样,敢对奶奶动手,姑奶奶一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服不服?”

燕行咬着牙,阴沉沉的回视,上回他大意,栽在她手里,这次又失手,再次栽在她手里,败者为之寇,他没有说话权,所以,他无言反驳,但不等于他会低头。

“小行行,你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惹得小美女发火啊?”柳向阳看看兄弟,看看小女孩,发觉一个阴着脸,一个笑容明媚,顿觉一个头两个大,小行行是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惹得小美女动手?

小美女身手灵敏,也不知是哪个古武门派的传人。

小行行惹谁不好,咋就惹了个看似是古武门派的女弟子呢?

按理说燕行好歹也是习武之人,他遇上古武门人应该能看出对方来历,不会轻易的去犯忌,怎么这次好似还结了怨,好像跟人卯上了?

跟古武门人结怨,绝对不是明智的事,要知道如今华夏国古武门极少,但凡有传人的古武家族或门派都不简单。

他观察小美女动手,出手迅速,根本没有招式,因此也没有蛛丝马迹可寻,猜不出跟哪些门派有联系。

这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现在咋办?柳向阳揉揉太阳穴,头痛不已,关于小美女的事,他要不要上报他家老叔,请他家叔叔老人家定夺?

燕行冷冷的睨柳向阳一眼,又对小萝莉怒目相向,他不认输,就不信怪力小萝莉敢弄死他。

“别瞪我,瞪我也没用,姑奶奶打少到大也不知被多少人瞪过,吓不着我的,”阉人凶狠的回瞪,乐韵摸摸下巴,笑得肆意风流:“阉人,虽然你有鸟跟没鸟一样,虽然你身为男人却失去了男人的功能,虽然你没能力传宗接代,你也不能自暴自弃的送上来找揍是不是?你要是真的觉得你这样子不好,大不了我大方点,免费给你一刀,然后世上又多了一个姐妹,以你这样的脸蛋,随意选条街一站,保证客似云来,人如潮水,让你天天应接不暇,忙得不分日夜。”

这?!

柳向阳惊呆了,小美女的意思是让小行行变性去当站街女?我……我的天啊!来个人拧走他吧,他他他……他想死!

“你……”燕行气得心口一堵,差点炸肺,他恨不得撕了小萝莉的那张嘴,想动,浑身麻木,根本动弹不得,急得双目爆凸,眼珠隐隐泛出血色。

他气得几乎咬碎一口钢牙,盯着她,心里发狠,等他伤好,等他找到机会,他会让她体验一下她说的站街的感觉!

她没成年,明面不能动,他不介意玩阴的。

他就不信堂堂一个男人,还整不了一个黄毛小丫头。

燕行气得胸口快炸开,死死的咽下了那口恶气,阴森森的盯着小萝莉,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射飞刀,拿她练靶子。

成功把阉人气得变脸,乐韵心情大好,愉快的伸指戳向阉人,一连在他胸前戳了四五处,大大方方的收回脚,啪的打了个响指:“柳大叔,你现在可以把这个长得漂漂亮亮却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打包带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